369 二十四强!()/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莹儿脸色惨白。

混天阵!

竟然是啸风园之内,太祖留下的混天阵!

奚言竟然真的参悟了?

知道混天阵的人不多,然而听修垣的话,也能明白个大概了,顿时满脸惊叹。

慕清澜道淡淡一笑,道:“想必各位祭司都知道,这混天阵,乃是啸风园之内的一处任务。我进去之后,便是专心参悟,但是没多久,钟莹儿他们便是闯了进来,趁我不备,联合众人对我痛下杀手。若非是慕柳儿相助,只怕先被踢出啸风园的,就是我了。这件事情,七殿下也可以证明。”

萧北烨上前,点点头:

“的确如此。”

事已至此,一切真相大白!

不少人都是一脸震惊。

趁着别人修炼动手,就已经够不要脸了,竟然还联合动手?

甚至还想要反咬一口,诬陷奚言?

当真厚颜无耻到了极致!

感觉到那些落在身上的各色目光,钟莹儿只恨不得地上有一道缝钻进去!

钟离止和其他钟家人也是慌了:怎么一转眼,就全成了他们钟家的错?

“钟莹儿,你可有什么要辩解的?”

钟莹儿下意识的摇头:“不对,不是这样的…应该是他被取消资格,受尽折磨!应该是他!”

修垣神色微冷。

“钟莹儿,你联合他人,在啸风园内对奚言动手,本就是违背了规则,而今又妄图陷害,更是其心可诛!此次,你难逃罪责!”

“不!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得罪我们钟家,我怎么会——”钟莹儿尖叫一声,说道一半,便是被钟离止一声何止:“你给我住口!”

钟莹儿浑身瑟缩了一下,下意识看向萧北烨:“北烨哥哥!救救我!”

萧北烨转开了视线。

自作自受罢了。

修垣挥袖:“钟莹儿在菁英会之上,采取不正当手段对付他人,妄加陷害,企图破坏菁英会的公正和公平。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宣布,永远取消钟莹儿参加菁英会的资格!还有方才主动站出来作证的,全部一样处理!”

钟莹儿脸色雪白。

叶郁柔也是瞪大了眼睛,满是惊慌。

钟离止刚要说什么,修垣却又道:“参与共犯的那些人,一一查处之后,各自处置!若有求情者,连坐处置!”

钟家人的嘴,彻底闭上了。

损失一个钟莹儿固然可惜,但绝对不能搭上整个钟家的名声!

修垣看了一圈。

“对此结果,谁还有异议?”

一片安静。

“菁英会是为了选拔各路人才举行的,不是某些人公报私仇的工具!若是再发生此等事情,钟莹儿,便是前车之鉴!”

钟莹儿失魂落魄,跌倒在地。



谁都没想到,今年菁英会,率先出局的钟家,竟然还能闹出这样的幺蛾子。

比武场上的事情,顷刻之间,便是传遍了整个帝都。

南浔在慕清澜身后,一边走一边激动的比划:

“啧啧,你都不知道,当时钟家那群人,脸色有多难看!哈哈!只怕怎么也想不到,想泼脏水,结果被你反杀了!真是爽啊!”

他说着,见慕清澜神色淡定,忍不住道:“哎,你怎么一点也不兴奋?”

慕清澜勾唇一笑。

“不过是解决了几个小喽喽,有什么可兴奋的。”

不在一个级别的人,连对手都算不上。

“哪里只是这么简单?”南浔撇撇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看似只是拉下了钟莹儿,但是整个钟家,都是被你删了一耳光呢。”

何止一个耳光。

钟家身为八大世家之一,百强一个名额也没占就算了,竟然还搞出这种事情,脸面都丢光了!

慕清澜眯了眯眼睛。

今年似乎也是八大世家重新排名的时间,这次菁英会的结果,也会影响很大。

如今看来,他们只怕是要憋屈死了。

南浔随意踢开路上的一个小石子,说道:

“其实我总觉得,你的目标,不是钟家。”

慕清澜颇有兴味的看他一眼。

“哦?那你觉得,我的目标是谁?”

南浔皱着眉头想了想,挠了挠后脑勺,露出一颗虎牙。

“我怎么猜得到?总不会八大世家,你都打个遍吧?”

慕清澜似笑非笑。



第一天的比赛结束,人便是淘汰一半,而其中有两人重伤,也是无法参加第二天的比赛。

如此,当慕清澜第二天再去的时候,便是剩下了四十八个人。

依然是随即选择一对一。

慕清澜看到自己的对手的时候,有些意外。

欧阳逸晨。

看着眼前这个一副浪荡子模样的欧阳逸晨,慕清澜心里倒是没有太多情绪。

她对这人关系不好也不坏,最深的印象,就是这人总是喜欢跟着萧北棠。

以前刚刚定下婚约的时候,欧阳逸晨还曾经偷着跑来告诉她一些萧北棠的事情。

不过后来大约是看慕清澜没兴趣,他也就不再自找没趣。

欧阳逸晨看到慕清澜,眼角一抽,顿时暗道不好。

这几天,奚言这个名字如雷贯耳,他已经自动把这人划分到了杀神一列。

怎么这么倒霉就撞上了?

欧阳逸晨呵呵一笑,先客气的拱了拱手:

“奚言兄好,在下欧阳逸晨,请多指教。”

慕清澜挑眉。

这油滑的性子还是没变。

“请。”

欧阳逸晨惊讶的抬头,似乎有些意外她这么客气。

他想了想,问道:“奚言兄,我有一个请求,不知能不能答应?”

“说说看。”

“那个,咱们能不能点到即止?”

慕清澜轻松点头。

“可以。”

欧阳逸晨顿时放下了心,眉开眼笑:

“那就好那就好!”

他本就俊朗,这么一笑更是如同阳光般灿烂。

慕清澜却是勾了勾唇角,身形忽然消失在原地!

欧阳逸晨神色一凛,立刻向前一步,同时回身踢出一脚!

砰!

两人的腿狠狠踢在一起!

欧阳逸晨觉得自己的腿都要断了!

这人的腿竟像是钢板一样!

他咬牙后退,双手在身前变幻,元力幻化成数道飞刀,朝着慕清澜而去!

慕清澜唇角一勾,一刀横斩身前,只能看见一片青黑色的残影,和无数飞刀被挡掉的声音!

欧阳逸晨一惊,便是见到一道身影忽然从那后面冲出!

他立刻后退,身形如同大鹏展翅,凌空而起!

同时手中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扇子,飞出无数银针!

一年过去,竟然还是这些小把戏。

极寒之力涌出,竟是瞬间将那些银针冻结!

欧阳逸晨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慕清澜当即上前,一刀直直砍去!

欧阳逸晨手中扇子飞出,挡在身前!

哧啦——

扇子顷刻间被劈成两半!

“哎!我的扇子!”

欧阳逸晨看着那掉在地上的扇子,好像十分心疼的样子。

而后,他竟是朝着地面飞去,似乎打算将扇子捡起来。

慕清澜紧随其后!

然而正在打算出手的时候,她的身后,却是忽然袭来一阵冷风!

慕清澜眸色一凛,立刻闪避!

“啧,反应竟然这么快,真是没意思。”

慕清澜身后,竟是又多了一个欧阳逸晨!

两个“欧阳逸晨”都是笑嘻嘻的看着慕清澜,样貌身高,竟是完全一样!

“听说欧阳逸晨一直在修炼分身,现在看来,似乎颇有成效。”

修垣看着这一幕,淡笑开口。

“欧阳家的老爷子很是看重他,不过就是性子太过懒散,而且对很多事情都不太上心,反而对吃喝玩乐很有兴趣,原本以为是要废了,不过现在看来,欧阳家的老爷子,还是督促的很紧的啊。”

几个祭司都笑起来。

修垣也附和的笑了笑,心中却是忽然有些心疼起来。

是啊,帝都的这些权贵子弟,哪个不是家族花了无数功夫培养,然而凌寒却是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

难以想象,一年的时间,他便是能重新杀回帝都来。

不知这一年,到底吃了多少苦。

慕清澜看着眼前的两个欧阳逸晨,面上却是并无吃惊之色。

“猜猜哪个是我?若是猜对了,我便是直接认输,如何?”

欧阳逸晨笑嘻嘻的开口,很是自信。

这一招他练了很久,就连气息都完全一样,寻常人根本看不出来。

慕清澜目光从两个人身上扫过,眉梢微扬。

“好。”

说完,她竟是直接出手,一刀刺向了右手边的那个!

那个欧阳逸晨当即一笑,快速闪避后退!

“哈哈,你猜错——”

左手边的欧阳逸晨刚得意的笑,便是猛然发现,不知何时,慕清澜竟是已经到了眼前!

脖子上一抹凉意,瞬间让他僵在了原地。

“继续,还是认输。”

慕清澜手中握着一把小小的飞刀,抵在欧阳逸晨的脖子上。

欧阳逸晨连忙道:“我认输我认输!”

慕清澜看向裁判,裁判先是懵了一瞬,没想到欧阳家的少爷竟然这么容易就认输了,但也只好吹哨。

“奚言胜!”

慕清澜松开手,将飞刀扔给了欧阳逸晨,转身就走。

欧阳逸晨连忙喊道:

“喂!你别走啊!你跟我说说,你怎么看出来的呗!”

他以为已经完美无缺了呢!结果被人家一眼看穿,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慕清澜回头,挑眉一笑。

“一眼看着就很蠢的那个,就是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