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 赌注(三十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可是凤吟剑!是她身份的象征!

按照惯例,将来四殿下登基,也是要将这两把剑共同摆起来祭天的!

象征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所以,在安嘉落的心里,凤吟剑,就是她未来后位的证明和保障!

但是现在,凤吟剑竟是破了!剑魂已经消散,而那上面丑陋无比的刀痕,也注定它再也不是以前的凤吟剑!

安嘉落怒火攻心,只觉得身体之内一会儿冷一会儿热,脑海之中一片混乱!

未婚妻…

皇后…

她期盼了那么久的东西,等待了这么多年,马上就要到手,竟然被眼前这个人给毁了!

安嘉落整个人像是傻了一般,怔怔的站在原地,嘴角的血迹格外凄艳,衬得她脸色愈发苍白,再加上通红的双眼,竟是如同厉鬼一般。

而看到凤吟剑被毁,看台上的人,也都是齐齐沉默了下来,震惊不已。

萧北棠瞳孔狠狠一缩,热血一下子冲了上来!

然而,仅有的一丝理智,提醒着他——这是比赛!这是比赛!

纵然奚言毁了凤吟剑,他也不能多说什么,因为谁都看得出来,这一场比赛,双方都是施展了全力,一切正大光明,坦坦荡荡!

安嘉落不敌,甚至连凤吟剑也被摧毁!

萧北棠心里憋屈至极,却一个字也不能说!

甚至,就连他自己都明白,如果要追究责任,也是查不到奚言的头上。父皇肯定会怪罪他早早将凤吟剑给了安嘉落,而安嘉落又没有保护好。

这种感觉,实在是糟糕至极!

萧北棠的拳头紧握,咯吱作响,青筋暴起,却始终没有上前一步。

所有人都在为这一幕而感到震惊、遗憾、恐惧,唯有慕清澜,神色淡然,仿佛刚刚摧毁的,不过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剑而已。

安嘉落有秘法,有凤吟剑,可她也不是吃素的。

朱雀之力和极寒之力,完美融合,一起出击,强烈的力量撞击,瞬间会造成极大的威力。

外人看不出来,甚至连安嘉落也无法察觉。

凤吟剑虽然厉害,可又怎么经手的住这种级别的冲击?

被摧毁,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已。

至于那剑魂…呵。

慕清澜在台上站定,挑眉看向安嘉落。

安嘉落抬眸,双眼一片通红,隐约有一丝疯狂的意味。

慕清澜微微一笑。

安嘉落瞬间朝着慕清澜而来!

她一定要将这个人千刀万剐!

愤怒到极致的安嘉落,俨然已经失去了理智,只是凭着一腔怒火,在疯狂的发泄。

一道道元力像是不要钱一般疯狂的朝着慕清澜挥去!

慕清澜偶尔躲开,偶尔横刀身前,都是轻松应对。

二人这般,又是让人忍不住一阵对比。

“你该死!”

安嘉落嗓子里忽然发出一声低低而尖锐的声音,整个人顿时爆发!

慕清澜挑眉一笑。

该死?

真的该死的人,恐怕是安嘉落自己吧!

几次出击不中,安嘉落终于抬头,指向慕清澜:

“你可是敢放下你的刀,和我一战!”

慕清澜如同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噗嗤一笑。

“安大小姐,如果现在是我的刀破损了,你会放下凤吟剑,和我比吗?”

提到凤吟剑,安嘉落心中便是更恨!

“那便是说明你不敢是吗?你一切实力,都是仰仗这一把刀而已!如果没有了它,你什么都不是!”

安嘉落愤怒万分,已经有些口不择言,丝毫没有注意到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不少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虽然谁都看得出来,奚言能赢,那一把刀是一大助力,但是能够施展出来这般强大力量,本身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安嘉落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此时说这话,未免有些…心胸狭隘了啊…

安嘉落只死死盯着慕清澜:“我只问你,敢,还是不敢!”

南浔在一旁听得厌烦至极,忍不住扬声道:“三哥!别理会这个疯婆子!她已经彻底疯了!”

安嘉落却是忽然嘲讽一笑。

“果然不敢。你就是个懦弱无能的东西!”

萧北棠手微微一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安嘉落。

她向来温婉大方,善解人意,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

此时仔细看去,他才发现,安嘉落的神色,他瞧着竟是和往常不太一样。

他自己也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可是却总是觉得心里怪怪的。

这让他原本要说出口的安慰之语,在喉间徘徊了一圈,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

场中出现短暂的沉默。

“好。”

慕清澜忽然扬眉,飒然点头。

安嘉落眼睛一亮。

“一言为定!这一场,你不许再动用这把刀!而且,如果我赢了,你的刀,就必须给我!”

定规矩,也不是这么定的吧…

不少人心中对安嘉落颇有微词,然而慕清澜却是并不在意,将青元斩收起来,挑眉一笑。

“既然是比赛,就不能只是你提要求吧?我答应你,不再动用这刀,不过,也要出点彩头吧?”

安嘉落心中有些不安,但事已至此,她报复的心已经压过了理智,当即问道:

“你想要什么彩头?”

慕清澜沉思片刻,云淡风轻:

“若是你赢了,刀给你便是。若是你输了…”

她微微眯起眼睛,唇角掀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便当众跪下,给我磕三个头!”

哗!

比赛竟是成了赌局,而且双方都这么疯狂,下了这般赌注!实在是出人意料!

安嘉落听到这话,当即便是皱起了眉头。

萧北棠终于按捺不住,沉声道:“嘉落!你不要任性!这一场,你——”

安嘉落却是看了他一眼,神色执拗的可怕。

“北棠,这一场,我一定要赢!”

而后,她看向慕清澜,咬牙道:

“我赌了!”

轰!

随着安嘉落这一声,众人顿时陷入疯狂之中!

奚言赌上了自己最厉害的元器,而安嘉落也赌上了自己的尊严!

这一场,不知会有多精彩!

也不知,笑到最后的,到底是谁?

慕清澜看向修垣:“大元祭司,这一场,还是要麻烦您了。”

若是换做他人,修垣未必会同意,何况是如此荒谬而疯狂的赌局。

但…既然这小子想做,那便随他去吧!

修垣微微一笑:

“无碍,既然你们两人已经商定好,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你们好自为之。”

慕清澜身姿笔直,双脚错开,衣衫猎猎。

她一手负于身后,一手伸出食指,冲着安嘉落勾了勾,唇边是恣意张扬的笑。

“放马过来。”



安嘉落此时已经稍微恢复了一些理智,但是心中的恨意,却是丝毫没有减少。

她脑海之中疯狂思索着,到底该如何才能取得胜利?

片刻,她忽然凌空而起,朝着慕清澜而去!

“玄冰障!”

一道白色的冰雾,忽然从她的手中扩散出来!

慕清澜眼前一花,便感觉有一层纱在眼前一般,随后,她便是立刻觉察到,这白色的冰雾,竟是有着让人行动迟缓的作用!

四肢百骸,都忽然变得沉重了起来!

而安嘉落,已经近在眼前!

慕清澜不进反退,竟是直接变拳为爪,直直探向了安嘉落的脖子!

安嘉落心中吃了一惊,立刻抬腿踢向慕清澜的手腕!

慕清澜险险避开,却还是因为动作慢了一瞬,手肘被擦破了一层皮。

“安嘉落竟是用了玄冰障?”

“这应该算是违规了吧?听说那东西会让人神智不清产生幻觉啊!”

“这怎么能算是违规?菁英会的规矩就是,只要不伤人性命便可,这顶多算是蒙药,虽然手段有些不太光明正大,不过,也无可厚非。”

“大元祭司都没开口,想来也是默认了吧…”

众人议论纷纷,神色各异。

然而萧北棠看着台上的那个女子,心中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明显。

他虽然也希望安嘉落赢,但是这手段,的确是有些…

如果是别人这样做,萧北棠必定不耻,但这人是他心心念念的安嘉落…是他喜欢了多年的女子,他心中又无法生出责备。

只是觉得,好像有些东西,不太一样了。

慕清澜避开之后,便是接连后退,然而速度却是比之前慢了一些。

这一些,足够安嘉落赶超!

她心中得意一笑,元力化剑,追上慕清澜,便是直接刺向心脏的位置!

慕清澜脚下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安嘉落剑指着慕清澜,不断靠近,顷刻之间,两人已经一臂之距!

“去死吧!”

安嘉落唇瓣微动,吐出这三个字,便是一剑斩下!

铿!

剑竟是刺在了地面之上!而那个本应该血溅当场的人,竟是忽然消失!

安嘉落心中一慌,立刻回头,正看到慕清澜一掌飞来!

瞬息之间便要到达,根本避无可避!

安嘉落瞬间明白——他刚才竟然全都是装的!

她心中怒火烈烈,气血上涌,眼底划过一抹诡异至极的光,便是拍出一掌,直直和慕清澜对上!

一抹幽蓝色的光忽然闪过!

慕清澜神色一凛,而后竟是忽然手腕一转,死死钳住了安嘉落的手臂,用力一折!

啪!

安嘉落的手掌,狠狠的拍在了自己的脸上!

慕清澜容色凛冽,一脚踹在安嘉落的心窝!

她纤瘦的身躯,顿时如同一只风筝,飘摇而去,而后重重飞出场外,竟是拖出了几十米的血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