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 跪!(三十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这一下,几乎将安嘉落踹的昏过去,狠狠的吐出一口血,肋骨也断乐好几根,躺在地上,竟是久久缓不过来。

然而最可怕的是,安嘉落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片可怕的紫色瘢痕!并且依然在疯狂的蔓延!

一眼看去,十分可怖!

萧北棠见此,心中大惊,立刻上前扶起安嘉落。

“嘉落!嘉落你没事儿吧?”

安嘉落昏昏沉沉,耳边听到萧北棠的声音,勉强睁开了眼睛,当看到那张熟悉的冷峻容颜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抓住了萧北棠胸前的衣服,豆大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如果忽略她脸上的那些忽然出现的可怕紫色瘢痕的话,倒是还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可惜现在,已经完全无法让人心生怜悯,有不少人甚至厌恶的转开视线。

“嘉落…”

萧北棠抱着安嘉落,心如刀绞。

安嘉落却是忽然抓向了自己的脸,低声喃喃:

“好痒…好痒啊…北棠,我的脸怎么了?”

萧北棠连忙抓住她的手,小心哄道:“没事儿,没事儿的啊。我现在就带你回去——”

“北棠!我的脸是不是毁了!”安嘉落一脸惊慌的看向萧北棠,却又开始抓向了身上,“还有,我的身上也好痒啊…”

她低头看了一眼,正瞧见自己的手臂上,一块巨大的紫色瘢痕,丑陋无比!

“这、这是怎么回事…”安嘉落的声音一下子慌张了起来,眼泪掉的更加厉害,飞快的捂住了自己的脸,“现在我变丑了是不是!?北棠?我是不是要死了?”

萧北棠心痛万分,连忙将人抱在怀里,轻轻拍着背安抚。

然而安嘉落哭的他心中怒火不断攀升,最后终于爆发!

他豁然扭过头,怒声道:

“奚言!你好卑鄙!竟然下毒!”

看台上一片哗然。

慕清澜冷笑一声:“我下毒?萧北棠,看来你不是一般的瞎!那毒到底是谁下的,安大小姐最清楚!”

萧北棠眉头紧锁:“你难道是说,是嘉落自己下的毒,把自己害成了这个样子吗?!”

慕清澜眼中划过一抹讽刺。

“刚才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安嘉落那一巴掌,可是要打在我身上的。”

萧北棠一噎。

“北棠…”安嘉落啜泣的声音传来。

萧北棠神色一定,冷哼一声:“可是方才你也抓过她的手腕,说不定便是那时候下的毒!”

慕清澜深吸一口气,真是恨不得立刻将这一对愚蠢的狗男女干掉!

她懒得理会萧北棠,转头看向修垣。

“大元祭司,刚才的一切,想必您看的清清楚楚,便由您来判定吧。”

修垣身为大元祭司,身份贵重,他说的话,基本上不会有人反驳。

修垣心中叹了口气,面色有些严肃的走了过来。

他先是看了一眼安嘉落身上的紫色瘢痕,道:“这是紫罗渡。”

众人都是一惊。

“紫罗渡乃是剧毒,一旦沾染,便是会迅速扩散到全身,浑身上下也会立刻出现紫色瘢痕,先是痒,后是疼,直到三天之后,全身流脓,溃烂至死。”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这下毒之人,岂不是要定了别人的性命?

如此歹毒,实在是可怕!

萧北棠愤怒至极,看向慕清澜:“你还有什么可辩解的!”

慕清澜掏了掏耳朵,一旁的南浔却是看不下去了,当即跳上了台,站在了慕清澜身旁。

他双手抱臂,仿佛看白痴一般看着萧北棠。

“萧北棠,你真是蠢到极点,大元祭司刚才说的那些话,哪个字说了是我三哥下的毒了?”

萧北棠容色冷冽:“天下没有人会给自己下这样的毒!”

“没错。那是因为她笃定,自己一定会得手,而想不到会被反杀啊。”慕清澜微微一笑,看向躲在萧北棠怀中的安嘉落,“安大小姐,不知你是否知道,若是身上带了紫罗渡,便是会有一种奇妙的香气,在身上残留不去。随便找个人,便是能辨别出来,到底谁,带了紫罗渡。”

安嘉落的哭声小了些,下意识的抓紧了萧北棠的衣服,瑟瑟的避开了慕清澜的视线。

“我、我不知道…我连紫罗渡是什么都不知道…”

慕清澜冲着修垣弯腰行礼:“大元祭司,既然争执不下,就让证据说话。劳烦您,看看谁身上,有着紫罗渡的香气。”

修垣颔首:“我正打算如此。”

萧北棠皱眉:“嘉落现在中了毒,自然会有那种味道!这怎么查?”

慕清澜淡淡一笑。

修垣温声道:“四殿下,紫罗渡只有在身上携带超过一个时辰,才会留下这种味道。安嘉落刚刚中毒不久,如果她没有带,是不会有味道的。”

萧北棠顿了顿,终于道:“那就劳烦大元祭司,还嘉落一个清白。”

修垣宽慰道:“放心,正好我最近,养了只白纹雀,对这味道最是敏感。绝不会错判的。”

说着,他手中便是忽然出现了一只小小的白纹雀。

“去。”

修垣手轻轻一抬,白纹雀便是立刻飞起,在原地徘徊了几圈之后,便是先飞向了慕清澜。

围绕着慕清澜周身飞了两圈之后,白纹雀又飞到了安嘉落的身旁。

安嘉落朝着萧北棠怀里动了动。

萧北棠以为她害怕,连忙低声安抚。

然而,白纹雀却是忽然叫了起来,随后忽然钻进了安嘉落的袖子之中!

“啊!”

安嘉落尖叫一声,连忙将那白纹雀甩出去,惊魂未定的样子。

白纹雀却是身子一闪,便是灵巧躲过,飞回了修垣的掌心。

安嘉落靠在萧北棠怀中,喃喃:“北棠,我好害怕…”

然而这一次,萧北棠却是没有出声。

安嘉落心中一沉,迟疑的扭头看去,顿时睁大了眼睛!

白纹雀安静待在修垣的手心,竟是吊着一个指甲大小的纸袋!

安嘉落的心,顿时沉到谷底!

修垣仔细查看了那纸袋,目光深深的看着安嘉落。

“这上面,有残存的紫罗渡。而且,它在你身上,也的确闻到了紫罗渡的味道。”

“安嘉落,你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修垣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却是立刻将安嘉落打落地狱!

她脑海之中一片嗡鸣,只觉得眼前一黑,恨不得立刻昏死过去!

“不、不是我!我不知道这东西是从哪儿来的!我也不知道什么紫罗渡!”安嘉落尖叫着,而后看向萧北棠,急忙说道,“北棠,北棠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我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北棠却是浑身僵硬,似乎也没有听进去。

现在的他,受到的冲击,比任何人都要大。

“北棠!你怎么能不信我?”安嘉落一边掉泪一边说着话,眼中带着隐隐的指控。

萧北棠看了一眼,便是避开了。

他心中,同样很乱。

他应该相信她的,他们认识多年,他喜欢她那么多年,怎么能不信她?

可是这些证据,又是怎么回事?

而看台之上,所有人也都是被这一幕给惊呆了。

“安嘉落竟然下毒?还是那样的剧毒!难道她早就想杀人了吗?”

“谁知道啊!现在铁证如山,再辩解也没用啊!”

“啧啧,真是难以相信,明明看上去那么单纯啊…”

“切,你们男人看女人,就是不带脑子!比赛的时候,连下毒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不会做的?依我看,说不定这四皇子未婚妻的位置,也是她用了手段抢来的!”

“可不是?以前四皇子的未婚妻,可是慕家的那位啊!要不是…哪能轮得到她安嘉落?人家尸骨未寒,这边就重新订了婚,说这里面没问题,鬼都不信啊!”

议论声越来越大,众人看向安嘉落的眼神,也是带着无尽的鄙夷和嘲讽。

安嘉落听着,只觉得一切都完了,完了!

修垣叹了口气。

“说到底,不过是一场比赛,何必如此?”

萧北棠的脸上,竟也是莫名跟着火辣辣的。

“大元祭司,既然这紫罗渡的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这一场比赛的输赢,也可以判定了吧?”

慕清澜挑眉一笑。

修垣心中好笑,面上却是认真的点点头。

“我宣布,这一场,奚言胜!”

哗!

看台上一片沸腾!

慕清澜展现出的实力,已经让不少人心悦诚服,加上安嘉落下毒,更是让很多人对坦荡的慕清澜多了一些好感。

萧北棠脸色一片青白,不自觉的松开了安嘉落。

安嘉落立刻拉着他的手,哭着低声道:“北棠,我们回去好不好?回去我解释给你听啊!”

慕清澜却忽然扬声道:

“走?安大小姐,你好像,忘了一件事吧?”

安嘉落浑身一抖,脸色惨白。

慕清澜一字一句道:

“跪下,磕了头再走。”

安嘉落怎能跪?

这一跪,脸面丢尽,和萧北棠定好的大婚,肯定也遥遥无期了!

安嘉落咬唇,浑身颤抖。

慕清澜挑眉,一只手忽然挥出一道元力,狠狠砍在安嘉落的膝盖之上!

“跪!”

------题外话------

今天更这么多,明天继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