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 听个响儿(今日爆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砰!

安嘉落双腿一软,当即跪在了地上!

膝盖重重砸落在石板之上的声音,沉闷不堪。

安嘉落眼前一黑,只觉得这一道声音,也直接砸碎了她的某些东西。

比武场的看台之上,最少也有十万人,八大家族,四大学院有身份的人,也通通在此!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一跪,便是将她的脸皮扯下来,在地上狠狠践踏!

安嘉落活了十几年,从来没有如此刻一般,恨不得从来没有出现在这里!

她的身体一半冰寒彻骨,一半却是火烧火燎,那些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不用看都知道充满鄙夷,不屑,轻贱,嘲讽!

安嘉落的身子剧烈的抖动起来,紧紧咬住了唇瓣,有嫣红的血渗出。

“安大小姐,不会连磕头都不会吧?”

慕清澜似笑非笑。

安嘉落此时听着这声音,只恨不得上前撕烂他的嘴!将他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然而实际上,她什么也不能做,只能跪在这里,受尽屈辱!

而同时,她在心里,也开始对萧北棠生出了怨念。

为何他一言不发?

为何看到自己受尽凌。辱,他还可以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她可是他的未婚妻啊!

这一瞬间,无数曾经的回忆浮现在脑海,尤其是在那冰宫之中,萧北棠曾经握紧她的手,说,等菁英会结束之后,便要和陛下商定大婚事宜。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娶她为妻。

真是讽刺。

安嘉落却不知,萧北棠现在,也比她好过不到哪儿去。

自己一心一意喜欢的女子,好不容易求来的未婚妻,他以为可以相伴一生的女子,却原来连这种事情都做的出。

有多少人在嘲笑安嘉落,就有更多的人在嘲笑他萧北棠!

一方面他无法接受那些人的目光,一方面,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安嘉落。

她和以前,不一样了。

慕清澜轻轻“嗯”了一声。

安嘉落的手撑在地上,指节泛白,显然用尽了力气。

慕清澜瞥了一眼,神色慵懒。

“磕头!磕头!”

“心肠这般歹毒,去死都不为过!”

“愿赌服输,该不会不认账了吧!难道因为你是四殿下的未婚妻,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不成!磕头!”

看台之上的众人,逐渐按捺不住,纷纷高喊出声,一个个群情激奋,看起来竟是比慕清澜这个当事人还要激动,喊声越来越大,甚至大半个比武场,都在叫嚣着让安嘉落磕头。

仿佛她不这样做,今天就不能走出这里一般。

安嘉落手指甲狠狠扣在地面上,几乎崩断!

终于,她咬碎一口银牙,闭上眼睛,弯下腰身,也弯下了总是高高昂起的高贵的头颅!

砰。

额头撞在石板之上,发出一声细微的声响。

安嘉落双眼通红,满腔的恨意和怒火,几乎将她焚烧!

她死死的睁大眼睛,似乎只有这样,才不会让眼泪继续掉下来。

在萧北棠怀中哭,那是在寻求安慰和帮助,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示弱撒娇和讨好。

而现在,她若是哭,便是只会让那些人,更多一分羞辱自己的心思!

慕清澜居高临下的看着安嘉落。

以前她有意无意勾搭萧北棠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一天呢?

终于成为四皇子未婚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样的情形呢?

头发凌乱,满身血迹,脸上手上,瘢痕点点,可怕至极,狼狈至极。

安嘉落直起身子。

耳边的喧嚣声,更加可怕。

“磕头!还有两个!继续啊!”

“这般狠毒,三两个怎么够?还是得磕上一百个才对!哈哈!”

整个场地,怕是只有安家的人,最为尴尬难堪。

原本是为了看安嘉落晋级四强的,结果落败不算,竟然还被揭穿做了这般丑事!甚至当众对人下跪磕头!

整个安家的脸面,都让她丢尽了!

“长老,咱们怎么办?大小姐她——”

“这件事情,要不先不告诉族长…”

“你们以为族长会不知道吗?!”

众人沉默。

发生的那一刻,只怕安家上上下下,已经全部知晓了。

不,应该说整个帝都,都知道了!

“等会儿派人把小姐抬回去医治!其他的事情,之后再说!”

安家的人难堪万分,如坐针毡,周围不少人都是投以嘲讽鄙夷的目光,让他们恨不得立刻起身就走。

但是安嘉落还在这里,他们便是只能等到一切都结束。

安嘉落一阵头晕目眩,听到那些声音,却也只能继续磕下去。

然而她刚刚弯腰,额头尚未碰到地面,便是听到那少年慵懒的声音。

“刚才那一下,没听到响儿,不算。重新来。”

安嘉落终于按捺不住,愤而抬头:

“奚言!你不要太过分!”

因为极致的屈辱和愤怒,她的五官都有些扭曲,加上脸上的紫色瘢痕,更加可怕而诡异。

看上去,和之前那个落落大方温婉娴雅的安嘉落,竟是判若两人。

慕清澜眨眨眼。

“不愿意?”

萧北棠终于看不下去,沉声道:

“奚言,虽然嘉落有错,但是你如此作为,未免过分,得饶人处且绕人…”

慕清澜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方才她对我的时候,怎么没听你说这句?”

萧北棠一噎,竟是说不出话来。

慕清澜看向安嘉落,嗤笑一声。

“安嘉落不愿意,你来代替,也未尝不可。反正这三声响儿,我今儿是听定了!”

萧北棠再喜欢安嘉落,怎么可能帮她磕头?

安嘉落咬咬唇,冲着萧北棠摇了摇头,声音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一般,嘶哑压抑。

“我磕。”

然而刚刚说完这话,她便是忽然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萧北棠立刻上前,将人抱在怀中。

“嘉落?嘉落你醒醒!”

他心中焦急万分,冲着修垣说道:“大元祭司,嘉落身中剧毒,还是应该先救治,其他的事情,暂且搁置,以后再说吧!”

他语气凝重且快速,带上了一丝身居高位者才有的淡淡威压,显然不容拒绝。

修垣微微一笑:“四殿下不用担心,我身上正好有着紫罗渡的解药,只要服下,便无大碍。”

慕清澜差点笑出声。

修垣叔叔,你可以的!还是跟以前一样给力!

身上有着解药,却是一直没提,直到这会儿,安嘉落打算装昏逃避,才将这件事情说出来。

只怕那两个人都要气死了!

且不说萧北棠的脸色如何难看,就连“昏过去”的安嘉落,都忍不住脸色青了一瞬。

慕清澜立刻道:“看样子,安大小姐是体力不支,加上中毒,才晕倒了。幸好大元祭司有解药,只要给她服下,肯定马上就好转了。我便在这等着,她什么时候清醒过来,把这三个头磕完,我再走。”

说着,还一副“我不急你先忙”的好人姿态。

南浔在一旁憋笑憋得脸色通红。

萧北棠只觉得此人简直厚颜无耻到了极致!

人都昏倒了,竟然还想着这种事情!

然而很快,修垣便是送过去了解药,萧北棠无奈,只得给安嘉落服下。

周围的目光,实在是太过灼热,几乎是在服下解药的一瞬间,安嘉落就悠悠醒转了。

她摇了摇头,仿佛才清醒过来自己在什么地方。

而后,她终于咬牙,推开萧北棠,直起身子,朝着慕清澜磕头!

砰!

砰!

砰!

三道重重的磕头声响起,安嘉落的额头上,迅速鼓起了一个青紫色的包,隐约渗出一丝血来。

安嘉落心中也终于明白,今天如果不磕的他满意,是绝对不可能走了。

干脆破釜沉舟,就这样狠狠的磕了三个,只求尽快离开!

慕清澜眉眼舒展。

“这样才对嘛!看来安大小姐做什么都很有天赋呢。”

安嘉落气的差点又一口血吐出来!

有天赋?

跪下磕头这种事情,说有天赋,这是夸人还是骂人!?

慕清澜语气轻飘飘的,似笑非笑。

“你说若是你早点这么做,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嗯?”

安嘉落打落牙齿和血吞,一字一句咬牙道:

“多谢教导。今日之恩,他日必定涌泉相报。”

哟,放狠话呢。

慕清澜眉眼一弯,眸子里像是缀满了星芒,忽然凑近了安嘉落。

安嘉落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将人推开,却是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

慕清澜凑到她耳边,声音低得几乎消散在风中。

“以后,再想抢别人的东西,先动动脑子。就算是垃圾,那也得别人扔了你才能捡,你——绝对不能主动伸手抢,懂吗?”

安嘉落心神一震!整个人如坠冰窖!

她再抬头,却见那少年已经潇洒后退,眸中闪烁着冰冷的笑意,宛如恶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