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 当诛!(十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致远立刻回头死死盯着慕清澜——这人先是毁了嘉落,让整个安家成了帝都所有人的笑话!现在竟然还要把这种罪名安到自己身上,这是要往死里弄安家啊!

“慕凌寒!你说话可是要讲究证据的!若是你信口雌黄——”

“我不是一直在讲证据吗?”慕清澜懒懒开口,“安族长,你可不要太激动,毕竟年纪大了,万一承受不住,我可是担待不起。你放心,我有的是证据。就怕证据太多,到时候,吓着您呢。”

安致远气的脸色涨红如同猪肝,指着慕清澜的手指剧烈颤抖,只恨不得立刻上前弄死!

萧乾正叹了口气:“快把安老扶回去。这事情本就是子询问之中,没有下定论之前,你们都先不要激动了,凌寒虽然言语过分了点,但是毕竟涉及慕枫夫妻二人,还有第三军五万将士。等一切真相大白水落石出,再说不迟。”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萧乾正这是偏帮慕家了!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经过昨天安嘉落搞出来的那个紫罗渡的事儿,并且向慕凌寒当众跪下磕头,安家的脸面早已经丢光,现在甚至如同过街老鼠一般。

然而慕家就不一样了。

之前大家都以为,失去了慕枫,又失去了慕凌寒和慕清澜这一对绝世双生子,慕家算是彻底的完了,用不了多久,在帝都世家之中,就得排在末流。加上这些年没少得罪人,只要每个人踩上一脚,慕家就真的没有了翻身之力。

可谁想得到,慕凌寒竟然回来了!

而且,还拿下了菁英会的冠军!身边更是有着一只八品元兽!

连皇室供奉的七品雷云神鲲都被一招扫下来,大家又不傻,这个时候得罪慕家?

陛下何等精明,这种时候是笼络慕家的好时机,自然不会放过。

只怕以后,就连皇室都得对慕凌寒礼让三分啊…

一个安家,又算得了什么?

安家人连忙上前,将安致远扶了起来。

只是安致远胸膛依然剧烈起伏,显然还是非常愤怒。

慕清澜懒得理他,继续说道:

“见到他们三人之后,我便是立刻下定决心,前往落日涯调查真相。而实际上,当抵达九戈之后,我便是立刻觉察到了一些不对。”

“落日涯事件发生之后,消息传回帝都,陛下当下便是认命安丙怀为新的九戈统领,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萧乾正面色沉肃,道:“凌寒,你有所不知。九戈乃是边防重地,不可一日无将领,亟需一个有能力的人撑住,正好…”

“正好安丙怀在前一天,突破了虚空境,成为了最合适的人选,对吧?”

慕清澜脸上在笑着,然而所有人都觉察到了那笑容之中的嘲讽。

“的确是有些巧合,但…这也没什么吧…”萧乾正有些犹豫的说道,“丙怀虽然平常没有大作为,但是也在边疆御敌多年。多年积攒,一夕突破,的确是最合适…”

“陛下。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这么巧合,我也是无话可说。不过,有一件事情,您或许不知道。”

慕清澜嗤笑一声,一字一句道:

“安丙怀,真正的境界乃是虚空境中期!在落日涯事件发生之前,他就早已经是虚空境强者!”

“什么!?”

这下,不仅仅是萧乾正,就连在场的其他人也全部震惊当场!

安丙怀这个人,平时没什么存在感,天赋一般,实力也一般,四十岁的人了,还一直徘徊在神魄境,如果不是一夕突破,正好抢了九戈统领的位置,只怕在世家之中,根本没有多少人在意他。

然而现在慕凌寒说什么?

安丙怀竟然早就已经突破了虚空境!?而且现在已经是虚空境中期强者!?

安致远几乎咬碎了一口铁牙,不知花费多少力气,才克制住去弄死慕凌寒的冲动!

而一直躲在角落了的安嘉落,也是浑身一个瑟缩,眼神越发的怨毒。

慕清澜眯起眼睛。

“陛下,实不相瞒,因为思念父母,凌寒早些年便是曾经央求父亲将统领府画给我和妹妹看,在想念他们的时候,便看看那张图。所以,心中早已经对统领府了如指掌。这次前往九戈,我本想去找寻一下,有没有父亲母亲留下的遗物,但却无意间发现,安大统领,在自己院落布下的结界,竟然是虚空境中期的实力…不得不说,安大统领可真是深藏不露呢…”

“如果诸位不信,大可以等安统领回来的时候,仔细辨认。”

众人沉默。

这根本无法反驳,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安丙怀真的是落日涯事件传回的前一天突破虚空境,那么距离现在,也不过是才刚刚一年多一点的时间,他怎么可能那么快突破?

在场的老家伙们,修炼到这般等级,为了更进一步,不知要苦苦修炼等待多少年,怎么可能会相信安丙怀如有天助,一年突破到虚空境中期?

而此时,众人也终于察觉到了不对。

萧乾正忽然神色一震:“你是说——”

“陛下英明。我的意思就是,安丙怀早在消息传回帝都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落日涯发生的一切!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抢夺统领之位!”

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成功了!

这件事情细思极恐,皇家的消息往往是最快的,如果安丙怀真的早就知道,那…只有一个可能!

慕清澜冷笑一声。

“不错,安丙怀,早就知道那一天,落日涯会发生这些事情!他和我父亲手下,李鸿飞,早有勾结!”

“二人私下往来,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李鸿飞明面上对我父亲忠心耿耿,实际上早有异心。除了安丙怀,他和迦叶帝国的人,也早已经暗通款曲。实际上,就是因为他和迦叶帝国的人互相串通,而后谎报军情,将我父亲等人引诱到落日涯,最后全部坑杀!而同时,安丙怀也早就得知这个消息,只等着抢夺新的九戈统领之位!”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萧乾正满脸震惊,许久才怒道:“那李鸿飞现在何处!?朕必定要诛他九族!”

慕清澜却是异常的平静。

“陛下先别急,等我说完,再一并处理不迟。”

这意思…难道还有其他人?!

一些人已经心神俱颤,这事情,已经牵涉太大!若是再继续说下去,不知道慕凌寒又要拖多少人下水!

“除了李鸿飞,还有一个人,也在这里面,起着重要作用。他便是第三军第四队长——何江!”

慕清澜手腕翻转,掌心之上,忽然出现了几块白色的玉简。

“这是我父亲为属下专门打造的,为的便是发生急事的时候,能够捏碎玉简,将消息传出。那天,我父亲一共带了六个小队长前去。在他们遭遇袭击的时候,哪怕有一个人传回了消息,也不至于落得全军覆没的惨痛下场!但您看,这六个玉简,竟是完完整整,一个也没有碎。”

慕清澜唇角掀起一抹嘲讽的笑。

“我带着他们几人,在落日涯,一具具翻找,想要查到一点线索。所幸上天待我不薄,最终找到了这几个玉简。而它们,正被穿着迦叶帝国铠甲的何江,死死保护在怀中。他竟是宁可死,也不愿这些玉简碎裂,让五万将士,无法得到应援,最终全部惨死!”

众人震撼无言,虽然只是简单至极的几句话,但是蕴含的信息量,却是太大!

慕凌寒竟然在无数尸骨之中一个个翻找?

那是怎样的场景!

五万人,就算是活着的站在一起,也是人山人海,何况这些全部都是白骨!

堆积成山,黄沙肆虐,其中甚至有着他自己的父母尸骨!

只是想一想,便让人觉得无比心酸凄厉。

慕中天眼眶早已经通红,听到此处,终于一个踉跄,颓然倒在了椅子上,而后缓缓捂住了脸。

枫儿,宣儿…死的这般凄惨,甚至连个墓碑都无法立起。

偌大的慕族,竟是不如清澜一人。

她当时,面对漫天尸骨,又是怎样的心情?

慕中天只要这么一想,心里就绞痛无比,只恨自己太过懦弱,太不坚定,太过没用!

萧北烨夏秋白都是神色复杂的看着场上的少年。

一年时间,他的容貌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然而周身的气息,却是和以往大不相同。尤其是眉眼之间,明显多了几分刀锋般的凌厉,只是看一眼便似乎能够割伤人。

如果没有那些经历,他又怎么会是今天这般样子?

欧阳茉眼泪早已经不停的掉,唯有捂着嘴,才能不让自己苦出声音来。

而台下的人群之中,夏茵茵也是双眼通红,死死咬唇。

木兮和敬长老等人,皆是一声叹息。

实在是,苦了这孩子了啊…

所有人都在为那少年感叹,悲伤,唏嘘,唯有他自己,直挺挺的站着,仿佛怎样的风雨,都不能让他低下头!

慕清澜眉眼之间,平静无比,一字一句道:

“总之,李鸿飞,何江,都是暗中勾结迦叶帝国以及安丙怀,谎报军情,延误战机,最终导致落日崖的悲剧!其中,李鸿飞是我父亲识人不清,歹毒万分,而何江,更是迦叶帝国早在派来的奸细!这二人,万死难辞其咎!而安丙怀——”

“当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