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 正妃(十四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人都在等萧北棠开口。

无论是出于哪种想法,他们都很想知道,如今安家大厦将倾,萧北棠又会如何选择?

萧乾正看着自己这个最得意的儿子,心里也是感叹万千。

如果不是安丙怀的事情败露,他也会认为,安嘉落是个不错的人选。

但是显然,几乎所有人都看错了安嘉落。

这两天,她的表现,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萧乾正看着自己儿子那愣怔的模样,一时间也是有些后悔起来。

如果当时没有那么快的答应他们两人的婚约就好了…

但是,偏偏当时,萧北棠是跪在了书房外一天,他多方考虑之后,到底还是答应了。

现在想想,竟是不知该怪谁。

片刻,萧北棠才道:

“嘉落,你起来吧。我相信这些事情…与你无关。”

安嘉落不可置信的望着萧北棠。

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萧北棠也别无他法,现在他唯一能够救的,只有安嘉落,并且要将安嘉落从安家的这一摊子事儿里面摘干净才行。

萧北棠避开了安嘉落的目光,看向萧乾正。

“父皇,嘉落的为人您是清楚的,这些事情,可以看出来她也不知情,请您网开一面吧。”

萧乾正心中叹了口气。

“其实,安丙怀已经在帝都,只是因为伤势过重,所以一直没有传出这个消息来。”

安家人立刻看了过去!

安丙怀已经回来了?

然而看陛下这脸色,或许…是押送回来的吧?

修垣低咳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引来,说道:

“安丙怀是前天被前往九戈调查事件的人带回来的。此刻还在昏迷。”

安嘉落双眼通红,看向慕清澜。

“慕凌寒,就算我父亲和你有过节,你也不必下此狠手吧?就算他犯了错,也有陛下定夺,你怎么能——”

“安大小姐。”修垣忽然打断了安嘉落悲痛欲绝的哭泣,淡淡说道,“安丙怀身上的伤势,并非是凌寒造成。我们的人抵达九戈的时候,他的手下已经将他囚禁了起来,而且似乎正打算将他杀了取而代之。所以这些,和凌寒都没有关系。”

安嘉落的哭声尴尬的卡在那里,脸上还带着泪,甚至眼中还带着对眼前少年的满满恨意,修垣这句话却是顿时让她显得犹如小丑一般可笑可怜。

安嘉落心里一空,脸上像是被人狠狠扇了几个耳光,脑子里面一片混沌。

终于,她两眼一翻,似乎承受不住这般打击,昏了过去。

“嘉落!”

安致远连忙上前,想要将安嘉落搀扶起来。

慕清澜冷眼旁观。

这一次,萧北棠没有上前。

虽然他此时身上有伤,但是如果他真的心疼安嘉落,怎么样都会过去的。但是他没有。

更甚至,从头到尾,只为安嘉落说了一句话。

呵。

慕清澜心中冷笑。

原来他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他自己。

本以为他是真的喜欢安嘉落,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在利益面前,他终究只选择了他自己。

这样的男人,也真是渣的没边没沿了。

慕清澜这一瞬间甚至庆幸她已经摆脱了这个男人,不然现在回来只怕是要恶心死。

他和安嘉落,也真是半斤八两。

安致远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得跪在地上,老泪纵横。

“陛下,老臣和嘉落,还有安家的上上下下,真的对这些都一无所知啊!丙怀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都远在边疆,我们在帝都,又能如何得知呢?陛下,出了这样的人,是我们安家的耻辱!老臣现在便是宣布,和安丙怀,断绝父子关系!将他逐出安家!从此以后,他的一切事情,都和安家没有任何关系!陛下!老臣忠心耿耿,嘉落更是已经和四殿下定下了婚约,发生这种事情,最伤心的就是我们啊!您明察秋毫,还请放过安家无辜之人啊陛下!”

如果不是被逼到绝境,安致远是绝对不会当众跪下求饶的。然而现在又有其他的办法吗?若是不自救,只怕整个安家都是要毁了!

在场的众人一片死寂。

在菁英会之前,安家是何等风光?

安丙怀乃是边疆重地九戈的统领,安嘉落又是萧北棠的未婚妻,整个安家都是别人仰望的存在。

而现在呢?

不过是几条时间,安丙怀通敌叛国,安嘉落当众下毒,安家岌岌可危,沦落至此!

一时间,倒是不少人唏嘘不已。

别看前一秒风光,这说不定,下一秒就要成为阶下囚啊。

甚至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为他们求情。

谁不知道现在的安家就是老鼠屎,谁沾上谁倒霉?

萧乾正沉默片刻,终于开口。

“既然一切事情都已经真相大白,人证物证都在,那么…”

“安丙怀通敌叛国,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出卖帝国利益,以至于慕枫等五万将士,含冤而死!此等罪行,罪恶滔天,当死!”

“李鸿飞,何江等人,串通一气,勾结外敌和内奸,共同陷害,同样罪不可恕,当死!”

“三日之后,安丙怀,李鸿飞,午时斩首示众!鉴于何江已死,便挫骨扬灰,以慰藉慕枫等人的在天之灵!”

萧乾正没说出一个字,安家人的脸色就白一分,到了最后,已经如同厉鬼。

“但,念在安家多年忠心耿耿,彻查之后,和此事无关之人,便不再过多追责。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安致远教子无方,闭门思过一年。没有允许,不得踏出安家一步!”

安致远朝着地上重重磕了一个头,声音嘶哑:“多谢陛下!”

虽然安家逃过一劫,但是只怕,段时间内,都无法翻身了。

事到如今,安致远也只能自我安慰,只要安家不倒,一切就都还有重来的机会!

何况,还有嘉落!

正在这时,皇后却是忽然瞧瞧拽了拽萧乾正的袖子。

萧乾正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却见皇后眼里一片焦急,冲着安嘉落的方向,不停的甩眼色。

萧北棠可是她的亲生儿子,若真是和安嘉落这种有污点的人在一起了,只怕将来帝位都坐不安稳!

本来瞧着安嘉落还不错,怎么竟是个这种货色?

看皇后神色,萧乾正岂能不知她心中想法?

实际上他心里也是同样的想法,但是现在安嘉落已经昏了过去,安家刚刚遭受惩罚,这时候提婚约,未免有些不太合适…

皇后狠狠瞪了萧乾正一眼——这时候不提,什么时候提!?

萧乾正无法,想了想,忽然看向了慕清澜。

“凌寒,有件事情,朕对不住你。”

慕清澜心里猛然警觉起来:这话她可承受不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萧乾正是想要她死吗!?

慕清澜立刻反应过来,弯腰行礼:

“陛下言重。您贵为天子,怎会对不住凌寒?倒是凌寒行事鲁莽,还望您不要怪罪才是…”

“唉。”

萧乾正重重叹了一口气,看着她,又像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

“其实你离开帝都这一年,朕很是想念你。还有澜儿那丫头。如果不是这些意外,朕早就定下那丫头和北棠大婚的日子了。可惜,真是可惜啊。”

慕清澜眼皮儿一跳,内心呵呵一笑,连忙道:“陛下,清儿她已经去了,再说这些,也是无益…”

“都怪朕当时太糊涂啊!现在想想,若是那丫头还在,不知这里又是怎生热闹啊!”

听着这话越来越不对劲,慕清澜心里也是越来越警觉。

萧乾正忽然看向了萧北棠:“都怪你!如果不是你一时鬼迷心窍,朕怎么会答应取消你和澜儿的婚约!?她尸骨未寒,你便是心有他属,实在是过分!你给我跪下!”

萧北棠立刻直挺挺的跪了下来。

“这件事情,是北棠做的不对,不求父皇的原谅,只求…”

萧北棠迟疑了一瞬。

慕清澜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不要脸的父子俩,为了不让安嘉落继续坐在这四皇子妃的位置上,竟然要拿她当由头?!

萧北棠深吸一口气:

“一切都是北棠的错,只希望慕家能够给我一个机会弥补。”

慕清澜惊悚:什么弥补?她不用弥补!麻烦滚得远远的就行!

“若是慕族长和凌寒能够答应,我愿意娶她为妻。纵然她已经不在,但,正妃之位,永远只有她一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