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变故!(六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天时间过去,大门终于再次打开!

这一次,出来的是落落大方,步伐从容的欧阳茉!

看到是她,不少人竟是心中松了一口气。

慕凌寒就已经足够变态了,如果连欧阳茉都这么变态,那就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欧阳逸晨早早已经在外面等着,看到自己妹妹出来,立刻高兴的挥手,高声喊道:

“茉茉!哥哥在这儿呢!”

这般咋咋呼呼的样子,顿时让跟在后面的欧阳家的随从感到一阵丢脸。

自家少爷还真是心大,一点也没觉得当着这么多人喊,太不合适了吗?

欧阳逸晨当然不觉得不合适,相反,他觉得这个时候,就应该大声喊!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欧阳逸晨的妹妹欧阳茉,是撑到了第三天的!

这样天大的喜事,自然要好好宣扬一番!

欧阳逸晨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作为哥哥,成绩还没有妹妹好有什么愧疚的,妹妹出色,那也是他这个当哥哥的沾光不是!?

欧阳茉顺着声音看了过去,红唇一抿,笑着走了过去。

“哥哥。”

“哎,茉茉,你真是太厉害了!你真是咱们欧阳家的骄傲!”欧阳逸晨感叹连连,生怕别人不知道欧阳茉表现的有多出色。

欧阳茉无奈扶额,对这个跳脱的哥哥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哥哥,里面还有三个人呢。”

那几个可是都比她厉害啊。

欧阳逸晨却是不管:“但是你是里面唯一的女子啊!我娇滴滴的妹妹原来天赋这么惊人哈哈!嗯,哥哥才发现,你的天赋,和你的眼光一样好!”

欧阳茉脸微微一红。

她自然知道这话在暗指什么。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天,但是欧阳逸晨想起来,还是觉得惊叹万分。

“慕凌寒那小子竟然真的能重新杀回帝都,而且大获全胜,真是出人意料。要不是亲眼看到,我可真是一点也不能相信啊…茉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点什么,所以这一年才…”

“哥哥。”欧阳茉忽然正色,“这些话不要再说了。他的身份,我也是和你们一起知道的。至于这一年,我坚持没有退婚…只是因为我自己。”

因为她喜欢那个张扬恣意的少年,鲜衣怒马,嬉笑怒骂,活的比任何人都潇洒的那个少年。

和其他的任何东西,都没有关系。

欧阳逸晨脸上玩笑的笑意也是缓缓收敛,最终摸了摸欧阳茉的头发。

“哥哥知道。哥哥只是高兴。”

高兴她终于不用在独自对抗家族的反对,不用再面对那些人的嘲讽。

她的等待,总算是有了好的结果。

如今放眼整个帝都,哪家的女儿不想嫁给慕凌寒?

但是有欧阳茉这位正经的未婚妻在这,就没人敢作妖!

欧阳茉浅浅一笑,眼中弥漫着暖暖的笑意。

“谢谢哥哥。你的心意,我都明白的。”

如果没有欧阳逸晨的帮忙,这一年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太多。

“又有人出来了!”

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欧阳逸晨立刻抬头看去,欧阳茉回头,果然瞧见是预料之中的那个人。

“竟然是四殿下?”

“不会吧?那里面岂不是还剩下慕凌寒和那个南浔?”

“这…难道四殿下还比不过那个南浔不成?”

“谁知道呢!我看那个南浔也是不简单啊…能和慕凌寒做朋友,岂会是寻常人物?”

经过之前的一系列事情,大家现在基本上都默认了一点——慕凌寒很厉害,他的朋友也很厉害,他的老师最厉害!

总之现在只要和这个名字沾上边的,再变态大家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是?

“怎么瞧着北棠脸色有些不好…”欧阳逸晨喃喃说道。

欧阳茉淡淡一笑。

她能够觉察到萧北棠时候想要借机突破的,不过现在看来并没有成功,心情不好,也是正常。

听到那些议论声,萧北棠的脸色微微一沉,朝着下面走去。

然而没走几步,便是又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再次紧闭的大门。

他倒是很想看看,他们两个,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北棠!”

正在他刚刚站定的时候,便是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若是以前,听到这声音他都会很高兴,但是现在…

萧北棠没有回头,安嘉落便是自己跑到了他的身前。

“北棠,你出来了。”

她脸上的紫色瘢痕已经消失,虽然比不上以前的光滑白嫩,但是到底不再像是之前那样丑陋可怕。

今天的安嘉落穿了一身浅粉色的衣裙,一头青丝垂落,耳边插着的一只白玉簪子,倒是又有了几分少女的娇嫩和素净。

可惜,现在的她,再怎么打扮清纯,萧北棠心中,也已经毫无波澜了。

“你怎么来了。”萧北棠语气有些冷淡,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便是转开了目光。

觉察到他的不耐烦,安嘉落心中委屈又生气,但又不能发作,只能有些失落的垂下眼帘。

“我…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的…我…我有些想你…”

以前的安嘉落,端庄温婉,绝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

但现在,她已经顾不得了。

萧北棠眉头一皱。

“北棠,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安嘉落泫然欲泣,楚楚可怜,虽然只是略施粉黛,但却是有着恰到好处的美。

然而萧北棠语气却是比之前更加冷硬了一些。

他盯着安嘉落,一字一句问道:

“我记得,今天是你父亲斩首示众的日子吧?”

安嘉落的脸色一下子苍白如雪!

“这样的日子,你却是还有心情打扮好等我?嘉落,虽然安丙怀已经被赶出了安家,但是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便…这样绝情吗?还是,你怕他再牵连到你,所以连去送送他,都不愿意?我相信父皇仁慈,就算你去看一眼,也不会责罚于你。但你却是避之不及。”

他看着摇摇欲坠的安嘉落,摇了摇头。

“嘉落,你太让我失望了。我真的很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你再不是八年前的那个小姑娘了。”

安嘉落的心顿时沉到谷底!

萧北棠难道发现了什么?还是…只是随口一说?

她几乎是有些疯狂的抓住萧北棠的手臂,眼泪簌簌落下。

“北棠,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不敢去!那是我父亲,我怎么能不难受?失去父亲,被人践踏的人是我,为什么你还在指责我?我只是想要让你高兴一些,难道也错了吗?”

她凄然一笑,松开了手,低低说道。

“早知道会有今天,八年前,我就不该去玉液池的…如果当时没有遇到你,又何苦今天这般?”

萧北棠心里像是被什么用力一扯,看着安嘉落满是眼泪的脸,又想起那个冰冷昏沉的夜,唯一的温暖。

他的神色终于松动,握住了安嘉落的手。

“嘉落,只要你不再做那样的事情,我必定会护你一生平安的。我保证。”

他可以不原谅现在的安嘉落,可是却无法抹去心里的那个小小的影子。

便…只是平安吧。



慕清澜自然是不知外面有几个人将她当做自己的对手,甚至就那么等着。

她现在全部心神都在这星力之上!

四周星阵缓缓运转,慕清澜仿佛已经融入其中了一般,一动不动,任由无数星芒将她包围。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她就像是一个黑洞一般,持续不断的吸收着…

第四天,悄然而至。

广场之上,又是人山人海。

传闻慕凌寒和南浔都在凌霄殿之内熬到了第四天,整个帝都,再次沸腾了起来。

无论最后谁是最后出来的人,这两个都是多年来成绩最好的两个!

无数人逐渐汇聚起来,望着那大门,只等着那两道身影从里面走出来。

然而此时,慕清澜体内,黑色玉简,却是又有一道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某一刻,那一道金色,终于彻底出现在黑色玉简之上!

一股疯狂的吸力,忽然从黑色玉简之上爆发出来!

南浔终于睁开了眼睛,刚刚伸了个懒腰,便是忽然觉察到周围的星芒,竟然疯了一般朝着某个地方而去!

他震惊抬头,却是看到中间的黑衣少年,正在疯狂的吞噬那些星芒!

三十六道星阵,也都忽然快速的运转了起来!

南浔瞪大眼睛,一股不安,顿时袭上心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