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 她已经是我的人了(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以。”

太祖应了一声,倒是没有在这个时候为难欧阳茉。

虽然是这个姑娘把他的残魂唤醒的,但是毕竟也是事出有因,何况冤有头,债有主,他现在只打算找那个慕凌寒的麻烦。

慕清澜心中稍安,感激的看了一眼太祖,神色诚挚。

“多谢太祖。”

太祖冷哼一声,随即便是轻轻抬手,周围的无数星芒,忽然朝着欧阳茉汇聚而来。

慕清澜轻轻松开手,欧阳茉周身便是被那些星力包围了起来,轻轻悬浮在半空。

而后,她的身影一闪,便是消失在大殿之内。

慕清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欧阳茉的人情都是要还的,若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她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她余光一扫,便是看到了不远处的安嘉落。

她似乎已经是昏死了过去,先前她似乎好几次想要杀了自己…不过好像被云翊拦下来了。

“那个女子是什么人,为何这般想要杀你?”

太祖微微皱眉。

慕清澜淡淡道:“她是安家的大小姐,安嘉落。”

太祖眉间的沟壑更深:“你得罪了安家的人?”

慕清澜忍不住笑起来。

“太祖,您怎么不想想,或许是他们安家得罪了我呢?”

太祖冷哼一声。

“就你这般样子,谁还能得罪你?”

慕清澜咳嗽一声,正色道:“太祖,您有所不知,安嘉落的父亲安丙怀,之前勾结外敌,还买通了我父亲的部下,将西北边疆九戈的第三军五万将士,齐齐坑杀在落日涯。”

“什么?!”这下太祖是彻底惊了,猛地一拍青玉王座,“真是好大的胆子!安家的人莫非是想造反不成!?”

他立刻皱眉看向慕清澜:“那为何还没有处置安家?安嘉落竟是还能够进入凌霄殿?”

慕清澜似笑非笑。

“菁英会之上,我当众指认了安丙怀犯下的诸多罪行,不过他父亲安致远,却是立刻宣布安家和安丙怀断绝关系,声称安丙怀做的一切他们安家人都毫不知情,彻底将安丙怀赶出了安家。陛下虽然有心惩罚,但是或许考虑到安家毕竟是世家,一时之间不好完全连根拔起,所以也就暂时答应,彻查安家之后,无关的人可以免罪,不必连坐。”

太祖沉吟半晌,最终叹了口气。

“如此…也好。世家势大,想要解决安家,必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不过,从这件事情之后,安家却是再也没有翻身之力了。

当然,慕清澜可不会忘记,安嘉落还有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她挑了挑眉,似是无意的说道:“其实从这件事情,大家也都看出了四殿下对安嘉落痴心一片…安家如此,他竟是还坚持要迎娶安嘉落为妻…”

若是萧北棠在这里,说不定会气个半死——他分明已经不喜欢安嘉落了,没有谁比他更想取消婚约!哪里痴心一片了?

果然,太祖听到这话,顿时问道:“等等!什么四殿下?”他指着地上的安嘉落不可置信的问道:“就她这样子,竟然还想嫁到皇室?”

慕清澜无辜摊手。

“是啊,所以我说,四殿下和安嘉落真是情比金坚…”

“朕不准!绝对不准!她父亲做出那种事情,如何还有资格嫁到皇室?!”

看着太祖已经气得吹胡子瞪眼,慕清澜又淡淡笑道:“太祖,您就通融一下吧。您不知道,他们两个为了在一起,可真是经历了不少磨难呢。其实一开始呢,陛下定的是四殿下和我妹妹慕清澜的婚约。”

慕清澜这话一出来,云翊本就清冷的脸上,更是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他几乎是立刻看向了慕清澜,眼眸深深,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

而后,他唇角竟是浮现一抹冷笑。

呵。

原来不只有未婚妻,竟然还有堂堂正正的未婚夫!

云翊收回视线,闭了闭眼,拢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手背青筋暴起,浑身上下都跟一个大大的冰块一般。

砰。

旁边的一个佛龛忽然碎裂。

慕清澜忽然感到一阵冰冷的寒意袭来,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云翊一眼。

这人又怎么了?

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可是有什么好生气的?

云翊眉眼不动:“不小心。”

这话谁信?

不过太祖对云翊的态度,明显比对慕清澜好得多,虽然云翊就这么毁了他的一个佛龛,不过显然他并不打算追究云翊的责任,只大手一挥。

“无碍无碍。”

随即,他又看向慕清澜,颇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妹妹?”

慕清澜眨眨眼,索性先不理会云翊,继续看向太祖笑道:

“是啊。他们的婚约是从小就有了的…”

咔嚓。

一道碎裂的声音传来,慕清澜一惊,扭头看去,却是发现云翊脚下的地面,竟是裂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缝!

而他站在那里,一袭白衣,双手负于身后,容色冰冷,仿佛那裂缝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太祖也看了过去,也有些茫然。

虽然一个佛龛,一块地板碎裂并不会对这大殿有什么影响,更加不会破坏这护殿大阵,但是他看上去好像有些奇怪呢啊…

“这…”

云翊神色淡淡:“不小心。”

不小心?

哪有那么多的不小心?

不过太祖还是呵呵一笑:“无碍,无碍。”

慕清澜心里愤愤:凭什么云翊说个自己不小心,太祖就不打算追究他?反而自己却要赔偿?

慕清澜完全忘了自己毁掉的是太祖一个凌霄殿。两人之间根本不能比。

何况,太祖已经猜到了云翊的身份,自然心中敬畏,说话也是客气许多。

慕清澜吸了口气,继续道:

“不过四殿下一直不太喜欢我妹妹,一年到头也说不几句话,就算见面也很是冷淡,后来才知道,原来四殿下喜欢的一直是安嘉落。”

太祖的神色不太好看,任谁都能听出这话里面的不对劲了。

慕清澜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而眼中却是没什么笑意。

“后来我和我妹妹去了中元秘境…”

“中元秘境?!”

太祖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置信。

能够进入中元秘境的,无一不是天下顶尖的天才!虽然他创建了圣元帝国,但是也知道自己这一个小小的帝国,在那些大陆之上庞大势力的眼中,其实什么都不是。

如此,这兄妹二人竟然都被选入了中元秘境!?

一时间,太祖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眼前这少年,会毁了自己的凌霄殿了…

但是同时他开始怀疑自己的那个后人——四殿下,到底是多没有脑子,分明手握明珠,却偏偏要去喜欢鱼目!

慕清澜点点头:“嗯,我跟我妹妹一起去的。不过…却是没想到,去了以后,遇到了一些意外。我妹妹…死在了中元秘境。”

最后这句话,声音清清淡淡,仿佛轻描淡写。

然而每个字都像是重锤,狠狠砸在人的心中!

云翊终于又看向了她,而后眉目微敛。

真正死的…怕是慕凌寒吧?

那么…

承受父母双亡之痛的,是她。

承受兄长身亡秘境的,是她。

全身元脉损毁,被赶出慕家主族,在一个偏僻的分支任人欺凌的,是她。

在沙漠无尽尸骨之中一具具翻找的,是她。



都是她。

一时间,云翊心中的怒意,竟是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无法描述的酸涩。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心尖上狠狠掐了一把。

是她,还是他,到底有那么重要吗?

从头到尾,他喜欢的,始终都是那个人。

像是命中注定的劫难,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竟是这样…”

太祖缓缓开口,脸上还带着一丝遗憾之色。

慕清澜似笑非笑,顿了顿,才道:

“不过,我怎么也没想到,我妹妹死亡的消息传回去没多久,四殿下,便是正式和安嘉落订了婚。”

“什么!?”这下太祖也坐不住了,人家姑娘尸骨未寒,自己的后人却是跑去和自别的女子订婚?

要不要脸!

他这张老脸都要被丢尽了!

一时间,太祖竟是心生愧疚,难堪不已。

“真是不肖子孙!”

慕清澜瞥了一眼地上的安嘉落,淡笑。

“其实这也没什么,毕竟我妹妹已经死了,难道还要四殿下守寡不成?”

她脸上带着笑,然而笑意冰冷。

纵然她不喜欢萧北棠,但是安嘉落这无疑相当于踩着她的尸骨上位!

她如何能忍!?

其实她本来打算,等从中元秘境回来,便取消和萧北棠的婚约。

她早已经发现他和安嘉落勾勾搭搭,恶心了那么久,终于打算让那对狗男女天长地久。

结果没想到出了那样的事情,她再次回来帝都的时候,萧北棠早已经先下手为强,把她踹了?

慕清澜要是能咽下这口气,她也就不是慕清澜!

“太祖,您也不必介怀。四殿下身份尊贵,喜欢谁,想娶谁,都是他的自由。何况这次安家的事情已经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喜欢安嘉落,那也不…”

“你不用说了!”太祖忽然打断了慕清澜的话,“朕这就把她送出去,同时取消他们的婚约!让她和安家自生自灭去!”

他又满怀歉意的看向慕清澜。

“这事情,的确是朕的子孙对不住你妹妹,不如…就恢复婚约…也好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晚了。”

云翊清冷的声音忽然想起,一字一句道。

“她已经是我的人了。”

------题外话------

今天三更,二月出去浪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