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 她的痛(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沉。

她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天花板上的图案,觉得有些熟悉。

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翻身坐了起来,正看到一个人站在窗边,负手而立。

听到动静,他回过头来,清贵的容颜在烛火的映照之下,半明半暗,看不清晰。

唯有那双深邃的眸子,格外深刻,像是一潭深水,幽幽沉静。

云翊?

“你怎么在这里?”

慕清澜下意识问道。

云翊就那样看着她,慕清澜不知怎的,竟是觉得整个人都像是被看透了一般。

她揉了揉脑袋,问道:“茉茉呢?”

她隐约记得在晕过去之前,是看到了欧阳茉的。

云翊淡淡道:“你对你的这个未婚妻,还真是关心的很。”

“你也说了,她是我的未婚妻,我不关心她,谁关心她?”何况,欧阳茉这一次受伤严重,也都是为了她。她更加不可能不管不顾了。

虽然之前想的是,等菁英会结束之后就想办法私下找欧阳茉,让她主动退婚,这样也能保全她的名声。

但是现在看,却是有些麻烦了。

欧阳茉这显然是对哥哥情根深种,这一年都坚持着没有退婚,何况现在“他”回来了?

欧阳家一开始反对,无非是因为“慕凌寒”成了一个废物,也没有家族支撑。但是现在,拿下了菁英会的冠军,还有后面一系列的事情,欧阳家族的态度,必定会发生变化。

不但不反对,十有八九是万分支持的。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欧阳茉。

哥哥已经死了,慕清澜当初顶替哥哥的身份活下来,实在也是逼不得已,但是现在,开弓没有回头箭。欧阳茉这一年都在等待,不知抗下了多少压力。

慕清澜不确定自己若是告诉她真相,后果会如何。

可如果不说,她又无法和欧阳茉成婚,给她幸福。

慕清澜闭了闭眼,觉得头疼的更加厉害了。

她抬头,仔细的看过一圈,目光从这房间之内的每一个地方扫过。

屏风,桌椅,甚至连茶杯,都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这是哥哥的房间。

慕清澜心里一疼,仿佛还能闻到哥哥身上的味道。

这里每个地方,都像是充斥着他的影子。

慕清澜眼神暗淡了下来,刚刚起身打算下床,便是忽然感觉脑袋撞到了什么东西,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

她抬头,却是正看到床上面系着一个小小的荷包。

那荷包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但是依然保存的很新,上面用笨拙的手法绣着一只鸭子,还有两片皱巴巴的荷花。

慕清澜将荷包取下来,打开,里面静静躺着一串银色的铃铛。

这是…她小时候第一次学刺绣的时候,给哥哥绣的。

对这种东西她向来是没什么耐心的,加上当时年纪小,她就总是偷偷跑出去玩儿,基本上没怎么学。后来哥哥要检查作业,她便是随手绣了一个,还故意将那鸭子和荷花都绣的很丑。

哥哥敲了她的脑门,却时候一直留着这东西。

而里面的铃铛,却是爹爹和娘亲买的,她和哥哥一人一串。

她的那一串,早已经丢在中元秘境。

她把他们也丢了。

爹爹,娘亲,哥哥…

心底的情绪忽然无法抑制的奔涌而出,慕清澜屈膝,将额头抵在膝盖之上,静默无声。

云翊淡淡的看着她。

孤独,寂寞,悲痛。

纵然一言不发,一动不动,他却是依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心底的绝望。

他印象中的那个少女,容颜明媚,笑容灿烂,最喜欢捉弄人,得手之后便是会笑的眉眼弯弯。

那双眼睛,犹如星子。

而现在,她依然会笑,可是却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云翊心底隐隐生疼。

他没有说话,因为这种感觉,任何人都无法感同身受。

这么久了,她或许,都未曾好好的哭一场。

她忙着奔波,忙着报仇,忙着找证据,忙着修炼回巅峰。

唯独没有忙着悲伤,连伤口也未曾来得及舔舐,披荆斩棘,伤痕累累。

云翊万分后悔,为什么那么久,他都不在她身边。

她蜷缩成一团,在阴影之中,犹如受伤的小兽。

云翊便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相伴无言。

慕清澜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毕竟所有最坏的事情,都已经发生过了,再不会比那时候更加凄惨更加绝望。

她以为自己报了仇,便可以安抚自己的心,可是现在却忽然空落落的。

是啊,敌人找到了,该死的也都死了,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失去的,终究是失去了。

许久,慕清澜才缓缓抬头。

云翊依然在那里站着,仿佛从未离开。

他目色静静,似乎带着奇异的让人安定的力量。

慕清澜竟是忽然觉得心里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安抚。

她从未有一刻,如同此时,深刻而熨帖的感觉到云翊的存在。

许久,她才说道:

“云翊。谢谢你。”

云翊摇了摇头。

“不必。你…你是她最看重的亲人,对我不必言谢。”

慕清澜鼻尖还有些酸,听到这话,心里却像是被什么软软的抓了一下。

酸涩之外,竟还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甜软。

慕清澜终于起身,看着他,定定说道。

“云翊,我知道你对我妹妹的感情,但是…”

“没有但是。”

云翊眸色落在她的脸上,声音低沉,一下下砸落在她的心上。

“她是我此生最看重的人。我甘心如此,没有但是。”



凌霄殿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谁也没想到,今年的菁英会竟然会以这样的形式结束,可谓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整个帝都都在谈论着这一场空前的比赛,而其中,被提起最多的,自然是那个名字——

慕凌寒!

在许多人眼中,他不断的创造着奇迹,而他本身,也已经几乎成了一个传奇。

一时之间,慕家门庭若市,不知多少人想要再拉拢和慕家的关系。

有一个慕凌寒在,慕家日后必定会成为第一世家啊!

加上慕凌寒自己的实力,更是连皇室都要敬畏三分!

谁不想凑凑热闹,趁机攀点关系?

不过慕家却几乎是拒绝了所有人的拜帖。

这种时候,慕中天的重点根本不在那些人身上,而在慕清澜这边。

所有人都以为那是凌寒,可是唯有他知道那是清澜!

以前换身份只是为了让清澜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免于被人欺负,可是现在看来,却也带来了一些麻烦。

比如,如同雪花一般飞来的请帖。

慕中天不傻,那些人打的什么心思,他是一清二楚。

其他的倒是好说,可是还有一些想要联姻的,却是比较麻烦。

大厅之内,翻看着手中的请帖,慕中天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最后“啪”的一声扔了出去。

而在他的手边脚下,已经扔了不少。

“这些人都是疯了不成!”

且不说现在的凌寒根本就是清澜,就算真的是凌寒,那他也已经有了未婚妻!这些人倒好,竟然丝毫不介意,说当侍妾也不介意!?

那可都是帝都的贵女!

他们愿意,他慕家还不愿意呢!

那么多贵女,都娶回来当仆人不成!?

一个欧阳茉站在那里,竟然还挡不住他们的心思!

他现在连欧阳茉的问题怎么解决都不知道呢!

他深吸一口气,问道:“茉儿那孩子,现在还在府中吗?”

下人连忙道:“回族长,欧阳小姐自从白天跟着三少爷他们一起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旁厅等待。说是…要亲眼看到三少爷醒了无事才放心。”

慕中天叹了口气。

“让下人们好好照顾,她最近身体也很虚弱,务必要注意。”

“是。”

慕中天犹豫了一下:“算了,我亲自去。这孩子,明天再看,不还是一样的吗?”



慕中天匆忙赶了过去,正看到旁厅之内,欧阳茉还在等着。

欧阳逸晨不放心,也是已经赶过来陪着。

旁边还有言老南浔还有雷老大等人。

慕中天有些犹豫的问道:“那位…云公子呢?”

言老懒懒笑道:“他在凌寒房间里呢。”

慕中天眼皮儿狠狠一跳:他不过就是去处理了一下事情,怎么那小子就进去了?!

“言老,您怎么不拦…凌寒现在不是需要静养吗?”慕中天只要想到自己宝贝孙女竟然和一个男人独处一室,就忍不住心口冒火。

言老安慰:“放心,云翊背景强大,身上的好东西不少,正好可以帮凌寒恢复嘛!”

慕中天:“…”

那可是他孙女啊!

那个云翊到底知不知道她的身份!?

慕中天真是一刻也忍不了,立刻就要去看。

刚转身,就看到江达原进来。

“见过族长,言老。三少已经醒了。”

醒了?醒了就太好了!

慕中天等人正激动的要过去,江达原却是看向了欧阳茉,微微躬身。

“欧阳小姐,三少有请。”

------题外话------

考虑爆更…下个月要不要再来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