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 相杀(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本想,大婚当天,再拿出来的…”

萧北棠浑身发麻,眼前也是一阵阵发黑。

然而心里却是偏偏像是有刀子在狠狠的搅动一般,痛彻心扉!

他在太液池之中已经昏迷,模模糊糊之中感觉有人救了自己,大约是因为本能,所以他一直很用力的拽着什么,后来醒来的时候,才发觉手中紧握着一颗铃铛。

他没有告诉过安嘉落这个事情,因为他本想给她一个惊喜。

他想要告诉那个人,从那时候,他就已经想要把她捧在掌心。

这八年他珍藏着这一颗铃铛,想了无数次,等成婚的时候,安嘉落若是看到,自己丢失的东西竟是在他这里,肯定很高兴。

他把她所有的东西都视若珍宝。

想象的太多,竟是忘了去想,为什么安嘉落从来没有提过这个铃铛的事情。

他以为自己的深情能够感动安嘉落,却没想到彻头彻尾都搞错了人!

萧北棠的手微微颤抖,只觉得一切都这般虚幻。

如果可以,他真的宁可不知道这一切!

他都做了些什么?

慕清澜救了他,她本应该是被他呵护长大的!她本应该是他的妻子,得到一切宠爱和尊贵!

而实际上呢?

他态度冷淡,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慕清澜,安嘉落才是他的心中至宝!

在婚约没有取消之前,他其实私下见过安嘉落很多面,两人也早就留下了定情信物。

这是背叛!

帝都中人,不知多少曾经暗暗嘲讽慕清澜!

这些他不是不知道,然而从来都是作壁上观!

甚至在她死之后不久,他便是执着的和安嘉落重新订婚,彻底践踏那个女子!

萧北棠从来没有一刻,如同此时,这般痛恨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

他双腿发软,站立不住,竟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净,只剩下心脏的位置,剧痛无比!

他脸色苍白,唇瓣剧烈的抖动,似乎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

慕清澜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萧北棠竟是一直藏着这颗铃铛。

她上前一步,便要将东西拿回来。

萧北棠却是忽然避开了她的动作,紧紧握住了那铃铛。

“不…这是她留给我的…谁也不许抢!谁都不许!”

他的嗓音嘶哑凄厉,带着一股深深的绝望和疯狂。

慕清澜蹙眉。

“这是她的东西,什么时候说留给你了?”

想到萧北棠居然藏了这么多年,对安嘉落呵护有加,慕清澜简直反胃的想吐。

萧北棠忽然抬头看着她,眼睛血红,像是疯了一般。

“八年!整整八年!她为什么从来不说!为什么!”

他有些失控了。

慕清澜淡淡道:“不过是举手之劳,便是阿猫阿狗,她高兴了也会去救,有什么可说的。”

萧北棠愣了许久,忽然笑了一下,凄苦而嘲讽。

“…呵…是啊…在她眼里,我或许连阿猫阿狗都不如吧…”

他一向都是摆着冷脸,她怎么会愿意跟他多说话呢?

她是真的没放在心上,也是真的不在意。

从头到尾,不过是他自己闹了个天大的笑话,如同小丑一般可笑!

他紧握铃铛,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也不肯放手。

其实萧北棠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可笑。

他知道了真相又如何?他厌恶了安嘉落又如何?他终于觉察这么多年心里的人其实一直是慕清澜又如何?

她终究已经死了!死了!

慕清澜却是懒得理会他心中的后悔,只冷淡道:“还给我,别脏了她的东西。”

萧北棠却只是摇头。

慕清澜正要动手,却时候忽然见到一道银光闪过!骤然划破萧北棠的手腕!

他下意识的松开了手,那铃铛便是掉落下来。

一道无形的力量碾压,竟是瞬间让那铃铛爆碎!

砰!

这一声,让萧北棠顿住了动作,也让众人吃了一惊。

慕清澜诧异的回头,却看到云翊云淡风轻的收回手。

“脏。”

他容色清冷,眉眼之间却是带着一股可怕的刀锋般的气息。

只要一想到她的东西竟然被萧北棠随身携带了八年,他就恨不得立刻解决了萧北棠,将他彻底碾灭成灰!

欧阳茉轻轻“啊”了一声,看了看云翊,又看了看慕清澜,有些无措。

这毕竟是清澜的东西呢…就这么毁了…

慕清澜无奈摇头。

“算了,反正我要回来也是打算毁掉的。”

既然那一串都丢了,也不差这一个。何况她也的确觉得恶心。

欧阳茉又看了云翊一眼,现在她可以确定,这少年的确是喜欢清澜了,可是…他到底知道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凌寒,就是清澜呢?

这么一想,欧阳茉就忍不住开始默默观察云翊,同时和萧北棠进行对比。

容貌?云翊胜!

风姿?云翊胜!

气质?云翊胜!

背景?

欧阳茉想到他随手拿出的回清丹…

云翊胜!

最关键的是,看起来对清澜很是专一啊!

这比萧北棠那个渣渣好了多少倍!

萧北棠手腕上,一道深深的伤口,嫣红的血不断冒出。

他却时候无暇顾及,只是怔怔的看着那碎裂的铃铛。

已经成了无数细小的碎片,根本无法重新拼凑了。

这一瞬间他的心,也好像彻底碎掉,有刀子在上面一下下的划着,他疼痛万分,却是无能为力。

安嘉落在一旁,早已经脸色惨白,满心慌张。

萧北棠居然一直留着这东西?她竟是都不知道!

现在…铁证如山!她该怎么办?

安嘉落看到萧北棠似乎傻了一般,待在那里一动不动,终于忍不住上前。

“北棠…你受伤了…我帮你包扎好不好?”

萧北棠一把挥开安嘉落:

“滚!”

安嘉落摔倒在地上,整个人都惊了,也害怕。

萧北棠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过话!

萧北棠转头看向她,眼神疯狂。

“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的错!”

他一把掐住了安嘉落的脖子!

“如果不是你,我绝对不会认错她!也绝对不会辜负她!现在连最后一丝念想,都没有了!都是你的错!你该死!”

他声嘶力竭,整个人状若癫狂,一边说着,一边不断的用力!

安嘉落双手扒着他的手,想要解脱,然而又如何是萧北棠的对手?

不过片刻时间,安嘉落的脸就已经充血!涨成了猪肝色!

她艰难开口:“…。放…放开…”

萧北棠却是神色狰狞,手背之上青筋暴起!越发用力!

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安嘉落!

她死一千遍都不够的!

心中的愤怒和悲痛剧烈燃烧,只有血才能洗刷!

安嘉落的脸色已经是一片涨紫,用力捶打的手也逐渐没了力气,看着萧北棠,忽然露出一丝讽刺至极的笑来。

“咳…。咳咳…。要不是你…你自己…因为她太出色…我…我又怎么…有机可…可趁…”

她说着,满意的看到萧北棠五官更加扭曲。

“你胡说!”

安嘉落却是笑的更加欢畅,虽然此时她已经无力动弹,然而快要翻白的眼睛里面,满满都是嘲讽。

其他人不知,她却是最了解萧北棠。

他身份尊贵,天赋也好,可惜自己的未婚妻,却是比自己更加出色,甚至在他们站在一起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会落在慕清澜的身上而忽视了他。

他这么骄傲的人,如何能受得了?

如今会得到这般结局,她是有错,可是萧北棠就完全清白无辜吗?

他若是问了铃铛的事情,他若是真的用心去查当天的人,他不会错到今天!

他不喜欢她安嘉落,也不喜欢慕清澜。他只喜欢他自己!

自私!虚伪!

“装…装什么深情…”

安嘉落的声音细若游丝,众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她永远…不会喜欢你…哈哈哈呃!”

尚未笑完,萧北棠手用力一拧,便是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

安嘉落终于脑袋一歪,无声无息软了身子。

眼球突出,脸色涨紫,死不瞑目。

死状难看之极。

她也不会想到,自己最后竟是会死在萧北棠的手里。

萧北棠松开手,却是忽然吐出一口血来。

他擦了一把,却是发现那血的颜色,竟然是黑紫之色!

他骤然看向安嘉落,才发现她的手中,有黑紫色的粉末!

她竟是在最后一刻,给他下了毒!

萧北棠怒极,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元力正在疯狂的消失!

南浔看了一眼,笑了:“哟,用的还是’尸绝‘。这可是顶尖的毒,等闲人还没得用呢。听说这东西,用了之后元力消散,会彻底成了废人,身体逐渐溃散,三年才死,尸骨无存。安大小姐对四殿下真是情真意切,连死都不忘送你一路呢。”

萧北棠已经颓然倒地,脸上似哭似笑,口中不断冒出血来。

五大学院,他是去不了了。

这一辈子也毁了。

慕清澜懒得再看,转头冲着修垣说道:“修垣叔叔,再不走我们就要晚了。”

这一切看的修垣也是满心喟叹。

若是澜儿泉下有知,说不定也只是付之一笑。

对这人,这事儿,她是真的不在意。

对比之下,萧北棠当真是没有资格去肖想她。

也算是,有了个了结了。

他看向旁边几位祭司:

“诸位,开启传送阵吧!”

几人都是点头,一道道元力汇聚传送阵之上!

众人脚下,都是浮现了淡淡辉光!

------题外话------

三更十一点多一点点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