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 生同眠死同穴(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慕清澜和云翊的身影朝着天空掠去,不少人都是吃了一惊。

而刚刚解决了身前那些骷髅的上官红叶见此,当即皱眉。

“他们要去作什么?”

砰!

黎肃将最后一个骷髅甩开,也是抬头看了过去。

虽然上官红叶对云翊这般在意,让他心中十分不爽,但是看到这场景,他也是立刻觉察到了不对。

“他们似乎是冲着那残天道府的府主而去的…”

黎肃说着,也是露出不解的神色。

谁都能看出来,现在天空之上的情形十分危险,他们怎么会忽然动作?

“那分明只是幻影,他们就算是去了也…”上官红叶喃喃开口,却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骤然睁大了眼睛!

“他们是冲着那青铜镜而去的!这幻影…这幻影不对劲!”

如果真的只是幻影,怎么可能会要了这么多人的性命!

那些人的尸体还残留着余温,而天空之上的威压,也是如此清晰!

黎肃也是立刻明白了过来,看向上官红叶:“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上官红叶咬牙:“先看看他们要做什么!”

不管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尊主之威,对他们而言,都是不容忽视的,如果此时贸然前去,被牵连其中,就太危险了。

“那慕凌寒到底是怎么想的…云翊又为何偏偏要跟着他!?”

上官红叶实在是想不通。

她都能想到的事情,云翊肯定也能想到,他不会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分明是大神打架,如果他们去了,便是小鬼遭殃。

就算云翊很强,他的实力在天空上那些人之中,也算不得什么!

为何要自找死路?

想来想去,上官红叶只得认为,云翊是为了保护慕凌寒才跟了上去的。

不然实在是无法解释!

可是这个结果,却是让她心情更加糟糕。

云翊为了一个慕凌寒,竟是连自己的安危也不顾了吗?

黎肃看到上官红叶的眼睛紧紧盯着云翊,皱了皱眉头,转开了视线。

“雷鸣尊主的情况并不好,若是那血雾一直吞噬下去,只怕是他要落入下风…”

而此时,慕清澜已经到了临沧身旁不远处!

他似乎是看不到慕清澜,也没有觉察到周围的任何变化。

慕清澜皱了皱眉,才想起残天道府的确是已经被灭门了,这一切应该还是当初的情景重现。

虽然不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做的如此逼真的,但是若是一直被动,只怕他们死在这里都不知道!

临沧的神色已经有些癫狂,他的眼睛一片血红,双手紧紧握着那一面青铜镜,血雾逐渐也将他自己笼罩其中。

如此,就显得他的神色越发恐怖疯狂。

慕清澜定睛看向青铜镜,却是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周围的血雾实在是太过浓郁了。

云翊此时也出现在了临沧的另一边。

两人对视一眼。

云翊冲着慕清澜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先等待片刻,看准时机再动手。

慕清澜微不可查的点头。

于是,在众人奇怪的眼神之中,这两人凌空而起之后,便是站在了原地不动。

而此时,才有人逐渐回过神来…

“那是…云翊和慕凌寒?”

“他们飞上去做什么?不对!他们怎么能飞了?”

此话一出,众人才反应过来,先前他们分明是因为进入这墓地之后,周身的威压太过强大,所以才都选择了徒步向前。

但是现在看那两人,怎么好像一点影响都没有似的?

有人立刻就要尝试,却发现那压力还是非常沉重,根本无法起飞,更不要说像是那两人一般动作敏捷了。

“云翊能够这样倒是没什么稀奇的,他毕竟是中元秘境出来的天级…可是慕凌寒怎么也能做到?”

这一瞬间,无数人心中都浮现了这个疑问。

上官红叶和黎肃也是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里的疑惑。

是啊,慕凌寒分明只是神魄境中期,怎么会…

慕清澜当然没有云翊那么轻松,但是好在她的肉身力量极强,而且体内的黑色元力,除了最开始的时候因为那威压,稍微有一些反应,倒是很快就恢复了。

她自己没有在意,对面的云翊却是眸色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慕清澜隐藏了自己神魄境巅峰的实力,直到现在,她展现出的,依然是神魄境中期的境界,但是她对这里的强者威压,似乎很是应付自如…

当然,她身上也不是第一天有这样稀奇的事情,任何古怪而不可思议的事情放在她的身上,都会显得稀松平常。

云翊唇角似有若无的微勾。

谁让他的眼光,一直这么好呢。

慕清澜没看到云翊的小表情,实际上,她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青铜镜之上。

不知为何,盯着那青铜镜看了好一会儿,她心中竟是逐渐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青铜镜,好像是真的存在的…

无论是那半透明的人影,还是漫天的血海,一切都无比逼真,但是这青铜镜,慕清澜却甚至能够嗅到那一股淡淡的特殊气息。

那些血雾在青铜镜之上弥漫,甚至看不清晰。

慕清澜忽然闭上了眼睛,强大的元神之力,瞬间弥漫开来!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一股元神之力,逐渐靠近那青铜镜…

轰!

那青铜镜之上,忽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能量,将慕清澜的元神之力狠狠震开!

慕清澜猛地震开眼睛——那青铜镜果然是存在的!

而且,就在这一片幻影之中!

这场景是曾经的残天道府之中发生的事情,但是那青铜镜,却是实实在在就在这里的!

慕清澜心中忽然浮现一个荒唐的想法:

或许,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青铜镜搞出来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慕清澜脑海之中似有什么闪过,然而一道巨大的轰鸣之声,却是瞬间打断了她的思路!

咔嚓!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慕清澜下意识扭头看去,心中一震!

雷鸣尊主的真身,竟是将自己的那整个右臂都完全扯了下来!

那格外响亮的一声,便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而与此同时,那真身之前的雷鸣尊主,也是猛然吐出一口血来,气息萎靡了不少。

此时的慕清澜还不知道,尊主真身一旦损毁,便是极难修复,尤其是这样自断一臂的,不知要花费多少力气才能重新修炼出来!

也有可能,此生再无希望!

雷鸣尊主这样做,无疑是破釜沉舟了!

将那一条胳膊硬生生扯下来,雷鸣尊主的五官也是扭曲了一瞬,剧痛无比。

但是很快,他脸上便是浮现了一丝痛快至极的笑。

“哈哈哈!你以为靠这些脏污的东西,便能够奈何的了我不成?!本尊主今天自断一臂,换你残天道府满门,也算是值了!”

这响天震地的一声,听在慕清澜的耳中,竟是多了几分莫名的豪壮!

而后,雷鸣尊主竟是将撤掉的臂膀狠狠掷出!

那上面裹挟着极强的能量,在半空之上划过!

所过之处,留下一片黑色的空间裂缝!

慕清澜甚至能够感觉到一股飓风,朝着自己袭来!

而同时,雷鸣尊主也是再次将手中的锤子狠狠砸下!

这一次,从那锤子落下的地方,瞬间飞出数道幽蓝色的雷电,朝着临沧而去!

青铜镜在前,让那些攻击的速度慢了下来,然而这一次雷鸣尊主是用了全力,在经过短暂而激烈的交锋之后,那些雷电,终于将临沧完全包围!

临沧的脸上闪过一抹恐慌之色,竟是转身想要逃走!

然而尊主之威何等厉害?当那些雷电降临他身边的时候,便是自动形成了一个牢笼,让他动弹不得!

青铜镜之上,有几道蓝色雷电闪烁,仿佛在一片血雾之中挣扎。

慕清澜听到下面那血海之中的喊声,忽然减弱了一些。

嗤!

终于,那数道雷电如同绳索,将临沧彻底捆绑起来!

流光闪烁,紧紧束缚!

临沧发出一声惨叫。

慕清澜这才看到,他身上的衣服,竟是被那雷电灼烧出了好几道裂缝。

而那下面的血肉,更是一片焦黑。

显然这雷电一击,让临沧生不如死!

他疯狂的挣扎,然而越是动作,那些雷电便是流窜的越快,远远看去,临沧就像是一条在疯狂挣扎的蚯蚓一般,丑陋不堪。

一道道惨叫,从他的嗓子眼里发出,然而很快,连那声音也是逐渐减小了。

他终于双手一抖,那一直紧握在手中的青铜镜,陡然掉落。

慕清澜眸光一闪,立刻上前!便要去抢那青铜镜!

然而那青铜镜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刚刚从临沧的手中掉落,觉察到慕清澜的动作,竟是忽然朝着另一边而去!

但是另一边,是云翊!

云翊似乎早有准备,在那青铜镜动的一瞬间,便是抬手,数道银色丝线飞出!

同时挥出一道元力,银光一闪,便是打在了那青铜镜之上!

嗡!

那青铜镜之上发出一道悠长的嗡鸣之声,瞬间在这片天地传荡开来!

那上面的血雾,忽然飞快的消散开来!

一道耀眼的白光,从青铜镜之上爆发出来!

这一下,所有人都是注意到了这边的场景!

慕清澜心中冷哼一声:

“想跑?没那么容易!”

她手腕一扬,青元斩便是立刻飞出,朝着青铜镜刺去!

而与此同时,她心念一动,手腕之上,忽然有一道道黑色的藤蔓快速延展而出!朝着那青铜镜缠绕而去!

正是海金沙藤!

瞬息之间,便是已经分出了上白道,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青铜镜笼罩其中!

临沧忽然发出一声格外凄厉的惨叫。

“我残天道府之人,就算是成为冤魂,也必定日日夜夜纠缠不休!”

随后,他的身体竟是骤然爆裂开来!

而几乎是同一时刻,雷鸣尊主也是哈哈一笑。

“随时恭候!”

慕清澜心中忽然觉察到了什么,快速的朝着那边看了一眼,果然看到雷鸣尊主周围的那些人,也都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爆裂!

整片天空,瞬间被染成了一片血红之色!

而雷鸣尊主自己,也是仰天大笑,身影逐渐虚幻!

慕清澜看向青铜镜!

在那黑色藤蔓笼罩之中,那青铜镜之上的光照耀之处,竟是疯狂吞噬着海金沙藤!

原本牢固的牢笼,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破洞!

慕清澜心中一沉!青元斩立刻调转方向,从那破开的地方穿刺而入!

而云翊的手中,也是出现了一柄银色的长剑!

一道耀眼的银光闪过,仿佛有星河坠落!顷刻间将这一切都吞噬其中!

两人合力,终于将那青铜镜完全封死!

而此时,上官红叶和黎肃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那青铜镜是真的存在的!”

说罢,他们两人便是立刻要追上去抢夺,然而地面之上,却是忽然剧烈的震荡起来!

眨眼之间,天地掉转!

慕清澜只觉得有强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袭来,而后天色便是骤然暗沉了下来!

一个巨大的棺材,忽然从那遥远的破败宫殿之中飞来!

慕清澜和云翊,齐齐被吸入其中!

砰!

两人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甩在了那棺材之中!

尚未来得及反应,便已经封棺!

而地面之上,无数坟茔晃动,竟然也是开始试图将众人埋藏地下!

咚!

慕清澜本以为会撞到脑袋,却感觉脑袋撞到了什么柔韧的东西之上。

而后,一只有力的臂膀,揽住了她的腰身。

她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

然而鼻尖的冷香,却是不容置疑。

她好像…趴在了云翊的身上…

慕清澜刚要动,便感觉到云翊轻笑了一声。

慕清澜一愣:“你笑什么?”

进棺材有什么好笑的?

云翊却是笑的胸膛都微微震动,好一会儿,才低笑道。

“如此,也算生同眠,死同穴了吧。”

------题外话------

抱歉,因为最后想要写到云少主骚气的这句话,素以拖延了一会儿咳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