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 威力(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远处的尧山差点一下咬掉自己的舌头!

三、三年保镖!

慕凌寒那小子真是疯了吧!竟然敢让星阵王师当他的保镖,还是三年!?

尧山眼皮儿直跳,觉得这残天道府的天都要被他给捅破了!

一旁的云翊却是微微挑眉,眼角划过一抹笑。

王岩本人显然也是吃了一惊,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你说什么?”

慕清澜直直看着王岩:“我说,你当我三年保镖!”

少年清朗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回荡,格外清晰。

王岩竟是忽然笑了。

“本王纵横大陆多年,曾有不少人想要本王出手相助,但是敢让本王当保镖的,你还是第一个。”

而且,还是三年之久!

慕清澜眨了眨眼睛:

“不是你说的让我提要求吗,而且你说了言出必行,那么这个要求…你是应,还是不应?”

天地之间,有了片刻的沉默。

就在尧山以为王岩要恼怒出手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王岩哈哈一笑!

“好!本王便应了你!”

尧山猛然瞪大了眼睛!

“三年之内,保你平安!”

那浑厚的声音在耳边震荡,慕清澜浑身的气血都有些翻涌,然而心中却是彻底安定了下来。

他果然答应了!

无论是出于真心,还是出于星阵王师的面子,这个超级保镖,她都要定了!

“不过…”

王岩忽然又开了口。

“我这真身困在大殿之内四百八十年,和本身分离太久,之前因为在沉睡,所以还没什么,但是现在既然真身已经醒来,那么便是需要尽快和本身相聚。”

慕清澜心中一动,所谓本身,便是他真正的肉身吧?

任何一位强者修炼出真身,都是非常不容易的,先前那雷鸣尊主,显然就是靠着真身之力,才能最后赢得了胜利。

而眼前这个巨大的身影,其实并非是王岩本身,而是他的真身!

慕清澜喃喃:“本身和真身,竟是还能分离…”

王岩哈哈一笑:“自然,真身之内也有着元神之力,自然是也相当于另一个我。不过,真身的本源乃是真身,所以不能离开太久。在真身被困的四百八十年之间,我的本身,也是在沉睡。”

原来如此!

只有这两者再次结合起来,才是真正的星阵王师王岩!

慕清澜心有所感,又看向了下面的大阵一眼。

星星点点汇聚,无比耀眼。

“这大殿,竟是能困住一个星阵王师吗…”

王岩解释道:“自然没有这么简单,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破魂镜。”

“破魂镜其实乃是我无意间炼制得到的,其中融合了我的一道神魄,所以当初破魂镜被夺之后,我的实力大打折扣,随后被困在了这大殿之内。”

慕清澜微微皱眉:“残天道府的那些人,应该无法将破魂镜从你手中夺去吧?”

王岩点点头,神色有一丝凝重。

“另有其人。不过,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他话锋一转:“后来不知为何,这破魂镜便是被残天道府之中的临沧得到了。为了找回破魂,我一直在想办法,等我终于将大殿搬到残天道府的时候…”

慕清澜眼皮儿一跳:“将大殿…搬、搬到这?”

王岩点头:“我的真身被困,无法离开大殿,只好利用阵法,将大殿搬离。”

这句话说的何等轻松!

慕清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为真身无法离开大殿,所以干脆将这大殿也一同挪走搬离?

要不要这么强悍!?

慕清澜在这个时候,才隐约感觉到了星阵王师,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然而王岩却摇摇头,叹了口气,似乎有些遗憾。

“为了研究这阵法,挪动大殿,我着实耗费了太长的时间,以至于等我到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被灭门,而破魂镜也是有了些破损。它不断投放当年灭门的幻影,而它本身却也陷入了幻影之中,难以取出。甚至,寻常人等,根本看不出来破魂镜其实正是隐藏在那幻影之内。我虽然知道这一点,却也无法,只能等待。”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几百年。

慕清澜下意识的点点头,然而脑海之中,还是觉得这一切,都实在是太过奇幻了。

移山填海算什么?

以一敌万算什么?

王岩竟是能够硬生生将困住自己的大殿,搬到残天道府!

这是何等的力量?

“所以,一切还是要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将破魂镜抢出,我的真身,不知还要等上多久。再晚一些,我的真身便会陨灭。”

王岩意味深长的看着慕清澜,微微一笑。

慕清澜心中一跳。

她知道王岩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在中元秘境之中,曾得到过这破魂镜的一道线索,慕清澜自己只怕也是无法看出那幻影之中的猫腻,更加不能抢出破魂镜。

王岩显然猜到了什么,但是却并未明说。

慕清澜也挑眉一笑。

“其实能够找到破魂镜,也不全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她转眸看向云翊:“如果不是他,凭我一人之力,也绝对不可能做到。”

王岩哈哈一笑:“这我自然知道,不然也不会将你们两人都召唤而来。”

慕清澜脑中有一道光闪过:“是你…召唤了我们?方才的那棺椁,也是你…”

王岩点点头,笑道:

“那原本是将我困在这里的人为我准备的棺椁,不过他或许想不到,正是靠着这个,我才能有今天。在星阵的力量掌控下,它可以短暂离开,而后将你们带回。”

慕清澜迟疑的问道:“那里面的那些怨灵…还有血字…”

“你放心,那些早就有了,也是为了困住我而做的,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竟是直接将它烧了。”

慕清澜咳嗽一声。

王岩却是看向了远处的尧山。

“你便是…北圣学院的院长?”

------题外话------

婚礼真是好累人,二月已经是个废二月,现在还没回家,二更三更大约晚上七点左右更了,大家见谅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