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 相见(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道水流清澈无比,在半空之上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便是流入了欧阳茉手中的镯子。

若是仔细看去,便是会看到那水流之中,似乎有晶莹亮光闪烁。

而随着那水流的进入,欧阳茉手上那玉色的镯子,也是再次变得清透明亮起来。

谭罗满是怨气的喊道:“现在你们总能信守承诺放了我了吧!?”

慕清澜却慢悠悠道:“急什么。等茉茉将这些都收拾干净了再说不迟。”

谭罗心中憋闷万分,但是遇到慕清澜这么个主,却也是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默默忍耐。

慕清澜看了一眼欧阳茉,发现那水流还是持续不断的涌来,忍不住在心中问道:“雪幽,这是灵水的源头?”

怎么瞧着,还是和灵水没什么区别?

雪幽肯定道:“这的确是。其实这所谓灵水的源头,也只是一个概括的称呼。实际上,灵水既然是天地之间自然诞生的宝物,就没有确切的源头一说。灵水自从诞生,便是生生不息,越发增多。其实,都是因为那最开始诞生的一道活水。”

“活水?”慕清澜心中喃喃,“难道就是现在飞入茉茉镯子里的那些?”

“不错。所谓活水,才是灵水真正的源头。只要活水存在,那么便是可以不断演变成为灵水,而且源源不断。先前谭罗被困在这水晶柱之内,而这水晶柱,又恰好是压在了那活水之上,他自然是占据了优势,久而久之,也就掌控了灵水,为他所用。”

慕清澜终于了然。

“原来如此…”

现在水晶柱碎裂,活水失去了控制,尽数被欧阳茉得到,那么她就成了这活水的新主人。

“如今茉茉得到这活水,岂不是相当于得到了无尽的灵水之力?”

慕清澜忍不住有些兴奋的问道。

雪幽哈哈一笑:“不错!有了灵水之力,这孩子以后的修炼,可是占尽了天时地利啊!丫头,你真的不觉得遗憾吗?其实这一道活水,说到底,是靠着啸月制服了谭罗之后,你才有机会得到的。这本应该也有属于你的一部分。”

雪幽是最清楚慕清澜到底有多么渴望变得强大的,所以到底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她不会不知道,有灵水之力,会对她有多大的帮助。

但是从头到尾,她都是在为欧阳茉考虑,甚至想尽办法逼问出了这一道活水的存在,最终给了欧阳茉。

慕清澜笑起来。

“这不是好事儿吗?至于我,还真是不怎么觉得遗憾。相反,我很高兴。”

“雪幽,想必你也能看出来,茉茉的那个镯子,并非凡物。她能够得到,就是她的机缘。我觉得,这灵水之力,给她是最合适的。”

“她对哥哥情深意重,对我也是如此。当初我说要来五大学院,她还是义无反顾的跟来了。别说是一道活水,便是更多,只要我能有,我都甘愿给她。”

慕清澜笑意微淡,心头浮现一丝落寞。

“若是哥哥还在,知道我这么做,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听得慕清澜的话,雪幽也是忍不住长叹一声。

这丫头,说欧阳茉重情重义,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别人对她好一分,她便是会还上十分。

“如此也好,她有着那镯子,倒是能挥洒自如。而且有了灵水之力,她日后修行顺利,说不定也能够助你一臂之力。”

欧阳茉的天赋算是不错,却是不能说顶尖。

即便是进入五大学院,她的水平也差不多在中下游。

但是有了灵水之力,她肯定会上升好几个台阶。

这对慕清澜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慕清澜笑了笑,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终于,那一道活水,完全流入了欧阳茉的镯子之中。

几乎就在这一瞬间,整个水晶宫,忽然暗淡了下来。

放眼看去,那些水晶柱之上原本不断流转的灵水,也是忽然顿住,而后齐齐朝着下面流淌而去。

而那些水晶柱,竟然也是跟着融化了一般,重新成了灵水,全部顺流而下。

慕清澜心中一动。

雪幽道:“这里的一切都是靠着那一道活水维持,现在活水既然已经被欧阳茉取走,那么这里的这些,已经和普通的水,没有什么区别了。”

慕清澜暗暗惊叹,原来活水竟还是有着这般重要的作用。

拿走了活水,这天之眼内外的无数灵水,竟然全是没了作用…

慕清澜脑子里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如果这些灵水都成了普通的水,那…

那这天之眼,岂不是也就直接废了?

“现在两个条件,本尊都已经做到,你也该兑现你的承诺了吧!”

若非是还想保命,谭罗真是想直接弄死在场的这些人!

尤其是那个有着完美肉身的黑衣少年!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宁可毁掉这个少年,永远都得不到这般完美的肉身,也绝对不会让自己沦落到这般境地!

看欧阳茉神色恢复了一些,那一道活水似乎对她也有一些作用,慕清澜心中总算是放松了些。

“这还不简单。”

她看向啸月,一字一句道:

“啸月,杀了他!”

她的嗓音像是裹了一层寒冰,冰冷彻骨!

谭罗尖叫——“你敢!”

慕清澜敛了眉目,唇角掀起一抹淡笑。

“我敢不敢,你很快便是会知道了。”

说完,指尖一动。

啸月似乎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立刻便是一口咬下!

咔嚓!

一道清脆无比的骨裂声音,忽然传来!

那颅骨之上,竟是瞬间就被啸月咬掉了一块!

谭罗真的疯了!

这颅骨若是彻底毁灭,他也就真的魂飞魄散了!

“我都已经答应了你的两个条件,你居然还要取我的性命!当真卑鄙无耻!”

谭罗现在也顾不上称呼自己“本尊”了,满心的焦灼和愤怒!

慕清澜眨眨眼:“谭罗尊主,忘了跟你说,我这人啊,一直都是这样的。”

面对这般厚颜无耻的对话,谭罗一时之间竟也是不知该说什么,只得疯狂的爆粗口。

慕清澜捏了捏耳朵。

“啸月,让他闭嘴。”

啸月又咔嚓几下,把这颅骨咬的更烂。

这颅骨是谭罗最后的栖身之地,如今碎裂成这般样子,他自然也是迅速虚弱了下来。

慕清澜似笑非笑。

“谭罗尊主,要怪,就只能怪你比较倒霉,遇到我了。遵守承诺什么的,在我这,可是顶级待遇,可惜,你不够资格啊。”

她不仅不是圣母,还的确是一个狡猾奸诈的家伙,不过哪又怎样?

如果她真的能放过一个想要杀了自己的人,那才是真的愚蠢,只怕也根本活不到今天!

谭罗还想骂几句,但是颅骨已经被啸月彻底咬碎,连凑都凑不起来了。

最后,也只剩下一道满是怨恨不甘的嘶吼,响彻整个空间!

“啊——”

这是他最后的元神之力。

慕清澜指尖一动,一簇赤红色的火焰便是立刻飞了过去,将那一堆碎骨包裹起来,熊熊燃烧。

如此,那一道歇斯底里的嘶吼,也很快便消失了。

啸月快速冲回到了慕清澜眼前,眼睛里满是期待,爪子躁动不安的抓着。

分明是想要夸奖。

慕清澜故意咳嗽一声:“行了,事情做完了,回去呆着吧。”

啸月动作一顿,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满是控诉的看着她。

而后,竟是忽然身子一转,在半空之上打起滚来。

毛茸茸的像是一个小黑球滚来滚去,时不时发出一声哀怨的“嗷呜”之声,好像慕清澜不夸两句,它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慕清澜忍不住笑起来,一把将啸月抓在手里。

“行啦。知道你今天表现不错。”

啸月这才睁开了眼睛,四只爪子快速抓住了慕清澜的手指,脑袋在上面拼命的蹭。

似乎还不满足,啸月又朝着慕清澜的胸前冲去。

砰。

它准确无误的和朱雀撞到了一起。

两小只的身子都是朝着后面翻滚了几圈。

等看清阻拦自己的竟然是朱雀,啸月顿时龇牙。

朱雀翅膀一挥,落到了慕清澜的肩膀之上,竟是也拿脑袋蹭了蹭慕清澜的侧脸。

慕清澜扶额:“行了,你们都厉害,有什么可争的。你们看银风就什么也…”

话没说完,便是忽然感觉到头顶之上有一股淡淡的寒意。

抬头看去,果然撞上了银风那两只大大的幽蓝色眼睛。

而后它尾巴一甩,慕清澜眼前一闪,就发现银风的尾巴已经到了自己跟前,差点撞到脸上。

那尾巴轻轻晃着,生怕慕清澜看不到上面那几道伤痕。

啸月更加委屈,眼睛里像是要哭出来一般,嗷呜一声又打起滚来。

慕清澜:“…”

当我什么也没说过!

之前竟然有那么一刻觉得有着三只还算是没白养活,但是现在她觉得那一定是错觉!

而在场的其他人,也是神色各异。

云翊神色无波,甚至连眼睛里也是并无半点波澜,似乎早已经料到慕清澜的这般做法。

破瞳先是一愣,而后眨了眨眼睛,唇角闪过一抹笑,摇了摇头。

南宫浔则是瞪大了眼睛,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

欧阳茉虽然有一丝诧异,但是转眼看到慕清澜脸上的神色之后,便是明白,其实她早已经想好了这一步。

慕清澜好不容易安抚了三只,让它们先回体内,终于吐出一口气。

而后,看了欧阳茉一眼:“怎么,茉茉很意外?”

欧阳茉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来。

“有什么可意外的,他刚才可是想要我们这么多人的性命,甚至还想要你的肉身,如今这般下场,也是罪有应得罢了。”

“哇哦,茉茉,平常看你温温柔柔的,没想到你性格这么干脆!”

南宫浔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几人身边,听到欧阳茉的话,颇为意外。

欧阳茉也不在意,冲着慕清澜一笑。

“他要杀我们,那还有什么可说的。而且…他那两个条件,就算是不答应,凌寒肯定也能做到。嗯…他还是死了比较好。”

慕清澜瞟了南宫浔一眼:“你靠的这么近做什么?”

南宫浔理所当然道:“难得看到一个尊主强者的颅骨碎裂,我当然要看的仔细点!”

说完,还真是认真的看了起来。

慕清澜:“…”

正在此时,水晶宫忽然狠狠的震动了一下!

慕清澜豁然抬头。

南宫浔一惊:“什么情况?!”

欧阳茉连忙道:“凌寒,外面好像有好几道强大的力量,在迅速靠近…咱们怎么办?”

不是已经解决了谭罗了吗,怎么还会发生这种情况?

慕清澜感受了一会儿,却是忽然舒展了神色。

正好迎上云翊的眸光,两人眼神交错,便是知道两人都已经猜到了什么。

“放心吧,咱们没什么危险。”

慕清澜笑吟吟。

“是五大学院那几个老头子来了。”

“许久未见,真是…好生想念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