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 心事(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药这才起身,缓步朝着里面走去。

整个宫殿之内,依然是黑红之色相交,这样极致的颜色,在晶石冰冷色泽的衬托下,显现出一种难以描述的奢华靡丽。

就像斜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仅仅只是一个轮廓,就让人忍不住心神迷醉。

他周身气息森冷而奇诡,然而却又带着致命的诱惑。

所以明知危险,依然有无数人前赴后继,想要更靠近他一些。

但是这样的人,往往死的最快。

红药只是抬眸瞥了一眼,就迅速收回了视线,在距离帝千绝三步的地方,再次跪了下来。

只是这一眼,当然是不够的,但是她非常乖觉,绝对不会控制不住让自己的心事流露在外。

每一个动作,都像是用尺子量过一样精准规矩,一举一动行云流水又赏心悦目。

这是红药能够从无数美人之中脱颖而出,走到今天这一步的非常重要的一点。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她足够聪明,知道克制。

且不说黑魔宗之中的人,单单是那些下面的诸多势力,为了讨好殿下,从殿下十三岁开始,每年都会往魔宫送无数美人。

环肥燕瘦,千姿百态。

但是偌大的魔宫,得到殿下最长时间宠爱的,唯有红药。

她跪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像是不存在一般。

好一会儿,帝千绝才坐起身来,揉了揉太阳穴,神色有些躁郁。

“今日怎么是你来。”

红药这才抬起头,脊背挺直,脖颈纤长。纵然是跪着,却依然姿态优雅。

然而比起这样难得的气质,她的容颜,也是毫不逊色。

任何人第一眼看到她,必定都会惊艳。

肤色雪白,一身红衣,越发显得娇嫩,像是一团软雪,揉碎在了一片红梅之中。

她的眼中像是盛着一汪碧水,目光流转间,便是惑人之色。

鼻梁秀挺,樱唇嫣红。

尖俏的下巴,让她在娇柔之外,多了几分俏丽。

然而她周身气质却又是难得的端庄娴雅,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殿下,您忘了,今日的确该红药来啊。”

帝千绝皱了皱眉。

“我昏睡了几天?”

红药道:“今天已经是第七日了。”

竟然一眨眼就过去了七天…

帝千绝依然觉得脑子里有些蒙蒙的,闭了闭眼,好不容易才清醒了一些。

觉察到体内的力量在逐渐恢复,他心中才稍微安心了一些。

只是没想到,这次竟用了这么久。

“殿下,红药帮您按一下吧?”

帝千绝点点头。

红药唇角就微微翘起,而后起身,缓步走到了帝千绝的身旁。

她伸出手,葱葱玉指。

人一靠近,就有一股淡淡的花香气息传来。

因为帝千绝的喜好,整个魔宫所有女子的身上,都有着花香。

有的是用花瓣沐浴,有的则是调制成香料,在房间里面熏着,久而久之,身上的花香也就消散不去了。

帝千绝闭上眼睛,这香味就越发的清晰。

红药的手已经朝着帝千绝的太阳穴按去。

“你身上熏得是什么香?”

帝千绝忽然开口,让红药停下了动作。

红药愣了一下,唇边露出一抹浅笑。

“殿下,是芍药。”

帝千绝闭了闭眼。

“回去换掉。”

红药一惊,立刻反应过来,“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殿下恕罪!”

帝千绝不耐烦的挥挥手。

“本殿没有要责罚你的意思,只是这味道…以后都不要用了。”

红药这才松了一口气:“多谢殿下。红药回去一定照做。”

虽然魔宫的人都传言她是最受宠的,但实际上,殿下脾气古怪,喜怒无常,前一秒还在笑,说不定下一秒就会直接掐断你的喉咙!

所以,就算是红药,伺候了这么些年,也一直是小心翼翼的。

听到自己免于责罚,她心中庆幸之余,却生出了几分疑惑。

她身上这芍药的香味,还是以前殿下让她熏上的,说这味道香而不腻,还能静气凝神。

所以红药这么多年,一直都是用的这个味道。

但是没想到,今天殿下竟然…

听着语气,有些不耐烦,显然是不喜欢这香气了。

可怎么会突然这样呢?

红药心里想不通。

但是转念想到殿下的脾性本就如此,以前是对人,现在突然不喜欢这香气,也是有可能的。

帝千绝闭着眼睛,脑子里却忽然想起,之前和那人靠的极近的时候,分明有一股淡淡的…

他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清冽干净,且久久不散。

对比之下,这花香就有些腻了。

顿了顿,他又说道:

“传消息下去,以后魔宫之中的人,任何人身上都不准有香气。”

红药心中一震,这才发觉事情的确有些不对劲!

殿下就算是忽然不喜欢芍药香气,可怎么突然会提出这种命令?

他像是忽然间,厌恶了所有的香气!

红药心中忐忑,面上却是不显,低眉敛目恭敬说道:

“是。”

她等了好一会儿,刚有些犹豫的伸出手,想要帮他按一下,但随即就停了下来。

早几天就传闻殿下昏昏醒醒,心情非常不好,这几天已经处决了几十个,其中甚至包括两个已经在魔宫伺候了两年以上的美人。

她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

于是,红药心思一动,问道:“殿下,这段时间您一直很忙,都没有打理过那些曼陀罗了,不如红药去帮您修建一下?”

帝千绝揉了揉鼻梁,转眸看去。

大殿里面的一整个墙壁之上,都覆盖着一层妖冶的红色曼陀罗。

这是帝千绝最喜欢的花,喜欢到甚至在大殿之内养了许多。

平常他对这些也非常在意,曾经有一个下人因为不小心修建掉了一朵开的正好的曼陀罗,就被取了性命。

所以整个魔宫,几乎无人敢触碰这些。

然而红药却不同。

因为她总是能够将那些花草全部修建成帝千绝喜欢的样子。

不仅没有责罚,反而经常会受到夸赞。

帝千绝无声颔首。

红药这才起身,提着裙子走了过去。

旁边就放着许多专门用的工具,她看了一会儿,就拿起一个,开始精心修建。

这些花草和外面的有些不同,总是有着旺盛的生命力,红药修建多年,甚至没有在这里见过一片枯黄的叶子,一朵枯萎的花。

所以,她修建的格外小心。

整个大殿之内,再次陷入一片安静之中,只有剪子咔嚓和花叶掉落的声音。

红药的心情逐渐平复,此时她侧身对着帝千绝,眼前是大片的红色曼陀罗。

殿下应该是看不到的…

红药动作很细致,眼中也终于流露出一丝绝对不敢在帝千绝面前展露出来的情谊。

如果此时帝千绝抬头看,就能看透她的心思。

但是他没有。

实际上,红药也绝对不敢真的让帝千绝发现。

因为她知道,这是殿下最厌恶的。

是的,没有人会相信,魔宫的少殿主,竟然会对这些无比排斥!

所有人都知道,魔宫之内美人无数,不知多少人羡慕帝千绝艳福不浅,后宫三千。

然而,这些美人在这里伺候是真,却绝对不敢对帝千绝表露心迹。

红药来的第一天,就正好看到一个女子披头散发浑身是血,从大殿之中被拖出去。

最后那个女子满脸泪水,说自己只求能伺候殿下一次,死也甘愿。

红药永远也忘不掉当时那个已经展露绝世妖冶气质的少年,缓缓拂过眼尾的一片妖红,轻笑一声。

“你也配?”

然后,那个女子就真的死了。

从那时候起,她就知道,想要在这里活下去,就绝对不能越界。

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也因此,才能比任何人都受宠。

过了好一会儿,红药朝着另一边走去,似是无意的看了帝千绝一眼,却心中一顿。

殿下他…竟似乎在出神…

他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神色,似乎在看什么,可分明什么也没看。

红药手中的剪子缓缓握紧。

——殿下他好像…在想什么人…

她很快收回视线,抿了抿唇。

其实,这段时间,她已经觉察到殿下似乎有些不对劲。

但又说不上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时候就觉得他心不在焉的,而且心情也是比以前波动更大。

红药心里有些忐忑起来。

难道…殿下心里…

正在这时,大殿之内,忽然有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

红药一惊,连忙转过眼去。

这是殿下的暗卫,只听从殿下的命令,帮殿下处理最隐秘的事情。

红药也曾经见过几次,因为魔宫中人都知道她最为受宠,所以只要殿下不发话让她离开,她有时候也会听听。

见到那个暗卫出现,帝千绝眸中似有光一闪而过。

“查到消息了吗?”

“回殿下,查到了。”暗卫的声音低沉嘶哑。

红药忍不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竖起耳朵。

“他接了任务,已经从西灵学院之中出来,前去猎杀铁翼狂龙!”

红药一惊。

她?

哪个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