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 我舍不得(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顾不得许多,连忙冲了过去!

云翊似乎已经觉察到了她的心思,竟是立刻追上!

慕清澜一刀插入地面,好不容易稳住自己的身形,朝着里面看去,却是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等等!有一些事情,我还没有问!”

慕清澜皱紧眉头,慌忙喊道。

然而无人回应。

慕清澜忍不住握紧青元斩,骨节发白。

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好不容易才知道了关于娘亲的一些事情,还没有机会问个清楚,人就这样走了?

慕清澜无比清楚,他们两人下去之后,会是怎样的后果!

只怕真正要魂飞魄散!

慕清澜寻常看起来慵懒放恣,但实际上杀伐果决,人若是欺她辱她,她必定是会千百倍还之的!

她从来没打算白白吃亏,但是也绝对没想要对方付出生命的代价!

虽然那个女子用了各种手段,将她带来这里,并且经受了无尽折磨,甚至想要让慕清澜和云翊二人,一直代替她的夫君在这阵眼之中受苦。

但是说到底,如果慕清澜不想要这样,她也绝对无法勉强。

所以此时,看到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慕清澜心中也是有些意外。

她本来还打算出去之后,再好好问问那个女子一些事情的!

可是现在——

正在此时,一道暗流忽然涌来,将慕清澜紧紧包裹,便是要冲击带走!

慕清澜心中一惊,正要动作,忽然感觉到腰身一紧。

云翊已经上前,到了她的身后。

有了云翊的帮忙,慕清澜瞬间感觉到周围的压力减少了许多。

但是看着那除了不断涌出冰流的黑黝黝的洞口,她的心情真的无法轻松。

忽然,那下面竟是又传来了那女子的声音。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

那声音听着,竟是有已经有些遥远。

慕清澜精神一震,立刻上前一步,看向那下面。

虽然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但是那女子的声音,却是清楚的传来——

“你身上似乎的确藏着一些秘密,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可以完整的演奏出魂灵曲,还有着飞星铃,看起来似乎的确是我族中之人,但…最能证明你身份的,其实是元脉。可是你的元脉,并无我同族的特征。”

慕清澜先前就已经听到她说了这些,只是此时想来想去,还是没能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脉?

天下间的修炼者,不都是一样的身体构造吗?大不了,有些人的元脉,天生比其他人的好一些,也就是所谓的天才。

这种人,修炼的时候,也会占尽优势。

可是,怎么会有一种族群众人,在元脉之上,有着特殊之处?

那女子似乎笑了一声。

“看样子,其实你也不知道,你的身份吧?”

慕清澜忍不住问道:“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族群之人吗?”

那女子沉默片刻。

“既然你不知道,那么,就不要问了。这些事情,其实,不知道,远远比知道要强得多…”

她的嗓音之中,带上了一丝哀伤。

“虽然那是一种荣耀,但…何尝不是一种枷锁呢?”

“我不知道你的来历,但或许,你的血亲,乃是我族中之人罢…没想到,这么多年,还有人能有这样大的胆子啊…”

慕清澜心念电转,没有说话。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就证明有人不想让你知道。而不知道,有时候往往是好事。以后,你也不要过多追问了,将这些时间和精力,放在你更在意的人身上去吧。”

她轻笑一声。

“毕竟,我可不想,再有人如同我和君哥一般,相望百年却苦苦不能厮守了。”

“有的人,有的事,可经不起等待的啊…”

那女子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逐渐消失。

洞口周围的光芒,越发闪耀!

慕清澜忽然感觉到芥子镯之中有了什么动静,心念一动,那一盏红灯笼,便是出现在了手中。

不知为何,此时看去,那原本的暗红色,竟忽然变得明亮干净了许多。

看起来,也不再有着之前的那股森凉感觉,反而光影交错,看着有些莫名的暖意。

那洞口周围的光,忽然散开,在中间汇聚,逐渐形成了一个封印,将那洞口彻底的封住!

下面的冰流,也不再涌出。

那封印之上光辉灿烂,竟是在边缘的位置,逐渐凝结成了一道结界!

慕清澜抬眸看去,却发现那结界,竟是直接将两人都笼罩其中。

周围的汹涌力量,也瞬间被阻拦在外。

结界之外,清澈晶莹。

结界之内,宁静暖光。

这或许,也是那两人给予他们的帮助吧…

慕清澜收回视线,浑身上下像是忽然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软了下来。

她的神色有些怔然,眼神也有些涣散,脑海之中,却不断思考着方才那女子的话。

但是想着想着,她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一块碎冰,从眼前飘过。

慕清澜无意间抬眸,在红灯笼的暖光映照下,竟是看到那冰上,映出了一张脸。

容颜清丽,眉眼澄澈。

黛眉轻扫,秋水剪瞳,鼻梁秀挺,虽然唇色有些苍白,但是却微微嘟起,仿佛如花瓣一样,看着柔软无比。

那曾经是她最熟悉的容颜。

可是她已经记不清多久没有看到过。

那快浮冰很快便是飘走,然而慕清澜却已经浑身彻底僵住!

她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都像是停止了流动,身上的每一处,都如同麻木了一般,没有任何感觉。

唯独心脏,猛烈的跳动起来!

砰砰!

砰砰!

她甚至觉得,一旦开口,心脏便是会从嘴里跳出来一般,连带着耳中嘟一震嗡鸣。

什么时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云翊呢?

他看到了吗?!

慕清澜的脑海之中,瞬间涌出无数想法!纷乱不堪!

她这才发觉,云翊的手,还揽在她的腰上。

她背对着他,看不到他的神色,也听不到他的任何声音。

一切都忽然安静下来。

好一会儿,慕清澜才开了口。

她觉得一切都如此虚幻,整个人都木木的。

她张了张嘴,而后,她听到自己的声音。

“云翊…有件事情,我现在说,晚吗?”

晚吗?

慕清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问。

可是她却觉得,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早就打算说了的!

而不是现在这样,被他看到,仿佛是无奈才坦白!

她明明是想要说的!

云翊没说话,只是放在她腰间的手,忽然松开。

一片空虚。

一片沉默。

慕清澜不知怎的,竟是忽然鼻尖一酸。

“明明之前我就想告诉你的…明明…”

明明她好不容易,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心意!

她不敢回头,只低声问道:

“云翊。我不想你为我守寡。”

“我大概,是舍不得的。”

------题外话------

抱歉,今天去吊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