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 叫走(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股无法比拟的霸道气息,瞬间从慕清澜的身上爆发出来!

当那两道光团被吞噬,场中的一切,瞬间陷入了安静之中!

而所有人,也是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

黑色的力量将一切都笼罩起来,瞬间隔绝了一切的波动!

仿佛从天而降的强势镇压,根本让人连反应的时间就没有,所有的事情就已经发生!

云翊立刻心有所觉,看向了慕清澜!

而帝千绝也仿佛猜到了什么,红色的眼底一片深沉,唇角竟是缓缓挑起一抹笑来。

“果然是…才有的威力…”

那东西,的确是在小东西的体内!

而且从现在看来,分明已经和他的身体融合!

否则,绝对不会做出这样护主的行为!

慕清澜自己也是惊住了。

她从没想过,黑色玉简竟是自己主动出击了!

以前很多次,它虽然也会产生动静,但是大多只是防御,将那些力量都阻拦在外,进而保护她。

但是这一次…她分明感觉到,黑色玉简之中,是有一股无法描述的蠢蠢欲动的气息的!

她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却隐隐觉得,仿佛就是从不死之轮出现之后,黑色玉简才忽然变成这样!

尤其是在帝千绝召唤了不死之轮之中的力量的时候,那股浩瀚而遥远的气息,瞬间激起了黑色玉简的波动!

就像是…被挑衅的君王,忽然爆发怒火,将一切轻易碾压!

看着那被黑色力量死死困住的两团力量,慕清澜心中的那种感觉,越发强烈!

正在这时,不远处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破空之声!

几道强横的气息,正在快速靠近!

黑色玉简绝对不能被暴露!

慕清澜心中快速闪过这个想法,而后便是立刻心念一动,操控着黑色玉简将力量收回!

她原本还有些担心黑色玉简会不听从她的命令,但是好在很快,它便是顺从的将那一股黑色力量收回!

只是,当外面的那一团黑色力量消失,回到慕清澜体内的时候,不死之轮和银剑之上的光芒,都已经暗淡了许多。

尤其是不死之轮,上面的危险气息已经完全消散,根本和普通的元器没有任何分别。

帝千绝抬手将不死之轮召回,落入他手的时候,他身体一震,终于吐出一口血来。

不死之轮是经由他血祭,才爆发出那等强悍的力量,如今不死之轮受挫,他自然也是受到了不少的影响。

那些人已经越发的靠近!

“就在前面!”

听到这个声音,慕清澜的心中,猛然一松。

竟然是古琦长老!

而帝千绝微微眯了眯眼睛,也已经猜到了来人必定就是西灵学院的人。

似乎来了不少强有力的援军啊…

他看向慕清澜,嗓音低沉嘶哑,却依然带着一贯的慵懒和靡丽。

“看来今天本殿还是棋差一招…真是可惜啊…”

纵然带来了魔卫军,但此时死的死伤的伤,肯定不会是对方的对手。

实在是太可惜了…他原本打算今天一定要将小东西带回去的。

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慕清澜警觉的看着他,努力平息着体内的气息。

实际上,刚才黑色玉简那一击太过突然,导致她浑身的力量也紊乱了起来。

加上她之前就已经受了不少伤,这一下。体内情况是变得更加糟糕了。

如果继续僵持下去,帝千绝必定会看出来什么!

到时候,慕清澜可不能保证,还能承受一次这样的折腾!

云翊看了她一眼,深邃的眸光有些冷冽,随即便是举剑!

无数力量在上面不断汇聚,他竟是要再次出手!

帝千绝轻嗤一声。

“既然大家都是强弩之末,不如今天就暂且到这里,改日再一战高下!”

说完,他的身形,竟是逐渐变得虚幻了起来!

云翊容色极冷,再度上前,快速落下一剑!

帝千绝抬手,几根藤蔓蔓延而出,便阻断在了云翊的剑尖之前!

在那上面,几朵妖冶的红色花苞,正含苞待放!

嗤!

云翊的剑瞬间穿刺而过!

那花苞瞬间被撕烂!

帝千绝的脸色一白,然而最终还是在剑尖抵达自己胸口之前,消失在了原地!

云翊的剑落了空,最终只有几片碎裂的花瓣,飘摇落下。

奔涌的冰流席卷而去,瞬间将一切吞噬!

云翊毫不恋战,立刻朝着慕清澜而来。

“清儿?!”

慕清澜这才发觉,云翊的气息,竟是有些不稳。

她勾了勾唇角,想要笑一下,却发现身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帝千绝消失,她心神一松,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云翊怀中。

眼前一黑,便是彻底昏了过去。

古琦长老等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一袭白衣血迹斑斑的少年,怀中抱着已经晕厥过去的黑色少年。

空间之内十分昏暗,四周的碎石不断掉落下来,砸入冰流激起波浪。

一切都动荡不堪,然而那两人之间,却像是充斥着一股极为契合的气流一般。

那种感觉…怪怪的…

而后,他们便是看到,那白衣少年,竟是直接弯腰,一把将怀中少年拦腰抱起!

正在几人诧异不已的时候,云翊转头看向他们,声音清冷。

“这里要坍塌了。”



慕清澜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在梦里,有爹爹,娘亲,还有哥哥。

他们脸上都带着笑,招呼着她不要太贪玩,快点回家。

慕清澜满心欢喜的跑过去,尚未靠近,却发现他们身上竟是忽然满是伤痕,而且不断淌血。

而他们的神色,也变得痛苦起来。

慕清澜心中一惊,想要抱住他们,却发现和他们之间,竟是隔着一层厚厚的壁障。

她和他们近在咫尺,却再无法靠近一步。

甚至,连摸一下他们的手,抱一抱他们,都不能。

慕清澜疯狂的拍打那个壁障,想要闯过去,却依然徒劳无功。

“爹爹…娘亲…清儿已经查清了当年的真相,可是你们到底在哪里?哥哥…哥哥也离开了清儿…你们真的舍得吗?”

自从她失去他们,她从未梦见过他们。

她曾经疯狂的想念他们,可是上天却似乎连这一点点温情都不愿意施舍给她,让她连睡梦之中,都无法触及他们。

此时,她多想告诉他们,告诉他们,自从失去他们,她真的过得很不好。

每一天,都不好。

“你们怎么能就剩下清儿一个人…就剩下我一个人…你们不是最疼清儿的吗?你们怎么舍得离开擎清儿这么久,这么久…”

慕清澜浑身的力气被抽干,无力的倒在地上,带着哭腔。

他们身上的血越来越多,她看的心如刀绞,可是却不舍得挪开目光。

她知道这是在梦中,但是即便如此,也想要多看一眼。

滚烫的泪落下。

慕清澜很少流泪,眼泪除了能够宣泄情绪之外,没有任何的用处。

而她也一直以为,自己足够坚强,所以这一路上的所有事情,她都做的很好。

可是,直到此时,见到他们,她却发现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有时候,不觉得辛苦委屈,可是见到他们的时候,却忽然觉得,原来一步步,都走的那样艰难,那样辛苦,那样委屈。

“清儿…”

爹爹忽然开了口,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慕清澜愣在原地,呆呆的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办。

虽然知道这是梦,可是她依然觉得,这就是爹爹在和她讲话!

慕清澜双手紧紧的按在那道壁障之上,恨不得立刻穿过。

“爹爹!”

“清儿…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慕清澜眼前一阵模糊,她立刻擦去眼泪,可是眼前的人影,还是逐渐看不清晰。

“爹爹,娘亲,哥哥,你们都放心,清儿能好好照顾自己的,而且。现在有人,比清儿自己,还要照顾清儿…”

“那就好…清儿总是最厉害的,对不对?”

似乎是听到了她的话,三人的神色,竟是都变得和缓起来,而后露出笑来。

娘亲依然是眉眼弯弯的样子:“娘亲可真是好奇,到底什么样的人,能让我们家清儿喜欢?”

哥轻哼一声:“尚未给我看过,不算不算!”

有那么一瞬间,慕清澜几乎以为,这并不是梦。

然而,他们的身影,终于还是逐渐消失在眼前。

“别走…你们别走…”

慕清澜无意识的喃喃,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深渊,在不断坠落。

忽然,脸上像是有什么东西,轻轻点过。

她心中一震,终于缓缓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欧阳茉正满脸担忧的看着她。

她的手上,还拿着一只手帕,正在她脸上。

“你做噩梦了…”欧阳茉低声道。

慕清澜眨了眨眼,终于回过神来。

她坐起身,伸出手接过手帕,这才发觉自己的脸上,竟满是泪水。

她将温热的手帕展开,捂住了脸。

“让你见笑了。”

欧阳茉轻轻叹了口气,坐在她身边。

“怎会?倒是你,从回来之后,已经睡了一天一夜。本以为你能好好休息一下,谁知竟是做了噩梦。”

她从未见过那样脆弱的慕清澜。

想也知道,必定是梦见了那几个至亲之人。

她轻轻拂过慕清澜的背。

慕清澜擦了擦脸,深吸一口气,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

“没事儿,能做梦见一见,也是好的。”

她转头,忽然一笑。

“你不知道,之前我想做梦见见他们,都不能呢。”

虽然在笑,可是这笑容,却看得欧阳茉心中酸涩不已。

她得知慕凌寒死去之后,已经是痛苦难抑,无数次午夜梦回,心中都像是被挖掉了一块,难以入睡,睁着眼睛到天亮。

何况慕清澜。

她还失去了爹爹和娘亲,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欧阳茉心疼不已,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拍了拍慕清澜的背。

慕清澜过了一会儿,才彻底平静下来,将心中的情绪收起,看向四周。

这个房间她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虽然简单,不过很是干净。

“这里是我平时休息的地方。”

欧阳茉开口,见慕清澜一脸茫然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咱们学院之内,除了主峰,其他几座山峰都是用来修炼的。不过学生们也不可能天天修炼,所以其实在主峰之上,有专门供学生休息的地方。每一个人都能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住所。虽然简单,不过倒是很方便。”

慕清澜了然。

她来了学院将近两个月了,竟是从来不知道有这个。

“之前你每天都在修炼,之后更是马不停蹄的去了双云殿接任务,不知道这个也是正常。”欧阳茉解释道,“这些房间都是独立的,旁边还有一些,不过都没有住什么人。”

大部分学生都是会在其他山峰之上修炼的,所以这里也只是偶尔才有人。

慕清澜点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欧阳茉,面上却是露出迟疑之色。

欧阳茉眨了眨眼睛。

“你是想问云公子吗?”

大约是因为已经和云翊确定了心意,所以此时听欧阳茉提起,慕清澜竟是忽然觉得脸上微微一热,隐约有种心虚的感觉。

欧阳茉心中已经猜到了什么,掩唇一笑。

慕清澜被笑的越发心虚起来。

欧阳茉却率先说道:“好啦,不闹你了。你们两个终于有了进展,我也很高兴的。”

慕清澜低咳一声。

总有种莫名的给茉茉带了绿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云公子等了你那么久,如今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你也终于能有人帮你分担,真是太好了。”

慕清澜见她眉眼带笑,似乎早已经料到,并且十分高兴的样子,忍不住上前捏了捏她的脸。

“放心,我依然是你最帅气最厉害的未婚夫!谁也不敢欺负你,嗯?”

欧阳茉被她逗笑。

“那云公子岂不是连名分也不能有?也太可怜了。”

慕清澜笑了一会儿,问道:“他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一会儿都没见?”

按照云翊的性格,是不太可能会放任她一个人待在这里的。

欧阳茉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敛。

慕清澜心中一动。

“云公子他…回来将你安置好之后,就被长老叫去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