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3 还有你在(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慕清澜的气息突破领主之后,那萦绕在她周身的力量,终于是逐渐减弱了下来。

凤阳长老也是迅速赶来,眼神落在那被慕清澜那的力量冲破的豁口之上的时候,神色更加凝重起来。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慕清澜体内蕴含的力量,并非是普通的域主之力,而是半尊之力!

一般人认为,在域主之上,便是尊主,其实不然。

在这中间,还有一个极为微妙的境界,便是半尊!

半尊的实力虽然比不得真正的尊主,但是比起域主,却还是强上不少的。

最关键的是,这个等级的强者,已经隐隐有了一丝尊主的威压。

所以,并不是普通的域主强者能够应付的。

古琦长老二人都是错估了她体内的力量。

实际上,不只是他们,就连慕清澜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体内蕴含的那一股力量,竟然如此强悍!

她身上的金色光芒终于逐渐散去,周身的能量风暴,也渐渐平息。

随后,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众人都是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虽然慕清澜此时看上去和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如果仔细观察,便是能够发现她眼中的神色,其实是有了微妙的变化的!

那双黑白分明的亮如星子的眼睛,似乎多了一层淡淡的雾色,让人看不清那深处到底蕴含着什么情绪。

而她清俊的容颜之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身上却莫名多了几分让人无法忽视的威压。

那不是故意拿捏出来的强调,而是来源于本身强大实力的气势!

众人对这种感觉,都不陌生。

“他真的…真的突破领主了!?”

“怎么会…他不久之前、不对,是刚刚!刚刚他还只是虚空境初期,怎么一眨眼就成了领主强者!?”

“我记得他的年纪比云翊还要小啊…竟然就已经是领主了!五大学院,只怕都是无人能及吧?”

“哼,那又如何?你们也不看看他是怎么突破这所谓的领主的?他可是靠着体内的域主之力才有今天!何况,这可未必是好事啊!今日在修炼一途之上,留下了这样的一个祸患,日后他想要再突破,可真是难如登天了啊…”

广场之上,众人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虽然大部分都压低了声音,但他们和慕清澜的距离并不算远,何况她一夕之间接连突破了三级,此时的耳力,自然不是之前可比。

一切细微的声音,都无比清晰的传到她的耳中。

慕清澜依然盘腿坐在那里,微微垂下了头,看向自己的双手。

她尝试性的握了握,便能感受到那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

心神一动,身体之内,雄浑的元力便是如同江河奔涌!

慕清澜甚至有一种错觉,若是她再和紫玉交手,必定十招之内,就将她击败!

则不是妄自揣测,而是基于强大力量之上的绝对自信!

可现在的慕清澜,宁可不要这份强大!

“…凌寒?你怎么样?”

慕清澜抬头看去,正看到古琦长老在冲着自己说话,脸色有些僵硬,眼中带着不难看出的紧张之色。

怎么样?

慕清澜嘴角竟是忽然勾了勾,随即站起身来。

随着她境界的提升,之前身上的那些伤势,自然已经快速愈合。

虽然不算是完全恢复,但是比起本身实力的增强,那些伤,自然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只是身上的血迹,已经大部分都干涸了,之前被血染透了的衣服,此时半干不干的黏在身上,非常不舒服。

慕清澜站起身。

随着她的这个动作,周围人都是越发的紧张了起来。对比之下,慕清澜这个当事人,倒是显得神色轻松许多。

她冲着古琦长老淡淡笑道:

“学生无碍。多谢长老挂心。”

无碍?

竖着耳朵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慕清澜的众人都是忍不住心中一晒——人都已经成这样了,还算是无碍?

只怕是在强撑着吧?

一时间,有人讽刺,有人嘲笑,有人不屑,还有一些人,暗自摇头。

经过今天这一次的强行突破,慕凌寒的修炼之路,只怕是就要停在这里了。

谁都知道拔苗助长带来的危害,何况慕凌寒还是从虚空境初期,一下子突破三级,成了领主?

他没有死在这一场变故之中,已经是万幸!

这个人,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古琦长老显然也并不相信慕清澜的说辞,刚想要再出声劝慰两句,却又看到那黑衣少年脸上噙着淡淡的笑意。

他似乎…真的不甚在意?

古琦长老一时间也捉摸不透慕清澜的想法了,只得将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但他心中,想法其实和众人也差不多。

可惜了…

古琦长老双手紧握成拳,咬了咬牙。

“是我太过…”

“无用”二字没说出口,慕清澜却忽然弯腰行礼。

“无论如何,学生承蒙长老的关照,心中不胜感激。但这一切,说到底都是学生自己的事,所以,长老也不必介怀。”

慕清澜这话,说的可谓是十分明白了。

古琦长老见她如此,心中却是更加难受起来。

这小子,难道真的不知道今天的这一切,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吗?

那双黑沉明亮的眼睛里,可是清清楚楚啊…

慕清澜当然比任何人都清楚今天对她而言,是一场多大的劫难,但是这的确也和古琦长老没什么关系。

说到底,是她自己没有做好防备,才最终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何况,古琦长老最后也已经出手了,只是估计错误,才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慕清澜心中哂笑——之前她只知道玄灵域主留下的力量很强,今天才算是彻底的知道,到底有多强。

若非如此,她不知何时才会知道,玄灵域主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半尊…

古琦长老心口堵得慌,一扭头,正看到凤阳长老,心中更加烦闷,竟是一甩袖,转身离开。

学生们倒是还没觉察出来,周围的长老们却是面面相觑——古琦长老这是生了凤阳长老的气!?

这可是稀罕了,他们二人的关系向来极好,而且凤阳长老地位更高,古琦长老就算心中不满,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当面给凤阳长老甩脸色吧?

只有个别先前就留了心思的人,看了看场上的慕清澜,又看了看凤阳长老,隐约琢磨出点味儿来。

——之前古琦长老似乎就想出手,但是却被凤阳长老给拦了下来,想来,他们二人就是因为这个才如此的吧?

古琦长老冷着脸从凤阳长老身边走过,凤阳长老却也是有苦说不出。

他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若是早知——

可是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的“若是”?

他知道按照古琦的脾气,这次是真的发了怒,才会如此。可他心中,又何尝不是充满自责?

慕凌寒,可是他们最为看好的苗子之一啊…

眼下,就这么毁了!

凤阳长老闭了闭眼,看向慕清澜,神色复杂。

慕清澜和他视线相对,竟也只是淡淡一笑,随后,竟主动开了口。

“几位长老对学生厚爱,实在是感激不尽。但不知这一局…要怎么算?”

凤阳长老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慕清澜在说什么。

都这种时候了,他竟然还这样在意这场比赛的结局?

不只是他,便是场外的其他人,看先慕清澜的眼神,也有些微妙。

这个慕凌寒,到底分不分得清主次?

自己的修炼之路都被毁了,竟然还在争这个!

“呵,果然是没什么格局的人,这个时候,竟然还在计较这点东西。”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可能他自己也知道,这只怕是他能抓住的最后一点东西了吧?哈!”

“要我说,能成为年纪最小的领主,已经是他赚大了!不然,谁知道他要什么时候突破领主,或者这辈子都达不到这个水准呢?是不是?”

当一个人遭遇困境的时候,最不缺的,就是落井下石的人。

慕清澜之前风头太盛,让不少人心中都十分憋屈,此时遇到这种情况,自然是少不得要有人上来踩一脚的。

慕清澜心中笑了笑。

若非是还当着诸位长老的面,只怕这些人已经跳上来,指着她的鼻子极尽嘲讽了吧?

不过那不是最重要的,这些人,她也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银风却没有这样的好脾气,当觉察到她没有性命之危之后,好不容易才松了一口气,就听见这些人在这里大放厥词,慕清澜能忍,它却不能!

唰!

银风庞大的身躯,忽然凌空而起!

大半个石台四周,都被它突如其来的动作,带起了一阵风。

一道极寒的气息,忽然将四周笼罩!

强大的威压,瞬间降临!

那些刚才还在嘲讽嗤笑的人,顿时感觉到胸口一阵憋闷!整个身体几乎都无法动弹!

他们惊骇的抬头看去,却见到那幽蓝色的眼中,是冷到极致的杀意!

不少人都是打了个哆嗦,连忙闭上了嘴巴,心虚的避开了眼神。

他们竟是差点忘了,那慕凌寒还有这么个杀手锏!

银风的目光,冷冷的从那些人身上扫过。

广场上那些低低的议论声,竟是齐刷刷的消失了。

慕清澜伸出手,招呼了银风一声。

银风顿时乖觉的俯下身,脑袋蹭到了慕清澜的手边,十分温顺的样子。

和方才那凶神恶煞威压深重的模样,完全不同!

慕清澜嘴角微微勾起,声音不轻不重,却是让众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银风。你可是八品元兽,不要什么阿猫阿狗都放在眼里,那只会让你——自、降、身、价,知道吗?”

一句话,顿时让那些人的脸色青红交加,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慕清澜随后又看向了凤阳长老,伸出手轻轻指了指对面,提醒道:

“凤阳长老,虽然方才古琦长老出手,但是对我们这一场比赛,似乎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影响。所以…这一场的输赢,应该还是能分辨的吧?”

“毕竟,紫玉师姐,可是已经被我震出了赛场呢。”

虽然刚才她闭着眼睛,但是周围的一切,她还是有所感知的。

刚才打眼一看,果然看到紫玉已经出了赛场,而且身上似乎也受了伤,这倒是省去了她不少力气。

凤阳长老也吃了一惊,这才转头看向了紫玉,果然瞧见她竟是已经落在了赛场之外。

至于她为何在那里…刚才的一切,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的确是慕凌寒所为。

虽然那时候,只是因为他在突破,但是结果毕竟是结果。

紫玉脸色一白,就想反驳——

“刚才只是…”

慕清澜忽然打断了她的话,眼角噙着笑,然而眼底却是一片坚定的冷色。

“紫玉师姐,你已经出局了。”

既然已经出了赛场,那么,自然算是落败!

紫玉被她看了一眼,竟是心里一个哆嗦,下意识看向了凤阳长老。

“凤阳长老,您知道的,分明不是…”

话没说完,她就已经看懂了凤阳长老的表情。

“紫玉,刚才他的确是在没有任何外力的帮助下,将你打出场外的。”

紫玉忍不住咬唇,心中满是不甘。

那时候她根本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古琦长老都已经出手了,她怎么会想到,慕凌寒那人竟然会忽然出手!

或者那也不算出手,但——她终究是吃了亏的!

“凤阳长老,并非是我故意要抢夺这一场的胜利,只是,刚才古琦长老已经出手,这一局——”

她想说这一局应该作废,或者干脆让他们两人都晋级!

慕清澜却忽然笑出了声。

她这一下只是轻笑,紫玉却听得像是在嘲讽自己,一双美眸立刻狠狠瞪向了慕清澜!

慕清澜下巴微抬,淡淡说道:

“紫玉师姐,若非是古琦长老刚才帮你阻拦一二,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站起来说话么?”

紫玉一怔。

她竟是忽略了这一点!

其实她还想争辩,但却感觉对面的那个少年,已经和之前大不相同!

慕清澜见她如此,又问道:

“或者,我们再比一场,也可以。”

再比一场?

紫玉不傻,对方先前只是虚空境初期,她想要取得胜利,都没有那么容易,何况现在他已经是领主!

二人交战…

见紫玉不再说话,慕清澜看向了凤阳长老。

凤阳长老心中叹了口气。

“这一局,慕凌寒胜!”

雄浑的声音回荡开来,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然而广场上却是越发的安静。

谁也没想到,这一场本以为毫无悬念的比赛,最后竟是会以这样的结果收尾!

在这之前,谁能想到那个看似场上最弱的慕凌寒,竟是能够接连突破三级?一跃成为领主,而且,还是在突破的过程中,随意将紫玉给踢出了局…

不少人偷偷看向紫玉,见她脸上神色当真难看之极,也十分唏嘘——别说紫玉了,换做他们,一时半刻,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儿啊…

慕清澜却不管那些,听到了自己想听的,挑挑眉就朝着台下走去。

刚走了没几步,忽然觉察到了什么,停下脚步,扭头看去。

云翊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她的身边,并且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他眼中一片可怕的深沉,如同深渊不可见底,手上的力道,也几乎要将她的胳膊捏碎。

慕清澜怀疑,若不是因为这里还有这样多的人在,云翊只怕是要直接将她拉到怀中了。

她仰起脸,眉眼刚刚舒展,就忽然看到了云翊的右肩之上,一片几乎凝结的血迹。

她神色一冷,当即问道:

“你受伤了?”

说着,就要看向云翊身后,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敢这么对她的人!

云翊却是忽然冷笑一声。

慕清澜不知怎的,浑身一个哆嗦。

云翊他…好像很生气啊…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

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微微压低,却不难让人听出那其中蕴含的强烈怒意!

慕清澜几乎怀疑云翊要将她给拆吃入腹了。

她咳嗽一声,莫名缩了缩肩膀。

“我也没想这样的啊…”

她这似乎还挺有理的样子?

云翊本就怒火中烧,听了这句根本是火上浇油!

“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你全都忘了,是吧?”

之前?

他之前说的话那么多,她哪知道是哪句?

慕清澜眨眨眼:“…其实也没什么啊…你看我现在都是领主了…”

云翊眯了眯眼睛。

慕清澜知道不能再继续逗他,脸上神色收敛了许多,拍拍他的胳膊。

“放心,我没事儿。”

“之前我元脉尽毁,都能东山再起,这点问题,对我而言不算什么。”

云翊闭了闭眼。

他不知该如与她讲述,当觉察到她危险的那一刻,他的心中有多么惶恐。

因为她,知道什么是担忧,什么是牵挂,什么是畏惧。

他何时变得如此谨小慎微?

必定是从爱上她的时候。

周围不少人都是看了过来。

云翊深吸口气,终于道:

“你…你若是出事…你就没想过这有多危险吗?!”

慕清澜说着,偏了偏头,忽然冲他一笑。

“不是还有你在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