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 前十(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围观的众人,听到这句话,表情顿时微妙了起来。

——不是还有你在吗?

这得是什么关系,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二人,从进入学院的时候,不,或者是更早之前,关系就极好。当时大家都以为是兄弟之情,或者还有一些天才之间的惺惺相惜。

现在看着,怎么不是那么回事儿呢?

然而,慕清澜随后,又笑吟吟的坦荡荡的说道:

“你之前不是答应了清儿,要罩着我?难道这会儿想赖账了?”

这一声“清儿”,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大部分人都是露出了迷茫之色,但很快就有人想到了什么,眼中写满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清儿,想必就是慕凌寒的同胞妹妹,慕清澜吧?

这话真是再清楚不过了,肯定就是和之前众人猜测的一样,云翊喜欢慕清澜,所以连带着这样照顾她唯一的哥哥!

一定是这样!

场上逐渐有议论声响起。

一些不知这里面猫腻的人,也是连忙打听。

没一会儿,关于云大少主痴恋慕清澜,甚至甘愿在她死后,照顾她兄长的说法,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男人们倒是没什么反应,倒是一众女人们都是满心感慨,没想到云翊这样看上去冷冰冰的男人,竟然真的能对一个女子这样痴情。

虽然那慕清澜已经死了,但是能得到这样世间风姿绝顶男人的一腔深情,也算是了无遗憾了…

云翊一时愣住,倒是没想到慕清澜竟是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随即,他便是看到慕清澜眨了眨眼睛。

——没办法呀,这么多人看着,他们两人总不能真的闹出什么传闻来吧?

这个说法,自然是最好的。

云翊看她眼中露出俏皮之色,心中汹涌的怒意,竟然就那样消散了许多。

没办法,他看着她,任何样子,都如此动人。

连带着,他也无法真的和她生气。

云翊顿了顿,才道:

“没有下一次。”

慕清澜心中松了一口气,知道这一关,今天算是暂时过去了。

其实她也不意外云翊会生气,就像是她看到他左肩上的血迹,都差点按捺不住,何况此时他眼中的她,浑身上下都是浓重的血腥气息?

慕清澜眉眼舒展开来。

随着云翊周身冰冷气息逐渐消融,欧阳茉几人也是快速走了过来。

“凌寒,你怎么样?”

欧阳茉满脸担忧之色,一边问着,一边上下打量着慕清澜。

慕清澜笑道:“我自然没事儿的。”

欧阳茉怎么会真的相信?

她虽然境界不如其他几人,可在修炼一途之上,这样强行突破,造成的后果有多严重,她也是知道的。

刚才又听了那么多人不堪入耳的议论,她心中已经凉了半截。

听到慕清澜这样说,她只当慕清澜是为了安抚她,鼻尖再次一酸,好不容易忍下来的眼泪,又盈满了眼眶。

慕清澜这才看到她眼眶通红,似乎是已经哭过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慕清澜连忙上前一步,一把拉住了欧阳茉的手,同时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将她眼角的泪擦去。

“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呢吗?嗯?”

欧阳茉却是反手紧紧抓住慕清澜的手,眼泪更加汹涌的落下来。

她不是为了自己哭,她是为了慕清澜。

“凌寒…”

这个时候,她甚至都不能喊出她真正的名字。

慕清澜愣住,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欧阳茉哭成这般样子,那些劝慰的话,在此时,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若是你出了事,我该怎么办?”

欧阳茉话中已经哽咽,看着慕清澜,委屈,而又心疼。

“…我只有你了…”

她是为慕清澜委屈,也为她心疼。

在旁人听来,这二人感情极好,这几句话,也不过是一个女子看到自己未婚夫经受如此折磨之后,说出的再正常不过的心疼的话。

然而唯有慕清澜知道,欧阳茉在说什么。

她失去了自己的哥哥,欧阳茉失去了自己的未婚夫。

那个人对她们而言,是极其重要的,永远都无法取代的一个重要的存在。

慕清澜心中像是被什么用力一扯。

她其实知道,欧阳茉将很大一部分的对哥哥的感情和思念,都寄放在了她的身上。

她是真的害怕再看到慕清澜出事。

慕清澜脸上的笑意,逐渐敛去,眸光却是温和了许多。

她轻轻摩擦着欧阳茉的脸,声音低低,却坚定万分:

“放心,茉茉,我一直都在。”

欧阳茉其实也只是一时失控,听到慕清澜的安抚之后,便是尽力克制了自己,将眼中的泪意压下,问道:

“可你这一次…”

慕清澜揉了揉她的头发。

“放心,我没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她语调轻快,容色放松,仿佛真的没有将这个事情放在心上。

欧阳茉虽然心中依然担忧,但是看她如此,也只能选择相信。

若是一直哭丧着脸,怕也是会影响到大家的吧?

欧阳茉好容易将自己的情绪控制好,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她神色坚定,仿佛在许下一个郑重的承诺。

慕清澜噗嗤一声笑起来,但看到她眉眼之间的坚定,心中却又一暖。

一旁的云翊递过来一颗丹药。

“你体内先前经受了太强的力量冲击,先梳理休养一番吧。”

慕清澜毫不犹豫的接过,立刻便是嗅到一股浓郁的清香,浑身都似乎通畅了许多。

啧,云大少主出手,果然不凡。

慕清澜直接将丹药服下,一股温润而柔和的力量,顿时在胸腹之间弥漫开来。

周围人看到这,表情都是有些怪异。

就这样?

这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慕凌寒不会不知道自己今后将会面临怎样的下场,怎么现在还是这样一幅毫不在意的模样?

肯定是装的吧…

不少人心中腹诽,没看到慕清澜痛哭流涕活着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竟是有些失落。

觉察到那些视线,慕清澜心中冷哼一声。

她当然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但是他们也顶多只是想想罢了。

实际上,从域主之力失控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预想到了现在的情形。

突破到了域主,自然不是她想要的,但事已至此,再怎样悔恨难受都是没用的。

再说,这虽然会给她以后的修炼留下一个极大的隐患,甚至极有可能会就此停滞不前,但其实在她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总不可能比当初元脉尽毁,失去家人,被赶出家族,受尽羞辱的日子更差。

那样的时候她都挺过来了,现在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天下修炼者何其多,又有几个能够一帆风顺,直到巅峰的?

慕清澜有时候觉得自己运气极好,否则也不会有着这样的天赋,中间还得到了无数其他人求都求不来的机缘。

有时候,又觉得自己运气不好,失去一切,从云端跌落泥潭,满身狼狈。

但总的来说,她觉得还是算好的。

起码,她现在已经是领主了。

这个实力,已经足够她做很多事情。

先不去考虑以后,就看眼前,她就能让在场的大部分人,都乖乖闭上嘴!

既然以后的事情充满了不确定性,那么不如先利用好自己的优势!

该得到的,她全都要拿到手!

“三哥,你真的没事儿吧?”

看到慕清澜嘴角挑起的那一抹奇异的弧度,竟是让一旁的南宫浔看的浑身一颤,莫名的浑身发冷。

难道三哥真的不担心以后?

慕清澜挑眉:

“我能有什么事儿?无非就是以后不能晋级了呗!”

哗——

众人一片哗然,没想到慕清澜竟是能以这样轻松的态度说出来这句话!

南宫浔也惊住了。

然而下一秒,慕清澜就又笑眯眯的说道:

“不过那又如何,起码现在,应该没几个人,敢站在本少爷头上撒野吧?”

她忽然抬高了声音,朗笑一声,却带着一股不容违逆的气势:

“今儿这前十名的位置,我便先定一个!”

------题外话------

三更稍后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