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5 道谢(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人竟然都是被那强横的力量轰出了赛场!

按照规矩,一旦离开赛场,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按失败处理!

那么现在…这二人都是出了比赛场地,又该如何处理?

秦川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赛场,几乎不敢置信。

他方才虽然被那力量击中,但是凭借他的实力,想要迅速稳住身形,其实并不是难事。

可是…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低头看向自己的脚踝!

果然!黑色藤蔓,正紧紧束缚在他的脚踝之上!

方才那星阵破碎的力量太大,以至于他竟是忽略了脚上的感觉…

现在仔细想想,在那过程中,似乎的确是曾经有那么一瞬,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力量在拉着他。

但当时他只以为那是两个星阵轰击产生的力量!

秦川目瞪口呆,一时间竟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心中实在是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慕清澜却依然是笑吟吟的样子。

她宁可站在那里,接受这一次重击,就是打算趁机将秦川也拉下马!

她这个人,向来不喜欢输,所以,干脆大家都一起输好了。

秦川缓缓握紧了拳头,面色一片冷凝,眼中似有风暴将起!

不过慕清澜并不在意。

她转头就看向了凤阳长老。

“凤阳长老,不知这一场,要怎么算呢?”

她虽然刚才已经用手背擦去了唇角的血,但依然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加上她身上衣衫破损,血迹斑斑,此时整个看上去当真是灰头土脸,好一副狼狈样。

可是偏偏她苍白却沾染了丝丝血迹的唇微微扬起,噙着几分散漫笑意,整个人看起来都依然是悠闲自在的,实在是无法让人将她和“狼狈”二字连接起来。

凤阳长老还没反应过来。

当两个星阵狠狠撞击到一起的时候,他虽然心中有些吃惊二人能够打到这种程度,但心中却也是一直都认定最后会是秦川获胜的。

所以,当看到他们二人都被轰出了赛场之外的时候,凤阳长老整个人都有些懵。

一旁的古琦长老却是忽然眼睛一亮,嘴角裂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而后,便是毫不掩饰的放声大笑。

“哈哈哈!”

这小子,当真是狡猾的很!

他知道自己赢不了了,就干脆孤注一掷,倾尽了自己的所有力量,将秦川也一并拉出了场外!

从这二人现在的模样看,任谁都会觉得秦川是稳占优势,略胜一筹的。

可关键——秦川也出界了!

而且,方才那一阵流光闪耀,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根本没有人看清,他们两人到底是谁先谁后!

这下子,自然也无法判断,到底是谁赢谁输!

不愧是他看上的苗子,这心思当真是狡诈的很啊哈哈哈!

古琦长老一点也不在意慕清澜输了这一场比赛,实际上,和这样的对手对打,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非常困难!

若非是考虑到周围还有不少人在看着,古琦长老简直都想鼓掌夸赞一番!

凤阳长老也被古琦长老的响亮的笑声给震清醒了。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秦川。

这个他最为骄傲和喜欢的学生,此时脸上一片冷肃,再没有之前的半点淡然。

那种淡然是基于强大的实力之上的,是让人仰望的,现在他都被拉下赛场了,自然再露不出那样的神色。

或许在其他人看来,秦川此时的表情不太好,显得过于冷淡阴沉。

不过其实只有凤阳长老知道,这不过是因为秦川太过震惊了。

显然,秦川自己也没料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似乎觉察到了凤阳长老的视线,秦川缓缓抬头看来。

那双眼睛里,甚至有一丝不易觉察的茫然。

凤阳长老心中叹了口气。

秦川乃是天之骄子,在星阵师一途上的天赋,绝对算得上是顶尖。

这几年,他将秦川收到门下,一直精心培养,用的心思,绝对比其他学生加起来的都要多。

所以,他也是对秦川寄予厚望的。

之前的秦川,一切都很顺利。但显然,今天的这个事情,对他而言,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凤阳长老犹豫了一下。

其实,慕凌寒的出现,对学院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起码这样出色的星阵师天赋,凤阳长老从来没有在其他人身上见到过。

包括这么多年,他所见过的五大学院之中的学生里,几乎也鲜少有人能够匹敌。

秦川…若是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就会从今天的事情之中吸取教训,并且从中获益,如果他一味沉迷在今天的失败之中,那…谁也帮不了他。

星阵师修炼,比的不仅仅是天赋,还有心性。

唯有足够阔达和宽广,才能够走的更远。

凤阳长老定了定神,向前一步。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了过来。

他们也都很想知道,这一场,究竟要如何判别胜负!

“这一场,你们二人,都出了赛场。按照规定,齐齐出局!”

凤阳长老雄浑的声音,瞬间回荡在整个广场之上!

不少人倒抽一口冷气——这意思,难道是二人同时失去晋级的资格?

然而随后,凤阳长老又道:

“不过这样一来,你们二人的这一场,理应算是平局。”

慕清澜眸光微闪。

“虽然你们都出局了,但,刚才所呈现的这一场比赛,堪称精彩!而从这之中,诸位长老,也都能够知晓你们的实力。所以…”

凤阳长老顿了顿,随即扬声道:

“我宣布,这一场,你们二人,同时晋级!”

同时晋级!

竟然是同时晋级!

所有人都被凤阳长老的这句话给惊住了,便是慕清澜也有一丝诧异。

她其实心中是有这个猜测的,但是没想到凤阳长老竟然真的愿意这样判定!

这意外之喜来的突然,慕清澜脸上笑意更深,当即便是冲着凤阳长老鞠躬行礼。

“多谢凤阳长老!我就知道,您是最疼爱学生的了!”

此时所有人几乎都在沉默,慕清澜这一声清清脆脆,瞬间就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众人心思各异,看向慕清澜的眼神,也各有不同。

不过慕清澜才不在意这个。

她只在意结果——反正这已经是她能力范围之内,能够争取到的最好结果,还有什么可不满的?

其他的,都随他去吧!

凤阳长老失笑,看了慕清澜一眼:“你可别以为说就好听话,就能哄的我高兴了。之后好好比赛,才是正事,知道吗?”

慕清澜当然笑吟吟的点头称是。

她知道凤阳长老能够做出这个决定,一大半的原因,是为了秦川,毕竟一个五级星阵师,因为她连前十都进不去,未免有些可怜。

“凤阳长老!您这样做,是否有些不妥?”

正在此时,人群中却忽然传来了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慕清澜眉梢微挑,也转头看了过去。

是个中年男人,一张国字脸,看上去有些威严,很显然也是学院的长老。

一般人可是不敢当众对凤阳长老的话提出质疑的。

凤阳长老脸上也并无不悦之色,问道:

“穹奎,你觉得,有何不妥?”

被称为穹奎的男人拱了拱手,沉声道:

“凤阳长老,他们二人毕竟都出界了,相当于二人都是输家。既然是输家,又怎么能够晋级?”

何况,还是两人同时晋级!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些,说到底还是按照规矩来比较好的吧?”

一些长老和学生都是暗自点头。

穹奎长老的话,不无道理。

若是两人都输了,却同时晋级,那人人都想要如此,岂不是乱了套?

那么,谁还能再想要拼死拼活的争取那一场胜利?

凤阳长老神色不变,点了点头:“你说的有理。”

大家没想到凤阳长老这么好说话,面面相觑,有些摸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态度。

凤阳长老随即又说道:“这些,我也是都考虑了的,但是我做出这样的判定,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忽然笑了笑,目光从下面众人的脸上扫过。

“我知道,今天这一场,如此结果,少不了会有人觉得,我是因为秦川是我的学生,才这样做。”

一些人避开了凤阳长老的视线,场中一片安静。

“不过,无论我是否徇私,秦川的实力,相信你们都是清楚的。他到底有没有资格进入前十,每个人心底都有答案。”

说道这里,凤阳长老的眼神之中,有着毫不掩饰的骄傲。

众人依然沉默。

“当然,比赛就是比赛,结果既然已经出来,那么就无从辩驳。只是,他们二人虽然都算是输了,但,也可以说是打成了平手。”

“既然这一场,他和慕凌寒打成了平手,那么理当是一样的待遇。所以,若是你们现在有谁对这个判定不服的,可以立刻上台挑战,谁只要赢了他们二人当中的任何一个,这个晋级的名额,就归谁!”

众人震惊!

凤阳长老笑道:“穹奎,你觉得如何?”

穹奎长老张了张嘴,竟是说不出一个字来,只得僵硬的点了点头。

这的确是一个再公平不过的办法了。

可关键是——谁能赢了他们两个!

秦川?

那可是五级星阵师!而且他现在身上也没有怎么受伤!若是他全力出手,谁能竖着走下赛场!?

慕凌寒?

那也不是个能轻易对付的主!本身是星阵师,而且实力极为诡异,远远超出他所展现出的三级星阵师!何况他现在已经是领主了!虽然受了不轻的伤,但…他可还有一张王牌!八品元兽,冰瞳骨龙!

能够和他们二人抗衡的,此时都在其他的赛场上!

而剩下的…

去了也不过是自找死路罢了!

凤阳长老扫视了一圈:“有没有人要试试的?”

没人说话。

凤阳长老又看了穹奎长老一眼。

穹奎长老额头冒出冷汗,后退一步,不再多说什么。

停了好一会儿,凤阳长老才道:

“既然没有人想试的,那么…结果就这样定了!”

“秦川,慕凌寒,同时晋级下一轮!”

听到这句话,众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不过慕清澜很高兴。

这一场几乎是死局,她也是靠最后的舍命一搏,才得来了这个结果。

于是,她眉梢一挑,笑了。

她冲着兴奋的欧阳茉几人眨了眨眼睛,随后竟是转身朝着秦川走了过去。

秦川此时终于回神,抬头看向慕清澜。

他下意识的皱起眉头。

慕清澜眉眼弯弯:“秦川师兄,今天可真是多谢你啊!”

秦川喉结滚动,两只手不动声色的负在身后,缓缓攥紧:“…不谢。”

任谁被这么当众偷师学了一茬,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不过是最后的修养,让秦川生生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出手的冲动。

慕清澜咳嗽一声。

“师兄,你磨牙声有点明显。”

秦川:“…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便真是要转身就走。

这小子!

这小子!真是没法再和他说下去了!

秦川觉得,如果再不走,可能要被气死了。

慕清澜很无辜。

她真的是来道谢的啊!可秦川这样一幅拒人千里的态度,也实在是有些不好处理啊。

言老不在身边,她在星阵之上一直积累了许多问题没有解决,今天和秦川一战,学到了很多,所以很是真诚的来到谢。

不过看样子,秦川并不太想搭理她。

算了,反正大家都在一个学院,以后大不了再还了这个人情便是。

慕清澜这么一想,眼珠一转,笑了,冲着秦川的背影喊道:

“秦川师兄,今天多谢你!改日咱们继续切磋啊!”

秦川走的更快了。

慕清澜眨了眨眼,喃喃:“走那么快干什么,我又不吃人…”

“你是不吃人,你一天就把人家几个月的参悟结果给吞了啊!”

慕清澜一惊,立刻回头看去,却见到古琦长老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此时正满脸笑容的盯着自己。

那个笑容…

慕清澜心中警惕起来,不动声色后退一步。

“古琦长老,您…来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