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8 底线(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把刀,足矣!

慕清澜体内元丹在此时快速旋转起来,所有的元力都如同江河奔涌一般,疯狂流转!最后尽数凝聚在刀尖!

而刀身之内的极寒之力,要仿佛受到了极为强烈的召唤,倾泻而出!

慕清澜此时的每一个动作,都经受着巨大的折磨。浑身血肉,都如同被撕裂了一次又一次!

她像是被那一层结界困在了圆台之上,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难以挣扎的境地,但是偏偏还要挣脱开来,只为杀出一条血路!

眼前一阵刺目的光,正是那天劫,越发靠近!

转瞬之间,已在眼前!

慕清澜眼中,映出那璀璨光辉。

随后,双手握刀,狠狠斩出!



长卷楼外。

第一个学生被淘汰出来之后,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等到了第二个人出来。

比起前一个,他的情况更加糟糕一些,出来之后就昏迷了,还是凤阳长老上前,输入自己的元力之后,才勉强将人唤醒。

得知自己竟是第二个出来的,那少年脸上也忍不住闪过一丝遗憾之色。

但他也深知自己的实力已经到了极限,再在里面待下去,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也只好接受这个结果。

和第一个出来的学生一样,他也是在长卷楼之外的场地上,随便坐了下来。

二人之间,留着一段微妙的距离,不远不近。

彼此对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

凤阳长老看了一眼天色。

“看来今年和以往,也都是差不多啊。”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距离天亮,应该还有两个时辰左右的时间。

而在这两个时辰之内,基本上会再出来几个人。

能够坚持到天亮之后的,基本上每年都不会超过五个。

现在十四个人里,已经淘汰了两个,接下来出来的两个人,也会同样失去进入长卷楼二楼的资格。

“还有两个名额…就是不知道,他们两个能不能坚持到最后啊…”古琦长老有些担忧的开口。

凤阳长老无声的笑了起来:“现在那小子可还不是你的学生呢,这就开始担心了?”

古琦长老无奈道:“什么学生,人家已经有师父了!”

凤阳长老有些吃惊:“有师父了?你说…慕凌寒么?”

“不然还能是谁?之前我已经去问了,奈何他很是坚持,我也就算了。”

凤阳长老喃喃:“可是他那毫无章法的星阵…可真不像是有师父的人啊…”

古琦长老却不以为然。

“不然你以为,他之前和秦川对决的时候,为何屡屡都能迅速应对,甚至布下同样的星阵?”

那可都是人家师父教的!

凤阳长老沉吟片刻:“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没理由拒绝你啊,你可是六级星阵师…”

古琦长老面无表情:“他老师也是。”

“哦。”

凤阳长老先前并未注意这件事情,所以此时听到心中还是有些震惊,但是震惊之余,也觉得理所当然。

也只有那样等级的星阵师,才能教的了这样有着顶尖天赋的学生啊…

他看着长卷楼,忽然笑了笑。

“以往,从没有新生能够进入到年中考核的最后一场决赛,但是他们两个做到了。所以…抢到前十,也未必不可能啊…”

那两个人,尤其是慕凌寒,似乎专门是为了创造奇迹而生。

他总是能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让结局反转!

所以,对于这一场比赛的结局,他也是逐渐生出了几分莫名的期待。



慕清澜的这一刀,迟疑了一瞬。

因为朱雀竟是比她速度更快!

在她即将迎上这一道天劫的时候,浑身血液几乎沸腾,每一寸骨头,每一寸血肉,都承受着可怕的撕扯的力量!

天劫之上蕴含的力量太过强大,尚未触碰,就已经全面压制了慕清澜!

然而,就在慕清澜准备奋死一搏的时候,眼前一道红色影子闪过!

而后,便感觉到一股大力撞击到自己身上,她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朝着地面落去!

她震惊看去,却见到朱雀再次挡在了她的身前!

同时,它用了最后一丝力量,将慕清澜推下,远离了那最可怕的能量爆炸的地方!

轰!

第四道天劫,正劈在了朱雀脊背之上!

慕清澜想要喊出声,却发现嗓子里竟然一点声音也吐不出来,唯有苍白的唇在颤抖。

她仰头看着那一幕,红色的巨大身影,几乎将她头顶之上的光都遮住,但是同时也挡去了所有的攻击!

在天劫落下的一瞬间,朱雀脊背之上,瞬间爆发出极为明亮而刺眼的光!

夹杂其中的,还有一团团赤红色的火焰,四散开来。

慕清澜几乎忘记了呼吸,胸口钝钝的,像是被什么重重的压着,无法喘气,也无法动作。

这一下,几乎让朱雀去了半条命!

砰!

它再次重重的摔在地上,慕清澜甚至可以看到它的身下,圆台塌陷,周围有无数裂缝蔓延开来!

慕清澜怔怔的。

其实,契约元兽对于修炼者来说,不仅仅能够在战斗之中充当帮手的角色,还能够被当做牺牲者。

当遇到致命危险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修炼者都会选择让元兽挡在前面。

而元兽无论是否愿意,都会服从命令。

因为如果元兽死了,对修炼者并没有什么严重的影响,但是如果是修炼者死了,那么连带着元兽,都无法存活。

这样不平等的契约,导致修炼者和元兽之间的关系,也一直是类似于主仆关系一般。

甚至,这个“仆人”,还必须舍生忘死,为了主人奉献出一切,包括生命。

而它们连选择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这也是为什么,元兽都不愿意和人类契约。

可是、可是…

她从未将朱雀,以及银风和啸月当做她的奴仆,更加没有觉得它们低她一等。

相反,她一直觉得它们是朋友,是战友,甚至…是亲人。

它们对她的意义,早就已经超过普通的元兽。

在她最艰难最孤独的时候,唯有它们,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

所以在慕清澜的心里,它们同样有着极大的重要性。

也因此,看到朱雀为自己挡下天劫,她从内心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朱雀的气息越发微弱,慕清澜的心揪成一团,立刻就要上前。

然而朱雀的身上,却是忽然爆出一团小小的火花。

慕清澜愣了一下,下意识停了下来,看着那一团火。

朱雀之火,分明是赤红色的…可是眼下这一团,里面却隐隐约约有一丝金色在游动。

慕清澜以为自己看错了,闭了闭眼,再次睁开认真看去,却发现那一丝金色并未褪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

慕清澜心中疑惑,眉间一蹙,下一刻,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骤然睁大了眼睛!

难道!

朱雀要晋级了?

可是朱雀一族的突破,往往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而然进行的。自从慕清澜在九麓山脉之中遇到朱雀,到现在也不过才一年多的时间,朱雀寿命极长,按理说,是绝对不应该在这样短的时间内今突破的!

而现在…

那一簇火焰,是在朱雀的右边翅膀之上伤口的位置,忽然冒出来的。

一片焦黑的骨肉之上,这一抹颜色,显得格外亮眼。

而那里面的一丝金色,更是让慕清澜无法忽略。

但同时,慕清澜心中也迅速闪过一个疑问——她这明明是在幻境,她和朱雀应该都不会真的死掉,但同时,这里的一切,其实都不是真实发生的,包括这天劫!

然而现在朱雀怎么会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异变?

慕清澜不得不怀疑那一抹金色,就是天劫所致!

可是,这些难道不都是虚幻的吗?

她的身体,此时应该还在长卷楼之内的星阵之上啊!

那么,朱雀身上火焰的这一抹变化,又到底是真的假的?

慕清澜脑海之中闪过诸多疑问,只觉得这一切都混乱无比,不知道西灵院长到底为何要在长卷楼之内设下这样奇诡的一道星阵,更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做到将当年的一切都重现,甚至还让别人取代了他的位置,经历他曾经所经历的一切!

慕清澜回头看向了圆台之上的石柱。

怪不得那上面竟是有着这样多的血迹,深深浅浅,不知曾经有多少人在这里受过天劫的惩罚。

那石柱之上银色的闪电依然在游动,飞快在顶端聚集!

天空之上厚重的云层,仿佛即将压下来,沉重不堪。

唯一的亮光,就是那正在汇聚的第五道天劫!

“朱雀将死,第五道天劫也即将斩下,我倒是要看看,这次他还能怎么应对!”

左青朝着地上啐了一口,阴沉沉说道。

龙炎看着下面那个一动不动的黑色消瘦身影,不知为何,竟是觉得那微微有些凸出的肩胛骨,带着一丝决然的气息。

他心中生出一丝淡淡的不安来。

石阴尊主却是忽然皱了皱眉,眼神落在了朱雀右边翅膀之上的那一团小小的火焰之上。

其实隔着这样远的距离,加上火焰一直在跳动,所以石阴尊主是看不到那里面的一道金色的。

只是因为他本身实力极强,所以对任何细微的能量波动,都极为敏感。

他隐约觉察出一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那到底是什么。

然而随后,他的视线,便是被旁边的少年夺去。

慕清澜一掀衣摆,竟是直接坐在了朱雀身边。

“他也知道现在的挣扎,没有任何用处了吧?!哈哈!”左青忍不住嘲讽出声,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

慕清澜随意的盘腿而坐,甚至连手中的刀都收了起来,浑身上下,再无其他。

龙炎却是眉心微蹙。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人不像是会就这样认输,甚至干脆放弃,打算从容赴死之人。

慕清澜最后抬头看了一眼那即将落下的天劫。

罪神崖这地方诡异非常,竟是可以直接召唤天劫,所以慕清澜也不知道,这天劫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罢休。

反正被动是死,主动也是死,那么不如自己率先出击!

说不定,还能杀出一条血路来!

慕清澜脸上不知何时溅上了几滴血,衬得她脸色越发的苍白,然而幽黑的眼神里,却是一片可怕的决绝之色。

之前她想着能坚持一刻是一刻,能拖延一会儿是一会儿,说不定就能熬到前十。

但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从看到朱雀为她赴死的那一刻,慕清澜就已经下定决心,绝对不再继续等待!

她已经顾不得其他,至于后面会发生什么,她也不愿意去想。

她现在,心中充斥着无法言说的疯狂战意!

所有的情绪积攒到现在,几乎让她爆炸,所以,她必须要发泄出来!

屏息凝神,慕清澜的手中,忽然涌出一道黑色元力!

气海之内的,黑色玉简,终于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