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 囚禁(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声音是——

凤阳长老最先反应过来,神色大惊!

这是长卷楼之内天玑长老的声音!

“晚辈凤阳,见过天玑长老!”

凤阳顾不得许多,当即弯腰,恭敬行礼!

听到他这一声,原本正在疑惑的众人,也是心头大骇!

天玑长老?

竟然是传说中的七位长老之中的天玑长老?

不是说这几位已经多年未曾现身过吗,怎么会在今天突然发声?

所有人几乎是下意识的行礼:“见过天玑长老!”

对于学院之中的大多数人来说,那几人都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甚至连大部分的长老,都是未曾见过这几人!

所以,当听到凤阳长老说这是天玑长老之后,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不自觉的浮现出绝对的敬畏!

一片沉默。

长卷楼之内,再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很显然,方才那一句,是绝对的命令!

在这难言而紧绷的气氛之中,凤阳长老弯着腰低着头,最初的震惊和讶异逐渐消退之后,才缓缓明白了方才天玑长老那句话的意思。

而后,他的后背,便是惊出一身冷汗!

慕凌寒,犯下大错,自今日起,便要被囚禁在长卷楼之内?

这句话简单至极,每个人都能够听懂这句话的意思。

可也正是如此,才让人格外不敢相信。

纵然凤阳长老是见惯了大风大浪之人,此时面对这样的情况,脑子里也是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这、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先是那十多个人接连被赶出,随后便是天玑长老当众宣布将慕凌寒囚禁长卷楼…

慕凌寒在里面到底做了什么,竟是会惊动天玑长老?

凤阳长老心中满是疑惑,可此时却不可能有人为他解答。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将心中的波澜压下。

无论如何,他的身后,还有着无数学院之内的长老和学生,此时他们必定也是一样的震惊疑惑。

他必须将场面控制住。

等了好一会儿,长卷楼之内,也再没有传出任何的声音。

凤阳长老终于直起身,看着依然巍峨高大的长卷楼,心中默默叹气。

谁能想到,今年的年终考核,最后竟是会以这样的结果收场?

“天玑长老之令,全院上下,必定谨记心中!”

说完这一句,凤阳长老转过身,沉声说道:

“我宣布,今年年中考核——到此结束!”

低沉有力的声音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然而很多人脸上都还带着未曾褪去的茫然之色。

结束?

这么可以这样就结束了?

慕凌寒呢?

难道真的要被关在长卷楼内?甚至连出来的时间,都不确定?

若是三五个月就还好,但如果是关上三五年,甚至更久…那这在学院之内的时间,岂不是遥遥无期?

然而无人敢违背凤阳长老的话,更何况,他们也都知道,凤阳长老如此做,也是无奈之举。

若非是天玑长老忽然来了这么一出,年中考核说什么也不会就这样匆匆结束!

古琦长老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是看到众人眼神都依然落在凤阳长老的身上,眉头微微一皱,也就将喉间的话都咽了下去。

凤阳长老随后看向了在长卷楼最前面的十三个人。

这一会儿的时间,后来出来的人也都清醒了过来。

“今天想必你们也都累了,都各自回去休息吧。好好调养身体,再好好总结今天的经验,争取实力更上一层。”

这话是每次都会说的,本来也就是表达一下对学生们的鼓励,但是这一次听来,却总是觉得有些微妙。

总结经验?

难道要他们总结一下是怎么被接二连三赶出长卷楼的吗?

但好在这些学生都是有眼色的,恭恭敬敬对凤阳长老道了谢。

然而,谢过之后,却没有人离开。

仿佛在等待什么。

凤阳长老心中一动,谢之凡已经上前一步,开了口。

“凤阳长老,学生有一事不明,恳请长老解答。”

凤阳长老颔首:“但说无妨。”

谢之凡抬头,神色坦荡,一字一句问道:

“不知今天这一场决赛,结果到底如何?除了慕凌寒被责罚囚禁在长卷楼,我们十三人,又该如何判定名次?”

谢之凡问的,也是其他人想问的。

不过他们心中多少有些忌惮,所以都没开口。

谢之凡倒是不会想那么多,直接开口询问。

场中静默了一瞬。

所有人闻声都看了过来,甚至连原本那些想要走的人,也都纷纷回头。

凤阳长老沉吟片刻。

其实他心中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一直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答案。

此时谢之凡开口,他也不得不面对这个艰难的抉择。

他犹豫了一会儿,道:

“此事事关重大,待明日我与诸位长老一同协商之后,再行决定。今天你们回去,好好休息便是。”

谢之凡也并不是急于求一个答案,既然凤阳长老已经承诺和其他长老共同商量,这个事情就算解决了一半。

他只要等待便可。

“多谢长老。”

谢之凡规规矩矩的行了礼。



天色将亮,天边泛起了一丝鱼肚白。

钟粹殿内,数十位长老分坐两排,从半夜到现在,已经将近三个时辰,依然吵得不可开交。

“这一次年终考核的成绩,当然不能算数!前面的也就算了,最后那决赛算是怎么回事?学生们看不出来,可不代表咱们不懂!那位都出来了!必定是比赛进行到一半,那位就亲自将人赶出来的!如此得来的成绩,如何能体现出真正的成绩?依我看,必须作废!要么今年的年终考核最后一轮决赛成绩取消,所有人一视同仁,要么,就再进行一次比试!那样得来的成绩,才是公正的!”

“怎么不能算?最后这十三个人,可是有着前后之分的!以往都是按照这个进行最后的总排名,怎的今年就不行?若是取消,这年中考核,最终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再说了,重新比试,咱们愿意,学生们只怕都不愿意!难道只让这十几个人重赛不成?”

“这又有何不妥?本来就是最后一轮决赛才出了问题!何况,虽然他们从长卷楼出来有前后之分,可是在场的每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他们十多个人,前后出来相差时间也不过是一炷香左右!这哪里是正常比赛会出来的结果?用这个定成绩,未免有失偏颇!”

“我倒是不这么觉得。事情闹到这一步,大家肯定也都知道最后这个局面是怎么造成的。就算真是天玑长老亲自出手,将人赶出,那也是分了前后的。天玑长老何等实力,对付这么几个毛孩子,不是易如反掌?他若目的是将那些学生都赶出去,那么施展的力量,必定是均等的。这种情况下分出的胜负,怎么不算是胜负?不说别人,就说谢之凡!就算没有这些,他也必定会是坚持到最后的那个,不是吗?”

“谢之凡?你们可别忘了,他后面,可是还有一个云翊呢!我可不信,云翊的实力,现在能越过谢之凡去!”

场中出现片刻的安静。

实际上,这也是他们都十分好奇的地方,云翊的实力分明比不过谢之凡,但是却是倒数第二个出来的,着实有些让人无法信服。

“唉,你们尽是讨论这十三个人,难道忘了长卷楼里,现在还有一个呢吗!?”古琦长老终于按捺不住,一声长叹。

众人无言。

慕凌寒的情况,的确是比其他的都还要特殊,以至于他们甚至已经无法确定,是否要继续将慕凌寒的名字,放在这一次参赛的人之中。

“…他分明是因为犯了错,才被天玑长老困在了长卷楼,根本不是凭借自己的力量留在里面的。依我看,还是取消他的成绩为好。”

一位长老捋了捋胡子,缓缓说道。

这个提议,很快也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

“说的不错。这最后一轮决赛,本就是比的真正的实力,他连这基本的一条都没有做到,更何况已经惹怒了天玑长老,哪儿还有资格算是前十?”

“我也同意!之前的几场比赛他投机取巧,我们也不是没看见,但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不过决赛毕竟是决赛,不可如此糊涂啊!”

说到底,几乎所有人都同意取消慕凌寒的成绩。

凤阳长老却是忽然开了口。

“你们可是想过,慕凌寒…如今不过刚刚突破领主,再怎么折腾,应该也不会翻出什么浪花来,可怎么偏偏就引得天玑长老出来了呢?”

那可是,只有在学院生死存亡时候才能召唤的强大存在啊…

大殿之内,很快便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

“天玑长老将慕凌寒囚禁在长卷楼…诸位,那可是,长卷楼啊…”

凤阳长老意味深长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