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7 我偏要呢(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垂眸,地上是已经彻底碎裂的妖红的花瓣。

任何人看一眼,都会知道这花前一刻经历了怎样的刀光剑影。

慕清澜抬眸,警醒的看着身前的男人。

帝千绝。

她余光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四周,这是一个极为简单的屋子,不过从屋内的摆设治丧,也能看出手笔不凡。

几乎是一瞬间,她就已经想通了这前前后后的事情。

“是你将我抓来的?”

慕清澜问出这句话,便看到帝千绝英挺的剑眉,忽然皱了皱。

不过很快,他神色便恢复如初,甚至眼中还有了一丝满意之色。

“小东西果然还是一样的聪明。”

“我有名字。”慕清澜皱了皱眉。

帝千绝对她的这个称呼,她实在是非常不喜欢。

然而帝千绝却不以为然。

“本殿当然知道你的名字,不过那不重要。何况,知道你名字的人,何止成千上万?他们都这样叫,本殿便偏不如此。”

他素来最讨厌和其他人一样,所以理所当然要喊这个。

他自己喊,真是最好不过了。

见他如此,慕清澜也知道说这些是没用的,干脆也就不再继续说。

帝千绝这个人,虽然只见了几次,但是已经足够让她认识到,他是怎样一个乖张的人。

眼下,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想不到你在西疆域也有自己的势力。我还真是想不通,我和你到底有何仇怨,让你如此锲而不舍?”

从圣元帝国,到阴阳谷,再到西疆域。

一路上,帝千绝像是阴魂不散一般,时不时就会出来。

虽然慕清澜知道他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她体内的黑色玉简,但是帝千绝有时候的表现和反应,又让她感觉不太像。

如果他想要那东西的话,其实之前有不少机会,但是他都没动手。

而这次,他偏偏选择了一个最不好的时机。

——王岩尊主就在她身边!

慕清澜几乎可以肯定,今天这一场闹剧,是帝千绝早就计划好的!

他到底为什么要冒着被王岩尊主抓住的危险,将她带过来这里?

帝千绝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身前的小东西又在东想西想了。

那个小小的脑袋瓜里,不知又想出来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轻嗤一声,竟是忽然松开了那朵花的枝。

“无仇无怨,就不能找你?”

慕清澜一愣。

帝千绝脸上,却又带上了那邪肆妖冶的笑。

“好不容易遇见个有趣儿的,本殿自然是不舍得的。”

他后退一步,一手抱臂,一手托腮,修长的手指在下巴上缓缓划过,仔细的打量着慕清澜。

从上到下,从左到右。

他的眼神,恨不得要将慕清澜里里外外都看清楚一般。

实际上,刚才在慕清澜昏迷的时候,他已经看了一会儿,不过总觉得怎么也看不够,而且似乎总少了些东西一般。

而当那人醒来,用那双墨玉一般的眼睛看着他的时候,那种缺憾的感觉,才终于消缺。

是了,有了这双眼睛,才是最好的,最完美的。

若不是为了这双眼睛,他也不会如此折腾。

甚至,为此动用了在西疆域埋藏了多年的势力。

他是魔宫的主人不错,但是整个黑魔渊之中,能够牵制他的人还是不少,所以,从很早之前,他就已经开始着手建造真正只属于自己的力量。

这力量原本是为了以后准备的,为了不被发现甚至连他自己都极少踏入西疆域。

但是这一次,却是破了例。

他本就是随性至极的人,动用一个分支的力量,对大局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而且还会让他心情很好,自然是值得的。

是的,他现在心情很好。

虽然眼前的人用剑指着他,可是他不得不承认,在看到那双仿佛燃烧着火焰一样的眸子的时候,心中的欣喜,比被冒犯的怒意更多。

甚至相比之下,他已经觉得,用剑指着他,似乎也没什么。

在魔宫之中,有人多看他一眼,他都会毫不留情的直接将人斩杀,然而此刻,这种感觉却是极为微妙。

用剑指着他…岂不是证明小东西心里对他十分警惕?

警惕,当然是放在心上了,才会警惕的。

何况,在帝千绝的眼中,慕清澜此时的境界和实力,根本就不够看的,所以根本不会在意这所谓的“冒犯”。

如果让魔宫之中的人看到自家殿下被人用剑指着,还笑的妖气横生,只怕是要疯了。

慕清澜握着青元斩的手紧了紧。

如果可以,她不想和帝千绝有任何的牵涉。

但是显而易见,今天她想要走出去,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了。

唰!

慕清澜手腕一转,竟是将青元斩收了起来。

帝千绝有些诧异的挑挑眉:“怎么,不想和本殿打了?”

慕清澜嗤笑:“反正也打不过,有什么好打的。”

说完,她便是纵身一跃,从床上跳了下来。

看样子,竟是真的对身前的帝千绝毫无畏惧一般。

帝千绝唇角一勾。

“哦?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打不过?”

慕清澜如同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

“若是打得过,我还会在这?”

当时王岩尊主距离她只有那么一段距离,可是依然没有来得及出手,她就已经被带走了。

这已经足够证明,帝千绝这边,的确是有着一些手段的。

至于这收单到底是什么,慕清澜自己也不知晓。

慕清澜的反应,让帝千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果然!

这一路上的谋划是对的!

他费劲了心思,才将小东西从那群人身边抢过来,总算是值得!

“虽然张扬,不过能屈能伸,聪明灵活,倒是个难得的。”

帝千绝给出了一个评价。

慕清澜只是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没有理会。

帝千绝如此做,当然不会是想要招收她为自己的部下。

慕清澜朝着四周看去,姿态倒是十分磊落。

她已经想明白了,帝千绝能够做到这一步,就证明他在这里的确有自己的势力,而且不用想,慕清澜就能肯定周围肯定有不少负责看守的人。

她想要从这里出去,几乎难如登天。

索性就好好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她随意抬脚,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帝千绝眼帘微垂,看了一眼地上已经碎裂成无数细小碎片的花瓣。

刀刃从上面划过的时候速度极快,所以其实这每一片花瓣之上的切口,都十分光洁整齐。

好一会儿之后,才有一些红色的汁液,逐渐渗透出来。

切口的位置,看起来有些糜烂。

空气之中,只剩下了一段残香。

帝千绝挑了挑眉。

随后,他抬眸,视线又落在慕清澜身上。

慕清澜在房间之内走着,打量着,丝毫不遮掩自己的意图。

“这房子有什么好看的,左右不过是些死物,不如——”

不如看本殿。

意识到自己差点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帝千绝脸上闪过片刻的冷凝。

他怎么会想到——

着实是有些过了。

帝千绝不动声色的将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慕清澜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帝千绝一时间竟是感觉身上有些紧绷,迎着那双清凌凌的眼睛,整个人都忽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不过好在,那眼睛很快从自己身上移开。

帝千绝心中竟是暗暗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然而隐约之中,却又觉得有些失落。

至于失落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慕清澜倒是没在意他的神色。

帝千绝似乎一直都是这样阴晴不定的性格,她也并不在意。

看了一圈之后,慕清澜心中也大致有了底。

“听说西疆域有两大势力,我刚才还以为你是这两个势力的人,不过现在看,倒是我想错了。”

帝千绝颇感兴趣:“何以见得?”

慕清澜却只是一笑,并未回话。

房间里面,只有他们二人,但是这屋子里面,却到处都是机关。

稍有不慎,只怕就要有危险。

这样的地方,就透出一股让人极为不安的气息来。

慕清澜深吸口气,将心中的情绪都压下,目光沉静如水,看着帝千绝。

房间之内的氛围,忽然有了变化。

空气仿佛在一寸寸的冷凝。

帝千绝迎着慕清澜的眼神,挑了挑眉,心中却逐渐生出一丝烦躁来。

——他很不喜欢她这样的眼神。

虽然他们站的很近,但是却仿佛相隔万里。

如果这样的话,他为何要费尽心思,从魔宫一路追随到这里来?

帝千绝的眉眼之间,也沾染了一丝冷意。

好一会儿,慕清澜说道:

“废话也不必多说了,不如开门见山。你抓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帝千绝眉头皱得更紧。

为什么?还能是为什么?

“如果你是为了所谓的我体内的那东西,我想,你可以放弃了。”

慕清澜一句话,像是一道钟声,忽然惊醒了帝千绝。

他竟是忘了这个事情!

从将人带回来,一直到眼前少年开口的这一刻,他竟是——从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帝千绝的反应,让慕清澜感觉有些奇怪。

但随后,帝千绝也开了口。

他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像是暗夜之中充斥着诱惑的危险的曼陀罗。

“若是,我偏要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