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5 姓慕(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的脚就要落下去,却忽然撞上了慕清澜的眼睛。

那是一双犹如墨玉一般的眼睛,深不可测,却又像是能看透一切一般,有着极致的穿透力。

那男人的动作,忽然就慢了一拍。

慕清澜嘴角挑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你这点道行,还不够。”

那男人闻言,神色越发愤怒,正打算继续动手,房间里面却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行了,你下去吧。”

慕清澜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那男人听到这声音之后,也是立刻变得恭谨起来,双手放在身前,冲着里面恭敬的弯腰,随后小心的进入到了另一个侧门。

一个人走出来。

和刚才那个人,容貌一模一样。

但是分明不是同一个人。

和之前那个比起来,这个人深沉许多。

“你倒是眼尖。竟然能这么快猜出他的身份。”

正面对视,他说话的时候,慕清澜能够感觉到那一股若隐若现的威压。

这才是真正的堂主,应该具有的实力!

慕清澜没说话。

“看来你的确有点本事。听说,你契约了八品冰瞳骨龙,并且是五级星阵师?”

慕清澜说道:“还未请教堂主尊姓大名。就算是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不是?”

那男人看着慕清澜,好一会儿,才意味深长的笑起来。

“这里是白松堂。”

慕清澜一惊。

白松堂?

那堂主岂不是——

“原来是白堂主,失敬。”

传言圣天宗之下,一共有八个堂门,每个都有一个堂主。而每一个堂主的名字,都和堂门的名字一样。

这并非是因为巧合,而是圣天宗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谁当了堂主,就得和这堂门的名字一样。

换句话说,这名字是不变的,变得是人罢了。

“无碍。反正你总是能知道的。”

白松堂主挥了挥手,似乎并不在意,也似乎另有深意。

“你还没有回答本堂主的问题。”

慕清澜神色轻松:

“您不是都知道了吗?何必要再来问我?”

她就不信,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堂主,得不到这些消息?

“没什么,只是觉得而有些惊讶罢了。毕竟,你的年纪看起来,可是年轻的很…”

慕清澜一开始还有些怀疑,但这会儿却是能确定,圣天宗的这些人,的确是不知道她的身份。

毕竟,银风的存在,的确是极为特殊。但凡对几大学院比较关注的人,都不会猜不到她的身份。

然而这些人,甚至包括白松堂主,都未曾流露出这方面的猜疑来。

慕清澜心中松了口气。

元天大陆毕竟极为辽阔,西疆域的人不知道她的身份,倒也正常。

毕竟,说到底,她也不过是西灵学院的一个学生罢了。

西疆域这里的人,几乎都在为活下去而战斗,自然没什么经历去关注她这样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存在。

这对她而言,倒是方便不少。

“不妨告诉你,帝千绝现在已经摊上了麻烦,自身难保,所以,若是你知道些什么,现在说出来,还不算晚。”

慕清澜无比诚恳的说道:“我和帝千绝,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这话白松堂主当然是不会信的。

“你天赋不错,若是肯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以后的好处,是你绝对想不到的。”

白松堂主的话有些模糊,但慕清澜也能猜个大概——他这意思,难道是说慕清澜如果将知道的都说出来,说不定能让慕清澜得到圣天宗的照顾?

但慕清澜说的也都是实话。

她那八天的时间,一直都待在屋子里,的确什么也不知道。

于是,她还是那句话:

“我真的不知道。”

白松堂主神色倒是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没什么笑意的笑了笑,随后站起身。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来人,将他带下去,好好’伺候‘!”



慕清澜随后被带到了一个地牢一样的地方。

四周阴暗潮湿,不见阳光,浓重的血腥气里面,混杂着各种难言的味道。

当慕清澜从中间狭窄的过道经过的时候,两边的人都仿佛疯了一般扑上来!

黑铁铸就的牢笼,让这些人无法跨越,但那一双双眼睛,仿佛要将慕清澜生吞活剥了一般。

“来人了!来人了!”

“这次是个嫩的!哈哈哈!”

“你们闻闻,他身上的味道,真是极品啊!”

各种各样的声音混在在一起,让人心神不安。

若是普通人来这里,看到这样的景象,只怕是要十分惊惧。

不过慕清澜并不在意。

她见过的场面比这更加血腥可怕的不知多少,而至于这些仿佛疯掉了一样的人…

似乎,也藏着一些秘密呢…

慕清澜被人押解着,一路向里面走去。

越是靠近里面,那吵闹的声音就越小。

等慕清澜被推入牢房的时候,四周已经没什么人疯狂叫喊了。

相反,和那些兴奋不已的人不同,在慕清澜周围比关押的人,觉察到慕清澜的到来之后,都是十分平静。

有的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但慕清澜很快就发现,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不在意她的出现,反而是充满敌意!

不过他们都表现的不是很明显,慕清澜也就装作没看到。

慕清澜环顾四周,随便挑了个位置,便盘腿而坐。

随后,她闭上了眼睛,开始修复体内的伤势。

之前和那个大哥的那一场,为了伪装的像一些,她多少是受了些伤的。

外面那些尖叫的声音,逐渐平息了下来。

慕清澜隐约能够听到一些人在窃窃私语,似乎也都是在讨论她。

“喂,你叫什么名字。”

右边牢笼里面的人忽然开了口,冲着慕清澜问道。

慕清澜没有理会。

沉默片刻,那人站起身,朝着慕清澜走了过来。

当然,每一个牢房之间都是隔开的,只剩下一些缝隙的位置,能看到彼此。

和对面的那些,也是这样。

“我问你话呢,你听不见吗?”

这声音听着像是三十多岁的男人,此时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慕清澜,语气危险。

慕清澜没有睁开眼睛。

这一次,左边牢笼里面的人,也忽然站起来,朝着她这边走来。

两边的夹击,让慕清澜无法忽视。

她嗤笑一声,低低说道:

“想知道我得名字,最起码得先自报家门吧?”

“乳臭未干的小子,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左边牢笼里的男人似乎年轻一些,大约有二十多岁,对慕清澜这样不配合的态度,也更加容易被挑起情绪来。

慕清澜转过头,笑着看了他一眼。

“这位兄台,你的年纪似乎也没有比我大多少吧?”

那青年正打算说话,却是被那个男人制止。

“莒九,你又忘了教你的规矩。”

那男人清清淡淡的一句,顿时让莒九一惊,立刻恭敬的垂下头。

“是,我知错了。”

说完,便是后退了三步,虽然还看着慕清澜,但是没有再说话。

慕清澜干脆转过身,也站了起来,和右边牢笼里面的男人遥遥相望。

“擎武。”

慕清澜点头:

“慕三。”

对方说的不一定是真名,不过她也并不在意,反正她也不可能在这里说出自己的真名来。

慕清澜本以为自己说出这两个字之后,对方多少会有些愤怒,然而却意外的看到对方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惊讶之色。

“…你…姓慕?”

慕清澜心中“咯噔”一下,面上却是并未显露分毫。

“姓慕怎么了?”

那男人盯着慕清澜,忽然神色一动,又向前走了一步。

他已经站在了两间牢房用黑铁隔开的地方,无法再继续靠近了。

然而那双眼睛却依然在慕清澜的脸容上打量着。

“麻烦你靠近一些,可以吗?”

擎武的语气忽然变得客气起来。

慕清澜心中那股隐隐的预感,似乎在下一刻就要沸腾起来!

她没有动,稳稳地站在原地。

“若是有什么话,直说就行,不必如此——”

咔嚓!

慕清澜话没说完,就看到那男人的手掌,忽然飞出了一团火焰!朝着慕清澜飞来!

慕清澜眉头一皱,却是没动。

而那火焰,在飞到精铁之上的时候,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飞速湮灭!

除了那精铁的阻碍,其实二者之间还有一层牢固不已的结界!

慕清澜缓缓握紧了拳头,心脏开始逐渐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对方在这里这么久,不可能不知道这火焰不可能穿过来,他的目的,自然也不是袭击慕清澜。

他故意这样做,就是为了那一霎的光亮!

他想要看清慕清澜的脸!

慕清澜心跳如雷。

什么人才会对她这张脸感兴趣?

答案几乎昭然若揭!

“你——”

擎武在看清慕清澜容颜的一瞬,就心中大震!

慕清澜抬眸,和他四目相对!

一瞬间,电光火石!

“你姓慕?”他的声音有一丝不易觉察的颤抖。

慕清澜深吸口气。

“我姓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