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 行踪(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您怎么来了?”

副堂主虽然地位仅次于堂主,但是这个牢房里面的事情,却一直都是堂主亲自负责的,副堂主几乎从来没有插过手,今天怎么来了?

那男人态度虽然恭敬,不过脸上的惊异之色,却被对面的人尽收眼底。

白明之道:“堂主临时有些事情要忙,所以这里的事情,暂时由我来接管了。”

一边说着,他手中一边亮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黑色印章。

上面雕刻的“白”字,格外清晰。

——那的确是堂主之印!

那男人连忙低头:“原来如此,是属下逾矩了。”

他的身份,按理说是没有资格对副堂主问东问西的。不过刚才那一句,着实也必须要问。

白明之倒是没有打算为难他,摇头笑道:“无碍。你也是恪尽职守。如此,才对得起堂主对你的栽培啊!”

那男人连忙擦擦额头的汗:“您过奖了。”

“他就是堂主说的那个人?”白明之的眼神落在慕清澜身上。

慕清澜转过身,同样神色无惧的打量着这个所谓的“副堂主”。

这是个看起来差不多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容貌平淡无奇,是放在人堆里,一瞬间就会被淹没的那种。

不过,慕清澜可并不认为这个人真的如同他的外貌一般平凡。

圣天宗之下,一共才八个堂主,而他能够做到副堂主,能力可见一斑。

何况…他的眼神也透露出,这个男人并不简单。

慕清澜和他对视一眼,随后缓缓笑起来。

有意思,她这边什么还没说呢,白松堂主竟然就有其他的事情要忙,离开了?

慕清澜十分清楚帝千绝在西疆域偷偷创建势力,对圣天宗的人而言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他们必定会严阵以待,决不可能轻易罢休。

帝千绝身份尊贵,圣天宗现在无法真的拿他怎么样,但是慕清澜却不一样。

他们必定是想要从她身上找到突破口的。

白松堂主将她关到这里来,应该是想要和她耗下去的。

可是这才刚开始,人就走了?

要么就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更重要的事,要么…这里面就是有猫腻!

“回副堂主,正是他。刚才属下正在审问他…这刚结束,没想到您就来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低下了头,有些心虚。

这命令是白松堂主私下传达的,其他人几乎都不知道,按理说是不应该透露给副堂主的,可是人都已经站在这了,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他怎么能不说?

“原来是这样。那…审问的结果如何了?可是问出了什么来?”白明之随口问道。

“…并无。”

“似乎…动用了龙刺鞭?”

“…是。属下无能,请您责罚!”

那男人神色有些羞愧,动用了龙刺鞭却什么都没问出来,甚至还让自己心生畏惧,说出去着实有些丢人。

“罢了,这世上总有一些硬骨头,用这些手段也是没什么用的。你先下去吧,我亲自问问。”

听得这句,慕清澜挑了挑眉。

看来这个所谓的副堂主,还真是有备而来啊…

“副堂主,这…”

那男人却是有些犹豫。

本来这事情让白明之知道,就已经不太合适了,现在他更要自己审,岂不是更加混乱?

若是堂主回来,知道了这些,就算不问责副堂主,也肯定会惩戒他的啊!

“怎么,你是信不过我?”白明之瞥了那男人一眼,轻声问道。

“不不!属下绝无此意!只是这个人…比较特殊…堂主之前交代,不能让他和任何人有过多的接触…”说着说着,他剩下的话就卡在了喉咙里。

白明之的脸色,已经有些发冷了。

“堂主已经将堂主之印交给我,那么现在,所有的事情,我的命令,就等同于堂主的命令!我不过是要询问个人,你便这样推三阻四…不然,你来当这个堂主,如何!?”

“副堂主息怒!属下知错!属下这就出去!”

白明之极少发怒,平常见到的时候都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猛然如此发火,倒是让那个男人吃了一惊,随后连忙退了出去。

顺带,将门也带上了。

昏暗沉闷的空间之内,又只剩下了两个人。

“副堂主?真是好大的威风。不知您打算用什么手段,审问审问我呢?”

慕清澜似笑非笑。

白明之脸上的怒意,也迅速消退下去,就那样看着慕清澜,气息逐渐变得有些阴冷。

慕清澜心中一动,忽然皱了皱眉头。

白明之却是忽然上前一步,微微垂下了头,用元神之力传音——

“殿下吩咐,让您再等待一段时日,必定亲自前来,接您回去。”



慕清澜没想到等来的居然是帝千绝的人。

惊讶的同时,更多的却是震惊。

帝千绝的势力竟然已经渗透到了这里!

这可是副堂主!

这个人,到底是从一开始就是帝千绝的人,还是后来被帝千绝收买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帝千绝居然为了她,动用了这枚棋子!

慕清澜随便一想就知道这个副堂主对帝千绝而言有多重要,而现在他居然就这样轻易动用了!

如果说一开始的那个据点被毁,慕清澜还能说是帝千绝自找死路,但是这个…

帝千绝着实没有这个必要。

他这样做,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慕清澜眉间微蹙,盯着白明之。

然而白明之却是已经后退一步,神色恢复如常。

慕清澜刚想要开口,白明之却已经转身离开。

他亲自打开门,慕清澜从他的肩膀看过去,正好看到不远处,正站着刚才那个男人。

——他果然还是不放心。

见到白明之这样快出来,那男人也是吃了一惊,一时间有些窘迫。

鬼都能猜到他为什么还站着这!

不过白明之却是神色淡淡的摆了摆手。

“算了,我想来想去,这事情毕竟是堂主亲自交代下来的,还是你来负责比较合适。我就不多过问那么多了。刚才的事,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说着,便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那男人看了一眼慕清澜,皱了皱眉头。

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他还是先去看看堂主那边到底是怎么了吧!

“将他带回去!”



慕清澜回去的时候,刚一走近,擎武就发现了,立刻抬起头来。

“武哥,他果然受了苦头!”

一旁的莒九似是有些幸灾乐祸。

慕清澜瞧了他一眼,便知道莒九还不知道她的身份。

擎武没有告诉他。

不过莒九的性格的确是有些过于直白,而且不会掩藏,让他知道太多,的确不好。

慕清澜也就配合的冷笑一声。

“本少爷还没死呢,高兴的早了点吧!”

莒九瞪了慕清澜一眼。

擎武靠在墙壁上,似乎冷冷的看了慕清澜一眼。

“不过是个开始而已,急什么。”

虽然四周光线昏暗,但还是能依稀看到慕清澜身上的斑斑血迹的。

擎武心中一跳,差点就要露馅。

好在他心智足够坚定,只是看了一眼,便立刻收回视线,吐出了这句话来。

慕清澜只是轻哼一声,没多理会,随后就被人再次推进了牢房。

“都老实点!若是再看到你们私底下做什么,小心你们的狗命!”

看守的男人骂了一句,大大咧咧的离开了。

好一会儿,莒九才压低了声音嗤笑。

“那也得真敢杀了我们才行!”

他们已经在这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些话都不知道听了多少遍,结果不还是一样?

慕清澜心中一动,隐约猜到了什么,不过还是克制了自己没有再去看那二人,只是靠在了墙边休息。

闭上眼睛,慕清澜开始在脑子里梳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她被圣天宗的人抓了的消息,王岩尊主他们也不知是不是得到消息了,但可以肯定的是,王岩尊主现在一定在找她。

但是西疆域这样大,她虽然知道自己现在是在白松堂这里,可是并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在哪个位置,她甚至也不知道王岩尊主他们现在的位置。

如果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了院长失踪是圣天宗搞的鬼,倒是还有一些碰面的希望。

但她经过这一天的试探和观察之后,几乎可以确定,楚俞院长和天璇长老肯定是不在这里的。

如果那些人真是冲着西灵学院的第七峰而去的,那么…其实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圣天宗的总部!

然而她现在也不能确定,并且无法轻易从这里脱身。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遇到了擎武他们。

如果有机会离开的话,她是一定要将他们二人都带走的。

如此,说不定能早点找到爹爹。

还有那个副堂主,以及…帝千绝。

慕清澜睁开眼睛,眉间却依然皱着。

帝千绝这样做,吃力不讨好,那么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

这些事情串联起来,隐约指向一个猜测,然而那太过荒唐!

慕清澜只是想了一瞬,就下意识的摇摇头。

帝千绝那样的人,狠心绝情,阴晴不定,这次的事情,说不定也是他设下的一个局。

不过,他既然能让人传话,并且召唤棋子,就证明他现在的处境并不危险。

慕清澜摇摇头,将这些都从脑子里挥去,元神内视,看向那一朵璀璨的金色莲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