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 地牢(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擎武和莒九目瞪口呆的看着慕清澜拿出了一个玉瓶,而后倒出了一些东西,就让那几个人的尸首化为了一滩水。

过了没一会儿,连水迹都彻底消失了。

一眼看去,谁也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

侍卫一共是四个人,他们三个换上了衣服之后,还剩下最后一套。

擎武率先站了出来,指尖捻动了一会儿之后,便出现了一缕白色的火焰,很快将最后的一点痕迹也清理干净。

慕清澜倒是有些意外,看着他指尖的火焰,问道:“兽火?”

从那火焰之上传来的威压,她甚至可以确定,这兽火必定来历不凡。

擎武“嗯”了一声,随后觉察到慕清澜好奇的视线,苦笑一声。

“现在我身上,也就这剩下这点能力了。”

顿了顿,他才低声说道:“之前为了逃出那地方,我的契约元兽受了重伤,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清醒过来。”

原来如此。

慕清澜隐约觉得那火焰虽然炽热,但是隐约透出一股寒气,倒是有些像是…

“你的契约元兽…莫不是青木白鹮?”

擎武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

慕清澜笑起来:“猜的罢了。”

因为朱雀的缘故,她对上古凤凰之下的诸多种类元兽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了解,而这青木白鹮,在里面也算是顶尖的了。

青木白鹮出生便是五品元兽,长成之后便是七品,若是能够历经天劫,则是有希望突破八品。

关键是,青木白鹮一族,似乎是体内血脉的缘故,渡过天劫的成功率,是比其他元兽都高出不少的。

最起码,比冰瞳骨龙一族要容易。

而青木白鹮一旦突破九品,几乎可以说是仅次于朱雀!

没想到擎武竟然有这样厉害的契约元兽…

说到沉睡,她才想起朱雀也已经许久都没有醒来了。

上次在长卷楼里面似乎受到了一些影响,导致它一直沉睡到现在。

擎武点了点头,倒是也没多问什么。

“咱们现在——”

一旁的莒九刚刚开口,慕清澜却是忽然神色一凛,而后冲着二人摇了摇头。

——有人来了!

二人顺着慕清澜的视线看了过去,并未看到有人进来。

然而看到慕清澜如此反应,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实际上慕清澜一开始就已经将元神之力扩散开来,因为不知道这里情况如何,怕打草惊蛇,所以她的元神之力只控制在了很近的范围。

而现在,正有人朝着这边走来!

好在三人之前已经按照那几个人的样子做了简单的易容,加上头上是带着头盔,大概只能看到小半张脸,只要不是特别认真的看,应该都是看不出什么来的。

慕清澜冲着二人使了个眼色,三人便是按照之前那几个侍卫的样子分列站好。

哒、哒、哒!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传来,门很快被打开,四个侍卫走了进来。

“第三队前来换班!”

原来是来交接的。

慕清澜尚未来得及想好应该怎么应答,对方就奇怪的问道:

“嗯?你们怎么少了个人?”

慕清澜压着嗓子开了口,声音竟是和刚才的男人一模一样!

“他肚子疼,刚才离开了一会儿。”

对面的侍卫哼了一声,揶揄笑道:“又是想偷懒了吧?他可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吧?要我说啊,你们就得管着点!不然每次都这样怎么行?再说了,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能随意离开?”

慕清澜似是笑了笑:“是,幸好你们来了!等我们回去,这就去找他说道说道!”

“今天有什么异常吗?”那侍卫又问道。

慕清澜正要说没有,却是忽然瞧见那几个侍卫的神色,犹豫了一下,说道:

“其实…是有点不正常。”

“哦?什么情况?”

慕清澜朝着身后的传送阵指了指,似是有些犹豫。

“这里…今儿似乎有点波动。不过我们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什么人出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我们也不敢放松,就一直在这里守着。”

那个侍卫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的说道:“竟然是白松堂主的传送阵?奇怪了…这怎么什么事儿都和他有关…”

慕清澜心中一动:“什么有关?难道白松堂主——”

然而让那侍卫却是一惊,仿佛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般,连忙转移了话题

“嗨呀,咱们也都是听说罢了!不说了不说了,你们赶紧去休息吧!刚下那话…你们就当没听见,如何?”

如果让上面知道了他们在私下议论这事情,肯定会严惩不贷的!

看着他们一脸紧张,慕清澜顿了顿,才道:

“那是当然。”

对方明显松了口气,也就不再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了。

如此一折腾,倒是让慕清澜三人省了不少力气,直接转身离开。



圣峰坐落在一片连绵的山脉之中,乃是这一片最高的山峰。

虽然还没有站在最顶端,然而放眼看去,已经是一览众山小。

慕清澜三人走出去之后,便沿着一条石子路前行,一路向山顶而去。

四周寂静无声,只有风吹过树叶时候,发出的飒飒之声,

“咱们真的要直接到山顶上去吗?”

莒九有些忐忑的问道。

擎武说道:“来都来了,自然要上去瞧瞧。”

他们这样,无异于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

擎武说着,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少年。

莒九也顺着看了过去,抿抿唇,继续跟上。

连慕凌寒这个十几岁的少年都敢这样做,他们又有什么不敢的?!

这一路上,他都一直没怎么说话,始终坚定前行。

不过他们两个不知道的是,慕清澜路上没说话,不是因为不想说,而是因为她在想事情。

刚才那个侍卫的那句话,始终在她的脑海之内盘旋。

——又是白松堂主?

这个“又”,到底在说什么?

毫无疑问的是,白松堂主现在肯定是在这圣峰之上的,但似乎发生了一些事情,甚至连这些侍卫都知道了…

走着走着,慕清澜便发现,这圣峰的戒备似乎非常严格。

每走一段路,便会遇到看守的侍卫。

而且个个神色严肃,气氛凝重。

要因为此,没有人主动和他们打招呼,倒是正巧让他们顺利的一路走过。

终于,走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小路上的时候,遇到了两个狼狈不堪的侍卫,正在边走边说着什么。

“…下次可千万当心点!要不然这条小命,保不齐什么时候就要丢了!”

“我哪儿知道会这样!不过是因为走路的时候不小心咳嗽了一声,就被发落了!早知道,我肯定会想办法忍住的啊!”

“算了算了,事情都过去了,好在卫大人开了口,不然你今天,可真是要逃不过此劫了!”

“…唉,你说大家都一样是人,怎么人家卫大人就混的风生水起,在宗主面前那么得脸,咱们——”

“嘘!敢说这些话,你不想活了!还是赶紧收拾收拾,把卫大人要的东西送过去吧!”

两人说话的声音这才逐渐小了下去,无意间抬头一看,却是猛然发现面前竟是站着几个人,顿时吓了一跳!

“你、你们——你们怎么在这里!”

慕清澜看着二人紧张万分的神色,淡笑道:“我们只是正巧从这里路过而已。”

话是这么说,谁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见!

那二人对视一眼,警觉的看了看四周,才压低了声音问道:

“那…那你们刚才,可是听到了什么?”

慕清澜反问道:“什么听到了什么?你们在说什么?”

那二人的心刚刚放下,就又听到慕清澜说道:

“难道,你们是指卫大人…”

“住口!”那二人惊怒交加,看着慕清澜的神色犹如要将她吃了一般。

慕清澜倏尔一笑。

“放心,我对你们的事情没什么兴趣,至于听到了什么…则是看你们了。”

二人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你想做什么?”

“没想做什么,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一问而已。若是说的我满意了,自然就放你们走。”

慕清澜话音落下,二人便是立刻反应了过来,瞪大眼睛看着她:

“你!你不是圣峰——”

二人话没说完,便是立刻感觉到脖子一凉!顿时将剩下的话都咽了下去!

慕清澜挑挑眉。

擎武和莒九的动作倒是蛮快的,而且时机抓的很好,的确帮了她不少忙。

“放心,我只问几个问题。你们乖乖回答就行。”

慕清澜抬了抬下巴,擎武二人便将人拉到了一旁,藏在了一个极为隐秘的角落。

慕清澜盯着二人,问道:

“圣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和白松堂主又有什么关系?还有——圣峰的地牢,在哪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