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3 醒来(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说,宗主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不知道啊…之前宗主要自爆,身上可是已经完全成了一个火人…这都三天过了,想来肯定是控制住了吧?”

“可是怎么还没有出来呢?再说,等宗主出来之后,这场面,还不知道要如何收拾呢!且不说邪君府的人还在虎视眈眈,就说宗主自己…啧。”

这一道意味深长的啧啧之声,顿时让周围不少人的表情变得暧昧起来。

宗主先前可是已经当众对卫琳琅说出了那样的话,等出来之后,他们就算是想要装作不知道,只怕是都难啊!

“那有什么?宗主实力强横,威严赫赫,便是真的要喜欢…便是真的对卫大人情有独钟,我看也没什么!”

“哦?你这么想,可不意味着大家都这么想啊!何况…嘿,青木堂主,这事儿,你之前可是知晓?”

几个堂主低声议论着,随后便是看向了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青木堂主。

青木堂主也是很冤了,之前卫琳琅只是他身边的一个并不起眼的随从而已,当初哪能想到将他带来圣峰之后,竟是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现在这话问的他更是尴尬不已。

“不知。”

青木堂主说的是实话,不过可未必每个人都信。

最紧张的时候已经过去,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心中的各种心思也是逐渐冒了出来。

不管怎样,宗主当众做出这样的事情,似乎都不太好啊…

何况,这一场之后,宗主的实力还能留下几分,尚未可知。

这宗主的位置,可向来都是能者居之…

几个长老也就不说了,基本上都是和宗主一起打拼下的这个天下,对宗主都是比较忠心的。比如大长老,在之前那种情况下,也是他帮宗主力挽狂澜。

不过下面的这几个堂主可未必。

堂主的更换速度一直比较快,能站在这个位置的,都是少不得有一些心思和手段的。

说不得,还有几分野心。

只是此时,众人都还隐藏着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罢了。

青木堂主扫了一圈,隐约觉得有几个人的神色让他很是不喜,但也没多说什么,转头继续看向了圣殿。

不过他心中却是忍不住冷笑:觊觎宗主的位置?这几个人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且不说几个长老基本都是站在宗主那边的,便是宗主自己,都不会是额好对付的!

今天这一场劫难若是宗主能熬过去,收拾这些人,岂不更是易如反掌?

卫琳琅之前是他的人没错,但他这几年可是从未因为卫琳琅的关系得到一丁点好处!而这些人,话里话外,却都是难免有几分讥讽之意,让人心中十分不爽!

现下,他竟是有些期望宗主快些出来,好好清理一下门户了!



圣殿之内。

卫琳琅的手,已经放在了独孤韧的面具之上好一会儿,却迟迟没有动作。

慕清澜在一旁看的着急:“你到底要不要看?”

卫琳琅手微微一抖,耳尖却是有些泛红。

慕清澜:“…”竟然还害羞了…

她却是不知,对于卫琳琅而言,掀开独孤韧的面具,对他而言实在是意味着太多,所以根本无法轻松的完成这个动作。

这三年的时间,他和这个人纠纠缠缠,他本以为自己是希望自己和对方都尽快一死了之的,但是现在他才发现,并不是这样。

独孤韧对他的情分,他是一直都知道的。但直到这一次才知道,他竟是将他看的这样重。

慕清澜眼神一瞟,正看到独孤韧的手指动了动,忍不住心中一笑。

看来,独孤韧也是很紧张啊…

这两个人,从某个角度而言,还真是…绝配。

卫琳琅犹豫了很久,才终于下定决心,手指扣住了那面具的边缘。

随即,轻轻掀开。

一室安静。

卫琳琅在看清怀中之人的容貌的时候,便是当即忘记了呼吸,整个人都呆愣的看着,仿佛魂魄都丢了一般。

慕清澜了然的勾唇。

果然和她之前猜想的一样。

整个圣殿之内,安静的落针可闻。

许久,一阵凉风吹来,卫琳琅才猛地清醒了过来,抓着面具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在他怀中的那个人双眸紧闭,容色苍白,但却显得更加清秀动人。

如果,忽略左边脸颊上的那半个巴掌大的红色烙印的话,必定是个水灵灵的美人。

是的,美人。

独孤韧——是个女子!

似乎是卫琳琅盯着看了太久,慕清澜忍不住挑眉,说道:

“你和她关系如此亲密,竟是还不知道她的身份?”

卫琳琅这才猛然反应了过来,手中的青面獠牙的面具,骤然掉落,发出一声脆响。

慕清澜心道这独孤韧也真是能忍,都已经醒了,甚至连面具都被摘掉了,居然还不睁开眼睛。

她在等什么?

总不会是担心吓到了卫琳琅吧?

慕清澜双手抱臂:“搞了半天,原来圣天宗的宗主,竟然是个这般…”

她眼眸一转,笑问道:“卫大人,你觉得你们家宗主怎么样?”

卫琳琅下意识的“啊”了一声,竟是紧张的结巴了起来。

“他…不是、她…她不是我…我家…”

“人都在你怀里呢,还说不是你家的?”慕清澜啧啧一声,“真是可怜,难为独孤韧之前竟然还发了那么大的醋劲儿,要不是本少爷躲得快,早就被轰成渣渣了,哪儿还能看得到你们在这浓情蜜意?”

卫琳琅素来能言善辩,但是这个时候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慕清澜的调侃,只紧张的脸色涨红,但手却没有放开独孤韧。

“…她…我不知道她竟然是…”

三年!

三年的时间,他竟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当然,不只是他,整个圣天宗,只怕都是被独孤韧给彻底的欺瞒了过去!

他好不容易镇定了情绪,让独孤韧在自己怀中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又看向了慕清澜。

虽然脸色还有些泛红,不过语气却是十分认真。

“我和她…并没有你所说的亲密关系…”

慕清澜眉梢一扬,清楚的看到独孤韧的手动了动。

“我身体之内,之所以有和她一样的火毒,纯粹是个意外…”

也不知道是因为看着独孤韧还在“昏迷”,又或者知道了她的女子身份,再加上这几天的一系列的事情,卫琳琅竟是已经能够比较轻松的说出之前的事情。

“三年前我随着青木堂主来到圣峰,偶然遇到了宗…遇到了她,当时她体内的火毒正巧爆发,昏死在了地上,我并不知道她的身份,还以为是圣峰之上的侍卫,就想上前看看…当时我只以为她体内是有一股很诡异的力量在冲击,没想那么多,就打算用自己的力量帮她压制,没想到…”

慕清澜听得微微睁大了眼睛。

这卫琳琅的胆子可真是够大的!连火毒都分不清的情况下,就要动手救人!?

“这么说,你的命还真是够大的。”慕清澜说道。

卫琳琅神色有些窘迫。

“…对。等我意识到不对的时候,想脱身已经来不及了。她体内的火毒,就这样有一部分进入到了我的身体里面。”

慕清澜眯了眯眼睛,问道:“应该没这么简单吧?如果火毒真的能这样简单的过度到你的身体里,那她这么多年,何必再经受火毒的侵扰,直接找人将火毒散出去不就行了?”

虽然这个办法有些残忍,不过按照当时独孤韧的性子,也还真是说不准。

卫琳琅顿了顿,才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体内的火毒,唯有我能吸收的最好。后来我也曾经问过,她试了不少人,不过都只是沾染火毒而已,并不能彻底的引入到他们的身体里面。”

原来如此。

“这样看的话,因为你的体质很是特殊,所以那之后,她就将你留在了身边,方便将体内的一部分火毒,过度到你的身上?”

卫琳琅脸色微微泛白了些,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

这也是为什么,他这几年对独孤韧一直心怀怨愤,无法释怀。

“其实她毒发比较厉害的时候,都会去地牢压制,之前你送的那个丹药,也是从地牢里面凝结出来的。”

慕清澜点点头。

这样看,这两人还真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了。

至于独孤韧是何时开始对卫琳琅动了心,只怕,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慕清澜懒懒道:“地牢我也去过了,如果没猜错的话,你所需要的那个丹药,应该是一个月结一次吧?”

卫琳琅神色一愣。

“不是啊…是半个月一次的…怎么——”

他表情忽然一变。

他在这里三年,一开始那火毒还没有那么厉害,他也就没有服用那个丹药,但是近两年情况越发的严重,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所以用那丹药也已经有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了。

但是一直都是半个月一次的啊!怎么会是一个月…

除非——卫琳琅是将自己的那一份,也给了他!

怎么会…

他忍不住低头看去,看着怀中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心中竟像是被什么用力的抓住,生疼。

慕清澜眼角微挑,看着独孤韧,说道:

“怎么,还不愿意醒?要我再帮你问问,他心里是否有你吗?”

“你敢!”

独孤韧终于按捺不住,猛然睁开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