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 靶子(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街道之上看过来的视线更多了。

这两人的容貌气质,就算是单独站出来,也已经足够引人注意,何况此时还站在一起。

好在二人对这些都是已经习惯了的,更何况,慕清澜这次要的就是这些人将她在这里的消息散发出去,所以就十分淡定的带着欧阳茉一起向前走。

这钟楼的位置,是在红河城的城西,几乎已经快要进入飞龙山脉。

越是往这边走,就越是热闹。

因为飞龙山脉之中有许多元兽,经常会有一些人进入其中,要么历练,要么捕杀一些元兽或者找寻一些天材地宝,而后拿到那附近的摊子上卖,以此过活。

所以这一路上,两人可算是被不少人看见了。

慕清澜微微挑眉。

这红河城的地形她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因此,擎武说了那钟楼的位置之后,她就已经确定了方位,并且毫无阻碍的走到了这里。

当年飘渺神宗将钟楼设置在这样惹眼的位置,真不知道是胆子太大,还事有恃无恐。

红河城这样纷乱的地方,这钟楼能够存在,本身就已经很能说明飘渺神宗当年的势力之大。

西灵院长,可真不是等闲人物啊…

慕清澜远远看到一座钟楼,挺直伫立,心中一定,随后加快了速度。

等走近之后,慕清澜就越发觉得这里当真是一大奇景。

钟楼是建立在两条道路的交叉口,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但是这钟楼本身,却是十分冷清。

那钟楼周围像是有着一道无形的屏障一般,将热闹和喧嚣都隔绝在外。

慕清澜抬眸看去,这钟楼的确是破旧不堪,外面的墙壁也已经开始剥落。

青铜色的大门已经锈迹斑斑,似乎随手一推,它便会支撑不住。

慕清澜和欧阳茉朝着那钟楼大门走去。

周围有不少人都在看着她们俩,见此情形,神色各异。

有的摇头,有的可惜,有的嘲讽,有的漠然。

这钟楼几乎每隔几天都会有人进入,所以这周围的人,早已经不在意,只当是看笑话。

慕清澜站在大门之前,神色微敛,而后将手放在大门上,缓缓将之推开——

“吱呀——”

这声音虽然听着十分陈旧,但是门的重量却比想象中的好一些。

慕清澜不由得暗暗自嘲,来这里光顾的人,似乎也不算少,起码这门还能够顺利的推开。

她深吸口气,而后终于迈了进去。

欧阳茉紧随其后,进入之后将大门关上。

二人的身影刚刚消失,外面的人就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哈!想不到这样漂亮的公子哥和小姐,竟然也对这破钟楼感兴趣?”

“无非是家里日子过的太清闲,所以来这里见见世面罢了!小小年纪,说不定还以为这里面,能找到什么宝贝呢!”

“嗤。这钟楼都已经废弃了千年,就算是有宝贝,也早已经被人卷走了,哪儿还能剩下给他们?真是天真!”

“哈哈哈,人家小情侣愿意,你个大老粗,还能搀和不成?”

众人一阵哄笑,如此评头论足了一番之后,才逐渐收回了视线。

而在这之中,有几双眼睛,却是始终紧紧盯着那钟楼。



钟楼之内,一片黑暗。

大门并未锁紧,渗透进来的一缕光,使得慕清澜勉强能够看到这里面的模样。

这一层的空间是十分方正的,除了中间有一个向上的楼梯,竟是再也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

慕清澜朝着四周卡奴,终于看到墙壁之上,似乎有些凹凸不平,似是有着什么东西。

她轻轻喊了一声:“茉茉。”

欧阳茉连忙跟了上来,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

“怎么?那上面是有着什么东西吗?”

慕清澜轻轻颔首。

这整个空间之内,都充斥着一股沧桑遥远的气息,纵然慕清澜知晓这里是经常有人来的,但是不知为何,她还是觉得这里像是已经安静沉寂了许久。

没有一丝烟火气息,虽然暗沉一片,可慕清澜却仿佛可以看到每一寸地面之上,覆盖的岁月的灰尘。

这种感觉…很是微妙。

慕清澜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却是觉得在进来之后,整个人都似乎不自觉的发生了一些变化。

欧阳茉也觉察到了什么,安静的跟在她身边。

慕清澜手掌一翻,便是出现一颗明珠。

淡淡的辉光,将这一片空间映亮。

慕清澜信步朝着面前的墙壁走去。

越是靠近,那上面的东西,就看的越是清楚。

终于,她站定在那里,认真的看着那墙壁。

欧阳茉低呼一声:“这是…这难道就是那所谓的玉牌?”

在她们眼前的,不是别的,正是一块块整齐排列的玉牌。

只是这东西并非是挂上去的,而是本身就镶嵌在这墙壁之内的。

而玉牌之上,雕刻着花纹,所以刚才猛然看来,才觉得凹凸不平。

只是这玉牌,显然也已经经历了太久,虽然整体排列的整整齐齐,但是有一些已经损毁,还有的则是已经消失。

看起来,竟像是被撬掉的。

慕清澜又朝着四周看去,一点点扫过,便可以确定,这里的确已经是伤痕累累。

缥缈神宗昙花一现,不知多少人对之充满好奇,甚至觊觎。

这钟楼之中的玉牌会被人偷走,也似乎不是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情。

可能后来他们发现,即便是弄走这东西也没有什么意义,才得以让剩下的能保存下来。

只是现在,的确也已经带着满满的沧桑感。

慕清澜伸出手,在上面轻轻拂过。

她分明是没有见过这些东西的,甚至也对飘渺神宗没什么了解,可当她站在这里,看到这些,却是无法控制的从心底里涌出一股淡淡的怅惘。

这种情绪是很少有的,所以慕清澜感到很是意外。

起伏不平的玉牌痕迹,从她指尖划过,似乎也能想到当年的盛况,对比现在的凄凉,的确是让人心生感慨。

大概…还是因为那镇魂石魄吧…

慕清澜轻轻吐出一口气。

四周一片黯淡,所镶嵌的玉牌,何止成百上千?

然而如今,它们也只能这样安静沉寂的留在这里,黯淡无光,任由岁月侵蚀。

欧阳茉拍拍她的手。

慕清澜唇角微微勾起。

“不知道这上面是什么场景,不如去看看?”

欧阳茉自然是同意的。

二人朝着那中间的楼梯走去。

然而走近之后,慕清澜便是发觉那楼梯之上,竟是有着淡淡的威压。

“呵…”

慕清澜嘲讽一笑。

这结界,分明不是这钟楼本身存在的,因为她已经从那上面感受到了一股极为不喜的阴沉的气息。

难道…这就是那些人半个月来一次的秘密?

慕清澜危险的眯起眸子,而后抬起了手——

“凌寒,真的要动这个结界吗?”欧阳茉有些担心的拉着她的手,“如果对方知道——”

“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

慕清澜一声清喝,便是毫不犹豫的落下一掌!

那楼梯周围的结界,轰然破碎!

既然对方一直不肯出来,那不如她主动宣战!



诸神之巅。

水家。

“什么?慕凌寒去了红河城?”

水烟雨听到这消息,立刻震惊的站起身。

“他怎么会去那里?!消息可是能确定?”

“回小姐的话,此事千真万确。咱们的人,的确在红河城见到他了,而且不只有他自己,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十几岁的女子,似乎…颇为亲密。”

水烟雨冷哼一声。

“那肯定是欧阳茉。慕凌寒的胆子还真是够大的,竟然这样明目张胆的离开西灵学院,去哪儿不好,偏偏去了红河城…哼,真是自找死路!”

下人看她心情似乎破好,也连忙殷勤的问道:“那…小姐,您看咱们要不要…”

水烟雨竖起手掌,冷笑:“现在反而不着急了。既然已经知道他在哪儿了,只要先派人盯着就行。他不会无缘无故去那儿的,肯定是有什么原因…对了,他这段时间,没和什么特别的人联系吗?”

“这个…这个倒是没有。小姐,您也知道,他之前在西灵学院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实在是不好接近…”

提到这个,水烟雨就是一肚子的火,但也不能发泄出来,只能紧握成拳,锋利的指甲,深深的嵌入到了掌心。

“谁知道他是见了什么鬼,竟然这么快突破了!”

她的脸上浮现片刻的狰狞:“既然知道他去了红河城,那就——”

笃笃!

她的话尚未说完,门外就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大小姐?大小姐您在吗?”

水烟雨一惊,连忙收敛了神色。

“谁?”

“大小姐,家主有请——”

水烟雨的心猛然一沉!

难道…她做的事情被父亲知道了?

“大小姐,家主请您快一些,说有要事要和您商量。”

门外的人说话语气十分客气,和之前的样子倒是大不相同。

须知这段时间,水烟雨被软禁,族中的人都对她十分冷淡。

她心中不知到底怎么回事,但也只能起身。

“我知道了,这就来。”

水烟雨一路上猜测了半天,然而到了之后,却是被家主的一句话问蒙了。

“烟雨,你对那个慕凌寒,了解多少?快快说来!”

水烟雨一时茫然:“父亲,您…您问他做什么?”

水家家主警觉的看了一圈,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

“烟雨,那个慕凌寒的身上,可是有着一件天大的宝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