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 吵着要见的人(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也是尊主强者!

那是一个身形佝偻的老者,头发灰白,有些凌乱,身穿黑色长袍。脸颊两边深深的凹陷下去,颧骨尤为吐出,皱纹遍布的脸上毫无表情。

最渗人的是那双眼睛,竟是一双黑色的竖瞳!

看上去,像是某种凶戾的野兽,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

“阴槐尊主,您怎么来了?”

那男人恭敬万分的跪着,忍不住抬头,小心的问道。

阴槐尊主身份尊贵,只有在遇到一些极为难缠或者重要的事情的时候,他才会出面。

今天…难道还是因为慕凌寒?

阴槐尊主却是没看他,那双森冷的竖瞳,落在慕清澜的身上,而后竟是忽然笑了起来。

只是他的唇色是紫黑色,这一笑,便是十分阴森,让人不寒而栗。

“本尊就知道,凭着你们,想要拿下他,可还难得很。”

那小子既然能够得到那东西的承认,必定是有着过人之处的,虽然本身现在只是域主初期,但…若那么容易就能将他收拾了,未免也太低估那东西的力量了。

“周松堂,你可知道,如果今天不能把慕凌寒带回去,等待你们的,会是什么?”

他说着,瞟了旁边的男人一眼。

周松堂浑身一颤,连忙低下头:“多谢阴槐尊主指点!”

阴槐尊主既然来了这里,必定是上面下了命令,而能让阴槐尊主出动的,也就…只有最上面的那位!

竟然连那位都知道这里的事情了?

周松堂心中一阵后怕,后背上冒出一身冷汗。

他忍不住扭头,重新看向了那钟楼之上的少年。

从他来到红河城之后,平静的一切就都被打破!

如果说之前,他还以为上面下命令要将慕凌寒抓起来,是因为他动了这钟楼,那么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这李曼,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这钟楼是很重要,里面有着他们的人专门设下的禁制,后来就一直交给他们来看守。

但再怎么样,也绝对不至于惊动了那位!

如今阴槐长老的出现,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周松堂余光扫过了水天越等人,不由得松了口气,心中大感庆幸。

之前,水家的人来的时候,他还有一瞬间想过,自己带着这些人,肯定不是对方的对手,说不定今天这慕凌寒真是要被水家的人带走。

他和上面的人发出了求援的消息,但也没想到来的竟然是阴槐尊主!

这人,必定是那位要的了…

如果因为他们看守不力,让水家的人先一步得逞,那现在只怕他们几个人的脑袋,早已经爆开!

想到这里,周松堂浑身都是一抖。

阴槐尊主却并未太在意他。

他们虽然私下派人控制这红河城,在这里留了不少人,但是在这之前,其实也并未太在意这里。

但是现在慕凌寒的出现,却是瞬间让红河城,变得特殊起来!

阴槐尊主看了一圈,笑的阴气森森。

“倒是有几分本事。”

慕清澜也笑起来,慢悠悠道:

“这位…阴槐尊主?我可是…等你很久了。”

她布下的这一局,有一半的原因,就是为了让他这样的人物上钩啊…

“哦?你等本尊做什么?”阴槐尊主自然不知道慕清澜心中想法,只当她是为了对付水家,才故意这样说。

慕清澜眉眼弯弯。

“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阴槐尊主你商量。”

阴槐尊主神色一凝,再次上下打量了慕清澜一圈。

“你?找本尊?商量什么事儿?”

他们二人之间,似乎没什么可说的吧…

慕清澜轻松道:“您放心,我不是为了封毅而来的。我是…为了我自己的事情而来。”

阴槐尊主先是一愣,而后嗤笑。

封毅?

那不中用的东西,死了也是活该!还好最后他还知道保守秘密,不然的话…

不过看样子,慕凌寒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不然的话,也不会一见到他,就提到这些事情。

他余光一瞥,看了周松堂一眼。

周松堂头垂的更低,身体微微发颤。

阴槐尊主显然是怀疑他泄露了他们和封毅的关系,但是——真的不是啊!

谁知道慕凌寒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一下子就猜中了!

他们就算是想要否认,也没什么用。封毅和他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之前那么长的时间,来来往往那么多次,总是会留下一些痕迹的。

不过这话也成功让阴槐长老生出了几分兴趣。

“这么说,你打算跟本尊走?”

听到这话,水天越等人的神色,一瞬间僵冷了下来。

慕清澜笑眯眯道:“我和水家的人有仇怨,自然是不想和他们一起的。若是阴槐长老你能保证我的安全,我便随你一同。”

阴槐尊主没想到慕清澜这么干脆,愣了一下之后,才狐疑的问道:“当真?”

慕清澜颔首:“自然当真。”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惊住了。

就连原本已经打算不搀和这件事的冥郁和宗政奇峰,也是忍不住对视一眼。

——这个阴槐尊主…之前倒是没有听过啊…

虽然他们都是在诸神之巅,但是大陆之上的强者,他们基本上也都是会有所耳闻的。

像是尊主这个等级的强者,他们各家都是会多少做一些了解。

可,这个人的名头,却从未听过。

难道是什么隐秘的门派…

而另一边,水家的人几乎已经气得半死。

他们忙活了半天,甚至以为已经胜券在握,最后却得来这样一个结果,只怕是搁在谁身上,都不能咽下这口气!

“慕凌寒!你什么意思!”

水天青终于按捺不住,厉喝出声!

慕清澜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笑了:“还能是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啊。”

“你!”

水天青还要再骂,却是被水天越阻止。

他看向了阴槐尊主,神色凝重。

这个什么阴槐尊主…实力竟是不在他之下!

双方若是交手,他还未必能有十足的把握!

这到底是哪家的人?!

水天越沉声道:“阁下,做人总要讲究个先来后到吧?”

阴槐尊主哈哈大笑!

“哈!你在说什么?先来后到?若是这样的话,那岂不还是我们的人最先来的?就算是要让,也得是你们让吧?嗯?”

水天越目光越发冷厉。

“阁下慎言!”

若非是看在对方也是尊主的份上,他早已经动手了,何必在这里说这些!

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分明是没有让步的打算,那么也没什么客气的必要了!

“这慕凌寒今天本尊是一定要带走的,若是你们非要抢夺…就休怪我水家不客气!”

阴槐尊主不屑嗤笑。

“水家?在诸神之巅,你们也不过是地上的爬虫罢了,竟然也妄想在本尊面前摆谱?真是笑话!再说,何来抢人一说?没听到慕凌寒说,他是自己愿意和本尊走的吗?”

慕清澜认真点头。

场面一时陷入死寂。

场中的气氛,也同时变得僵冷。

水天青大声呵斥道:“你撒谎!慕凌寒!若是你真的想跟他们走,先前又何必和他们动手?”

他看向阴槐尊主,冷笑连连。

“他已经杀了你们几十个人,如今你竟是也相信他的话么?!”

阴槐尊主脸上浮现一丝笑,但看着却是更加阴沉。

“若是他肯,这几十个人,又算得了什么?”

众人齐齐震惊当场,陷入死寂!

慕清澜挑眉:“阴槐尊主这话,我听着还真是…很高兴呢。”

阴槐尊主哈哈一笑。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浪费时间了,且跟着本尊走便是!”

“你敢!”

水天越立刻上前一步,高喝出声!

“慕凌寒,你不过就是想挑拨离间罢了!真当本尊看不出来么?”

慕清澜耸肩,十分坦诚的问道:

“我什么时候隐瞒这个心思了吗?”

这难道不是很明显的吗?

水天越万万没想到慕清澜会这样说,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下不得。

阴槐尊主哼笑一声,袖袍一挥!

慕清澜当即感到一阵吸力传来!

她心神一定,正要动作,却是忽然听到天空之上,传来一道悠远嘹亮的呼啸之声!

她猛然抬头看去,却见到一道身影,正从天边快速靠近!

低沉的笑声,清晰传来——

“你不是吵着要见我,如今,怎么要随其他人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