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 论大舅子的杀伤力(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咳咳…”

正在这时,一阵微弱的咳嗽声传来,两个男人的视线,又齐齐看了过去。

慕清澜身子微微颤抖,正缓缓睁开眼睛。

两个都没有动作,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猛然间从一片暗沉的狭小空间出来,明亮的光映照全身,甚至还有些刺眼。

慕清澜下意识的又闭了闭眼睛,然而余光却是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正立在身前!

她的身体瞬间僵住!

而后,她什么也顾不得,猛然睁开眼睛,看向了自己身前的人!

瞬间,一张再熟悉不过的容颜,出现在眼前。

英挺的眉眼,如同最俊秀挺拔的山川,自上而下划出流畅的弧度,猛然看去,便是说不出的清俊绝伦。

他的眼角微微扬起,嘴角更是含着一抹放肆恣意的笑。

仿佛这天下,再没有什么能够入他的眼。

而若是能入这双眼,便相当于他的天下。

这双眼睛,如同深海一般波澜不惊,却仿佛能够容纳万物。

而此时,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暗潮涌动,分明在压抑着什么。

他穿着鸦青色的长袍,身形高大,站在这天空之上,映衬着身后的那一抹天色,竟像是清雅而浓烈的画卷。

慕清澜的心脏,忽然跳漏了一拍。

她睁着眼睛,一下也不敢眨,生怕眼前的这一切,真的只是自己的梦。

那人看到她如此模样,嘴角笑容更盛,低沉的嗓音如同有魔力一般,钻入她的耳中,一字字像是石块,砸落在她的心间!

“清儿。我来晚了。”

慕清澜心中,忽然如同洪水决堤,无尽的委屈和心酸,尽数在这一刻疯狂涌出!

她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冷静自持,淡定从容,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慕清澜眼中,迅速有一层雾气弥漫开来。

她的胸膛剧烈的起伏,喉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

泪水尚未落下,那人便是已经靠近,将一件黑色大氅将她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

而后,轻而易举的将慕清澜拦腰抱起。

慕清澜感觉身子一轻,便是已经落入了温暖宽阔的怀抱。

她的眼睛,却始终未曾离开那个人,那张脸。

像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盯着一件东西,很用力很专心的去看,其他什么也不想。

看他容颜和旧日还是极为相似,却已经从少年,成长为了一个男人。

看他眉眼之间含笑,依然带着无尽的包容和宠溺。

看他五官竟是越发的和记忆中的爹爹相似,但是却更加清俊无双。

看…

慕清澜的眼前,一片模糊,已经什么都看不清。

忽然,一只有些粗糙的大手,将她的眼泪抹去。

指腹之间的茧子,磨得她眼角微微有些刺痛,却忽然让她心中的那一块大石落了地!

“这么大的人了,还是这样容易哭吗?嗯?”

看似在斥责,语气却是宠溺的要死。

他还是,无法对她生气。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

更何况,他知道她这一路走到现在,有多么的辛苦。

心中疼惜尚且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舍得说一句重话?

这一句话,像是狠狠的在慕清澜的胸腹之间重重打了一拳,那一股憋闷的感觉,终于彻底的疏散开来!

她哑着嗓子低低喊道:

“…哥哥…”

她声音如此细微,以至于不认真听,根本都听不到。

但慕凌寒给她擦泪的手,却忽然顿了一下。

慕清澜忽然抓住他胸前的衣衫,用力的抓紧,青筋几乎都暴起,指节也是无比苍白。

她像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去抓住眼前这个人,不让他离开。

“…哥哥…”

慕凌寒擦去她眼角的泪,却反而让她涌出了更多的泪水,连擦也来不及了。

“哥哥…不要走…不要走了…”

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嗓子深处压着出来,带着无数日夜的后悔和折磨,祈祷和盼望。

上天总算肯垂帘她一二,将当初从她眼前带走的哥哥,又重新还了回来。

一旁的云翊眸色微深。

他极少看到她这个样子。

印象中,见到她的时候,她脸上总是带着放肆张扬的笑,走到哪里,都是最明亮的存在。

她是明艳的,鲜艳的,浓烈的,像是浓墨重彩的画。

但她又是自由的,放肆的,大胆的,像是来去自如的风。

好像没有什么能够羁绊她,也没有什么能够掌控她,也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在意。

他见过她各种各样的笑,灿烂的,欢喜的,挑衅的,得意的,苦涩的,兴奋的…

可她哭的样子,他见过的次数,屈指可数。

她聪明绝顶,总善于用笑来掩饰自己的一切,让所有人都捉摸不透。

所以,她的哭,才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那意味着她将自己的心剖开,坦诚而脆弱。

而现在,她终于在另一个人的面前,如此放肆痛快的哭。

云翊将自己心中翻涌的情绪压下,不动声色。

毕竟他们二人是兄妹,而且已经许久未见,甚至她曾经一度以为慕凌寒已经死了。

再次见面,会是这般反应,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虽然他看着慕凌寒将人抱在怀里的动作真的很扎眼,还有给她擦泪的时候的手,也真是让人见之厌烦,但是若这能够让她心里好过一些,并且从此放下一个负担,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暂且…就忍了他这一次…

云翊正在努力的劝服自己,忽然就看到慕凌寒轻轻瞥了他一眼。

这一眼意味深长,却带着鲜明的胜利者的挑衅!

云翊微微眯起眸子。

慕凌寒嘴角微挑,收回了视线。

急什么…

云翊这笔账,他抽时间还要好好和他算算呢!

当着他的面就敢去抱清儿,真当他是死的吗!?

慕凌寒收回视线,手臂一收,就将人更紧的抱在怀里。

他对云翊的眼刀视而不见,反而是轻轻的拍了拍慕清澜的后背。

“放心,哥哥不走。以后一直在你身边,嗯?”

慕清澜的手,却还是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衫不肯松手。

慕凌寒心底像是被什么重重的一拧,酸疼不已。

当初在中元秘境之中的事情,看来还是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啊…

他剑眉微挑,洒然笑道:

“怎么?不敢让别人看到你现在这小花猫般的样子?”

慕清澜终于忍不住笑了一声。

她知道现在自己的模样一定十分渗人,但是实在是已经顾不上了。

他能够好好地活着,并且这样完整无损的出现在她的眼前,比什么都重要。

她有很多话想说,很多问题想要问他,想要知道他这两年多的时间,都是如何过的。

他当初分明坠入了那危险无比的深渊,到底是如何躲过一劫的?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在这样短的时间之内,变得这样强?

慕清澜隐约记得,刚才她其实已经快要破出了,但是那心脏却是忽然撕开了两个口子…

等等。

两个口子?

慕清澜愣了一下神,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东西…

其中一道肯定是哥哥撕裂的没错,而另一道…

她刚才好像是余光看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来着…

慕清澜心一跳。

白色身影?

那是…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要扭头去看。

慕凌寒却是一把扣住了她的脑袋,将人按在了怀里,笑道:

“水天越已经就剩下一口气,你不用担心。你身上的伤势似乎有些严重,还是尽快找个地方休养吧,嗯?”

说着,他的一只手已经打捏住了慕清澜的手腕,一股温和而强大的力量,顿时涌入慕清澜的体内!

慕清澜愣怔了一下。

水天越…就剩下一口气了?

难道是哥哥做的?

“那…阴槐尊主…”

慕凌寒轻描淡写的笑道:

“他也已经差不多了,但是给你留着呢。”

这话说的,好像都是他动的手一般…

若是眼神能杀人,云翊这会儿估计已经将慕凌寒千刀万剐了!

云翊忽然笑了一声。

“你能安全回来,真是太好了。不过…不先去看看自己的未婚妻吗?”

------题外话------

三更估计稍微晚一些,这部分写的慢。估计要十点多一点了么么。平安夜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