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5 我来陪你睡(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的手在微微颤抖,胸腹之间像是有一团火在疯狂的蔓延,仿佛下一刻就要将她灼烧殆尽!

每一个字眼都像是尖刀狠狠刺入她的心脏!而后疯狂搅动!

她浑身上下都像是已经不听自己的控制在发抖,脑子里面有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嗡嗡作响!

她的脸色是从未有过的冷厉!里面闪现的,是疯狂汹涌的杀意!

天知道她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将阴槐尊主碎尸万段的冲动!

看到她的这番神情,阴槐尊主更加得意。

“听不下去了?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后面可还多的是——厄!”

他脸上阴沉的笑忽然僵住,喉间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挣扎的声音,脸色就迅速变成一片惨白!

慕清澜猛然惊醒过来——有人要杀他!

她几乎是立刻在阴槐尊主的周身布下结界,同时一把抓住他就要躲开!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他的喉间像是被什么洞穿,出现了一个血洞,他剧烈的呼吸着,却只是在破碎的喉间,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

如同破败的风箱在苟延残喘。

慕清澜想要拉他,却发现他的身体竟是无比沉重!

像是被什么压制着一般,无法动弹!

很快,他的呼吸声便是逐渐减小,直到最后彻底消散。

房间之内,重新安静了下来。

慕清澜的心狠狠一沉!

阴槐尊主的身体,从那喉间的血洞开始腐烂。

一股浓重的尸臭味道,蔓延开来。

慕清澜皱紧眉头。

这个味道…竟是从阴槐尊主的身体上传来的!

但是他分明才死,怎么会有尸臭的味道?

不容慕清澜想明白,他的肉身就已经腐烂了一半!

来不及了。

慕清澜后退一步,然而眼睛还是紧紧盯着他。

就这样,看着他短短时间,就悄无声息,并且连肉身也彻底消失!

地面之上,连一点多余的血迹都没有留下!

等他的身体彻底腐烂消失之后,终于有一个东西忽然出现!

慕清澜目光一凝,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啸月!”

嗖的一声,一道黑色的影子从她的体内窜出,而后迅速冲了过去!

随后,便是猛然咬住了那东西!

有什么似乎从它的身边扫过,被啸月抬起爪子狠狠挠了一下!

那一道诡异的气息,竟是快速消失!

确定那一股不同寻常的力量消失了之后,啸月才终于重新回到了慕清澜的身前。

它的嘴里,还紧紧咬着那从阴槐尊主体内掉落的东西。

慕清澜眉头一皱。

这竟是个骨笛。

大约只有手掌那么长,如同一根食指一般粗细,上面钻着几个整齐的小孔。通体呈现白色,但是仔细看去的时候,也能看到那上面附着着一些极为细微的黑色的纹路。

看起来十分诡异。

但是慕清澜吃惊的原因,不止于此。

这骨笛,她曾经见过类似的。

——当时在钟楼之中的时候,那个男人想要逃亡,最后却还是被斩杀,就留下了一枚和这个极为相似的骨笛。

但是毫无疑问,无论是从做工还是材质,眼前的这一根,都更加厉害。

难道…他们这骨笛,是按照身份的高低来给的?

慕清澜心中莫名浮现一种猜测——也许他们的体内,都有着这样的骨笛的存在!

难道,和他们背后的势力,有什么联系…

啸月呸呸了两口,而后又疯狂的舔爪子。

太脏了!

这东西真是太脏了!

要不是因为主人想要,它说什么也不会碰这种东西的啊!

慕清澜盯着骨笛看了一会儿,却发现上面并没有什么能量波动,好像真的只是普通的骨笛。

但是能够最后留下来,又怎么会是普通的东西?

慕清澜看向啸月。

“啸月,你可认得这东西?”

啸月动作一顿,抬头看向了慕清澜。

圆圆的金色眼睛里,发出璀璨的光。

它似乎想了一会儿,才终于点了点头。

慕清澜一喜:

“当真?”



慕凌寒走到房间里的时候,欧阳茉还在休息。

她躺在床上,一眼看去,只能看到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

像是清透月夜绰绰的影子,又像是碧蓝水底不断飘荡的水藻。

慕凌寒的心,忽然就被缠紧。

他放轻了脚步,一步步走近。

原本是想要坐在床边好好看看她的,但是又怕惊醒她,竟是一掀衣摆,直接单膝蹲在了旁边。

欧阳茉的半张小脸埋在了被子里,只露出疏朗清秀的眉眼和秀挺笔直的琼鼻。

她似乎睡得很沉,呼吸平稳而绵长,眼下一道淡淡的青色,隐约几分疲倦之色。

慕凌寒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容色温柔沉静。

真的是…很久没见到了啊…

他在心中想到。

两年多不见,她也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

如果说当初她还是稚嫩青涩的花骨朵,现在则是逐渐盛放,有了少女的动人韵味。

他其实觉得很不可思议。

记忆中,她总是大方沉稳,温婉娴静的。

她的脾性很好,即便是世家小姐,却是难得的温柔性子。

她身体不好,从小离开帝都,再次回去的时候,其实日子并不好过。

他当年曾经无意间见到在她回到欧阳家的那天,在欧阳家的府邸之前,欧阳家的人,是如何当面嘲讽她。

——纵然是大小姐,但是天赋不够,身体脆弱,在世家之中,也是没有地位的。

但是她不卑不亢,四两拨千斤,根本不会将那些人那些事放在心上。

她是难得聪慧沉静,却又心胸宽广的女子。

他当时看到之后,只觉得她挺有意思,但是也并未在意,毕竟这是欧阳家的家事,怎么也轮不到他来置喙。

所以,当晚的宫宴之上,他才故意遥遥敬了她一杯酒。

而后,他便是看到那个镇定自如,大方优雅的世家少女,瞬间红了脸。

她的脸色绯红,眼眸慌乱。

和他之前的印象,大不相同。

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

彼时,慕凌寒已经十三岁,虽然年岁不大,但是已经颇有少年风姿。

帝都之内,不知多少女子对他倾心。

这样的神色,他早已经见过千百回。

可是,她不一样。

因为这样的神色,唯有在她脸上,是最动人心的。

所有的慌乱,羞涩,他知道是因为他。

他从未对除了家人之外的另一个女子,如此在意。

那一刻,某些事情,已经注定。

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婚约,以及种种。

当初去中元秘境的时候,他还曾答应过她尽快回去。

他没有做到。

甚至,在他活着的这两年多时间里,也一直没有去找过她。

他以为她会待在帝都,等他死了的消息传回,应该就会取消婚约。

从此之后,再无交集。

但是,她没有。

她随着清儿,一路颠簸,来到了这里。

他明知她在哭,却也没有去帮她擦眼泪。

她虽然心胸宽广,但是这么多的事情加起来…怕是也会怨他的吧?

其实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因为愧疚。

因为心疼。

房间之内,十分安静。

欧阳茉忽然动了一下,像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秀美微蹙,挣扎着侧了侧身子。

有风从她的脖子旁边灌进去。

慕凌寒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手,帮她掖了掖被角。

然而动了之后,才发觉自己这样似乎会惊醒她。

他正要缩回手,却忽然看到她浓密的睫毛微颤,便有晶莹的泪溢出,很快便滑落到了散落的云鬓之中。

她的眼眸分明紧紧闭着,为何还会如此?

慕凌寒的动作忽然僵住。

随后,便看到欧阳茉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眼眶红红的,鼻尖也红红的,像是一只被欺负的兔子。

欺负她的人,就是他。

她也不说话,就这样怔怔的看着他,像是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一般。

慕凌寒心中疼惜,无奈问道:

“哭的眼睛不疼吗?”

欧阳茉只是摇头,眼泪便滚落而下。

慕凌寒无法,只得凑近了几分,低声安慰道:

“我就在这,茉儿还哭什么?”

欧阳茉还是没动,只看着他流眼泪。

慕凌寒没再说话,忽然欺身压了上去,将她的眼泪都一一吻去。

柔软的唇瓣轻轻落下,像是瞬间将她包围。

熟悉的气息萦绕鼻端,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呼吸。

这不是梦境。

他还活着。

他近在咫尺。

欧阳茉终于低低的哭起来。

“要不要再睡一会儿?看你很累的样子。”慕凌寒问道。

欧阳茉连忙摇了摇头,抓住了他的袖子。

她宁可一直不睡觉,也要看着他!等了那么久,怎么能这样就算了?

慕凌寒忽然笑了起来,随后一只手拉住了被角。

欧阳茉迷迷糊糊的问道:

“凌寒…你这是做什么?”

慕凌寒将被子掀开,直接躺上床,将人抱在了怀里。

“我来陪你睡。”

------题外话------

谁说云翊是清澜的,哥哥是你们的?太天真了哦呵呵。人家也是有主的嗯哼~

关于月票,真的给大家跪了…五千票怕是你们嗖的一声就有了,开始后悔…我在犹豫要不要约个七千的…emmm…

还有一更晚一些更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