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6 骨笛(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茉原本是不肯的,但是却又推拒不了慕凌寒,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慕凌寒抱在了怀中。

这下,她的脸颊也红了。

慕凌寒看的心中喜欢的不行,抱着这香软的一团,才觉得这人是终于回到了自己手心。

他轻轻按着欧阳茉的头,另一只手环着她的腰身,两人身体相贴,隔着薄薄的衣料,也能感受到身体的温度。

欧阳茉羞窘万分,一时间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摆放了。

虽然二人之前是彼此相恋,而且有着婚约,但是她还从来没有和他如此亲近过…

她素来是规规矩矩的,加上两人以前年纪还小,慕凌寒最多就是拉过她的手而已。

哪儿跟现在一样…

但是慕凌寒本就是个放肆大胆的主,加上的确已经太久没见过,如今心心念念的人就在怀中,如何能忍?

他的手穿过欧阳茉的头发,将人禁锢在怀中,便是继续吻了下去。

先是额头,后是眉心,再是眼睛。

他的动作不容拒绝,但是吻的很轻,却缠绵。

所有想说的却来不及说,或者不知道该如何说的话,好像也都融入到了这些轻吻之中。

欧阳茉渐渐地也就放松了下来,软软的靠在他怀中。

慕凌寒一路下移,犹豫片刻,终于吻住她的唇。

欧阳茉的身体忽然瑟缩了一下。

她从未经历过这些事情,但是并不代表她不知道。

能再见到他,能再这样感受他的呼吸和声音,自然是极好的。

那是她之前想了无数个日夜,也不敢奢望的事情。

渐渐地,欧阳茉就有些喘不过来气了。

直到她感觉快要窒息的时候,用力的推了慕凌寒几下,他才终于放过她。

慕凌寒看了她一眼,就勾唇笑了起来。

欧阳茉被他的眼神盯得有些紧张。

“…凌…凌寒…你…我们这样不太好吧…”

她总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好像又说不出来。

慕凌寒轻轻“嗯”了一声。

“怎么不好?”

“…”

欧阳茉脸色红的像是要滴血一般。

“那个…还没有成亲…”

虽然有婚约,但是还没有大婚,这样躺在一个被子里,好像真的不太好…

慕凌寒挑眉,作势便要起身。

欧阳茉以为他生气,顿时愣了一下。

难道他要走?

但是…但是他才来啊…

慕凌寒已经下了床。

欧阳茉觉得有些难受,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劝阻的话。

实际上她心中也很是委屈,好不容易见到他,她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等到现在的?

可是她不舍得斥责他,指责他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她不舍得。

脚步声传来,似乎真的走了。

欧阳茉身子蜷缩了一下,垂下了眼睛。

随后,慕凌寒停了下来。

欧阳茉听到他似乎在翻找什么东西,不由得好奇的抬头看去。

慕凌寒走到桌子旁,似乎正在写什么东西。

欧阳茉忍不住问道:

“…凌寒,你在写什么?”

慕凌寒头也没抬。

“婚书。”

欧阳茉大吃一惊。

“什么?”

慕凌寒写的很是认真,笔锋游走,字迹铁画银钩。

他说道:

“这婚书我早就备好了的,一直在身上放着,原本打算等从中元秘境回去之后,到了合适的时间写的。但是没想到,一下子就过去了两年多的时间。”

说道这里,他终于停了下来,抬眸看向了欧阳茉,缓缓笑了起来。

“茉茉,再有一个月,你就要及笄了。”

欧阳茉愣愣的,慕凌寒说的每一个字她都知道,但是连在一起…怎么好像有些听不懂?

他这是…

按照圣元帝国的习俗,男女双方大婚之前,是要由男方写婚书,递到女方家中的。只有女方回了婚书,这大婚才能正式举行,算是成婚。

这婚书一般是长辈写,但是也有是未婚夫妻二人写的。

她没想到,她只是说了那一句话,他竟然就…

欧阳茉一时间愣在那里,心底却像是有什么暖暖的要溢出来。

转眼之间,慕凌寒已经写好,朝着她招招手。

“茉儿,过来。”

欧阳茉下意识的起身,走了过去。

慕凌寒将笔地给她。

“现在,该你写了。”



慕清澜推开门,便是一眼看到了院落之中的云翊。

他和霍尊霆站在那里,似乎在说着什么事。

觉察到她出来,云翊先回头看来。

他的凤眸依然清冷黑沉,但望来的时候,却是带着让人安定的力量。

慕清澜原本有些复杂的心心绪,忽然就放松平静了许多。

她深吸口气,朝着二人走去。

云翊似是看出她有些不对劲,但是也并未直接问。

那是关乎她父亲的事情,还是先让她自己处理比较好。

如果她愿意说,他自然会竭尽全力帮忙,但是如果她不想说,他也不会勉强她说。

霍尊霆看了她身后一眼:

“那老东西如何了?”

慕清澜轻叹口气。

“他死了。”

云翊眉色微动,霍尊霆却似乎并不意外,反而是冷笑一声。

“果然如此!”

慕清澜奇怪的问道:“你早就猜到了?”

霍尊霆一手负于身后,没什么笑意的扯了扯嘴角。

“他们这些人,素来都是这样。一旦发现不对,一个个死的比谁都快!之前我邪君府也曾和他们的人数次交手,但是从未有活口留下,这次能让他活这么久,也已经是意料之外了。”

慕清澜颔首。

邪君府在西疆域势力庞大,那些人既然也在西疆域,自然免不了碰撞。

霍尊霆知道这些,也并不奇怪。

“还是有些可惜…”慕清澜轻轻摇了摇头。

虽然阴槐尊主说的话让她几乎出离了愤怒,但是不得不说,他的很多话都还是有价值的。

而且,他明显已经情绪崩溃,如果继续说下去,必定能吐出更多的东西来。

那时候说不定对他们更加有利。

可惜…他背后的人显然更是强大,似乎能预料到他的情况一般,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解决了。

干干净净,利索至极。

“你问出了些什么吗?”霍尊霆问道。

慕清澜沉吟片刻。

“算是知道了一些,有个大致的方向。”

霍尊霆松了口气。

“那就行。他们的人嘴巴一向很严,而且阴槐尊主的身份不低,能让他开口,已经很好了。”

慕清澜知道他是宽慰,便也点了点头。

“他们的人既然在西疆域如此张狂,怎么这么久都没有人能知道他们的身份?”一旁的云翊听了一会儿,终于开口。

他的眼睛,正看着霍尊霆。

邪君府占据了西疆域的半壁江山,没道理到现在还是毫无头绪。

霍尊霆难得的苦笑。

“你以为我邪君府不想将他们一网打尽?可关键是,那也得知道他们是谁,到底在哪儿吧?”

“那些人在西疆域存在的时间的确已经很久,而且分散极为广阔,可是他们就像是藏在海面之下的冰山一般,从不显山露水。不只是我们,圣天宗的那群人可也是对这些人头疼的很,但是也没有任何办法——一旦抓住,那些人就迅速死亡,根本找不到任何线索。不管发生什么事儿,他们背后的人,从未显露出半分。这种情况,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这些人像是遍布西疆域的一个巨大的网,藏在暗处,无法觉察。

可一旦被捕捉,就会面临极为危险的情况!

霍尊霆摇头笑道:“就算是你们云族的人来查,怕是也未必能有什么效果啊!”

这话他是调侃,但却也是真心话。

云族势大,可是在西疆域,说不定还真是不如那些藏在暗处的人。

云翊倒是也没有为这句话感到不快,反而是沉思了好一会儿。

“这些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死,必定是背后的人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若是能查出来,说不定可以有应对的办法。”

他说着,却是看向了慕清澜。

慕清澜忍不住笑起来。

他倒是一猜就中,这话分明是对她说的。

“不错,我是得到了一些东西。”

说着,她将之前钟楼之中得到的那一根骨笛拿了出来。

“他们之前曾经派出两个人去杀我,但是最后被我反杀,其中一个人就留下了这个骨笛。”

霍尊霆看到那骨笛,倒是并不惊讶。

“这东西我那儿也有几个,都是邪君府和他们的人交手之中,偶然得到的。只是一直也没查出来什么。”

他曾经查阅了无数书籍,甚至还有一些怪志奇谈,但是其中,都未曾提到过这样的骨笛。

然而云翊看到那骨笛之后,却是陡然眯起了眼睛!

他伸出手接过了那骨笛仔细看着。

“…你认识这东西?”霍尊霆有些诧异。

慕清澜也有些意外。

啸月跟她说的那些…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啊…

云翊抬眸,淡淡说道:

“我的确曾经见过这东西。”

慕清澜心中一跳,忍不住上前一步。

“在哪儿?”

霍尊霆也是一惊。

云翊顿了顿,道:

“焚天之域!”



慕清澜和霍尊霆都是心中震惊。

焚天之域?

那地方…不是云族的禁地吗?传闻那地方从云族存在的那一天开始就存在了,而且极为危险,漫漫时光之中,进去之后能出来的人屈指可数!

而云翊前段时间,刚从里面出来!

这骨笛…竟是在那里面出现过?!

慕清澜心脏忽然加快了速度,好像有什么从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然而就在此时,天空之上,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强大的波动!

------题外话------

跪了。为什么你们一天就凑了五千票…下个月二十万是没跑了,但是因为二月胳膊肩膀劳损,所以估计要慢慢写,应该会在一月下旬的某天爆更二十万。希望大家不要催太急昂。红包凌晨还会继续发,大家有月票的还请继续吧!看看这一次,极限到底在哪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