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 一个(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他的声音,殿外有一人走了进来,在距离老者五步之外的地方跪下,恭敬说道:

“大长老,是否需要属下立刻前往,将那孽子缉拿归来?”

那老者竖起手掌。

“她如何了?”

尽管没有说出姓名,但是跪在地上的人,自然明白老者话语之中所指的“她”是谁。

他的头垂的更低。

“她依然没有开口。”

话音落下,他便是感觉到大殿之内的气氛,变得更加冰冷。

他忍不住屏住呼吸。

片刻,那老者忽然笑了一声,只是这笑声,却是掺杂着一丝冷意。

“自从将她带回,已经三年。这三年时间,她始终未曾再开口说过一句话,也不承认曾经诞下孽种!她以为凭借着她的力量,能够将那卑贱的男人和孽种都保护的好好的,却不曾想过,只要孽种体内,流淌着她的血脉,终有一天会被找到!”

真是…太天真了!

跪在地上的男人依然恭敬万分:“大长老英明,从她体内取出一丝血脉之力,温养在玉牌之中。只要有朝一日,那…的血脉之力觉醒,这玉牌就会产生感应!而有了这个,即便是天涯海角,我们也能轻易将之找到!”

十几年前她离开的时候,大长老就趁乱取了她的血脉之力,而今终于起了作用!

这下,就算是她想要赖账,也已经毫无用处!

老者沉思片刻。

“我亲自去见她。”



昏暗空荡的房间之内,一个人影,静静坐着。

整个房间,没有窗子,只在最前面的位置,开了一个口子,用精铁一根根封锁。

中间的缝隙,甚至只能容纳一根手指头穿过。

而在那之外,还有着一层淡淡的白色结界,将之笼罩。

足可见建造这房间的人,对关押到这里的人的万般戒备。

四周一片安静,连一丝风声都没有,寂静的让人心慌。

然而坐在那里的人,却似乎早已经习惯,闭着眼睛,似乎睡去。

隐约之间,可以看到那是一个女子,身形极为消瘦,腰背却是依然笔直。

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这样无言的坐着,也依然无法掩盖她身上的尊贵气息。

某一刻,她终于猛然睁开了眼睛!

如同黑曜石一般明亮的眼眸,即便是在这样暗沉的空间里,也依然璀璨如星子!

然而此时,那双眼睛里,却是有着一层担忧惊惧之色,迅速蔓延开来!

怎么会…怎么会!

寒儿的血脉之力,竟然被觉察到了!

她分明已经——

她干裂的唇瓣微微动了动,却依然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三年时间不开口,她几乎已经快要忘记如何说话。

但,最重要的是,她不能说。

尤其是此时!

哒。

哒。

极有规律的脚步声传来,像是踩在人的心脏之上一般,随着心脏跳动的韵律,逐渐靠近!

她睫毛微颤,而后便是重新合上了眼睛,并抿紧了唇。

脚步声越发的近。最终在她正前方的那墙壁上的小窗处停下。

她没有睁开眼睛,却也已经知道是谁站在那里。

小窗之前的白色结界逐渐散去,露出一张苍老的容颜。

他看向里面的那个女子,见她依然是那副模样,不由得微微皱眉。

但随即,他想到了什么,眉眼舒展开来。

“事到如今,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沧桑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一股强大威压,回荡在整个空间!

那女子一动不动,如同这三年来的每一天一般。

谁都知道她是听得见的,但是无论他们说什么,问什么,甚至几度要挟,她还是这样的不动如山。

若是换做以前,老者必定是要免不了生气的。

但是今天不一样。

他这次,是带着十足的把握而来的!

她最大的把柄,已经在他的手中,自然不会任由她如同之前一般。

他看着她,带着几分居高临下的冰冷意味。

“当初你私自和族外男人成亲,便是犯下了大罪!你身份尊贵,和那样的男人在一起,只会玷污你体内最精纯高贵的血脉!族中曾警告过你多次,但你屡教不改,甚至最后直接自断元脉,弃掉元灯,将自己的血脉之力完全隐匿起来!”

“我们找了你多年,都一直未能找到。本以为之后再也无法找到你,谁知三年前你体内的血脉之力却是忽然爆发!至此,我们才终于得到了你的消息!并将你带回!”

他的神色带着一丝冰冷的遗憾。

“可惜…那个男人竟是先一步逃了!呵,可笑。你为之抛弃一切的男人,在最危险的时候,却反而弃你于不顾,自己逃亡。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

他抬起手,看向自己的掌心,声音冷凝。

“卑贱的血脉里,果然流淌着卑贱的血液。你当初所做的一切,都在那一刻,成了笑话!原本我想着亲自将他杀了的,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脏了手。”

说到这里,他再度停顿了下来。

然而无论他说什么,里面那个女子,都似乎无动于衷。

他如此刺激于她,她还是如此反应。

实际上,这三年中,她经受的,又何止这些?

可她始终未曾吐出一个字来。

老者闭了闭眼,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之前的情绪已经一扫而空

他脸上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

“当初,将你抓回来的时候,五长老曾经亲自给你把脉,说你曾经生育。而你——却否认了。五长老医术超绝,如何能判断错误?尽管后来我们没有查到外面有族中血脉的诞生,但…你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

“现在,我只问你一句——当初你否认曾经诞下孽种,如今,是否承认!?”

那女子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眸色平静,如同千年不化的寒冰,没有一丝温度,唯有无尽的冰冷。

她微微抬起了下巴,即便需要仰视对方,她周身的尊贵气势,也依然不输!

而后,她嘴角的一边,微微扬起。

似是在笑,可却极冷,仿佛在嘲笑这眼前的老者。

而后,嘶哑干涩的声音,终于响起!

“那,又如何?”

她说的很慢,因为太久没有说过话,音色和以前大不相同。

就连她自己听着,都像极了三年前的那个傍晚,在落日涯山顶吹过的干燥粗粝的风。

但她并不在意。

她下巴微扬,眉梢挑起,黑沉璀璨的眸子里,如同覆盖了一层冰霜,嘴角带着几分讥笑的弧度。

她如此嚣张,如此放肆!

仿佛这些年的折磨,都从未经受!

那老者顿时气急,一团火在胸口疯狂的涌动!

“你!”

他豁然抬手指向了那女子。

“你不会不知道,你留下的那个孽种,如今已经暴露了身份!放在玉牌之内的你的血脉之力已经得到了感召,凭着那个,只要我一声令下,无论他在何处,都可以立刻派人将他抓回来,处以极刑!”

听到某个敏感的字眼的时候,她的眸光似乎闪了闪,但是老者并未注意到。

“你若是想要亲眼看着他死,大可继续如此!”

他本以为她会为此感到焦急慌乱,毕竟那是她的血脉,她不可能坐视不理,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可是,当他说完之后,才发现那女子竟然重新闭上了眼睛。

他正要再说什么,却听到她又淡淡说道:

“你尽管一试。若是他出了事,我便立刻自毁元丹!”

那老者顿时语塞。

纵然她犯下大错,但是,这么长时间都还留着她的性命,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她诞下的孽种是一定要抓回来处置的,但是这中间,也绝对不能让她毁了她自己。

不然的话…

他眉头紧皱,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冷哼一声,狠狠挥袖离开!

“用不了多久,你就能见到你那孽子!”

压抑着愤怒的声音逐渐远去。

这里重新恢复了安静。

她没有睁开眼睛,然而睫毛却是狠狠一颤,几乎僵硬的心脏,这才逐渐恢复了跳动。

砰砰!

砰砰!

她的耳膜似乎也被这声音冲击着,后背也已经一片冰凉。

幸好…

幸好…他们只是发现了寒儿一人…

清儿应该尚且算是安全…

但是,寒儿既然已经被发现,只怕清儿那边…

她眉间飞快的蹙了一下眉,又很快恢复如常。

唯有指节,一片青白。



慕清澜的元神之力,终于已经扩散到了最远的地方。

这比她想象中的范围还要广,已经蔓延到了远处连绵的山峰之上。

她紧闭双眼,能够清晰的感受着八灵封神阵在逐渐浮现出真正的面貌。

这是她见过最为复杂的星阵,仅仅只是感受,就已经将她的元神之力消耗光。

而这,还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罢了。

她感觉脑海之中一阵阵的疼痛传来,仿佛整个人都有些混乱了起来。

随后,她便是深吸口气,而后咬了一下舌尖!

尖锐的疼痛瞬间让她清醒了起来,唇齿之间弥漫的浓重的血腥气,更是让她心神警惕!

云翊尚且在这星阵之中!她必须尽快!

然而,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她便是忽然觉察到,一道浩瀚无比的气息,忽然降临在星阵之中!

无数星子,飞快凝结!

慕清澜心中一惊,立刻睁开了眼睛!

却见到一道高大而消瘦的半透明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