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3 臣服(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被他抱在怀中,尚未反应过来,带着一丝凉意的吻,就落了下来。

他的薄唇之上,似是还残留着一丝冰雪刚刚融化的寒意,触碰的一瞬间,让慕清澜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这一动,便让云翊将她抱得更紧,铁臂在她腰间紧紧束缚,两人的身体紧密相贴,几乎没有半分缝隙。

云翊咬了她的唇瓣一下,慕清澜有些微的刺痛,便是不受控制的张开了唇。

她顿时有些慌张起来——神灵珠还在她嘴里呢啊!

云翊舌尖轻而易举的攻城略地,立刻就发现了什么,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

慕清澜手掌抵在他的肩膀上,手下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挺直性。感的锁骨,蔓延出完美的线条。

她轻轻推了推,望着云翊的眼睛眨了眨,示意云翊先松开。

云翊眼帘微垂,便是将她的一切神色,都收归眼底。

他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的,可是…

白色的热腾的雾气弥漫四周,水似乎正好淹没到她的肩膀,湿透的衣服紧紧贴在她的身上,只要稍微看一眼,便能够看到那玲珑饱满的曲线。

再往下而去,便是隐约能看到那线条开始惊人的收敛,呈现出令人惊异的线条。

纤腰不过盈手一握。

少女如温香软玉,入手之处,是不可思议的弹性和柔软。

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她身上的温度,似乎是温热的,可他目光所过之处,却似乎都着了火,迅速燃烧起火焰来。

灼热,滚烫。

不知何时,她已经从当初的青涩稚嫩,成长为了如今让人无法抵抗的动人模样。

她刚才眨眼睛,在示意他停止,却不知水眸盈盈,润泽动人,对他而言,是胜过一切的无言的诱惑。

云翊的手逐渐收紧,唇瓣依然贴着她的,声音低沉黯哑。

“是不是这样?”

慕清澜嗔怒的看了他一眼,无辜申诉:“我那是为了救你好不好!而且当时我才不是这样的!”

人工呼吸和接吻是一个概念吗?

在慕清澜看来这当然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可惜,对云少主而言,只要这个人是她,那这两件事,就等同于一件事。

听了慕清澜的话,他眸色似是更深。

“看来是我记性不太好。既然不是刚才那样,那…是这样?”

说完,便是又捧住了慕清澜的脸,深深的吻了下去!

这一次,他再没有给慕清澜以反击的机会。

慕清澜毫无防备,就迅速感觉温热的唇瓣贴上,而后一尾鱼快速的滑进她的唇齿之间。

这一尾鱼像是对神灵珠很感兴趣,不断在它周围游动,荡起涟漪。

摩擦触碰,搅动颠覆。

慕清澜原本有些苍白的脸,顿时飞上一抹绯色。

这男人!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了!

慕清澜有些莫名的羞恼,就偏偏要去推他。但是刚才她所有的力量都被消耗的差不多了,此时哪儿还争得过云翊?

一个男人再虚弱,在某些时候,对某些事情也依然有着超乎寻常的充沛精力。

云翊的手在她腰间来回徘徊了一会儿,便是忽然抱着她身形一转。

慕清澜惊呼一声,但声音很快被云翊吞噬,只剩下模糊的音节,在这时间显得更加暧昧。

慕清澜能够感觉到自己贴上了石壁,但云翊的一只手臂始终衬在她的后背之上,让她不会被坚硬的石壁硌到。

但慕清澜来不及想那些。

因为身前,云翊的身体,靠的太近了!

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他的心跳!

还有…

慕清澜只觉得鼻尖好像都是他的气息,无法逃避,也不想逃避。

她的心忽然就安定了下来。

他还活着…

他还好好的…

这不正是她最期望的吗?

与此相比,其他的那些,又算的上什么?

慕清澜身体逐渐放软,纤细的手臂一抬,便搭在了云翊的肩上,整个人靠在了他的怀里。

因为之前她查看了他胸前的血线,所以此时他的衣服就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入目之处,可见大片坚韧而细腻如大理石一般的胸膛。

渗透了的衣服贴在他的身上,勾勒出完美的身形,甚至隐约可见腹肌的形状。

慕清澜只看了一眼,脸上就一阵发热,收回了视线。

虽然这也不是第一次见,但是不得不说,现在的云翊和之前的他相比,有了极大的区别。

若说之前她更多当他是一个心性高傲的少年,那现在,则是已经将他当做了一个愿意依靠的男人。

他依然是尊贵的,高傲的,冷清的,可同时也是霸道的,侵略的,不容抗拒的。

——只怕天下没有哪一个女子,在面对这样一个充满进攻性的男人的时候,会选择拒绝。

尤其这个男人,是她的。

慕清澜手臂收紧,将他拉近,微微仰头,终于给予他回应。

云翊托着她的腰,恨不得将人揉碎!

慕清澜看着他,些微的喘着气,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个男人俊美无俦的容颜。

他的黑发被打湿,长长的睫毛上,似乎还挂着白色雾气凝结的水珠,深邃的凤眸之中,一望无底。

他周身充斥着极为危险的气息,似乎下一秒就会将她彻底吞噬!

慕清澜忽然感觉到腰间一松,竟是云翊手指一动,轻易将她的腰带挑开!

慕清澜的心,忽然一跳!

他的手,无声滑入。

粗粝的指尖,从凝脂般的肌肤之上划过,一寸寸。

他在征服。

也在臣服。



慕清澜觉得浑身的血液都似乎在奔涌,整个脸都似乎热的不行。

她终于轻轻扭了一下,低声道:

“…疼…”

他不知道自己的手上有多大力气吗?

云翊呼吸粗重,终于停下,而后将她有些松垮的衣服,重新系好。

他的动作很慢,整个身子都绷紧了,像是在忍耐着极大的痛苦。

慕清澜瞧着,心里有些好笑,也有些心疼。

“…云翊,你…还好吗?”

慕清澜伸出手指,戳了戳他坚韧的胸膛,小心翼翼的问道。

云翊没有看她,似乎在专心的帮她系好衣服。

唯有剧烈的心跳声,以及依然急促沉重的呼吸,透露出他此时并没有表面上的这般平静。

慕清澜忍不住笑道:“衣服都已经湿透了,穿不穿有什么区别?”

云翊终于抬眸看向她,声音黯哑。

“当然有。”

不过是一个忍得辛苦,一个忍得更辛苦就是了。

慕清澜干咳一声。

好像是不能在这种时候招惹他…

云翊这样子,看起来还真的很危险啊…

等云翊好不容易帮她整理好衣服,慕清澜才想起刚才两人的对话,顿时不服气问道:

“话说回来,当初我可不是这样救你的!”

眼看云翊眉峰一挑,慕清澜立刻想起刚才自己说了类似的一句话之后的结果,顿时后悔的后退了一步。

云翊倒是没动。

“哦。那可能是我真的记错了吧。”

说着,他眼角划过一抹笑意。

“你!”

这男人现在也忒不要脸了!

慕清澜愤愤,却正好看到云翊脸上似有若无的笑意,顿时又觉得心软了起来。

他果然就是故意的!

云翊将她有些凌乱的头发理顺,看了她一眼,喉结滚动,似是不经意的问道:

“当时你我为敌,你为何要救我?”

慕清澜理所当然道:“那时候你和我虽然敌对,但是也算不上什么仇人。再说之前你也帮过我,就当是还你的人情了呗。”

实际上,她并没有说完。

当时她会出手,连她自己也有些搞不清。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都已经把云翊救上来了。

云翊凤眸微微眯起。

“当真没有其他缘由?”

慕清澜眼珠一转,有些心虚:

“…嗯…好吧,你这张脸起了很大作用…”

不得不承认,云翊是她这两辈子除了爹爹和哥哥,见过的男人里容貌最无可挑剔的一个。

甚至从某种角度而言,他的气质清冷尊贵,更加显得不染世俗,如同雪山之巅不可攀附。

她虽然当时对他没什么念头,但是看着如此绝色就这么消失,也真是挺遗憾的…

云翊神色有些高深莫测。

似是在笑,又似是没有。

“换做其他人,你也会那样去救?”

慕清澜动作一顿,看了他一眼。

啧…这男人好像对这个问题很在意啊…

“云翊,你吃醋啦?”

“没有。”

“那你问这个做什么?”

“随口一问。”

“哦。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可能换个人我也还是会救呢…”

“你敢!”

“你还说你没吃醋?”

“救人可以,不可以跟救我的一样。你现在是我的。”

慕清澜眨眨眼。

“那当初我那么救你的时候,怎么你还生气?”

云翊凤眸微深。

其实他当时睁开眼睛,看到她跪坐在他身边的时候,心中是很诧异的。

她似乎正要亲下来,见到他醒来,立刻就笑起来:

“你终于醒啦!”

他永远记得当时她浑身湿透,头发披散,十分狼狈,却笑得无比灿烂,眸若星子的模样。

那似乎永远的刻在了他的脑子里,无法抹去,也不愿抹去。

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她做了什么,其实也隐约猜到她是在救他。

那一瞬他心里有着连自己也不明了的欢喜。

可她随后便拍拍手站了起来,竟是打算直接转身离开!

他以为她会要求他负责,毕竟这对一个女子的名声而言,太过重要。

那一刻他没有想过他是云族少主,不可随意婚配。

他也没有想过那个女子是否有着足够的身份,和他足够相配。

他只诧异自己第一次和一个女子有了这样的亲密接触,却并无半分厌恶,甚至…有着连他自己都故意忽略的欣喜和期待。

他问:“你…就这样走了?”

那女子回头,笑的潇洒无比。

“对啊!”

看样子竟是丝毫不打算让他负责!

甚至她也好像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个多么重要的事情!

于是,云翊心头火起,莫名其妙就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冲着她发了火。

可尽管生气,他却还是在之后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不由自主将命碟给了她。

当然这些,他是不会说的。

见他不说话,慕清澜轻哼一声,小声道:

“那还是我初吻呢!谁知道换来你一顿火气!”

云翊的心情,忽然就明朗了起来。

他凑近,嘴角微微挑起一抹弧度。

“彼此彼此。若是你想要更多第一次,我甘心情愿,都给你。”

看看这男人如今成了什么样子!

还有没有天理了!

慕清澜猛然被调侃,愤愤的转身就要离开这湖水。

出息了!

云翊忍不住挑眉:

“你我之间已有婚约,还有何可害羞的?”

慕清澜回头,冷笑连连。

这男人的胆子真是越发的大了!

她的眸光忽然变得妩媚无比,笑吟吟道:

“对啊,所以,以后牵手亲吻什么的,也都不要有了。”

“毕竟,我害羞。”

成功看到云大少主的脸色僵住,慕清澜笑的更加灿烂。

“你觉得,如何?”

------题外话------

关于…emmm…这种地方总是好担心被红掉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