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3 一年之约(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灯落入慕清澜的手中,四周的一切,开始快速崩塌!

“快走!”

慕清澜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看向了青麟和云翊,然而却发现青麟的身体,竟是逐渐变得虚幻起来!

她瞬间愣住,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却是看到青麟彻底幻化成了一缕青烟,飘荡到了元灯之上!

在接触到的一瞬,那一缕青烟,便是瞬间融入到了元灯之内!消失不见!

慕清澜瞪大了眼睛。

这、这是怎么回事?

青麟他——

“棋盘崩解,星阵碎裂,还不快走?”

青麟的声音从元灯之内,清晰的传到了慕清澜的耳中!

慕清澜这才反应过来,也来不及细想,立刻将元灯藏在了芥子戒之中,而后立刻便看向了云翊。

二人对视一眼。

云翊上前,一把将慕清澜抱入怀中!

天空之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窟窿!

他仰头看了一眼,脚尖一点,便带着慕清澜朝着那黑色的出口而去!

二人的身影,快速消失!



慕清澜被云翊紧紧的抱在怀中,脑袋埋在了云翊的胸膛之上,眼前一片漆黑,只能隐约听到四周无数狂暴力量在呼啸。

但是她却被云翊保护的极好,并未感受到那些力量的波及。

她双手安心的保住了云翊精瘦的腰身,而后有些贪婪的深吸口气,嗅到他身上那熟悉的冷香,才勾起了唇角。

或许在外人看来他们只是在里面待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是对他们二人而言,却是已经足足过去了两年三个月。

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因为二人在棋盘之内的时候,一直都在忙着各自的修炼,所以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时间能够相处。

她知道云翊就在那温泉旁边练剑,他和青麟的许多次过招,也都是在那里。

偶尔云翊会来木屋看她,可是她一直忙着参悟星阵,几乎没有任何的空闲时间。

这两年多的时间,他们二人说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云翊,谢谢你。”慕清澜轻叹了口气,说道。

谢谢你,能够陪我在这里面,渡过了那些时间。

云翊揉了揉她的头发,而后将她更紧的按向自己的怀中。

其实这段时间,他过的一点也不枯燥,甚至是他这么多年之中,过的最为欢悦的一段日子。

因为他知道,她就在旁边。

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加让他为之心动。

对他而言,这些已经足够。

慕清澜等了一会儿,没听到云翊的回答,倒是也不意外。

“对了,云翊——”

“等出去之后。”云翊忽然开口,打断了慕清澜的话。

慕清澜听着他的声音虽然是一贯的低沉清冷,可是语调却似是有些不同。

她忍不住抬头。

四周一片黑暗,然而云翊的容颜,却如此之近,如此清晰。

他眸色深深,如此郑重。

慕清澜的心脏,忽然用力一跳!

“我会立刻跟你哥哥提——”

他的话没有说完,旁边就忽然有一道冷风袭来!

云翊神色骤冷!

他袖袍一挥,那一道冷风,便是瞬间被打回!

铿!

一道撞击的声音,清晰可辨!

云翊剑眉微蹙,手指微曲,就要动作。

慕清澜却是忽然抓住了他的手。

“等等!”

听着她的声音里,似是带上了一丝急迫和紧张,云翊不由得看了她一眼,却见慕清澜双眼正紧紧盯着方才那东西飞出的方向!

他刚要开口,就感觉到了慕清澜的情绪似是有些不对。

而后,慕清澜竟是直接手腕一甩,一根海金沙藤就快速飞出!

海金沙藤缠住了什么东西!

虽然四周一片漆黑,但是慕清澜却依然不肯松懈半分,眼睛一直看着那边。

云翊忽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微动。

慕清澜手腕一拽!

唰!

一道破空之声立刻传来!

谁也不知道此时慕清澜的心跳的有多么快!

她刚才分明感觉到了爹爹的气息!

锁魂珠也有了强烈的动静!

如果不是她控制着,只怕锁魂珠已经冲出!

随着海金沙藤将那东西带到慕清澜的眼前,她终于看清了那到底是什么!

她当即愣在了原地。

因为那被海金沙藤紧紧缠住的,竟然也是一根骨笛!

和之前她见到的那两根骨笛不同,这一个看起来更加细小,仿佛只是截取了某一部分的骨头雕刻。

而最关键的是——那骨笛之上,还带着一滴血!

那一滴血沾染在骨笛之上,颜色鲜艳浓郁至极,甚至隐隐发黑。

而且这一滴血,竟然如同附着在那骨笛之上一般!任由刚才飞快的行进,竟然也没有甩掉!

一股森然阴冷的气息,从那骨笛之上散发而出!

慕清澜皱起眉头,刚才的兴奋和激动稍微冷却了一些。

这东西,似乎并不简单…

还有那上面的一滴血,到底是什么意思?

以及,它刚才到底是从何而来?

因为四周一片黑暗,而这骨笛又出现的太突然,等他们意识到的时候,这骨笛已经快要飞到他们二人身前。

“这是…。”慕清澜盯着那骨笛,清楚的感觉到锁魂珠在蠢蠢欲动!

难道…这一滴血…是爹爹的?

“别动。”

清冷的声音忽然回荡在耳边,让慕清澜骤然清醒了过来。

她这才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刚才竟是不知不觉的伸出了手,似乎正打算去接那骨笛!

她的后背顿时冒出了一身冷汗!

这东西竟然如此诡异!她刚才竟是那么轻易被迷惑了,甚至伸出了手!

正在此时,云翊的手,却已经触碰到了那骨笛!

“别——”

慕清澜刚要阻拦,就看到云翊已经将骨笛拿在了手中,似乎并未异样。

她仔细看去,这才发觉云翊的手上,是覆盖着一层淡淡的银色光芒的,并没有直接接触到骨笛,更加没碰到那一滴血。

“这上面的血…有猫腻。”云翊说着,掀起眼帘看了慕清澜一眼。

她抿抿唇,点了点头。

“我怀疑这是我爹的血。但是…好像又有些不对。”

“这血里面,掺杂了一些东西。”

云翊说着,便分出了一股元力,注入到了骨笛之上!

慕清澜清晰的看到那一滴血,竟然开始冒出白烟!

看起来,竟像是被高温灼烧蒸发的一般!

慕清澜微微睁大了眼睛,而后就看到那原本鲜艳浓郁的一滴血,逐渐干涸,最后只留下了一片暗红的血迹!

但随后,那上面的血迹,竟是逐渐在上面涌动了起来,而后逐渐演变成了一行字迹!

“一年后,此地见!”

慕清澜屏住了呼吸。

很快,那一行字迹便是逐渐消散,又重新凝聚成了原来的血迹。

而后,那骨笛的颜色,便是迅速变得灰败!

云翊神色一冷,立刻将那骨笛抛出!

咔嚓!

骨笛刚从云翊的手中飞出,就立刻碎裂开来!化为齑粉!

眨眼间,烟消云散!

慕清澜眉头逐渐锁紧。

这骨笛…到底是谁送来的?

是爹爹,还是…那些将他关押起来的人?

慕清澜当然希望是第一种可能,但是她自己也知道这个希望太小。

“刚才那一滴血里面,混杂了其他人的力量,目的就是传递给你这一句话。”

云翊说着,看向了慕清澜。

慕清澜点头。

看来对方是故意这样做的了。

那也就是说…他们明知她的存在,甚至知道她在找爹爹,可是却偏偏故意这样!

可他们是为了什么呢?

如果不让见也就算了,怎么非要强调一年后?

而这样做,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慕清澜百思不得其解。

可惜那骨笛已经彻底碎裂消失,无法再仔细查看。

但她其实也觉得,应该是查不出什么来的。

——对方显然是在告诉她,他们知道她在做什么,甚至极有可能已经知道她手中有着爹爹留下的锁魂珠!

他们这是为了警告,还是有别的用意?

慕清澜看不透。

但是她知道,这一次的线索,又在这里断裂了。

对方的防御太过强大,甚至对她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现在凭借她自己的力量,想要和他们抗衡,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慕清澜闭了闭眼,将心中的情绪压下。

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我们出去吧。”

她的语调也非常平静,似乎方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云翊看了她一眼,似是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揽住了她的腰身,继续向上而去!

慕清澜朝着下方看了一眼。

入目之处,一片浓郁的黑色。

什么也看不到,犹如那背后的势力,变得越发扑朔迷离。



“有人出来了!”

正在等待的霍尊霆等人,忽然觉察到了一股力量的波动,都连忙朝着那出口看去。

此时积雪几乎已经消失了大半,有的地方已经裸露出了红色的须弥草。

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但是王岩尊主之后,就一直没人出来。

此时终于又有了动静,众人自然是激动了起来。

唰!

两道身影,瞬间飞出!

看到那二人的一瞬间,霍尊霆立刻大笑一声。

“你们两个可算是出来了!”

慕清澜抬眼看去,刚要回答霍尊霆的话,却是一眼看到了他身边的一张熟悉的脸容。

“师父?!”

她惊讶的微微睁大眼睛。

“您怎么来了?”

王岩尊主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绝色女子,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师…师父?

这是…

这是他那宝贝徒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