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7 车轮赛(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下,不仅是王焕长老几人,就连王岩尊主也忍不住回头看向她。

“你说什么?”

她教的?

这怎么可能?

慕清澜点点头,不甚在意道:“前几天我看她速度似乎有点慢,所以就教了她几招。时间太短,也来不及修炼太高深的法诀,只是说了点简单的。”

她又看了场上的王婵一眼,满意的点点头。

“小婵很聪明,现在看来那几招还是有点用处的。”

看她如此云淡风轻的样子,其他人一时间都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难道说你不应该教?

可小婵现在明显借助这技巧,躲过了冥楼的几招。

可…这种事情,怎么听都有些奇怪啊…

她自己也才十五岁啊…

倒是王岩尊主很快便是给了慕清澜一个赞赏的眼神。

“行啊!清澜丫头现在这可是帮了小婵一个大忙呢!”

慕清澜揉了揉窝在肩膀上的啸月笑道:

“其实主要还是小婵肯用心。不然换做别人,也很难在这样短的时间里,有这样的进步。”

王焕长老几人反应过来之后,倒是也都乐呵了起来。

说的也是啊!

不管怎样,小婵的实力增强了不是?

再说,慕清澜虽然不是铜陵海中让你,但却是王岩尊主唯一的徒弟,再加上之前铜陵殿天钰的事情,铜陵海的众人,早已经将她当做自己人了!

如此帮了小婵,也应该是他们谢她才对!

不过…这么几天的时间,她说是简单教了小婵一点,可实际上,哪儿有这么简单?

可见她在身法速度方面,很有水准啊!

不过这一点,他们也都很清楚。

毕竟当初在家族大会上的时候,他们都曾经见识过慕清澜的速度。

“看来这一场,小婵是能轻松解决了。”

王焕长老几人说着,脸上也都是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王萧平更是感激的看了慕清澜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多谢你。”

慕清澜却是促狭一笑。

“没什么,这本就是车轮战,小婵输了,还有你…你们呢,是吧?”

王萧平顿时窘迫了起来,一时间都有些手足无措。

慕清澜几人见状,都是笑了起来。



另一便,在王婵接连躲开他的攻击之后,冥楼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身形娇小的女子,比他想象中的更强!

于是,他终于开始正视起面前的王婵。

“想不到,你还有两把刷子。”

他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一抹炽热的光。

王婵歪头一笑。

“是吗?我看这两把刷子,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冥楼冷笑,随后身上的气势骤然暴涨!

随后,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铁棍!

“劈山棍!”

他双手紧握,随后高高扬起,朝着王婵狠狠劈下!

周围的空气被严重挤压,在他出手的一瞬间,那劈山棍的周围,甚至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空间裂缝!

旁边的结界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开始波动起来!

一波强悍至极的力量,朝着王婵的脑袋砸去!

一旦被打中,后果不堪设想!

王婵神色一凛,随后便是纵身一跃,轻盈无比的落在了那劈山棍之上!

冥楼眉眼一沉,立刻就要甩棍,可是却震惊的发现,自己的劈山滚之上,犹如压着千钧之力,竟然无法轻易挥动!

他心中暗惊,看向王婵,这才发现王婵站在那里,一只脚轻轻抬起,脚尖点在了劈山棍之上!

她分明如此娇小,可施加在劈山棍上的力量,却是无比惊人!

“起!”

冥楼一声低吼,想要将王婵甩出去。

可是王婵就那么一站,他竟是连动都不能动!

场面一时间,无比尴尬。

冥楼的脸色都憋红了,奈何却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他愤怒又窘迫,几乎恨不得立刻将王婵打飞出去!

“虽然我只是个丫头片子,可你连我都打不过,未免,也太丢人了吧?”

王婵站在那里,笑嘻嘻的问道。

天炎山的众人开始焦急起来。

“冥楼!打呀!快打呀!”

“你愣着干什么!难不成真的连她都对付不了?”

“你那劈山棍快用啊!”

这可是他们的第一场比赛!

而且关键对方还是个不怎么有名气的丫头,如果输了,脸上该有多难看?

冥楼听得一肚子火,真想冲着他们喊——有本事你们自己来啊!

这叫做王婵的丫头,不知是怎么回事,速度竟然比一般的域主初期都快上不少,不然他刚才也不会两次出手都落了空!

而且她似乎对力量的把控极好,知道如何能制得住他这劈山棍!

他倒是想反攻,那也得做得到啊!

反观铜陵海这边,倒是个个神色轻松。

其他人也终于看出来点不对劲,看向王婵的眼神,也开始逐渐变化!

冥楼一咬牙,竟是忽然身子一矮,顺带将劈山棍往下一拉!

二人失去了平衡,王婵便开始往下落!

就是这个时候!

冥楼在地上一个旋转,便翻身而起,随后再次朝着王婵出手!

这一次,他用了比刚才更多的实力,给出了这稳准狠的一击!

唰!

就在即将击中王婵的时候,她的身影,竟然再次如同鬼魅一般,险险避开!

而且这一次,她干脆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劈山棍的另一端。

冥楼心中一沉!

王婵却是已经笑了一声,而后双手运力,狠狠一甩!

砰!

冥楼一时躲闪不及,竟是被王婵这一棍子硬生生的打中了左胸!

一阵剧痛袭来,他脸上的横肉抽了抽,虽然不至于立刻倒下,可是王婵这一击是早就准备好了的,来的又快又猛,冥楼哪儿能真的抵挡得住?

因为疼痛,他的动作,出现了短暂的迟缓。

“你——”

他的话没说完,王婵就已经快速上前,同时将劈山棍从他手中抽出,而后——

砰!

又是一声闷响!

只是这一次,是打在了冥楼的膝盖之上!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

冥楼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王婵趁胜追击,一棍扫出!

冥楼未曾来得及应对,刚刚伸出手要去挡,就感觉到一股大力碾压而来!

随后他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飞出!

轰!

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关键是——他已经出了赛场外!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皆是齐齐怔住,好一会儿没能反应过来。

这…这算是怎么回事?

王婵竟然用冥楼的元器,将他打败了?

而且,两人这才过了几招啊?

未免…太快了吧?

王婵却是干脆的将劈山棍扔了出去,砸落在了冥楼的身上,拍了拍手,转身看行天炎山的众人。

她容颜娇俏,眼睛一转,十足的水灵。

可现在,看到她的笑容,却再没人会取笑她是丫头片子了!

“下一个!”



在铜陵海和天炎山打斗起来的时候,另外几个场地的比赛,也是接连开始。

而这其中,最让人好奇的,还是那几个实力最强的家族,到底会派出谁来。

等人都上了场以后,众人不由得暗暗感叹——洛族竟是将洛尘轩直接派了出来!

他是八品天脉,本身的实力境界,也已经是域主巅峰,这在场的,有几个人会是他的对手?

而且,他们的对手,偏偏还是水家!

水家在诸神之巅的地位,也不过是勉强能排个中等,对上洛尘轩,哪儿还有赢的可能?

何况,因为之前水烟雨闹出来的那些事情,以及水天青和水天越带人去绞杀慕清澜,结果反被杀了个彻底的消息,这段时间也一直传的沸沸扬扬。

所以很多人看向水家人的眼神,都带着那么点看好戏的意思。

水家派出的,正是刚才去盲抽的那一个少年。

一些人忍不住看向了水烟雨。

要说水家的这年轻一辈之中,“名气”最大的,就是她!

除去她做的那些比较丢人的事情,她本身的天赋,倒是还比较被看好。

不然也不可能依靠着一个庶出的身份,稳坐了大小姐的位置。

而且在这之前,水铭非还是对她很是疼宠的,足可看出她的潜力。

水烟雨静静的坐在那里,谁也不知她双手的指甲,已经深深的镶嵌进入到了掌心!

不管是慕清澜,还是洛夕颜,她看着都是厌恶的很!

凭什么她们都能如此风光,而她却要坐在这里,承受众人各种轻鄙嘲讽的眼神和议论?

“这一场只怕是难打的很啊…”

前面的水铭非喃喃出口,显然很是发愁。

对上洛族已经够倒霉的了,何况他们还派出了一个八品天脉的洛尘轩!

要知道他们族中,血脉觉醒的最高等级,也不过是两个七品天脉!

其中一个,就是即将要上去的那个!

如果连他都输的太难看…

他们的脸面往哪儿放?

旁边的几个长老,也是噤若寒蝉,不敢多说什么。

谁看不出来这是一场毫无疑问的比赛?

水烟雨深吸口气,往前凑了一些,轻声喊道:

“族长。”

水家的规矩,在外一律是要这么称呼水铭非的。

水铭非有些烦躁的回头:“怎么了?”

水烟雨的手攥得更紧,脸上露出了一丝歉意。

“有件事情,因为怕您怪罪,我一直没有同您说。”

“什么?”水铭非皱着眉头看她。

水烟雨顿了顿,道:

“来之前,我去见了三叔。”

“什么?你!”

水铭非几人满脸震惊。

“他可是被囚——”

“三叔他自知有错,所以…在来之前,他已经将毕生所学,都传于我了。”

水烟雨说着,似是有些担心又羞愧的问道:

“我这样…是不是,错了?原本我是不肯的,可是三叔却说,当年犯错太重,所以也不奢求出去。他听闻了天青长老和天越长老的事情之后,就…就愤怒难当,说什么也要让我继承他的力量。我实在是不知如何拒绝…”

水铭非却是神色一亮,哪儿还顾得上其他,连忙问道:

“当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