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 虚妄(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懒懒道:

“要打就打,哪儿那么多废话?”

对面的少年神色一僵。

本以为慕清澜会有些心慌,或者愤怒,毕竟谁都听得出来,这些事情是和她有着莫大的联系的。

可是她怎么这样漫不经心,甚至毫不在意?

那少年一时间有些尴尬,最后只得咬咬牙,嘲讽开口:

“心虚了?”

慕清澜耸肩。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那少年一愣:“什么?”

慕清澜手腕骤然一甩!

数条黑色的海金沙藤,立刻从她的手腕之上飞出!

“既然你不肯先出手,那——就到此为止吧!”

慕清澜清亮的话音落下,海金沙藤已经蔓延到了那少年的脚下!

那少年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而后立刻便挥出手中的长剑,朝着海金沙藤砍去!

然而,在他的剑尖触碰到海金沙藤的一瞬间,后者就已经无比灵活的蔓延而上,直接紧紧缠上!

他感到手中一沉,却是海金沙藤已经将他的剑牢牢缠住,正在往回拖!

他的剑锋利无比,可是这样的情况下,却是根本无法将之斩断!

“滚开!”

他厉喝一声,猛然挥剑!

同时,朝着剑身之上注入元力!

锋锐的剑气,瞬间爆发!

嗤嗤!

海金沙藤瞬间被剑气斩断!

那少年冷笑一声。

“不过如此!”

他说完,就举剑朝着慕清澜而来!

但刚一动作,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脚似是被一股极大的力量阻拦住,他低头看去,却见到不知何时,竟是又有几根黑色的藤蔓,将自己的脚踝死死缠住,并且正在疯狂的向上蔓延!

他一咬牙,就要挥剑!

然而不等他动作,就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臂,竟是无法动弹了!

他震惊的抬眼看去,却看到那些刚刚被他斩断的黑色藤蔓,竟然分散成了更多,朝着他袭来!

这一次,直接形成了一个牢笼,将他的胳膊和剑,齐齐困住!

于是,他的姿势,就变得非常尴尬。

“你!”

他心中羞愤,看着慕清澜的眼睛,似是能喷出火来,奈何身体却是一动也动不了!

同时,他还感觉到那些藤蔓上尖锐的刺,正缓缓的刺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他终于心慌了起来。

如果他没有看错,这应该就是慕清澜的海金沙藤——是有毒的!

慕清澜甚至站在原地,双脚动都没动,只是抬了一下手,就直接将他至于如此境地!

他从未有一刻,如此时一般感到羞愤难当!

偏偏对面的慕清澜,神色还是无比的云淡风轻,一手抱臂,一手控制海金沙藤。

她纤细白皙的手指,缓缓抓住了海金沙藤!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心中猛然一空!

但是,他还来不及说什么,慕清澜就已经抓着海金沙藤,狠狠一甩!

他的身体顿时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

强大的冲击力,让他在地面上拖出了一条长长的痕迹!

后背火辣辣的疼痛,像是要着火了一般!

而他留下的那一道痕迹,也有血痕,清晰可见!

慕清澜心念一动,海金沙藤便迅速撤退,最后重新盘踞到了她的手腕之上。

她抬眸,挑眉看了一眼那个少年。

“与其关心别人的是非,不如先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问。不然,怎么死的,怕是都不知道呢。”

众人,一片死寂!

慕清澜这话,分明是说给所有人的!

她站在这里,脊背挺直,身形如松,而眉眼之间,满是洒然恣意!

从头到尾,她只是抬了一下手而已!

天炎山的那个少年,甚至连一招都没有来得及使出,就已经被打出了赛场!

他躺倒在地上,看着站在那里的慕清澜,虽然在笑,可是那双黑色的眼眸之中,却闪烁着清冽冷厉的光!

令人不寒而栗!

他忍不住浑身瑟缩了一下。

那股气息,实在是太过令人心惊…

他胸膛一震,吐出一口血来,脸色一阵青白交加,却是不敢再说半个字!

慕清澜看向洛南山,笑吟吟问道。

“现在,可以判定输赢了吧?”

洛南山脸皮一抖,心中对慕清澜实在是厌恶至极!

五场比赛,第一个取得胜利,结束比赛的,竟然是铜陵海!?

这在以前,几乎从来没有发生过!

但是这等场景,也容不得他拒绝。

于是,他只得沉声说道:

“车轮赛,铜陵海对阵天炎山——铜陵海胜!”

哗!

铜陵海的众人,立刻欢呼了起来!

“清澜好样的!”

王婵几人神色激动,欢喜的冲着慕清澜招手。

虽然早就想到了结局,不过慕清澜这么轻易的解决了天炎山,还是比想象中的更厉害啊!

天炎山的人冒犯在前,不管怎么收拾他们,都是应该的!

何况,这也算是给在场的其他人一个警告!

他们铜陵海,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慕清澜嘴角一勾,这才转身往回走。

无数目光凝注在她的身上,意味不明。

但是比起之前,明显多了几分忌惮和重视。

慕清澜刚才根本连元力都没有怎么动用,就直接解决了天炎山那个域主初期的少年——她的实力,怕是真的如同传闻中那般强横!

而就在慕清澜刚走到赛场边缘的时候,又一阵惊呼声传来。

她回头看了一眼。

却是水烟雨,再次将洛族的一个少年击败!

而这个人,已经是洛族的第四人!

毫无疑问,她接下来的对手,就是洛夕颜!

众人之所以震惊,就是因为这第四个上来的少年,本身实力也是域主中期,可在水烟雨的手中,连五招都没有走过,就直接败北!

如果说之前,大家还以为水烟雨轻松赢了那一场是因为对手的实力有所消耗的话,那么这一场,已经毫无疑问可以肯定她的实力!

水家的人,脸上终于抑制不住的露出喜色。

不管怎样,总算是挣回了一点面子!

“烟雨果然不会让人失望!”

水铭非赞叹一声。

身边的几个长老和年轻子弟,也连忙恭维,仿佛根本不记得之前还曾经对水烟雨冷嘲热讽。

不过台上的水烟雨,依然十分谦虚的样子。

“承让。”

连赢两场,而且都是这般的轻松,竟然还如此谦虚恭谨,顿时让不少人对水烟雨大为改观。

“看看水烟雨,赢了也谦虚!对比之下,那慕清澜,简直是太狂傲了!”

“就是!都是最后一个上场的,天炎山的那个之前已经打过一场,体力消耗很大,再和她对战,本就吃着亏呢!她赢了也不是多了不起的事儿,真是看不惯她那嚣张的样子!”

“嗨,不就仗着有王岩尊主撑腰吗?还有云翊…”

“水烟雨之前一直名声极好,就这两年因为和慕清澜牵涉起来,才有那些难听的流言传出,我看,少不得是慕凌寒暗中动的手脚!”

“谁知道呢,这种事儿…呵呵。”

就连洛族的人,也并未因为水烟雨赢了他们两场而愤怒,反而将这累积的怨念,都转移到了慕清澜的身上。

——这不过是两场比赛,和洛夕颜因为慕清澜被拒婚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他们心中,对慕清澜才是抱有最深的敌意的!

所以此时,自然也乐得将脏水往慕清澜的身上泼。

王婵听到那些议论声,终于按捺不住,冷声道:“你们说什么呢!?”

那些人安静了一瞬,目光却露出不屑。

慕清澜一笑,收回视线,朝着几人走去。

“小婵,不必生气。”

她说着,将一直待在位置上的啸月抱起来,悠闲自在的坐了下来。

王婵忍不住跺脚:“他们说话太难听了!我——”

慕清澜眉眼一弯。

“狗咬你一口,难不成你要咬回去?”

旁边那些原本看好戏的人,脸色瞬间发青!

王婵几人却是都忍不住笑起来。

还是清澜厉害,一句话就把那些人噎死了!

“说的也是!”

王婵皱了皱鼻子。

“等会儿精英战的时候,再狠狠收拾他们!”

王萧平几人也连声符合。

慕清澜笑而不语。

洛夕颜站了起来,走到了赛场之上。

水烟雨浑身都紧绷了起来,面上却是露出笑容来。

“想不到,第一轮就能和你遇上。”

洛夕颜容色矜贵,淡淡一笑。

“你的实力,最近当真是进步了许多呢。”

水烟雨心中一沉!

这话…

难道洛夕颜知道了什么?

她强自稳住自己的情绪,勉强勾了勾嘴角。

“承蒙夸奖,不过和你比起来,却还是不够看的。”

洛夕颜笑意更深。

“请——”

水烟雨也不再犹豫,率先攻击!

洛夕颜实力强劲,她必须要占据上风!

但是她刚一出手,就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洛夕颜!

因为洛夕颜站在原地,竟是根本没有动,仿佛就等着她动手一般!

水烟雨心中不知怎的,忽然生出一股不安。

但是她手中的落水剑,已经刺出!

洛夕颜终于抬手!

她细嫩修长的双指,猛然卡主了落水剑!

水烟雨立刻发现,自己的剑,竟然再不能向前刺出一分!

洛夕颜的实力,竟然——

嗤!

洛夕颜忽然快速上前一步!

二人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近!

洛夕颜的手指,已经滑到了落水剑的剑柄之处!

一道极为细微的声音,忽然传到了水烟雨的耳中——

“就凭你,也妄图与我一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