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3 血天鼎(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水烟雨攥紧自己的袖子,几乎将那上好的织锦撕烂!

慕清澜!

“明明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几句话就能说清楚,怎么水大小姐,吞吞吐吐就是说不清呢?”慕清澜神色十分诚恳的问道。

水烟雨只觉得脸上像是被狠狠扇了一巴掌一般!火辣辣的疼!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这里面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水烟雨依然不肯服软,张口就开始否认。

“哎——这事儿我一没有去五大学院鸣岐山大赛的人都知道,怎么偏偏在那的你,不清楚?”

一旁的赫连烈风忽然大咧咧的开口。

众人的眼神,变得将信将疑起来。

赫连烈风嘿嘿冷笑。

“不仅是其他四大学院联手,就连剩下的那些,也全都站在了统一战线。此事当时闹得满城风雨,中元学院人人自危,我听说你也是在中元学院被封锁以后,才逃走的?那你要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就偏偏选择在那个时候走呢?”

水烟雨越发的慌张起来。

赫连烈风乃是赫连家族的少主,颇受器重,身份贵重,说的话,自然比水烟雨的更有可信度。

水烟雨没想到赫连烈风竟然真的会这样直接帮慕清澜说话,心中终于产生了一丝慌乱。

“我…我只是以为,慕清澜她是想要针对我…”

“你以为?”

慕清澜打断她的话,似笑非笑。

“这么说,你方才说的那些,其实都只是——你以为?”

水烟雨心中猛然一沉!

如果她承认了,那岂不是就相当于说自己是在诬陷慕清澜?

可如果她不承认…前面的话又圆不上!

她握紧了拳头,说不出话来,只是眼中盈盈泪水,越发可怜。

“我…我…”

“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要请教水大小姐。”

慕清澜倒是也懒得继续和她纠缠,话说道这个份上,谁还看不出水烟雨有猫腻的,怕真是脑子有问题。

水烟雨下意识的看向慕清澜,当迎上那双清冽的黑色眼睛的时候,心中忽然生出了一股不安。

难道…

“不知水大小姐,可知道‘血天鼎’是什么?”

慕清澜嘴角噙着笑,眉眼之间却带着一股强大的压迫力!死死盯着水烟雨!

她声调虽轻,可是每个字都犹如有千钧之力,重重砸下!

在众人心中,掀起了巨大波澜!

就连各家家主,神色也是猛然一变!

“什么!?”

“血天鼎?慕清澜,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

血天鼎在诸神之巅,乃是禁物!

慕清澜怎么会对水烟雨,问这样的一句话?

水烟雨在听到“血天鼎”的那一刻,心就狠狠的沉了下去!脸色也是瞬间煞白!

和之前她那几次故意让脸色苍白的时候不同,这一次,她是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了!

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都像是停止了流动!四肢僵冷,心脏之上也似被什么死死压住,整个人都无法动弹!

仔细看去,她那煞白的脸色之下,还带着一丝惊恐和慌乱。

“你、你说什么?”水烟雨下意识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血天鼎,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她必须要否认!她绝对不能将自己和血天鼎扯上关系!

否则,她在诸神之巅,就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慕清澜黛眉微微一扬,眼角眉梢便流淌出一丝讥讽笑意。

“哦?你当真不知?”

水烟雨强自镇定,下了狠心——

她不知道慕清澜是怎么猜到的,或许真的只是试探也不一定!

如果她太慌乱,必定就会被慕清澜认定,就是她干的!

所以,无论如何,今天是绝对不能承认!

最关键的是,和那件事情有关的人,早已经死绝了不是吗?

慕清澜拿不出证据!

如此想着,水烟雨心中总算是安定了不少。

她深吸口气,将自己心底的情绪压下,柳眉一皱:

“血天鼎乃是极恶邪物,整个诸神之巅,都绝对不允许血天鼎的出现!你故意想将这种东西和我扯上关系,到底是何居心?!”

和之前的时候不同,此时二人争辩,所有人都是面色严肃,再无人嬉笑议论。

若是真的有人动用血天鼎,那么绝对不可饶恕!

水烟雨也觉察到周围的紧绷气氛,额头逐渐有冷汗流淌而下。

不过她脸上神色还算镇定,甚至带着几分怒意,倒真有几分像是被污蔑时候的样子。

慕清澜嘴角一勾。

“到底是我’故意‘将你和血天鼎扯上关系,还是你自己本身就有问题…你自己不是最清楚吗?”

水烟雨已经是打定主意,坚决不承认,听慕清澜这么说,她的脸色也变得凌厉起来。

“慕清澜,此事事关重大,牵涉到我,以及我水家的名声!你最好能拿得出证据!证明血天鼎和我有关系!否则的话,今天单凭污蔑这一条,我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慕清澜的身上!

对!

证据!

这不是一般的事情,只有慕清澜拿出证据,才能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否则的话…谁也不会轻易相信!

慕清澜顿了顿,反问道:“你要证据?”

水烟雨见慕清澜似是犹豫了一瞬,心中更加肯定慕清澜手上是拿不出任何证据的,底气更足。

“没错!你今天若是拿不出证据,我——”

水烟雨的声音,戛然而止!

慕清澜的手中,竟是忽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三足鼎炉!

那东西虽然只有两个拳头大小,但是通体呈现凝重的暗红色,仔细看去,还能瞧见上面有几道裂缝。

这东西看上去平淡无奇,甚至还有些破,但是当慕清澜拿出来的时候,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是——这是血天鼎!”

离恨天率先开口,盯着那血天鼎,神色愤怒至极!

诸神之巅之中的人都知道,离族当年曾有一个人,偷偷炼制血天鼎,甚至不惜对自己的族人下狠手。那时候离族之内的强者,不断失踪,惹得离族大乱。最后才终于查出来,是族内之人捣的鬼!

那一次离族内战,血流成河,损失惨重!

从此,离族之人对血天鼎,都是极为厌恶憎恨!

所以,离恨天看到血天鼎,反应这般强烈,也就在众人的预料之中。

反过来说,既然他都已经认定这是血天鼎,那么这必定就是!

在场的其他世家族长,也都是面色凝重的看着慕清澜手中的血天鼎。

虽然这东西已经在诸神之巅禁了多年,未必是所有人都亲眼见过,但是要判定这东西的身份,还是很简单直接的。

这就是血天鼎无疑!

不过,是一个已经破损,毫无用处的血天鼎罢了。

上面的裂缝,足以说明它里面炼制的魂魄,已经消散!

“慕清澜,这东西你是从何得来!”

洛青衡猛然起身,面色冷厉,似是质问。

慕清澜嗤笑。

“这是诸神之巅的东西,我能得到它,自然是因为有人用它来对付我。总不能是我自己炼制的吧?”

洛青衡脸色一僵,语气依然冷硬。

“你的意思是,这是水烟雨的东西?”

慕清澜挑眉一笑。

“不然还是您洛族的?”

洛青衡一噎,狠狠挥袖:“胡说八道!我洛族怎么会和这种邪祟之物有牵连!”

“那不就行了。我现在问的,不就是水烟雨?”

慕清澜看也没看脸色青白的洛青衡,把玩着手中的血天鼎,冲着水烟雨笑吟吟问道。

“水大小姐,这东西,你熟悉吗?”

水烟雨万万没想到,慕清澜竟然还留着血天鼎!

她当初只顾着让三叔将那些去的人都弄死,怎么就忘了这一点!

慕清澜当真是狡诈的很!

“我从未见过这东西。”

水烟雨矢口否认。

她还有最后一条线——这血天鼎,的确不是她炼制的!

不管慕清澜怎么指责,她只要咬死不认,任何人都没办法用一个已经完全破损的血天鼎,定她的罪!

何况,和这东西有联系的三叔,早已经魂飞魄散!

慕清澜这,根本就是一个死结!

所以,水烟雨毫不犹豫的否认了。

而她这么干脆的否认,也让众人的心思,再度活络起来。

水烟雨这样子…似乎真的和这血天鼎没关系啊…

再说,她就算再厉害,怎么也不可能有那个实力炼制不是?

除非…她背后有人?

不少人都看向了水家。

水铭非气极反笑。

“诸位该不会以为是我水家之人,炼制的这血天鼎吧?”

水家当年在这上面,也曾经吃过很大的亏,似乎也不太可能…

水铭非看向慕清澜,冷声道:

“不知道你是从何处找来的这血天鼎,竟是想要如此污蔑烟雨,甚至于我整个水家!慕清澜,你不要以为有人给你撑腰,你就能为所欲为!搞清楚这里是诸神之巅!”

谁都知道水家的两个尊主强者的长老折在了慕清澜的手里,这等深仇,水家焉能轻易放过她?

何况如今慕清澜率先出击,将血天鼎拿了出来,水家不反击,才是让人惊讶!

“水铭非,你也知道这里是诸神之巅。本王的徒弟,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

王岩尊主也是冷哼一声,开口厉喝!

气势之上,竟似乎还稳稳压了水铭非一头!

而且——他的自称是“本王”!

他这是在用星阵王师的身份,警告水铭非!

气氛紧绷,一触即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