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4 得罪(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认?”

在这紧张万分的氛围之中,慕清澜却神色轻松,漫声反问。

水烟雨终于没了耐性,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僵冷无比。

“平白无故的污蔑,我自然不认!”

慕清澜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

“不认就不认,这么紧张做什么?”

水烟雨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慕清澜又说道:

“反正,是你的,逃也逃不掉!”

“你!”

水烟雨气的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慕清澜这是打定注意要将这帽子给她扣上了!

如此蛮横,如此霸道!

“你没有证据,却如此理直气壮?”水烟雨肩膀都在抖。

一方面是气的,一方面她是真的怕慕清澜有什么后招。

慕清澜眨了眨眼睛。

“我这不是和你学的吗?刚才你不也是没有证据,就随口一句‘我以为’,就将脏水朝我身上泼?”

水烟雨一窒。

一时间,她竟是想不出任何反驳的话!

在场的不少人,都是皱起了眉头。

说到底,这血天鼎的确牵涉过多,绝对不能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算了。

水铭非冷笑道:

“王岩尊主倒是培养出了一个好徒弟,竟然如此不分轻重,血天鼎这么重要的事情,也能随口诬陷!”

王岩尊主却忽然哈哈一笑。

“这又怎么能算得上污蔑?不过是我徒弟,从你女儿那里,举一反三罢了!”

水铭非一怒,正要反驳,旁边的离恨天却忽然开了口。

“其实,这血天鼎虽然破了,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找出原主。”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水烟雨心里一抖,立刻看了过去。

离恨天沉吟片刻,解释道:

“诸位皆知我离族曾经深受血天鼎之灾,所以对这东西,极为警惕。所以,在这方面,也算是有一些心得。其中,就包括利用血天鼎,寻找原主。”

王岩尊主问道:“即便是破损的,也能行吗?”

离恨天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众人一静。

血天鼎已经多年未曾现世,所以他们在这方面其实也了解不多,没想到离恨天竟然有办法,直接用破损的血天鼎,找到其主!

离恨天站起身,看向慕清澜。

“慕小姐,不知这东西,可否借我一查?”

慕清澜洒然一笑。

“离族长愿伸出援手,我感激还来不及。”

说着,便是将血天鼎送了过去。

离恨天接过。

四下里,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离恨天的身上!

就连正准备开打的这些人,也都是停了下来。

水烟雨浑身紧绷,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唯有一双眼睛,不受控制的死死的盯着离恨天!

不会的…

肯定不会的…

三叔都已经魂飞魄散了,这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他的存在,离恨天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肯定无法查的到的!

离恨天双手抓着血天鼎,一眼看到了那上面的几道裂缝。

他深吸口气,将心中的情绪压下,而后闭上了眼睛,朝着血天鼎之中注入元力!

同时,他松开了手,血天鼎静静悬浮在他的双手之间!

他手掌开始变幻姿势,一道道蓝色的元力,开始彼此交错!很快,就形成了一道奇特的符文!

随后,那符文便是贴在了血天鼎之上!

一阵微妙的波动,从那上面逐渐扩散开来!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

蓝色的符文,很快将血天鼎笼罩!

一道血光,忽然从血天鼎之中飞出!

慕清澜眸色一闪——那血光,竟是和当初血天鼎施展威力的时候出现的情景,一模一样!

只是比起当时,这一缕血光,着实是弱小了许多。

仿佛…是残留在这血天鼎之中的?

离恨天猛然睁开了眼睛!

蓝色符文,朝着那一缕血光而去!

然而,就在即将触碰的时候,那一缕血光,却是忽然“嘭”的一声,消散开来!

离恨天满脸错愕。

周围人也是吃了一惊。

这…这什么意思?

慕清澜心中一动,飞快的看了旁边的水烟雨一眼,正瞧见她呼吸一松。

离恨天摇了摇头,随手一挥,那蓝色的符文,便是也消散而去。

他无不遗憾的叹道:

“炼制这血天鼎的人,已经…死了。血气消散,魂魄寂灭,无法再寻。”

慕清澜依然看着水烟雨。

这一次,她僵硬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脸上甚至露出一丝庆幸得意之色。

仿佛,劫后余生一般。

众人都没想到,竟然会是这般的结果,一时都愣在当场。

这意思…永远都找不到这血天鼎的主人了?

整个成了一个无头冤案?

离恨天看向了慕清澜,将东西返还,无奈道:

“可惜…”

不管是不是水烟雨捣的鬼,他其实都很希望查出真相,没想到…人竟然死了!

慕清澜眨了眨眼,笑道:“无论如何,都多谢离族长出手相助。若是真的找不到的话…那我也就只能认倒霉了。”

离恨天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有一事…这血天鼎,不知是谁破的?”

慕清澜笑道:

“自然是我。”

离恨天的瞳孔,骤然缩小!

旁人不知,他却是能觉察得到,这血天鼎之中,先前必定是炼制的尊主强者的魂魄!

慕清澜竟然说,是她破的?!

这岂不是说明——

慕清澜意识到离恨天在想什么,眉眼一弯。

“多谢离族长。”

再次道谢之后,慕清澜才将血天鼎重新放回了芥子戒之中,重新回到了赛场之上。

水烟雨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

她心情猛然轻松了许多,再看慕清澜,也不再心虚,反而多了几分嘲讽和鄙夷。

“怎么?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慕清澜却似乎并不在意周围人的视线,更加对水烟雨的姿态毫无反应。

她偏了偏头。

“我想说的是…比赛,应该开始了吧?”

水烟雨冷哼:“既然你随意污蔑,还不肯认错,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落下,水烟雨身上气势暴涨!

竟是直接打算以域主巅峰的实力相斗!

慕清澜手腕翻转,一把青黑色长刀,也立刻出现在手中!

锋利的刀刃之上,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她忽然笑了一声。

“这一幕,还真是熟悉的很呢。”

水烟雨心中冷笑。

她知道,慕清澜指的是几年前,五大学院招生赛的最后一轮大决赛。

在那一场比赛之上,她的境界分明是高于慕清澜的,可是最终,却比慕清澜打败!

那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耻辱!

“今天,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

水烟雨轻喝一声,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模糊之中,只能看到那一抹格外显眼的蓝色!

落水剑!

众人都没想到,这两人竟然这么快就打了起来!

虽然还想继续追问那血天鼎的事情,可是就连离恨天都说人已经死了,那基本上是无望找到人了。

这世家大赛,自然还是得继续。

赫连烈风倒是反应很快,看慕清澜二人战作一团,也冲着冥皓抬了抬下巴。

“开始吧!”

冥皓一惊,虽然心中畏惧,可这一场,不打也是不行。

他深吸口气,手中快速召唤出了一把长剑!

赫连烈风忍不住嗤笑一声。

和他比什么不好,偏偏比剑?

这么多年,他遇到的人里面,除了云翊的剑法比他略高一筹,他还真没在别人的剑下吃过亏!

还是快点结束比赛的好…

赫连烈风这么想着,手腕翻转,一把黑色长剑,就遥遥指向了冥皓!

铿!

二人同时动手!

眨眼之间,短兵相接!

眼看着这两场比赛都已经开始,其他人也不再犹豫!纷纷开打!



整个广场被分为了五个赛场,彼此之间被透明的结界阻拦,所以虽然五场比赛同时进行,但是每一场大家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慕清澜和水烟雨这一场,吸引了最多的视线。

方才二人闹成那般地步,这一场,不知会打成什么样!

“水烟雨乃是域主巅峰,慕清澜不过是域主初期,这二人的比赛,应该很快就能分出胜负吧?”

“这还用说吗?差一级就已经够难了,何况是两级?”

“不过,听说那慕清澜契约了顶级元兽,而且还是星阵师…”

“那又如何?水烟雨只要施展威压,就能轻松制住慕清澜啊!”

“我看这慕清澜,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啊…”

不仅是各家的子弟,甚至连各家的长老们,也都是在低声议论着。

明月尊主正瞧着,却发现一旁的离恨天神色有些恍惚。

“族长?”

明月尊主喊了一声,离恨天却似是没听到,依旧神色复杂的看着慕清澜。

“小天?”

明月尊主胳膊捅了他一下,离恨天才猛然清醒过来。

“嗯?明月?怎么了?”

明月尊主打量他一圈。

“你在发什么呆呢?”

离恨天无奈一笑,而后摇了摇头。

“我只是在想,水家为何要这般想不开,去得罪慕清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