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歇斯底里(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恨天一声厉喝!声音顿时传遍了整个广场!

水烟雨听到这一声,心中立刻涌上了一股深深的恐惧!

怎么会?

他们怎么会发现——

所有人的视线,都已经随着离恨天看向了水烟雨。

尽管他们尚且不能确定什么,可是水烟雨脸上那快速弥漫的阴森诡异的红色,的确是十分不对劲!

“她体内,有刚才那血天鼎的气息!”

这一次,离恨天说的更加清晰,几乎咬牙切齿!

慕清澜没想到离恨天竟然如此敏锐,不过倒是也帮自己省了点力气,毕竟离恨天说的话,相信的人会更多。

水家的人犹如当头棒喝——若是水烟雨真的和血天鼎扯上了关系,那他们怎么办?

只怕到时候他们也会受到牵连!

“离恨天!你别血口喷人!”

水铭非率先反应过来,当即怒喝。

“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

离恨天冷笑,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竟然还想着狡辩?

没看见水烟雨的脸色都已经满是惊慌了吗?

她要不是心虚,怎么会是这个反应?

离恨天一手负于身后,冷声哼笑,一手指向了水烟雨:

“证据?她自己就是最大的证据!在场的诸位,难道还看不出她有问题吗!?”

此时,水烟雨脸上已经是一片浓郁的血红之色!

而且,她裸露在外的脖颈和手臂之上,也正有一道道的暗红色在快速蔓延!

犹如蛛网,飞快的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其中!

“血天鼎乃极邪祟之物,用极为残忍的手段,炼制其他修行者的肉身和魂魄,掠夺其力量为自己所用!水铭非!你大可自己看看,水烟雨为何受伤如此之重,却恢复的这般快?而且,她身上的气势,还在不断增强!这些,你怎么解释!?”

离恨天声色沉厉,字字铿锵,竟是问的水铭非一时间哑口无言!

但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何况牵涉到血天鼎,这事儿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

水铭非咬牙道:

“分明是慕清澜攻击了烟雨之后,她才变成了这个样子的!我看分明是慕清澜——”

“水铭非,我想大家刚才都看的清清楚楚,那三枚菱形尖锥,可是水烟雨的东西!”

离恨天打断水铭非的话,满是讥讽。

水铭非一愣,实际上他现在都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菱形尖锥?那又和血天鼎有什么关系?!”

离恨天懒得和他理会,径直看向了慕清澜。

“慕小姐,你手中的那一枚,可否借我一看。”

慕清澜原本还打算自己揭发,没想到离恨天会如此帮忙,当即笑了一声。

“自然可以。”

说着,将那一枚菱形尖锥,投掷给了离恨天。

离恨天显然有所准备,手上覆盖了一层结界,才接住了那东西。

他看了一眼,便肯定了心中的猜测,随后冷笑一声,举起了手中的东西,扬声道:

“诸位请看,这东西,看似普通,实际上,里面蕴含着极为强大的血天鼎的力量!”

众人哗然!

“想必大家都知道,血天鼎的力量极为强大,而且蕴含剧毒,稍有沾染,就会遍及全身,溃烂而亡!但是血天鼎想要启动,也会消耗极大的血气,所以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血天鼎其实来不及动用。于是,血天鼎的主人,往往都会专门炼制出一些这样的‘血凝子’,将血天鼎的力量封存在里面!这样的东西,普通人几乎触之即死!可,唯有一人,不但不会受伤,反而可以将里面的力量,尽数转化为自身的力量!在极短的时间里,使得自己的实力大大增强!”

离恨天每说一句,水烟雨的心就下沉一分,到最后已经彻底慌了神!

这番话虽然没有直接指明,可是…

说的分明就是水烟雨!

这也能解释,为何她受了伤,却还能如此快速的恢复战斗力,甚至身上的气息,还在不断增强!

就连水铭非等人,也是彻底蒙了。

这还要如何辩驳?

正如离恨天刚才所言,水烟雨自己,就是最大的证据!

一时间,整个广场,陷入死寂!

觉察到那些愤怒的眼神,水烟雨不由得缩了缩身体,而后慌乱的尖声道:

“我不是!我没有!我根本不知道什么血天鼎!都是慕清澜!是她想要陷害我!是她!”

可事已至此,谁又还会相信她的话?

东西的确是她自己拿的,而且她此时身上的变化,让人想相信她都难!

洛青衡起身,神色严肃。

“血天鼎乃是禁物,任何有牵涉的人,都绝对要严惩!”

这是在洛族,洛山!

出现了这样的事儿,岂不是相当于在打他们洛族的脸!

好好的世家大赛,都让这水烟雨搅了!

“不错!不管是谁,一旦查出和血天鼎有关,绝对不能放过!”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澹台墨也沉声开口。

崇天明拧眉点了点头。

“此事,理当严查!当初血天鼎为害一方,甚至让整个诸神之巅陷入大乱,各家都曾为此付出惨痛代价。如今,血天鼎再度出现,自然是要坚决扼杀!绝对不可让当年之事重新上演!”

开口说话的这几位,都是诸神之巅之中顶尖的人物,话语分量自然极重。

就连来了之后,几乎没说过什么话的云沛,也是终于抬起眼帘,看了水烟雨一眼。

“涉及血天鼎,当斩草除根才是。”

此言一出,算是彻底的宣判了水烟雨的死刑!

排名前几的世家,全部都表明了态度!

水烟雨听到这话,顿时面如死灰。

她连忙看向了水铭非:“爹!我是冤枉的!您一定要救救我啊!我真的是冤枉的!”

现在,单单靠着她自己,绝对不可能脱身了。

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水家!

可是她却忘了,如此情况,水铭非就算是想力挽狂澜,也已经没有任何希望!

更何况,他现在最应该考虑的,其实是整个水家,会不会受到牵连!

离恨天看着手中的血凝子,心中对水家的怀疑,已经上升到了最高点!

他没什么笑意的扯了扯嘴角,看向了水铭非。

“其实有一件事情,我还有些不明白,想要请教水家主一二。”

水铭非心脏狠狠一跳,直觉离恨天嘴里不会说出什么好话来!

但是离恨天已经开了口——

“水烟雨如今不过域主巅峰,而那血天鼎,我刚才已经查过,炼制的乃是尊主强者!依照她的实力,那血天鼎绝对不是她亲自炼制的。何况,血天鼎原来的主人已经死了。也就是说,是有人炼制出了这血天鼎,而后给了水烟雨。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

会是谁?

首先,那个人必定也是尊主强者,其次,肯将这种东西给她,他们二人必定关系匪浅!

随便想想,都会猜到是水家的人!

水铭非的脑海之中,飞快的闪过了一个人名!

难道是…

可,怎么可能?

他当初犯下大错,被囚禁在水家的禁地多年,怎么可能会炼制出血天鼎这种东西?

可是如果不是他的话…水烟雨这边又怎么解释?

最关键的是,水烟雨一开始也说了,她得到了那人的传承!

这些碎片串起来,整个事情几乎就要浮出水面!

水铭非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脑海之中疯狂的想着不可能,但是心底的最深处,却又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提醒着他——这就是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可能!

不仅仅是水铭非,其他几个水家的长老,也都是联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得非常难看!

刚才水烟雨说她得到了传承,本身力量大大增强的时候,他们还都很高兴,以为这次水家终于可以扬眉吐气!

谁知道她竟然带来这么一个天大的麻烦!

她真是疯了!

竟然连血天鼎也敢碰!

可是如果现在承认的话,毫无疑问整个水家都会被拖下水!

无论如何,都要咬死水家和这件事情毫无关系!

只是一瞬间,水铭非就飞快的做好了决定!

他容色冷厉,沉声道:

“关于血天鼎,我可以担保,我,还有整个水家众人,都毫不知情!水烟雨从中元学院回来之后,就被软禁了起来。这之中,水家之人几乎无人和她有过任何接触。直到世家大赛前夕,才将她放出来,和族中子弟一同血脉觉醒,之后才一同前来。至于她为何会和血天鼎扯上关系…我不知道,水家也无人知道!”

听到水铭非的辩解,水烟雨心头的那最后一丝希望,终于彻底消散!

她神色木然,整张脸上遍布暗红色的瘢痕,深深浅浅十分可怖。

纵然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但是她也能感受到身体里正在发生极大的变化。

当初三叔将东西给她的时候,只说了这东西在危险时候用,也曾经警醒她,一次不可用多。

可是她刚才杀慕清澜心切,一时昏了头,竟是直接甩出去了三枚!

到头来,反而成了慕清澜钳制自己的证据!

并且,完全将自己推入了深渊!

水烟雨无比清楚,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就连水家也是打算直接将她抛弃…

“…呵…”

水烟雨瘫坐在地上,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

这笑声十分突兀,听着也带着一股子的阴森,让人不寒而栗。

“慕清澜…慕清澜!你真是够狠…”水烟雨喃喃,忽然抬头,看向了慕清澜,神色凶戾扭曲,歇斯底里。

“都是你的错!你该死!如果没有你,我怎么会沦落到这般境地!?”

她眼底一片疯狂,尖声道:

“谁也不能让我死!谁也别想!”

说着,她的身上,开始爆开无数血口!

随后,便朝着慕清澜猛然扑来!

离恨天神色一厉:

“拦住她!她要自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