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 陪你睡觉(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这一天的比赛已经消耗了不少精力,所以世家大赛剩下的比赛,放在了第二天。

而十大世家的人,也都是在洛族的安排下,各自进入洛山之下的屋舍之中休息。

这一晚上的时间,相当于是让这四人都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以便于在最后的比赛之中,发挥出全力。

尽管这时间并不充裕,但是也算是给了众人一个休息的间隙。

所以,在抽签结果出来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是回了自己暂时的住处。

慕清澜等人也不理外。

事实上,在大部分人的心中,慕清澜才是那个最需要这一天时间的人。

毕竟她受的伤最重,而且等级最低,在比赛过程中消耗的元力也最多。

而且因为那令人意外的抽签结果,所有人心中都是好奇兴奋不已。

慕清澜对战洛夕颜…不知会是何种场景!



是夜。

洛山之下,一座座精致的房屋错落有致的分散开来,一道道光从窗户之中透出,静谧而又充斥着一股奇特的热闹。

大约是因为对第二天的比赛都有些期待,所以不少人都并未休息。

“呵,她已经废了一只手,就算云翊给她用了彩灵石,那也不可能一天时间就完全恢复。何况,她的境界低微,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大多还是靠着那点小聪明和小手段罢了。”

安静的房间之内,洛青衡低沉不屑的声音,格外清晰。

他看着站在窗边的窈窕身影,捋了捋胡子,冷笑道:“她还毫无自知之明,想要和你一决高下,当真是嚣张狂妄!如此作为,不过是自取其辱!”

洛夕颜闻言,转过身来,淡淡笑道:

“族长,尘轩天赋极佳,实力也强,想要胜过他,可不是单纯靠着一点小聪明就可以做到的。”

洛青衡一噎。

这一点他当然也知道,不过是心中不愿意承认罢了。

在他眼里慕清澜不过是一个出身卑微的蝼蚁,能够站在这世家大赛的赛场上,已经是托了王岩的福,上辈子烧了高香!她竟然还妄想走到更高?甚至和夕颜对战?

他都怕脏了夕颜的手!

“哼,那又如何?说到底,骨子里也还是流淌着卑贱的血!一个十几岁的姑娘,出身低微,如果真的没有依靠任何背景,能这么顺利的走到今天?”

他嘴角一瞥,眼中鄙夷显露无疑。

洛夕颜神色平静:“那也得是那靠山,愿意让她靠才行。这又何尝不是她的本事?”

洛青衡心中一恼。

慕清澜能有什么靠山?

无非就是王岩和云翊罢了!

王岩也就罢了,可云翊算是怎么回事?

“真不知她给云翊灌了什么迷魂药!”

洛青衡又想起当初在云族万神殿之上,众人皆在,云翊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当众拒了和夕颜的婚约!

那不只是给了夕颜一巴掌,更是让他们整个洛族都蒙了羞!

云翊这样冷心寡情之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对一个女子如此衷情,甚至不惜为了她,得罪那么多人?

为此,他差点失去自己的少主之位!

他心疼的看向洛夕颜,长叹一声。

“你们二人也算是从小相识,青梅竹马,本以为婚事是水到渠成的,没想到——”

“族长,已经过去的事情,就不必再提了。”

洛夕颜脸上笑意微微淡了一些,打断了洛青衡的话。

按照她以往的脾性,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但如此她身份已经不同,贵为洛族神女,她和洛青衡是平起平坐的,所以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人会指责是她逾矩。

洛青衡更是心疼都来不及,哪儿还会注意到其他?

“好好,这事儿不提了。云翊既然如此没有眼光,那自然也是配不上你的!只待明天,你将那慕清澜踩在脚下,所有人都会明白,谁胜谁负!”

同样,也会证明,云翊当初的选择,是一个多么巨大的错误!

洛夕颜转眸看向窗外,夜色浓郁的像是化不开的墨。

“这是自然。”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将慕清澜放在眼里过。

她停顿片刻,忽然回头问道:

“对了,族长,不知水烟雨那边情况如何了?”

洛青衡一愣,怎么忽然提到了那个人?

但他还是很快回答道:“水烟雨已经被关入地牢了。只等家族大会结束之后,就会开始审问。水家的人没有说过一句求情的话,想必已经放弃了她,这会儿巴不得和她撇清关系呢!怎么忽然想起她来?”

水烟雨沉思片刻。

“我忽然想起有件事情,需要问她一问。”

“什么事儿?”洛青衡问道。

洛夕颜柳眉忽然挑了一下,脸上的笑,有些意味深长。

“您难道忘了,之前水家派去了水天青和水天越,专门去红河城围剿慕清澜?”

洛青衡皱眉:“这事儿我自然是知道的,水家死了两个尊主强者的长老,整个诸神之巅,应该都没有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吧?听说当时天炎山和宗政世家的人也去了,不过后来却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水烟雨笑了一声,道:“您难道就没想过,两个尊主境界的强者,为何会死在慕清澜的手中?”

“这…不是说…云翊当时就在?而且还有她哥哥?也就是那个真正的慕凌寒,好像实力也不容小觑…”

洛青衡说着,眉头逐渐紧锁。

水烟雨淡淡道:“云翊虽然实力强横,但当时应该也不会是水天越的对手吧?何况…”

“何况,慕凌寒和慕清澜乃是同胞兄妹,也就是说同样才不到十六岁…就算是逆了天,实力应该也不会强过云翊!可他们…却弄死了两个尊主强者?”洛青衡一开始还没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仔细一想,就发现这件事情似乎处处透着不对。

“不是两个尊主。”水烟雨伸出手,“是三个。”

“什么?”

洛青衡这下是真的惊了!

这件事他之前根本没有在意,因为他看不上水家,更看不上慕清澜。

但现在他才发觉,这里面似乎有着不小的猫腻!

“还有一个尊主级别的强者,也在那一场争斗之中陨落。不过不知具体身份。”洛夕颜顿了顿,“红河城现在已经是邪君府的天下,很多消息都封锁的很严。再多的也查不到了。”

这些还是她之前派人好不容易才确定的消息。

洛青衡冷嗤:“区区邪君府,也就只能在西疆域招摇一番!”

洛夕颜眉间微蹙,唇瓣动了动,但最终还是没说话。

邪君府的府主霍尊霆,可不是个简单人物。虽然邪君府的实力比不上诸神之巅的世家,更加比不上他们洛族,但是霍尊霆年纪尚轻就突破了尊主,而且手下的力量似乎也不容小觑。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带领邪君府崛起,并且占据了西疆域的大半江山,肯定是能力极强的。

最关键的是,他似乎和真正的慕凌寒,关系也极好…

那也就相当于,邪君府就是慕清澜的背景!

她当然不至于会担心邪君府会对洛族造成威胁,但是…

“族长,水烟雨必定是知道这里面的不少事情的,所以我觉得,或许能从她那里,问出什么来。”洛夕颜抬眸,“我想,亲自去问问她。”

洛青衡一愣:“你亲自去?现在?”

洛夕颜淡笑颔首。

自然是现在。



慕清澜进入房间之后,就在四周布下结界,随后在床上盘腿而坐,开始恢复元力。

她闭上眼睛,元神内视,一点点检查着体内的伤势。

白天的几场战斗,的确让她消耗了大量的精力,体内也有一些伤,好在都不是很严重。

最严重的,大概就是被绞烂的左手。

但是在彩灵石的力量滋养之下,现在她的手基本上已经感觉不到伤痛,而且云翊的手法极为精妙,她的骨头接的很好,此时伤口基本上已经愈合。

何况,她本身已经修炼出太古真身,所以这点皮肉伤,对她而言,并不算什么太过严重的问题。

她心念一动,气海之内,黑色玉简之上,就浮现了一抹淡淡的金色字迹。

随后那字迹很快漂浮起来,凝聚成了一个小小的人。

那个人,自然是她的尊主真身。

一道金色的光芒,缓缓从那太古真身上流淌而出,沿着元脉到了她的手上。

一股微微灼热的感觉,逐渐扩散开来。

她甚至可以感觉到手掌上的骨头和血肉,正在不断的强化!

“竟然这么有效…”

即便慕清澜早有准备,但这也是她第一次在受伤之后,动用太古真身的力量。

之前许多人都曾说过,修炼出尊主真身之后,即便肉身损毁,也可以重新塑造。

不过慕清澜现在才知道,尊主真身的力量,的确非同凡响!

她原本估计痊愈要半个月,但现在看…估计一晚上就能恢复个八成!

“太古神典,自然不是等闲尊主真身可以相比的。”

雪幽懒散道。

“这也就是你,要是换个人,这只手怕是真的要废了!”

慕清澜嘴角挑起一抹狡黠的弧度。

“所以我才故意这样的啊!不然洛尘轩那方天神戟,还真是挺麻烦。”

雪幽嘿了一声。

“你这丫头,明明有那么多张底牌,却一个也不用,偏偏选了最麻烦的一条路。怪不得云翊那小子要生气!”

慕清澜缩了缩脖子,想起白天云翊那浑身低气压的样子,还是心有余悸。

她的确是极少看到云翊发这样大的火呢…

“不说别的,把这几只放出来,哪个不都能好好收拾他一番?”

何况,还有黄金巨龙这样的存在!

慕清澜笑了一声。

“这些我当然知道。不过…那方天神戟乃是当年洛神所用之物…”

“所以你想亲自见识一番,看看那洛神之力,到底有多强?”雪幽了然问道。

慕清澜打了个响指。

“知我者,雪幽也!”

她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战到最后,也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和洛夕颜一决高下。但是她对洛夕颜好无了解,而且之前的几场比赛,洛夕颜根本就没怎么出手,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这对她而言,的确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从洛尘轩的身上下手。

通过和他一战,她虽然以身犯险,但是也的确摸到了一点门道。

如果洛夕颜最后动用洛神之力的话,她也不算是毫无应对。

为此虽然做出了一些牺牲,但还是值得的。

雪幽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叹了一声:

“你可真是…”

真不知该说她什么。

太过聪慧,太过机敏,太过拼命。

她这一次来,显然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外人只看得到她赢了一场又一场,却不知她为此曾经付出多少,又承受多少。

“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可要快点帮我恢复肉身。”雪幽忽然道。

慕清澜笑道:“正有此意!”

“你可别高兴的太早了,等我恢复肉身,从这里出去,再想让我帮你,可没那么容易了。”雪幽似是威胁,慕清澜却听得越发的开心。

“反正到时候你就是尊主巅峰,就算不出手,往那一站,不就等于帮我了?”

雪幽一时间哭笑不得。

这丫头!

“我——”

慕清澜正要继续,却忽然觉察到一股波动靠近!

她猛然睁开眼睛,正要动作,鼻尖忽然袭来一阵熟悉的冷香。

她动作一顿,而后就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他的手臂一伸,就揽住了慕清澜的腰身,将人扣在怀中。

慕清澜一阵天旋地转,两人顺势就倒在了床上。

慕清澜有些诧异的眨眨眼:“云翊?你怎么来了?”

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陪你睡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