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 谁教的(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

她养伤都还来不及,哪儿还顾得上睡觉?

再说,这姿势…到底谁陪谁睡觉,还不一定呢!

她挣扎了一下就要起身:“谁说我要睡觉了?我还——”

她刚刚起来了一点,就被一只大手不容拒绝的拉了回去。

慕清澜又一头栽到云翊怀中。

这次被扣的更紧了,慕清澜贴着他坚韧的胸膛,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心脏在砰砰的跳动。

隔着薄薄的衣料,还能感受到炽热的体温。

“别动。”

云翊一只手揽着她,一只手握住了她受伤的左手。

一股温和的力量,缓缓注入体内。

慕清澜心中一软,便放松了身体,朝上拱了拱。

云翊睁着眼睛,静静的看着她,凤眸深深如海。

慕清澜不知怎的心里有点发虚,动作停了下来,小声道:

“…我想看着你…”

刚才她被扣在怀里,睁开眼睛只能看到他胸前的白衣。

云翊没说话。

慕清澜又往上蹭了蹭。

云翊的眸色,瞬间暗沉。

“别动。”

这次他的声音低沉了许多,还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黯哑,眉眼之间,带着警告。

两人挨得极近,有些事情自然感觉的清清楚楚。

慕清澜原本还委屈巴巴,这下顿时嚣张了起来,皱着鼻子指控。

“我都受伤了,你不心疼也就算了,脑子里净是想的有的没的!”

白天失去的场子,一定要找回来!

云翊剑眉忽然挑了一下,神色变得危险。

“我不心疼?”

慕清澜心尖儿颤了颤,想起之前云翊那句“我更疼”,嚣张气焰顿时熄灭了大半。

“有的没的?”云翊眸子微微眯起,“如果你想,没的也可以变成有的。”

慕清澜顿时老实:

“…我…我错了…”

一边说着,一边还满眼热切的看着他。

云翊闭了闭眼。

真是拿她没有一点办法。

他铁臂一拉,就将慕清澜捞到了怀中,让她的头枕着自己肩膀。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躺着,呼吸相闻。

慕清澜小心的看着他:“云翊…你不生气了吧?其实你看,我的手都快没事儿了…”

云翊盯着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心想,受伤了话还这么多。

“…我唔——”

慕清澜剩下的话,没能说出口,就被云翊尽数吞下,嚼碎。

所有的申辩和解释,都幻化成了碎裂的暧昧声息。

良久,唇分。

慕清澜身子软成一团,困在云翊的怀中。

从云翊的角度看,正看到她如星辰一般的眸子里,闪烁的盈盈水光,以及微微红肿的润泽唇瓣。

她的气息有些喘,看起来可怜又可爱。

见她光芒万丈,璀璨无比,心生骄傲。

见她甜软温柔,爱娇小意,甘愿沉沦。

因为是她,所以觉得每一面都无比珍贵,也更加爱怜,甚至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像白天的时候,看到她受伤,他浑身上下,似乎也在承受同样的苦痛。

他忽然明白,他和她说所谓的“没有下一次”,其实是没用的。

因为等下一次,她还是会这样。

即便知道有他支撑,她也依然不愿站在他的身后,而是选择和他并肩而立,迎接所有的风雨。

从开始到现在,她一直都是如此。

他钟爱她的所有,自然也包括这样的她。

倔强,固执,却又坚韧。

云翊在她唇上轻点。

“我看你废了一只手,之后怎么办。”

慕清澜轻哼,挑眉道:

“就算真的只有一只手,也能做很多事情呢!”

云翊凤眸微眯。

“哦?”

慕清澜心念一动,眼中忽然闪过一抹狡黠的光。

云翊看着,忽然心生不安。

随后,慕清澜的手,就悄无声息的往下探去。

云大少主终于惊了,倒抽一口冷气,猛然抓住她作恶的手——

“慕清澜!”

他已经很久没有喊过慕清澜的全名了。

可见这事儿对他刺激不小。

慕清澜得意洋洋。

“怎么样?我就说一只手也——”

“谁教的你这些!?”

云翊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来,然而耳尖却已经是一片绯红!

慕清澜眨了眨眼睛,无比纯挚的问道:

“…嗯…难道你…没有…过?”

“慕清澜!”

慕清澜立刻乖巧的闭上嘴巴。

得,好像踩到某人的红线了…

“睡觉睡觉!我好困啊——”慕清澜说着,就往云翊的怀中钻去,好像真是要睡了。

“不准睡!”

云大少主身上和心里,都在经受着火焰的燃烧。

他能睡?

他能让慕清澜睡?

“老实交代,谁教的你!”

慕清澜发誓从来没有见云大少主这么失控过。

她忽然往前凑了凑,真诚而又满心疑惑的问道:

“你不喜欢?”

“…”

“你喜欢。”

“…谁教的?”

“你很喜欢。”

“谁教的?”

“…我就是随便那么一玩儿…”

云翊忽然笑了一声。

只是这笑声有点冷。

慕清澜莫名瑟缩了一下。

“既然这样…让你玩儿个够,如何?”云翊将人抱紧,两人身体紧紧相贴,眸中一片暗沉,深不见底。

慕清澜忽然发觉,好像玩儿大了…

“…不…不用…”

话没说完,人就被夺去了呼吸。

云翊凑在她耳边,呼吸粗重压抑。

“若是你想…我甘愿效劳。”



昏暗逼仄的地牢之内,充斥着浓郁的血腥气息。

“神女,您请——”

看守的人恭谨万分的低下头,带领洛夕颜朝着里面走去。

“这地方污秽不堪,别脏了您的眼。”

洛夕颜淡淡一笑。

“你们看守此地,才是辛苦。”

前面带路的人立刻又是惊喜又是惶恐。

“神女说的什么话,这本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没想到您竟然会亲自来——”

“她现在如何?”洛夕颜语调轻缓。

“您放心,人已经被锁在了最里面,严密的很!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而且她来的时候,就已经快不行了,浑身骨头断裂,没有一处好地儿…”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里面指去。

“您瞧,那前面就是。”

洛夕颜道:“你现在这等着吧。我去看看。”

那人一惊:“这…这怎么行?她现在跟疯了一样,见谁都骂,万一冲撞了您——”

“事关血天鼎。”洛夕颜看了他一眼,眸色平静,却带着一股威压,“不可疏忽。”

那人身子一颤,连忙低头:“是是!小的就在这等着!”

这种事情,的确不是他这样等级的人能知道的啊…若是听到了什么,只怕带来的麻烦更多!

他识趣的站在了那里,不再跟随洛夕颜上前。

洛夕颜眼中露出一丝满意之色,随后向前走去。

这里是洛族关押重犯的地方,每个人都是单独隔开的,所以周围也没有其他人。

洛夕颜的脚步声,就显得格外清晰。

她走到牢房门口站定,看向里面的水烟雨。

此时的水烟雨,的确已经没有了一个完好的人样,倒在地上,似是一摊烂肉一般。

但她似是觉察到了什么,还是睁开了眼睛。

只一眼,她就看到了站在牢房门外的洛夕颜。

水烟雨喉间发出一声模糊的冷笑,遍布伤痕的脸上,因为这忽然的笑,而变得有些可怖。

“…你果然来了…”

水烟雨脸上的笑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散,阴暗的光映照在她的脸上,显得有些僵冷。

尤其是眼神,更是泛着一股冰冷的气息,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水烟雨容色更加扭曲。

“看来…她果然成了你的对手了…”

即便水烟雨很早就被拖走关在了这里,但是见到洛夕颜来这,她还是能轻易猜到发生了什么。

她心中满是怨恨,不甘!

洛夕颜淡淡道:

“我从未将她当做我的对手。所以,你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在这里的日子就会好过很多。”

水烟雨冷笑,满是讽刺的说道:

“哈…你以为我会回答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来这是做什么的?”

她从见到洛夕颜之后,就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她早已经猜到会有此刻!

洛夕颜并未理会她,只问道:

“第一,慕清澜体内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第二,在红河城,她到底怎么杀死了水天越和水天青?”

“第三,她背后,可否还有别的势力在帮忙?”

------题外话------

沙滩玩具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