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 密谈(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音落下,二人之间,再度陷入死寂。

气氛逐渐紧绷,冰冷。

良久,水烟雨才忽然笑了一声。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几乎是同时,她的手却缓缓攥紧,浑身紧绷了起来。

洛夕颜...当真是好毒的眼!

她一直都在诸神之巅,外人看来,可能她从未在意过慕清澜的任何事情,可事实上,她却已经从诸多事情之中,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

而这些,偏偏是最重要的!

洛夕颜早就料到水烟雨不会那么痛快的交代,所以神色没什么波动。

“你可以选择不回答,不过之后你在这里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水烟雨满是不屑,自嘲道:“从我进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们不会轻易放过我!现在你以为这些威胁,对我而言有用吗?”

洛夕颜微微抬起了下巴,神色平静,居高临下的看着水烟雨。

在暗沉的烛火下,显得格外幽深冷厉的眼睛,竟是莫名多了一股阴森!

不知为何,水烟雨忽然心里“咯噔”一下。

“这里是洛族的地牢,被关在这里的,个个都是穷凶极恶。不过一般这些人都是被分开关押,各自忍受着孤独冷寂的煎熬...不过,如果你在这里太过苦闷的话,我可以为你开一个特例。”

水烟雨语速很慢,像是在说着一件毫不相关的事情,然而水烟雨心中的那一股不安,却变得越来越强烈!

她唇瓣颤了颤,心中隐约浮现了一个猜想:”你!你想做什么?!“

“我只是想让你在这里过的热闹开心一些。”水烟雨说着,嘴角微微上扬,似是在笑,然而眉眼冷凝,这一分笑意,就显得尴尬冰冷了许多,并且让她的面容看起来有些奇怪,“怎么说你也还是水家的大小姐,在血天鼎的事情调查清楚之前,谁也没有资格定你的罪。漫漫长夜,在这里是很难熬的。你说呢?”

“不!”水烟雨终于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尖叫一声,猛然从地上爬起,朝着洛夕颜扑了过来!

砰砰!

她被坚韧无比的精钢牢笼阻拦,中间的缝隙,只勉强能够伸进去一根手指,更何况是她?

“洛夕颜!你敢!”

水烟雨的神色变得狰狞万分。

她被关在这里虽然已经山穷水尽,但是却不代表她可以任人欺凌羞辱!

她疯狂的摇晃着牢笼的柱子,却始终无法将自己的手探出去——她多想撕烂洛夕颜那张脸!

尽管她们之间只有一拳之距!她却无论如何都无法伤到洛夕颜分毫!

洛夕颜眼帘微垂,看了一眼水烟雨满是血迹脏污的手,眼底闪过一抹嫌恶之色。

“放心,虽然你现在身上脏的很,不过到底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千娇百媚的年轻女人。那群人在这里被困了太久,见到你高兴都来不及,绝不会嫌弃你的。”

“洛夕颜!”

水烟雨心中愤怒而又恐惧,她知道水烟雨说的是真的!如果她不让洛夕颜满意,洛夕颜是一定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水烟雨不用想都知道,在这里的那些男人,都是些什么肮脏东西!

只要一想到他们那不怀好意的笑,以及污浊不堪的手碰到她...

她几乎就要恶心的吐出来!

但是就让她这么认了,她也是满心的不甘!

她死死瞪着洛夕颜,一字一句道:

“你这么做,就不怕云翊知道?!他若是知道你是个这样心狠手辣,手段卑鄙的女人,你以为,他还会多看你一眼吗!?“

洛夕颜嘴角的笑意逐渐泯去。

水烟雨却越发的兴奋起来——她果然还是戳中了洛夕颜的软肋!

她低低的笑起来,目光讽刺的上下打量了洛夕颜一圈,轻声道:

“哦,我错了。他根本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正眼看过你一次呢。但凡他对你有一点点的感觉,又怎么会当众拒了和你的婚约?让你颜面扫地,丢人现眼?!”

啪!

一道响亮的耳光声,骤然响起!

水烟雨的脸狠狠的偏向一旁,原本就满是脏污的脸上,更迅速红肿了起来,一丝血迹从嘴角溢出。

她也不去擦,只沉默了一瞬,就又笑了起来。

这一次她笑的更加癫狂,更加放肆。

“怎么?被说中了?恼羞成怒?”

她捂着自己的脸,缓缓扭头,重新看向洛夕颜。

凌乱的头发几乎遮住了她的眼睛,洛夕颜却依然可以感受到水烟雨嫉恨而嘲讽的视线。

“大家都说我不知廉耻,倒贴云翊,可是你又比我好到哪儿去?我好歹也算是正大光明的表露过自己的心意,你呢?洛夕颜,你以为,你那么频繁的去云族,和云族上下的人都搞好关系,做足了表面功夫,到底是什么居心别人都看不出来吗!?”

大家都不是傻子!

“之前,所有人都说你们是青梅竹马,天造地设,联姻不过是顺理成章。你不会以为大家真的这么想吧?呵...如果不是看在洛族的份上,谁会给你这个脸面?!说到底,你和我都一样!“

洛夕颜的神色变得越发危险,但随后却又快速平息下来,笑了一声。

“不一样。水烟雨,我和你不一样。你没有资格,和我相提并论。”

她语气平静,如同在叙述一件事实。

“我是不如你!”洛夕颜此时也是干脆的豁出去了,“我不如你有个强大的世家,也不如你能有机会接触到云翊身边的人。听说云熙一直很喜欢你...可,那又怎么样?”

云熙是云翊唯一的妹妹,虽然在云族算不得有太强的话语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的态度对云翊而言是很重要的。

“你这几年,没少在那丫头身上花心思吧?最后她不还是没帮你说话?”

私下有不少传闻,说云翊当时拒婚的时候,震惊了云族上下,但是云熙却还是为他求了情。

说到底,云熙还是和云翊一条心的,就算是洛夕颜再费尽心思讨她的喜欢,也照样没用!

洛夕颜袖中的手,终于缓缓紧握。

“说起来,你比我还不堪!“

“说够了?”

洛夕颜冷声打断了水烟雨的话,脸上没有了任何表情。

“当然没有!”

水烟雨状若癫狂,脸上忽然绽开了一抹诡异而痛快的笑容。

“云翊这个人,冷心寡情,手段狠决。唯一的一次动心,就是因为慕清澜!当初在中元秘境,所有人都以为慕清澜死了,包括他!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

洛夕颜唇瓣紧紧抿起,太阳穴有血液在疯狂的冲撞,似乎下一刻就要爆发!

“呵...他把所有曾经在中元秘境里面害的慕清澜进入到最后死亡之地的人,全部斩杀了!一共四十七个人,一个都没跑掉!而且差点毁了中元秘境!如果不是被人拦下,他只怕已经将中元秘境彻底掀翻,掘地三尺!”

“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他对慕清澜,绝对已经情根深种!”

“我一开始以为慕清澜死了,还很高兴,谁知道...她竟然还活着!她甚至还走到了现在!可无论她是死是活,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赢过她!”

事到如今,她认输!

纵然心中满是怨恨,但是如果能顺带羞辱洛夕颜一番,也算是值了!

云翊衷情慕清澜,她没办法改变,所以她恨慕清澜,但是洛夕颜,又算是什么东西?

她又有什么资格,摆出趾高气昂的姿态?

“云翊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你,你却将自己看做他的女人,还一副慕清澜抢了云翊的姿态...呸!”

水烟雨狠狠朝着洛夕颜碎了一口。

一阵风起,瞬间将水烟雨掀翻在地!重重的摔在地上!

“看来你已经做出了决定。“

洛夕颜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你放心,水家无人问候你的情况,这段时间,我一定会让下面的人,好好’照顾”你!"

水烟雨心中愈发的慌张,刚才为了图一时痛快,将那些话都骂了出来,但是真的听到洛夕颜这么说,却又满心惶恐。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勉强稳住自己的声音,道:

“你不就是想知道,她最大的依仗,到底是什么吗?”

洛夕颜脚步一顿。

随后,她回过头来。

“如果你能保证我的安全,我就告诉你!”

洛夕颜眉头一挑,又走了回来。

一道结界,裹挟着沉重的威压,迅速在四周弥漫开来!

“你知道的都可以说出来。不会有第三个人听到。”洛夕颜道。

水烟雨咬了咬唇。

...

良久,洛夕颜将结界撤掉。

水烟雨整个人都颓了许多,不安的问道:”现在,你能让我换个好点的地方养伤了吧?“

这地方肮脏恶臭,她多待一刻都受不了!

水烟雨淡淡一笑。

“自然。不但会比这里干净,还会有人伺候你。“

水烟雨心中一喜,却又有些将信将疑:“当真?“

她刚才一时失控骂了洛夕颜,她...

洛夕颜容色诚恳,点了点头。

“他们都会十分用心的‘伺候’你的,相信你也会很喜欢。“

说完,她便是转身离开,隐隐约约,似乎在冲着守在外面的人交代着什么:

“...一年前关进来的那几个,都带过来吧...好好养着她...不准出人命...”

水烟雨心中一惊:“洛夕颜!你这是什么意思?!”

洛夕颜回头看了她一眼,脸上是精致完美的温柔笑意。

“真可惜啊。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