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4 微光(十七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古神典!

慕清澜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完整的太古神典,是分为了四块,各自分散。而现在,她的手中,已经收集到了其中的三块!

第一块将她的元脉摧毁并且重塑,让他脱胎换骨;

第二块让她正式知道了太古神典,并且越级修炼出了太古真身;

第三块…

慕清澜屏住呼吸,一颗心也剧烈的跳动起来,看着那第三块,缓慢而坚定的,和之前的两块,彻底完美契合!

她紧紧盯着那浮现的金色字迹,一瞬间似乎连体内的血液,也开始奔涌起来!

随后,其余的两块黑色玉简上,也接连浮现了金色字迹!

当那三个字整齐的出现的时候,慕清澜猛然感觉到体内似乎忽然传来了一声轰鸣!

她这才发觉,她体内的血液,竟是真的在加速流动!

同样的,还有元脉之内的元力!

像是忽然触碰到了什么开关,她整个人都忽然陷入到了一种奇特的状态之中!

一股浩瀚无比的气息,猛然从那黑色玉简之中爆发而出!如同洪水爆发,浩浩荡荡朝着慕清澜的四肢百骸涌去!

慕清澜心中一惊,尚未来得及反应,就立刻感觉到强烈的剧痛从身体的每一处传来!

像是火骤然烧过,又像是一刀刀在狠狠的刮!

那些力量实在是太过雄浑,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便已经疯狂的涌入她体内的每一处!

慕清澜感觉到自己的元脉都似乎被撕裂!

“啊!”

慕清澜脑海之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喉间猛然爆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

只是这一声,她四周的山壁,竟是瞬间出现了数道裂缝!

原本正好好躺着休息的青麟,听到这般动静,连忙回头看来。

当看到慕清澜痛苦不堪的样子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的眼神从慕清澜周围那些裂缝上扫过,喃喃:“…竟然比想象中的还要强么…果然是…”

咔嚓!

慕清澜的头顶上,忽然传来一声脆响,竟是一块巨大的石头,被生生震裂,眼看着就要掉下来!

青麟随手挥出一道青色流光,瞬间充盈了整个山洞。

那一块要坠下的石头,就这么被那一层青色的流光笼罩,不再动作。

虽然这个山洞并不大,但是慕清澜搞出的动静却是不小,青麟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真是…丫头净会给我找麻烦…”

一边说着,一边又看向这座山的四周,凌空而起,随后青色流光将整个山头都完全笼罩其中!

这样倒是能将慕清澜身上产生的波动完全隔绝开来,省的再招来什么乱七八糟的麻烦。

确定四周都已经处理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之后,青麟才重新回到了山洞口。

他朝着里面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慕清澜已经痛苦万分的倒在了地上,身子蜷缩成一团,似乎在发抖。

她的嗓子里,时不时传来一声低低的痛苦闷哼,像是在极力压抑着。

青麟隐约能看到她双眸紧闭,脸色一片苍白。

他的手缓缓握紧,脚步一动,似是想要上前,但最终还是没有动作,就那么静静的站立着,看着慕清澜。

这种时候,除了慕清澜她自己,谁也帮不了她。

这是上天给她的机缘,她若是接得住,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若是接不住…

青麟眉头一皱,冷哼一声。

——怎么可能接不住!



慕清澜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的时候,还是在得到第一块黑色玉简的时候。

那时候还在中元秘境,一切发生的时候,没有任何征兆,那一块黑色玉简就直接跑到了她的体内。

随后就是漫长而痛苦的折磨,几乎死去!

等她清醒过来以后,就发现自己体内元脉被毁,元力也几乎消耗殆尽!

那时候她还尝试着想要将黑色玉简拿出来,却怎么也无法成功,最后只得认了。

她没想到第三块黑色玉简融合的时候,竟然还会遭遇如此折磨!

慕清澜咬紧牙关,忍受着一波波席卷而来的疼痛!

与此同时,她周身的气息,也在疯狂上涨!

如果慕清澜能够仔细查探自己体内的情况,就会发现自己体内的元脉,也正在发生着变化!

之前在经历神九劫的时候,她身体内有一半的元脉,已经开始剥落,逐渐显露出里面的一层玉色元脉。

而现在,那尚未剥落的一部分,也在这强大的力量冲击之下,开始瓦解!

慕清澜此时脑海之中已经被这剧烈的疼痛占据,完全没有多余的精神注意到自己体内的变化。

隐隐约约之中,她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正在疯狂的增加!

无尽力量汹涌而至,如海水不断的拍打在五芒星一般的黑色元晶之上!

时间久了之后,元晶的轮廓,就变得更加清晰,那黑色元晶也显得越发的深邃透亮。



万里之外。

“什么?没有找到人?!”

正静坐在椅子上的老者,闻言骤然起身,惊怒交加的看着眼前跪着的男人。

“这怎么可能?!之前玉牌之上留下的线索,已经再清晰不过,只要顺着找过去,就绝对能找到那内孽种!现在你说没找到?!”

跪在地上的男人头垂的更低:“长老,您有所不知,那…那小子实在是太过狡猾!他竟是将自己的一缕魂魄分离出来,吸引了属下的注意,而后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自己隐匿了起来。属下顺着那一道魂魄找去的时候,才发现那根本是他的金蝉脱壳之计!属下有罪,请长老责罚!”

老者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你是说,他是故意这么做的?难道…他已经猜到我们会去找他?”

可是,这件事情一直十分机密,只有他自己和几个心腹知道,那个孽种又是怎么知道的?

跪着的男人动了一下,小心问道:“…长老,或许是他引起那玉牌动静的时候,就想到了什么?也或者…他根本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所以——”

“不可能。”

老者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的话:

“按照她的性子,当初为了那个男人和家族决裂,闹到那般地步,是绝对不会回头的。她隐姓埋名的过了十几年,绝对是不肯再提这些事情的。”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时候,她信誓旦旦的说,要去过闲云野鹤的普通生活,不愿意接受族中的摆布。

后来她也的确做到了,甚至差点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那是她好不容易偷来的安闲日子,她怎么舍得放弃?

她已经恨透了这个家族,又怎么还会和那个孽子说那么多?

“不过…她已经被带回来三年多,这段时间里,那个孽种自己发现了什么,也说不定…”

他顿了顿,又冷声问道:“那孽子的魂魄,你可是抓住带回来了?”

就算是没有抓到人,抓到一缕魂魄,也是能做很多事情的。

跪着的男人屏住了呼吸:“…属下无能。当时属下觉察到那不过是他的一缕魂魄之后,是打算将其带回来的,可是他狡猾的很,竟是早早就在魂魄之上留下了‘千里引’,趁着属下打算动手的时候,又将魂魄召唤了回去!”

千里引,引的乃是魂魄,瞬息之间,可行千里,踪迹无可查询。

他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追上。

而这样一来,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也直接断掉了!

老者沉默许久,苍老的眼中,闪烁着深沉冰冷的光。

良久,他才缓缓开口。

“竟然…连千里引都有…可见是有点本事的…”

一开始他只当那孽子是个废物,但现在看,不光有心计,也有手段,比想象中要更难对付。

不过,他妄图用一己之力和整个家族抗衡,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加派人手,继续查!他的血脉之力已经觉醒,只要有动作,立刻便能查到!”

“是!”

可惜,那孽子没有出生在族内,也就没有他的玉牌。

否则的话,想要抓他,岂不是轻而易举?

不过,想必他也逍遥不了多久了。

同一时刻,族内祠堂之内,那散发着淡淡辉光的玉牌之内,又有着一道微光,转瞬即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