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8 云翊的过往(三十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慕清澜已经到了第十九层!

她身上的威压已经无比沉重,每走一步都变得非常艰难,如果不是因为之前她已经融合了第三块黑色玉简,并且淬炼了身体,估计这会儿已经承受不住!

金色的太古真身在前,因为她现在尚且没有突破尊主的门槛,所以无法让本源和真身相融合。但是即便如此,太古真身也依然能够帮她挡下不少攻击。

在踏上第十九层之后,慕清澜眼前的场景,再次变幻!

她竟是又一次陷入到了一个奇特的空间之中!



放眼看去,呈现在她眼前的,竟然是一片山谷。

而在山谷之中,有着一个简陋的木屋,而在木屋的周围,是一圈木头做的栅栏,将这里圈起来,勉强做个院子。

最前面的位置,是一个虚掩的柴门。

有一个人,正坐在柴门那里,双手拢袖,似是睡着了。

慕清澜看了一眼,就朝前走去。

走近了之后,她才看清那依然是一个老者。

不同的是,这老者身穿白袍,童颜鹤发,而且身上的气息,也似比刚才见到的那个更强。

正在此时,那老者似是觉察到了什么,嘟囔了一句,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慕清澜心中一凛,立刻警戒起来!

然而那老者在看到她之后,却只是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

“怎么又有人来了?打扰老头子休息。”

慕清澜眉心微动。

这个老者看起来,似乎攻击性不是那么的强…

老者已经站了起来,又上下看了慕清澜一眼,有些诧异:

“哟,倒是个漂亮的女娃娃。”

慕清澜:“…”

已经很久没人这么说过她了…

她退后一步,恭敬的行礼:“晚辈慕清澜,见过前辈。多有叨扰,还请见谅。”

那老者摆摆手:“既然知道叨扰了老头子,就赶紧回去吧!”

慕清澜愣了一下。

那老者说着,目光却是忽然落在了慕清澜的身后,微微一凝。

而后,他才又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你不过是域主中期,怎的就修炼出了尊主真身?”

慕清澜身后,正是太古真身!

“这倒是有点意思…”那老者来了几分兴趣,又扫了慕清澜一圈,“按理说,你这境界应该是来不到这的…看来的确是有几分本事啊!”

慕清澜不知这老者的身份,但可以肯定对方应该是尊主巅峰强者,加上对方的态度比较和气,慕清澜也就更加客气。

“晚辈前来,所为何事,相信前辈心中明了。如您所说,我是好不容故意才走到了这里,断没有直接返回的道理。”

那老者哈哈一笑:“你这个女娃娃,性子倒是倔的很!你以为老头子让你回去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就算你有尊主巅峰,勉强过了我这一关,再向上去,也不过是自找苦头罢了!”

慕清澜坚定道:“无论如何,晚辈都甘愿一试。”

那老者嘿嘿一声,双手拢在袖中,靠在了柴门之上,懒懒的看着她:

“那你先说说,这次来是为了谁?”

来到横渡天之内的,当然都是为了神主之力的。

云族之中的人,体内或多或少都是有着神主之力的,根本不需要这个。

所以进来之人,基本上都是因为和云族族内之人的婚事。

慕清澜顿了顿,道:

“云翊。”

那老者皱了皱眉:“云翊…这个名字似是有点熟悉…”

旋即,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忽然站直了身子,定定的看着慕清澜。

“你是说,云潇之子——云翊?”

慕清澜从未听过这个“云潇”,也从未听云翊提起过他的父母,自然是不知晓的。

她摇了摇头,有些犹豫的说道:“这个晚辈倒是不知,他从未提过…”

一开始还没觉得,可是现在这么一想,慕清澜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是啊,云翊为何从来不提这些呢?

据她所知,云沛乃是云翊的祖父,按道理来讲,云翊的父亲,在云族之内,地位也应该极高才对。

可是,她认识云翊这么久,甚至已经来到了云族,却也从未听过有人提起过这些。

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一般?

又或者,根本是不能提?

“不过,现在云族的族长是云沛。云翊,乃是少主。”

此言一出,那老者顿时了然,意味深长的说道:

“果然…”

慕清澜不知他为何是这般反应。

但那老者的神色,却变得复杂许多,原本一片和气的脸上,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摆摆手:“你回去吧。没什么可说的。今天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过去的。”

慕清澜顿时疑惑:“前辈——”

“快点回去!”

那老者声音严厉了一些:“难道你不想活了吗?”

慕清澜眉头皱起。

她总觉得,这老者虽然态度转变的非常突然,而且现在看起来很凶,但似乎…没有什么恶意。

他是真的想让她离开。

说完,那老者就转身,打算回去。

慕清澜连忙道:“前辈!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我已经答应了云翊,一定会安全平安的穿过横渡天!请您——”

“你答应了他又如何?”那老者忽然回头,脸上似有怒容,“这里是横渡天!你以为是你想过就能过的?千年来,从未有一人成功!你又凭什么以为你一定能做到?”

说完,他便是狠狠的关上了柴门!

“快走!”

慕清澜立刻追上前去:“前辈!今天如果你不肯答应我,我就一直待在这!”

老者顿时恼怒:“你!云翊真是疯了,才会相信你!看来是之前的教训还不够!”

慕清澜顿时愣住。

那老者却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神色一惊,隐隐有些后悔,连忙转身离开。

慕清澜却是已经明白了什么,深吸口气,一字一句道:

“前辈,您是说,在我之前…曾有人为了云翊,死在了横渡天?”

那老者的脚步,顿时停住。

慕清澜顿了顿,继续道:

“若是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就是…他的娘亲?”

除此之外,她想不出第二个人选。

那老者没有回头,只长叹一声。

“你冰雪聪明,既然能够猜到这些,就应该明白,横渡天而言,对云翊意味着什么。”

他的身形似是佝偻了许多。

“当年,云潇因为犯了错被流放,一去就是十年。原本云沛只是想要惩戒他一番,但是没想到等他回来的时候,云潇竟已经在外娶妻生子。”

慕清澜心中一震,万万没想到云翊竟是这样的身世!

“当时,云潇已经有了一儿一女,十岁的云翊,以及尚在襁褓之中的云熙。原本他们是不打算回来的,奈何云熙天生元脉残缺,必须要靠着云族之力才能续命,云潇这才低头,带了妻儿回来。”

而这一回来,面临的麻烦,又何其之多?

原本云翊和云熙是不被承认的,奈何云翊天赋惊人,体内的神主之力,乃云族百年来最强。而云熙虽然元脉残缺,可一旦修复完全,潜力也十分惊人。

所以,他们兄妹二人终于还是被云族接受。

然而,出身普通,体内没有神主之力的杨静儿,却是必须要经受横渡天的考验。

结局自然是和以前的那些人一样,当众死在了横渡天之内,遭受天罚,魂飞魄散!

而最关键的是,当时的一切,云翊从头到尾,都在看着。

“他已经亲眼见过他母亲惨死在横渡天,怎么会同意让你再进来?难道还嫌当时受到的打击不够大吗?”

那老者转过身来,神色之中难掩沉痛。

“他这辈子最痛恨的地方,必定就是这横渡天!”

或许,还有不为人道的恐惧!

慕清澜四肢冰凉,心脏紧缩,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她知道老者的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当时的云翊才多大?

十岁!

让一个十岁的孩子,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当众承受天罚,魂飞魄散而死,那会是怎样强烈的冲击?

慕清澜想到,当初她元脉尽毁,被从中元秘境之中赶出来,回到慕家清醒之后,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爹爹和娘亲在边疆战死!

那是什么样绝望悲痛的感受,她无比清楚。

何况云翊还是亲眼看着?

慕清澜不知当时的他到底经历了多大的苦痛折磨,也不知他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答应了她进入横渡天。

她只是忽然想起,当时在云沛提出要她进入横渡天之后,云翊凤眸之中,是无法掩饰的惊痛。

那时候,阳光很好,他的手却是无比冰凉,脸色苍白。

他抱着她说,他只有她。

慕清澜捂住眼睛。

她现在终于明白,云翊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曾经在横渡天之中,失去了自己最亲近的人,而现在,她也要再次进入。

现在的云翊,是如此强大,如此杀伐果决。

可是,没有人去保护十岁的他。

慕清澜心中一阵阵的绞痛。

她虽然隐约猜到了什么,可却也想不到,事情的真相,竟是如此。

“你现在回去,就算无法得到云族的承认,但若是云翊坚持,谁也无法阻挡你们继续在一起。可若你坚持继续…你可知道,这相当于,再将他凌迟一次?”

那老者目光深深的看着她。

“你可知道,当年杨静儿死后,云潇如何了?”

慕清澜心猛然一跳!

“他自断元脉,震碎魂魄,随她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