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7 清白(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迅速朝着旁边躲闪!

红玲朵险险擦着她的肩膀掉落!

一股刺痛,瞬间袭来!

慕清澜皱起眉头,低头看去,却见到那一团红玲朵在掉落地面之后,竟是快速的散开。

随着一声铃响,红玲朵也是瞬间分散成了数瓣,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最后化为一滩红色的液体,缓缓渗入地面。

一股淡淡的甜腥气息,弥漫开来。

慕清澜眉头皱得更紧。

她之前只是听过红铃木的名字,知道红玲朵比较危险,却不知原来这东西坠下之后,竟然会变成这样。

毫无疑问,这样会使得空气中的毒气更加浓郁!

慕清澜看向四周。

仿佛无边无际的巨大的红铃木林,无数红玲朵在枝头妖冶的盛开。

这里面,或许时时刻刻都会有红玲朵坠落。

这里的赌气到底有多么可怕,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那一抹甜腥气息,很快就消散了,一眼看去,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一切都还是一样的平静。

但越是如此,就越是让人心惊胆战!

慕清澜现在意识到她心中的那一股不安来自于哪里——走在这红铃木林之中,那些毒气是无色无味的,天知道会有多少毒气进入到体内!

而且偏偏还不能动用元力——如果催动元力,毫无疑问会使得那些毒气也更快的进入到体内。

慕清澜正在犹豫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到身上一热。

却是一道赤色的火焰,快速的将她包裹其中。

朱雀之火?

慕清澜有些诧异,而后在心中问道:“珠珠,你醒了?”

之前在世家大赛上,与洛夕颜的那一场决斗之中,几只都受了不轻的伤,尤其是朱雀,和上古凤凰的残魂争斗之后,浑身的力量几乎消耗殆尽。

回到气海之后,它就直接陷入了沉睡,在黑色玉简的力量温养之下,逐渐恢复。

这才多长时间,朱雀竟然已经醒了?

慕清澜仔细的看了朱雀一眼,发现它身上的伤势,果然也已经大好,心中不由得更加奇怪。

——以前在西灵学院的时候,它受伤之后,可是昏睡了许久,怎么这一次…

朱雀还没说话,啸月就先懒懒的舔了舔爪子。

——还不是太古神典的缘故?

慕清澜一愣,随后目光就落在了气海之内的黑色玉简之上。

三块黑色玉简已经完全融合,这样看,似乎和寻常的玉简没有什么区别。

但似乎…力量比之前强了许多?

慕清澜记得当初第一次将朱雀关在了黑色玉简之内以后,它就说什么都不肯走了,反而铁了心要和她契约,想来就是这个原因。

那时候只有一块,现在却已经凑齐了三块,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朱雀瞪了啸月一眼。

——它这段时日不也老是待在气海之内,就是为了蹭太古神典的力量吗?竟然还好意思说它?

黄金巨龙和银风,以及尚且包裹在茧子里面的银风媳妇,则是懒得搀和到这些事情之中,只是默默的盘踞在太古神典旁边。

慕清澜也顺带看了一眼它们身上的伤势,果然也已经大好。

她默默思索片刻:看来太古神典,还真是上古神物,不仅仅是对她有着极大的裨益,竟是连它们几只都如此青睐。

要知道这几只,可都是元兽之中顶级的存在。

朱雀乃是上古凤凰一脉,黄金巨龙是上古神龙一脉,就算是血脉之力最差的冰瞳骨龙,也比普通的元兽要强上许多。

银风媳妇之前一直跟着云翊,听他说只要等破开这茧子,就会正式突破九品。

而银风虽然还徘徊在八品,但是因为之前融合了一部分黄金巨龙的血脉之力,所以也不容小觑。

假以时日,必将突破九品!

至于啸月…能轻松解决上古凤凰残魂的存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几只,随便哪一个放出来,都会引起世人的争抢和艳羡。

而能让它们甘愿放下骄傲,待在一处的,怕是也只有慕清澜了。

或者说,是太古神典。

想明白了这里面的缘由之后,慕清澜心中宽慰了许多。

朱雀之火至纯至烈,倒正好能够将这毒气挡在外面。

慕清澜一边向前走着,还能听到细微的“滋滋”声响,竟似乎是那毒气被焚烧的声音。

偶尔有红玲朵飘散到她的身边,就会被快速的燃烧殆尽。

就这样,慕清澜一路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在树上刻下痕迹。

而在这个过程中,她还是没能见到云翊的身影。

直到她再次看到身前的树上,有着自己刚才留下的痕迹之后,她终于确定——

她已经被困在了这个幻境之内!



慕清澜和云翊进入焚天之域以后,云族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只是私下时不时有人还会提起当时慕清澜破开横渡天的场景。

毕竟慕清澜是云族千年来,唯一一个成功了的人,众人自然印象深刻。

而这件事情,也很快在诸神之巅传开。



“想不到她竟然真的能做到…哎,你说,她之前就已经有了那样的天赋和实力,现在又过了横渡天,拥有了神主血脉,以后不知会有多强啊…”

明月尊主看向身边的离恨天。

“怪不得当初你说要多和铜陵海走动,只怕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吧?”

离恨天哈哈一笑:“这横渡天,我是真的没猜到。毕竟那么多人都没有成功过,我也不敢保证慕清澜一定能做到。我只是想着,她在域主初期就能够突破尊主,必定是前途无量。没想到,她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出色…”

明月尊主脸上露出一抹看笑话的神色。

“说的也是。就是不知,现在洛族的人,会是个什么心情。听闻之前洛青衡亲自带了人去云族要人,说慕清澜偷了他们的东西,结果反而被打脸?”

离恨天哼了一声:“不止如此。听闻慕清澜背后还有个飘渺神宗,不可小觑。不然的话,洛族后来也不会灰溜溜的回去。我看这洛青衡,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连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这下洛族的脸,可是丢大了!”

明月尊主却是掩唇一笑。

“这不是正好吗?趁着这次调查血天鼎的机会,正好可以再去一次洛族。现在,只怕他们已经彻底沦为整个诸神之巅的笑柄了吧?”

那等脸色,必定是很好看的!

然而说到血天鼎,离恨天的神色却是严肃了许多。

“水家的人这一次应该也会去。水烟雨身上的血天鼎,和他们脱不了关系。如果他们不能洗脱这个嫌疑,以后在诸神之巅,就更会受人排挤。”

明月尊主将一缕头发别到耳后,不屑嗤笑。

“前面就快到洛族了,希望他们别让我们失望才好。”



这一次参与调查血天鼎之事的人,除了关押着水烟雨的洛族之外,还有被牵涉其中的水家,以及对血天鼎了解颇深的离族和澹台一族。

离恨天和明月尊主到了洛山之后,其他家族的人都已经在大殿之中等待。

坐在上首的洛青衡神色如常,似乎并没有受到慕清澜那些事情的影响。

而身为洛族神女的洛夕颜,也赫然在列。

而水家出现的,自然是家主水铭非。

倒是澹台一族来的人,并非是澹台墨,反而是澹台破瞳。

澹台墨回去之后就闭关了,是以将这件事情交给了他。

不过这也证明了他在澹台一族之中的地位,正在变得越来越高。

离恨天朗声一笑:“想不到诸位的动作竟然都这么快,我来晚了,诸位可要见谅啊!”

水铭非心情非常糟糕,哪儿还顾得上说话?

破瞳倒是拱了拱手:“不敢。晚辈也是刚来。”

洛青衡道:“无碍。离族长不来,这事情我们可不好开始。请坐——”

离恨天一边带着明月尊主落座,一边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

“哦?这么说,这段时间以来,洛族竟是还没有对水烟雨进行调查?”

洛青衡顿了顿,目光微不可查的从下面的洛夕颜身上扫过,随后淡淡道:“我们只是暂时将她关押了起来,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们自然是不好先独自提审的。”

洛夕颜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族长所言极是。何况,此事尚未有定论,她现在还是水家的大小姐,我们自然是应该好好照看的。”

水铭非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身子猛然一颤,而后连忙道:

“她现在已经不是我们水家的人了!我们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这声音带着一丝慌乱,在安静的大殿之内,显得格外刺耳。

水铭非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调整了过来,深吸口气,道:“我、我的意思是…不管这件事情的真相如何,她都是和血天鼎扯上了关系。她做出这样的事情,已经是丢尽了我们水家的脸面!我们已经决定,将她逐出水家!”

洛夕颜淡笑一声:“水家主,您这话若是让她听到,似乎不太好呢…毕竟,她怎么说,也还是您的亲生女儿…说不定,她也是被人利用呢?”

水铭非现在巴不得和水烟雨没有一点关系,听到洛夕颜这话,顿时反驳:

“我没有她这样的女儿!我们水家,也绝对教不出这样的子弟来!这一次我亲自前来,只是希望能够将事情调查清楚而已!至于她,从她接触血天鼎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和我们水家,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这话说的再明显不过,就是想要和水烟雨撇清关系。毕竟,任何一个世家如果被查出和血天鼎有联系,那么在诸神之巅,立刻就会被成为讨伐的对象!

如果水烟雨真的被查出点什么来,他们水家也会受到牵连!

一个家族,和一个水烟雨,哪个更重要,是个人都知道。

其实现在水铭非心里都快恨死水烟雨了,要不是她不断的作妖,也不会牵涉出来这么多事情!

先前水家已经因为她损失了两个尊主强者!现在又因为她面临灭顶之灾,水铭非唯一后悔的就是当初没能早点杀了她!

实际上,场中现在最希望水烟雨死的,应该就是水铭非了。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心思各异。

依照水家现在的处境,水铭非会是这个反应,其实一点也不奇怪。

其他家族的人虽然没有来,但是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

一旦结果出来,必定死的死,伤的伤!

洛夕颜脸上露出一丝遗憾之色,轻轻摇了摇头。

“不管怎样,还是先将她带过来,当众审问,诸位觉得如何?”

几人都表示赞同。

洛夕颜拍了拍手。

随后,从旁边的偏殿之中,竟然走出了几个人。

众人一惊,齐齐看去,却是两个守卫,押着一个女子走了过来。

那女子虽然脸颊消瘦了许多,但确是水烟雨无疑!

只是此时,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水铭非,充满怨毒!

水铭非心头一跳——难不成…刚才水烟雨一直都在旁边?

那他说的那些话,她都听到了?

一片死寂之中,洛夕颜淡淡开口。

“水烟雨,若是今天你老实交代,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那或许,我们可以还你一个清白,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