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9 先祖(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此时,慕清澜的体内,却忽然传来了一道感召的力量!

她心中一惊,立刻看向掌心,却见命碟逐渐在手中汇聚,散发出淡淡的辉光!

这是…云翊应该就在这附近!

慕清澜心中一凛,立刻警醒起来——

就算眼前的这场景都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她也绝对不能将全部心神都沉浸在这里面!

因为看到受伤的云翊,所以她心神一时松懈,竟是差点忘记自己仍然身处幻境!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尽快从这里出去!

慕清澜抓紧了命碟,随后抬眸看向眼前的场景。

云翊的身前,已经开辟出了一条道路!

然而命碟上传来的气息,却是在相反的方向!

慕清澜犹豫片刻,终于咬牙转身!

嘭!

她这一动,竟是直接撞到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之中。

慕清澜刚想要动作,就嗅到了那熟悉的冷香,心头一跳,连忙抬头看去!

正是云翊!

云翊神色微凝,眼底似有隐隐担忧之色,看着慕清澜问道:

“清儿,你醒了?”

慕清澜眨了眨眼睛,这才发觉自己被云翊揽在怀中。

她的双手抵在他的胸膛,甚至还可以感受到他心脏有力的跳动,以及那隔着衣料的温热的触感。

慕清澜忍不住伸出手,摸向了云翊的脸。

——这应该不是幻境了吧?

手掌之下,是真实存在的云翊。

云翊伸出一只手,握住了她的,将她抱得更紧。

“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

慕清澜的心,忽然就安定了下来。

是他!

她出来了!

“云翊…”

慕清澜忍不住低低喊他的名字,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眼中带着深深的眷恋和心疼。

云翊眉色一动,忽然猜到了什么。

他忽然俯下身,轻吻在慕清澜的眼睛之上。

慕清澜这才发觉自己似乎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哭了。

云翊的吻轻柔至极,甚至还带着一丝小心翼翼,仿若对待天下最珍贵的宝物,生怕一个不慎就伤到了什么。

“没事了…这些毒气是会造成一些幻境,出来就好了…”

慕清澜向他贴近了一分,伸出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朝着下面拉了一下。

云翊顺从的矮了一下身子,顺势揽住她的腰身。

慕清澜闭上眼睛,吻住他的唇。

她似乎带着一丝急切,想要证明眼前的一切不再是幻境。

而他,就在她的眼前,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那种他就在眼前,却无法触碰的感觉,只一次就已经足够。

云翊心动情动,便将人抱得更紧,几乎要将她彻底的揉到自己怀中,拆分入腹才肯罢休。

良久,慕清澜终于用力的在他唇上一咬,嗅到了一丝血腥气息,才肯罢休。

她退后一些,看着云翊绯色润泽的唇瓣上,一颗鲜红的血珠,快速冒出。

她又快速的凑上去,细细吸吮。

直到那一道甜腥的气息终于消散,她才微微喘息着停了下来。

如此,心中的那一股遭遇担忧紧张焦虑,终于逐渐平息了下来。

云翊拇指在唇上缓缓刮过,眸色深深的看着她,呼吸略微的粗重,盯着她,像是要将她吞噬一般。

慕清澜与他十指相扣,靠在他胸膛,闷闷说道:

“对不起。”

她似乎在为自己咬破了他的唇而道歉。

但是他知道,不是。

她似乎的确是看到了什么,尽管他并不十分清楚,但也能猜到一个大概。

能让她如此反应的,幻境之中出现的,必定也就是那些了。

云翊揉了揉她的头发,声音低沉,带着一丝黯哑。

“欠下的,大婚之后还就行。”

慕清澜的脸顿时一红,抬头嗔怒的瞪了他一眼。

他明知道她说的不是这个!

云翊瞧着她炸毛的样子,可爱至极,心中更加爱怜。

慕清澜被他这么一说,心里挤压的那些情绪,倒是消散了不少。

“刚刚是只有我自己进入幻境了吗?”慕清澜好奇问道。

云翊点了点头:“我之前来的那一次,已经破过,所以现在这些对我没什么用。倒是开始的时候,忘了提醒你这一点。等我发现不对的时候,你已经陷入到幻境之中了。”

她眉头紧皱,似乎陷入了深沉的梦魇,无法自拔。

最后,甚至有眼泪,从紧闭的眼眸之中溢出。

“幸好有命碟,才将你唤回。”

慕清澜了然。

二人之间有着这种紧密的联系,所以云翊才能帮她从幻境之中脱身。

她这才发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满是冷汗,整个人也疲乏无比。

“从这里出去之后,应该就能找到那骨笛了。”

云翊说着,指向了某个方向。

慕清澜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竟是发觉和幻境之中的场景有些相似。

那正是他在幻境之中杀出来的那一条路。

慕清澜点点头。

云翊握紧她的手,二人一同朝前走去。



“焚天之域,是存在于云族之内的一处特殊空间。当年云族先祖创建云族的时候,这里已经是存在了的。只是因为和云族联系紧密,两个空间无法割舍,所以也就任由它存在。而后来,有人发现这里面乃是穷凶极恶之地,十分危险,进入这里面的人,十有八九都葬身于此。故而,逐渐成了云族的禁地。”

云翊一边走,一边和慕清澜解释。

慕清澜颔首。

难怪。

“但是焚天之域一直也有一些传闻,都说这里曾经是上古战场,埋藏着许多上古时期的遗物。故而,也有一些人想要从这里面得到一些东西。或是珍宝,或是传承。当然,能够做到的人,少之又少。”

慕清澜忍不住问道:“那…你呢?”

云翊神色淡淡,道:“我只是在这里有了一些历练,增强了实力罢了。虽然也有见到过一些东西,但是并未取之。包括我曾经见过的那根骨笛。”

慕清澜心中一动:“那你见到那骨笛的时候,可是发觉它有任何异常?”

云翊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

“那骨笛似乎一开始是埋藏在一处坟茔之中的,只是时间过去了太久,那坟茔已经被毁坏。而且很显然之前是有人到过那里,并且将那里掀了个底朝天。那骨笛就随意的散落在那里,和普通的骨头没有什么区别。想来之前到过那里的人,也并未发现它有什么不对,所以才一直留到了现在。”

“原来如此…”

慕清澜想起她之前得到的那两根骨笛,第一根倒是还好,似乎只是那些人用来传讯的,没有什么太大的线索。

而第二根,在藏雪海之中得到的那个,却是明显不凡。

只是不知,留在焚天之域的骨笛,又会是什么样子?

或者说,是属于什么人的,又是什么契机才留在了这里?

慕清澜心中浮现了无数的疑问,只恨不得立刻就找到那骨笛,并且查清后面的人到底是谁!

“还有一件事情。”

云翊忽然开口。

慕清澜抬眸看他:“什么?”

云翊凤眸微眯,神色有些莫测。

“还有一种传闻,说当年云族先祖,最后就是进入到了这里。”

慕清澜微微睁大了眸子:“你是说…他是在这里坐化的?”

云翊沉默片刻,眸色意味深长。

“有这种说法。不过…”

他顿了顿。

“实际上,从未有人证实,云族先祖已经陨落。”

他的声音很平淡,但慕清澜却是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心中狠狠一震!

云翊这话的意思是——

难道云族先祖,根本就…

可是这怎么可能?

云族至少也存在上千年了,那个人怎么可能还存在?

何况,当初她收到云翊送来的云族凤冠的时候,雪幽就曾经提起过,说当年云族先祖为了爱妻找遍了天下良方,最终却还是没能保住她的命。

而云族先祖,也就随她一同…

这些连雪幽都知道,云翊没道理不知道啊!

可是现在,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慕清澜屏住呼吸,盯着他,一字一句艰难问道:

“…你是说…云族先祖,极有可能…尚存世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