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4 神墓碑(五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男人似乎并无意外之色,反而还笑了一声。

“我记得,上次来到神墓碑的人,就是你吧?”

云翊心下微惊,道:“先祖慧眼。”

“你也不必拘礼。自从进入神墓碑之内,我便是再没有见过他人。今日你们能进来,也是机缘。”

说完,慕清澜顿时感觉到身上的那一股无形的压力减轻了许多。

她心底不由得暗暗的松了口气。

“嗯?你不是云族之人?”

云璟看向慕清澜,随后神色微微一变。

“千神凤冠竟然在你这里?”

慕清澜心神一震——他竟是连这个都直接看出来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千神凤冠”原本就是云璟所铸,他能够感知到,也是正常。

慕清澜随后也恭敬行礼:

“晚辈慕清澜,见过云族先祖。千神凤冠…”

“清儿是我的未婚妻,故而千神凤冠,就在她的身上。”云翊率先开了口。

云璟笑了笑。

“我猜到了。你的天赋,也的确能够担当少主之任。不过…”

他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你这个小未婚妻,倒也是不一般啊…”

慕清澜两人都没说话。

这意思…

难道是觉察到了太古神典的存在?

但云璟随后并未多说什么,只是问道:

“你们二人来这里做什么?尤其是云翊,你之前分明已经来过一次,怎么这么快又来?”

慕清澜抬起手。

“前辈勿怪,他这一次主要是陪着我来的。我来这里,主要是想要找这个东西。”

她的掌心,那根骨笛静静的躺着。

云璟神色一惊,随后双眼紧紧的盯着慕清澜,问道:

“你能够拿得动它?”

慕清澜奇怪的和云翊对视一眼:“这…这不就是个骨笛,怎么会拿不动…”

云璟眉头紧皱,却问道:

“这骨笛…你要来做什么?”

慕清澜抿抿唇。

“此时说来话长,总之,我是为了寻找我爹爹,才不得已要找这骨笛。之前云翊说焚天之域里面,曾经见过这骨笛,我便随着他来了。”

看样子,云璟分明也知道点什么…

如果慕清澜没有想错的话,他似乎对这骨笛,有着难以掩饰的恨意?

只是,他贵为云族先祖,乃是神主强者,怎么会跟这东西扯上关系?

慕清澜顿了顿,又解释道:

“我爹爹被这东西背后的人抓走,下落不明。唯一的线索就是这骨笛,所以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

听到慕清澜的话,云璟的神色放松了许多。

“你是说你爹也被他们的人攻击了?”

慕清澜心中一动。

这个“也”…

蕴含的信息量,似乎有点大啊…

云璟却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一般,淡淡道:

“不用猜了。我就是被他们锁在了这神墓碑之中,无法出去。”

云翊剑眉皱起:“什么?”

云璟当年乃是神主,实力何等强大,一手创建了云族,怎么会被人困在这里?难以脱身?

他说的“他们”,又是指的是谁?

慕清澜的手不自觉握紧,眼睛紧紧的盯着云璟。

“前辈,不知您可否告知——”

不等她说完,云璟便摇了摇头。

“若是你想要将你爹从他们的手中救出来,只怕比登天还难。你不必问我更多,我也不会回答你。”

慕清澜顿时急了:“前辈——”

“当年我曾与人打赌,如今困在这里,也不过是愿赌服输。并且,我也曾经答应,不会将那些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你。”

他轻叹了口气:“即便你是云翊的未婚妻,我也不能毁约。”

这话说的已经十分绝对。

慕清澜看的出来,他是真的不会说。

云翊刚要开口,慕清澜拉了他一下。

既然云璟已经打定主意,那不管说什么,他也都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既然如此,何必再让云翊去求情?

云璟看她如此,神色微缓。

“我在这里,日夜不分,倒是不知,外面已经过去了多久?”

云翊道:“距离先祖离去,已经千余年。”

云璟一怔,喃喃:

“原来竟然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么…”

他忽然微微侧脸,看向了自己肩膀上的水晶棺,温柔笑道:

“楚楚,你看,都千余年了,时间是不是过的很快?”

他的眸光之中,满是宠溺和卷帘,似乎自己心爱之人,就在旁边,细细聆听。

然而,他是在对水晶棺之内的人讲话。

慕清澜看了一眼,想起当初雪幽曾经说过,云族先祖有一挚爱,只是修行天赋不高,寿命极短,尽管那位先祖用了各种办法,却还是没能将人留住。

这里面的“楚楚”,应该就是…

“当初我说,要一直陪着你,你却不信。如今,千年已过,你可信了?”

云璟低沉的声音很是温柔,似乎还带着点小小的得意。

仿佛在这里面一千年,对他而言,并非是刑罚,反而成了他证明自己心意的证据。

慕清澜心中暗想,这位“楚楚”,想必早已经是被封在了这水晶棺之内。

这千余年,只怕云璟一直都是背着这水晶棺,渡过漫长的时光的。

那要经受何等的孤寂?

即便是说话,也永远得不到回答,又是何种的折磨?

可看云璟的样子,却似乎并不觉得痛苦。

慕清澜心头微震。

这是何等的钟爱,才能做到如此地步?

“有两个小家伙来了,你想不想睁开眼睛看看?”

这话听得慕清澜眉间微蹙。

睁开眼睛…

这位不是早已经仙逝了吗?云璟怎么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他不过习惯性的这样讲话,还是…里面那位,真的还并未完全香消玉殒?

云璟摇摇头。

“你又是一直睡,真是拿你没办法。不过也无碍,最近一段时间,这两个小家伙,都是会在这里陪着我了。你也不用担心。”

慕清澜眉心一跳。

这什么意思?

云璟回头看了他们二人一眼,摇摇头。

“可惜…你们二人竟然都还不是尊主。”

云翊问道:“不知先祖此话…何意?”

云璟笑了笑,抬手指了指天。

“你们两个,难道不知,想要从这里出来,最少也得是尊主强者?”



大雪很快停了下来。

在一座雪山之下,几人都找了地方休息。

云璟原本是不打算停下的,但是既然遇到了后辈,多少还是想多提点几句,就暂且留了下来。

他将水晶棺放下,自己则是坐在了旁边,一只手放在了水晶棺之上。

甚至还专门挑了一个平坦的地方放置水晶棺,将周围都轻扫的干干净净,似乎生怕里面那位不喜。

而慕清澜和云翊,则都是待在旁边。

慕清澜费了好一会儿时间,才明白过来云璟的意思。

“您是说,除非我们两个人都正式成为尊主强者,否则,就无法从这里出去?”慕清澜想着,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云璟颔首,大笑一声。

“不过是尊主,你们二人想要突破,应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云翊一只脚已经突破了尊主,只差修炼出尊主真身。

而慕清澜是已经修炼出了尊主真身,至需要跨过尊主的门槛即可。

说实在话,这对于慕清澜和云翊而言,的确不算是难事。

可关键是…

她在藏雪海,还有那个一年之约呢!

而且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大约三个月。

也就是说,她必须要在九个月之内出去!

九个月的时间,从域主中期,突破到域主巅峰,再跨过尊主的门槛…

慕清澜觉得,就算她天赋异禀,也基本上是做不到的。

想要突破需要时间,而她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云翊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神色有些冷凝。

“先祖,除此之外,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云璟轻笑一声。

“我纵然是神主之体,也依然被困死在这里,无法离开。你们二人只要突破尊主,即可离开,又有何可抱怨?”

慕清澜心中苦笑。

他们这情况可不一样啊!

云璟在这里面熬过一千年,是因为他唯一在乎的人,就在这里!

可是她不行!

如果九个月之后,她无法离开焚天之域,抵达藏雪海…

“你们还是抓紧时间吧。现在这里是白昼,等到再过一段时间,这里就会变成黑夜。”云璟神色严肃了一些。

云翊皱眉:“白昼?黑夜?难道…”

“这里没有太阳,所以也无日夜交替。我也不知这里的空间有多大,上千年的时间,都依然未曾走完。只是这里的天,比较特殊。通常都是长时间的白昼和黑夜,互相颠倒。我虽然不计时间,但大约,白昼和黑夜彼此持续的时间,都是半年左右。”

“在白昼之中,天不会暗,雪原之上,能量充盈。只是天空之上,会时不时的下雪。等到将这里全部覆盖,黑夜就会来临。随之,就是漫长的黑暗。而那个时候,这里的能量,也都是会被冻结。等到下一个白昼到来,才会融化。如此,方为一个轮回。”

慕清澜和云翊齐齐一震!

云璟看了一眼天色。

“现在,白昼已经过去了大约一半的时间。再有一小段时间,这里的群山,也会被彻底的覆盖。直到下一个白昼的到来。”

“所以,你们要抓紧了。”

慕清澜眼前一黑。

这就是说,他们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