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8 云翊(九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听着似是有些满意的夸奖,但又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让下面跪着的众人心中忐忑,不敢随意接话。

黑魔宗先前大乱,各大势力相互厮杀,血几乎流遍了整个黑魔山!

其中不乏有比帝千绝更强的人存在。

但是最后,登上这宗主之位的,却还是帝千绝!

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几乎无人不肝颤——这根本就是个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杀神!

先前他在魔宫的时候,就曾经名声不小,但是等众人真正见识到他狠决的心性和手段的时候,才知道之前的那些,分明还是低估了他!

黑魔宗之下,类似魔宫一般的存在,少说也有十个。

他之前也不过是众多宗主培养的继承人之一罢了。

所有人都以为这个男人放肆张扬,狂妄自大,但是最后,谁也没想到,他的实力,竟然还是在众人的预料之上!

而且,黑魔宗之中,他竟然早已经做好了布置,只等着收网!

如此深谋远虑,心思手段,的确是比其他人强出许多。

所以如今,坐在上首的——是他!

众人深知他阴晴不定,乖张残忍,所以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生怕惹怒了他,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只是听着这意思…竟似乎真的对那个慕清澜,有点心思?

当然,这个想法,众人也只是心中念叨一番,谁也不敢真的说出来的。

他似乎在兴头上,也没人敢提醒他,这件事情的重点,不是他和慕清澜之间的传闻,而是十大世家打算联手了啊!

就算他们实力堪比云族,可是如果那些人都联合起来,他们的处境也会变得十分危险。

帝千绝眼帘微抬:

“慕清澜现在在云族的焚天之域?”

下面男人连忙道:“是。而且因为焚天之域只能云族中人进出,她是过了横渡天,得到了云沛承认的身份之后,才——”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是立刻感觉到身上一股凉意袭来!

他心中一颤——完了!不知那个字眼又惹得这位怒了!

帝千绝直起身子,盯着他,血色的唇角微勾,却是冰冷的弧度。

“你说,她得到了云沛承认的身份?什么身份?”

跪在地上的男人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浑身抖如筛糠。

这个语气…这个语气…

“…是…是…云翊…未…未婚——啊!”

他发出一声惨叫,顿时倒飞而出!

砰地一声,他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吐出几口血来,脸色煞白!

“把他拉下去,剁碎了喂狗!”

帝千绝的声音极为冷酷,满是凛冽的杀意!

“宗主!宗主饶命!宗主!属下错了!求您——”

他剩下的话没能喊出来,因为已经有人冲了过来,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并将他拖了下去。

唯有地面之上,留下一抹猩红,证明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众人噤若寒蝉,偌大的大殿之内,安静无比,落针可闻。

冷凝到几乎凝固的空气,让每个人都万分紧张起来。

帝千绝目光冷冷的扫过。

“以后,再让本宗主听到这种话,自己了断,也许死的更痛快点,懂吗?”

众人连忙俯下:

“属下遵命!”

帝千绝随即起身,黑色的大氅从红色的座椅之上滑落,光可鉴人的黑色玉石板之上,倒映出他的身影,更显高大孤冷,不可靠近。

“这些世家,看似光鲜亮丽,实则个个龌龊不堪!他们想要联手,也得看看本宗主答不答应!派人下去,按照之前的计划行动!”

“是!”

帝千绝随后大步流星的离开。

先前一段时间,他一直在忙着黑魔宗的事情,以至于很多消息,都是在登上宗主之位之后才听到的。

他之前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竟然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小东西竟然是女人!

他终于明白之前为何看她总有种微妙的感觉,仿佛只看着她的眼睛,似乎就已经足够欢悦,以至于他想要将她的眼睛据为己有。

现在,他忽然想到,如果她整个人都属于他的话…感觉似乎,更好?

她竟然是个女人…

也怪不得云翊对她,竟是那般的在意!

帝千绝冷笑。

云族还当真是一如既往的令人恶心,竟然还要小东西过横渡天!

他就算是没见着,也知道那是个什么场景!

偏偏小东西竟然毫无怨言!

帝千绝在心里认定,她一定是为了得到进入焚天之域的资格,而绝非是为了其他。

不过纵然如此,他也依然觉得,她果然还是和之前一样蠢。

如果当初她跟着他去了魔宫,又怎么会经受那些折磨?

只要乖乖听话,现在整个黑魔宗,都会把她当做祖宗供着,何必去云族受气?

帝千绝想不通,所以他很愤怒。

但愤怒之余,却又觉得没什么所谓——

别说那两人还没有大婚,就算是已经大婚了,他想要抢,谁也拦不住!

帝千绝忽然脚步一顿。

等等。

他刚才在想什么?

大…婚?

他只是想要将那小东西抓过来,在眼前待着不是吗?

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帝千绝站在那里,逗留了好一会儿,妖异邪肆的面容上,竟是阴晴不定,神色变幻。

远处的守卫见此,也不敢轻易上前。

一个身材娉婷,面容姣好的红衣女子,远远的看着这一幕,也不由得柳眉微蹙。

她一只手提着一只小篮子,里面装着精致的小剪子之类的物件,另一只手上则还沾染着几分红色的花汁,显然刚刚修剪过花木。

她犹豫片刻,还是走上前去。

“宗主。”

在距离帝千绝三步之远的距离的时候,她就停了下来,恭敬行礼,神色温顺。

帝千绝恍然惊醒,心中烦躁,眉间也皱了起来。

“什么事儿?”

红药心中一跳,知道他这是在想着什么事儿,忽然被打断,必定是要恼的。

她眼帘微垂,声线温柔,似是春风能抚平一切:

“宗主,红药刚刚修剪完花枝。不知您是否要看看?”

帝千绝对那些花是最为爱护的,所以提到这个,他的怒火总会消散许多。

然而这一次,红药却失算了。

因为帝千绝的声音,还是十分冰冷。

“就这些?”

就这些?

红药心中暗暗吃惊,难道这一招对他没有用了?

不应该的啊…

觉察到帝千绝身上的杀意,她心里一突,有些慌乱的抬眸。

“宗主…”

她的眼睛,也是黑白分明,此时盈盈泪水闪烁,倒是…有几分相似…

只可惜,多了几分孱弱和畏惧,少了几分洒脱和随性。

帝千绝捏着她的下巴,凑近看她的眼睛。

红药敏锐的觉察到,他身上那危险的气息,竟然消散了许多!

这么说,宗主心中果然还是对她有一丝…

红药的唇角刚刚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帝千绝就已经松了手。

“终归不是。”

说完,他转身便走。

红药愣在原地,失神许久,缓缓握紧了手。



外界发生的一切,在神墓碑之中的慕清澜二人,自然毫不知晓。

实际上,三个月的时间,转瞬即到!

天空上的鹅毛大雪,已经持续不断的下了很长时间,几乎将那些群山都完全覆盖!

慕清澜几人,也从一开始的地方,转移到了一座山峰之上。

看着满天大雪,以及逐渐暗下来的天色,慕清澜心中清楚——白昼马上就要结束了!

如果现在她和云翊无法顺利突破,从而离开这里,就要继续在这里等待半年的时间!

她没有时间了!

周围的能量甚至都逐渐变得冷滞起来。

慕清澜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能量,其实已经隐隐觉察到了那一道屏障。

但是,却始终还差一线!

反观云翊,眉心的那一抹神印,变得越发的明显!

但除此之外,更让慕清澜在意的是——他的头发,竟然也开始变成了银色!

从发梢的位置,逐渐向上,一眼看去,犹如银色的火焰,蔓延而上。

他身上的气息,也逐渐变得暴动起来。

忽然,他睁开了眼睛!

眼底,竟是闪过了一抹银色!

慕清澜呼吸一滞,随后就看到天空之上,竟是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银色身影!

气息浩瀚,不可抵抗!

那是…

云翊的尊主真身!?

------题外话------

很抱歉,今天只有九更。原本打算今天更三十更的,但是我没有做到。对不起

今天去看了医生,肩部和胳膊的劳损已十分严重,每写二十分钟就要休息,甚至半夜也会疼醒

之前连续一个月的时间,每天在电脑前超过十五个小时,身体透支严重。原本想着拼一把,把承诺兑现。但是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情绪一度崩溃

昨天哭了半宿,今天白天也是,看着屏幕,真的很想写多点快点,可是始终写不下去,只有哭

我真的很喜欢看爆更的时候你们开心的样子,那时候我也很开心。我比任何人都想要完成承诺,为此我变得越发的焦虑,不安,烦躁,自责,羞愧。

今天去检查,母上的心脏瓣膜也出现了问题。

我想喘口气,过几天,会补齐剩下的二十几更,不奢求大家谅解,但求继续同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