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7 不过如此(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疯了不成!?”

一听这话,那老者顿时瞪大了眼睛,厉声喝道。

“就是因为宗主在意她,所以我们才要远离!离得越远越好!”

因为一个她,帝千绝甚至答应了让十大家族的人前来,一同配合调查血天鼎的事儿,简直让人惊掉下巴。

不管帝千绝是出于什么心理才这么做,那个慕清澜,都不是一个能招惹的人物!

别人可能会觉得是因为帝千绝看上了慕清澜,才做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在他们整个黑魔宗的长老之中,却无人会这么想。

帝千绝是什么人?

他杀过的人,不知凡几!心狠手辣,性格乖戾!

这样一个人,会因为看上一个女人,就做出这样的事儿来?

可笑!

如果他真是这种人,这黑魔宗,也轮不到他来当家!

“从昨天到现在,那位进入到飞虹殿,就没出来过!要不是十大世家的人一直在和宗主商量血天鼎的事儿,你们以为飞虹殿能一直这么安静?再说了,你们可别忘了,那慕清澜,说到底也还是云翊的未婚妻…只怕要不了多久,这里就得乱起来了!这时候往上凑,不是自己找死!?”

“是是!您说的对!”

身后二人对视一眼,满头冷汗。

三人很快便走了过去,并未发现早早躲藏了起来的慕清澜和云翊。

等他们走后,慕清澜和云翊交换了一个眼神。

——飞虹殿!



飞虹殿,乃是除了森罗殿,宗祠之外,黑魔山之上的第三大殿宇。

这里以前是宗主妻眷的住处,不过上一任宗主陨落之后,那些人也一并被赶了出去,而且没多久就接连死了。

也没人去查到底怎么回事。

所以这地方,也就空了下来。

但这两天,飞虹殿却是重新热闹了起来。

因为慕清澜来了。

说热闹,其实也算不上,不过是比起之前冷清的时候,多了点人气儿。

不过伺候的人不多,基本上都是守在殿外,只有一个人在里面伺候。

红药。

按理说,她的身份地位虽然不高,但因为是跟着帝千绝从魔宫而来的人,所以在这里,大家都会多几分敬畏。

毕竟,能够在帝千绝身边待几年,而且还被带上了黑魔山的人,可是不多。

最关键的是,红药是里面唯一的一个女子。

这就更让人遐想。

在众人眼中,红药也算是帝千绝身边最受宠的女子,就算以后坐不上正妻之位,贵妾也是当得的。

哪儿想到,慕清澜一来,红药竟然就被派去伺候了?

慕清澜的地位有多高,帝千绝有多看重,一眼便知。

当然,因为是作为人质,所以在殿外看守的,还有十大世家的一些人。

双方之间的气氛微妙,但是如此,也算有一个平衡。

而十大世家的人,从昨天开始到今天,一直都在森罗殿之中,和帝千绝一同调查血天鼎的事儿。

当然,十大世家只来了洛青衡,离恨天,水铭非,澹台墨,赫连枭,以及王岩尊主。

云沛没来,是因为他实力太强,帝千绝不可能让这样的人直接进入到黑魔山。

而来的这几个,也足以代表十大世家。

森罗殿内,帝千绝坐在上首,十分不耐。

他就昨天只看了小东西一眼,就被这些人拉住,留在这里盘问血天鼎的事儿,搞得他烦不胜烦。

现在人就在飞虹殿,他想立刻过去,拉着她好好看一看。

看看那双眼睛。

无论男女,她的眼睛,必定都是最明亮璀璨的。

结果洛青衡这几个老东西,竟是严防死守,说不查出点东西就立刻翻脸。

帝千绝只得忍耐。

十大世家来的六位,则是分坐两排。

此时,下面跪着不少人。

帝千绝冷冷说道:

“在黑魔宗待了十年以上的长老,现在都在这里了。你们审了一夜,也没有找出点有用的东西。难不成是在拿本宗主开涮?”

无论是洛青衡,还是其他几人,自然都是希望能够拖住帝千绝的。

不然的话,一旦事情败露,对他们谁都没有好处。

洛青衡问道:

“当真只有这些吗?会不会…还有一些人,没有查到?”

帝千绝血色的唇角缓缓勾起,笑的森冷。

“你这是在质疑本宗主?”

他身上带有一股阴冷的威压,让人十分不舒服。

洛青衡暗暗皱眉,道:

“我没有这么说。只不过…黑魔宗势力庞大,人数众多,何况又是十年前的事情,自然不好查。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帝千绝哼笑一声,慵懒的靠在椅背之上。

“这是你们的事儿。本宗主能做的就是这些。你们爱信不信。”

态度竟然还是如此嚣张!

几人对视一眼,皆是觉得有些麻烦。

帝千绝这个人,几乎是没有底线,也没有原则,阴晴不定,嗜血嗜杀,他要是不高兴了,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

所以他们不能轻易惹恼了他,以免那些努力都付诸东流。

洛青衡看向离恨天。

离恨天摇摇头。

“这些人的体内,的确没有血天鼎的气息。”

他都已经查了好几遍了,不会出错。

帝千绝嗤笑一声。

大殿之内,陷入死寂。

难道是十年前炼制血天鼎的人,现在已经离开黑魔宗了?

洛青衡不肯私心,皱眉问道:

“水家主,你也认不出哪些是当年有关的人吗?”

水铭非有些为难:

“这…当年发现水清空和黑魔宗的人有不正当的联系之后,我们就把他控制起来了。只抓住过一个和他传信儿的人,而且他当场就自杀了。所以…我们也不知,他到底是和谁在联系。”

更加不知,他是和谁学的炼制血天鼎。

短暂的沉默之后,帝千绝冷冷一笑:

“现在人也见了,查也查了。既然查不到,本宗主劝你们,还是去别处继续查的好。继续在这里,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他们以为将他拖住,就能保住小东西?

呵。



飞虹殿。

红药进去的时候,正看到那个女子端坐在桌案之前,似乎在看着窗外。

尽管只是一个侧脸,却还是无比完美。

就连她,在见过慕清澜之后,也不得不承认,这般容貌,的确是天下绝色。

她自愧不如。

只不过…除了这张脸,她倒是也没觉得这慕清澜,到底有什么好的。

原本以为是个灵动鲜活的人儿,可昨日一见,觉得…

不过如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