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 云泥之别(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不知道殿下到底是看上她什么了…

红药一边这般想着,一边向前走去。

“慕小姐。”

洛夕颜早已经听到了红药进来的脚步声,闻声才回头看了她一眼。

“森罗殿之内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吗?”

洛夕颜开口,强自按捺下对这声音的厌恶。

红药将托盘放下,浅浅一笑。

“是。此事牵涉太多,各位族长分外谨慎。其实殿下也…宗主也只是配合。怎么,慕小姐在这里待得无聊了吗?”

洛夕颜当然不是因为无聊。

她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在这里像是个傻子一样乖乖等着的。

“不知红药小姐可知道,那边什么时候结束?”

红药手执茶壶,热腾的水泛起白色的烟雾,缓缓摇头。

“红药身份低微,怎么可能会知道这种事情?”

说着,她又将茶杯烫了一遍,有清新馥郁的花香,弥漫而出。

“这是红药泡的花茶,今儿早专门采摘的花瓣,带了花露的。慕小姐可要一试?”

洛夕颜对这些东西毫无兴趣。

“多谢红药小姐,我暂时不渴。”

一方面她对黑魔宗的人没有任何信任可言,另一方面,就算是她知道红药绝对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她身上动什么手脚,但是想到红药不过是帝千绝身边的一个连姬妾都算不上的女子,她心中更是不想和她有任何牵扯。

洛夕颜婉拒的十分得体,脸上还噙着淡淡的笑意,似乎真的只是因为暂时不想喝而拒绝。

但红药是什么人?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怎么伺候人,察言观色的本事,可谓一绝。

何况后来她一直是跟在帝千绝的身边伺候的,能够在阴晴不定,嗜杀成性的帝千绝手下活这么久,她当然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这也是为什么,她跟着来了黑魔山之上以后,就连一般的长老,都对她十分客气。

所以洛夕颜眼底的那一抹嫌弃,她看的清清楚楚。

红药动作不停,还是斟好了一杯茶,后退一步,笑的温柔:

“既然如此,那就随您,红药就先下去了。若是您有任何需要,直接喊我便是。”

说着,屈膝行礼,就要离开。

一举一动,当真是说不出的温柔小意。

洛夕颜忽然微不可查的蹙眉。

这个红药给她的感觉…并不太好。

她嘴角微微弯起,冲着红药招了招手。

“且慢。红药小姐,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也是挺闷的,不如你留下来,陪我多说两句话?”

红药从善如流。

“能帮慕小姐解闷,也是红药的荣幸。”

洛夕颜心中那不舒服的感觉更甚。

就连她,也不得不承认,天下只怕没有几个男人能扛得住红药这样的女子。

温柔如水,善解人意,进退有度,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会让人感到十分的舒服。

这看似简单,可实际上是需要极大的功力的。

她自己也未必能完全做到这一步。

而且这个红药,看似处处乖巧听话,但不知怎的,洛夕颜就是感觉到她似乎在挑衅一般。

洛夕颜沉吟片刻,问道:

“听说…你是帝…你是随着宗主一同来黑魔山的?那想必一定十分受宠吧?”

红药笑意不减:“不敢。宗主宽厚,允红药一席之地。红药感激不尽。”

说这话的时候,她眼底似有淡淡的辉光闪烁,似是十分真挚。

洛夕颜倒是不以为意。

外界一直传闻,帝千绝生性放荡,恣意妄为,在魔宫的时候,就曾经有过不少各色美人伺候。

这红药能做到这一步,倒是也有几分本事。

但最奇怪的,却是这样的帝千绝,居然会为了慕清澜,提出那样的要求来。

这简直是太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了。

或许…更多的是因为他和云翊是死对头,所以故意这么做,来恶心云翊的?

洛夕颜心中闪过诸多想法,面色却是不变,沉吟片刻,似是无意的问道:

“听说当初宗主很小的时候,就被派去魔宫了?想来…似乎也差不多正好是十年吧?”

红药心中立刻警觉了起来,笑容却是不变。

“不知慕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洛夕颜淡淡一笑。

“不过是好奇罢了,如果不方便回答的话,也就算了。”

红药顿了顿,忽然起身,鞠躬行礼,态度客气。

“慕小姐,如果您真的好奇宗主的事情,不如等他来了,亲自再问便是。红药不过是一个下人,若是私下议论主子,可是要被狠狠惩戒的。”

洛夕颜心中嘲讽。

这红药还真是胆小的不行,不过是问了这么一句,竟然就这么着急的想要摆脱,似乎生怕惹来什么麻烦。

“红药小姐不要误会,我真的只是——”

“红药想起还要去修建花枝,就暂时不陪慕小姐了。还望慕小姐见谅。”

说着,红药就恭敬的行礼,随后离开。

走的时候,还不忘记把门重新关好。

当然,门是没有上锁的。

毕竟门外守着的,是黑魔山和十大世家两方的人。

他们都必须要时刻注意着里面的人的情况。

红药匆匆离开,洛夕颜盯着那仍然在冒着热气的花茶,一声冷笑。

她原本是想要快点见到帝千绝的,没想到等了这么久,他竟然还没有来。

不过,反正她已经在这了,除了帝千绝自己,谁也不可能揭穿她的身份。

所以她等得起!



飞虹殿就在森罗殿的旁边,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不过因为殿宇规模较大,还是十分显眼的。

在那外面,时不时有巡逻的队伍走过,戒备森严。

至于森罗殿,就更加难以靠近。

慕清澜和云翊藏在暗处,隐匿了气息,一时间倒是无人觉察。

但是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们必须要进去才行。

正在这时,慕清澜忽然看到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从飞虹殿之中走出来。

娉婷袅娜,容貌姣好,而且她身上有着一股极为吸引人的温柔气息。

最关键的是,她走过去的时候,周围的那些人,都是十分客气的与她行礼。

显然这女子在黑魔宗的地位不低。

慕清澜微微皱眉,用元神之力冲着云翊问了一句:

“黑魔宗之中,似乎没有这样年轻貌美的长老吧?”

虽然有一些修炼者可以保持住自己年轻时候的容貌,不过那通身的气质,还是有所差别的。

这个女子的确非常年轻。

而且,其实她的衣着打扮,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人物…

可这些人为何对她如此恭敬?

云翊凤眸微眯。

“那女子是帝千绝从魔宫带来的。如果没有记错,应该就是之前一直十分受宠的红药。”

慕清澜有些诧异云翊竟然知道的这么清楚,但转念一想,他与帝千绝乃是死对头,彼此都十分看不惯。知道这些,其实没什么奇怪的。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帝千绝这样的人,竟然还会如此宠爱一个女子?”慕清澜眨了眨眼,又看向了红药,“看来这个女子…手段不凡…”

“这些年,魔宫之中被斩杀的女子,没有上万,也有几千。红药是活的最久的。”云翊解释道。

其实之前他并未在意过这些,毕竟再怎样,那也是帝千绝后院的事儿,不过现在想想,这个红药,的确不是简单角色。

慕清澜点点头。

“她的修行境界不过域主中期,和普通人相比虽然算是不错,但是在黑魔宗这样的地方,就不够看了。”

显然,她靠的不是自己的实力。

红药快要走出的时候,又对旁边的人柔声说道:

“慕小姐一个人在这里待着,难免觉得苦闷。但我另有事宜,不能在此陪伴。你们千万好生照料。若是出了什么事儿,惹得宗主不高兴,可是连我都没办法了。”

那些人连忙道:“是!红药小姐放心,我等一定尽心竭力!”

红药点点头,这才抬脚离开。

然而她走了一段之后,却是站在了森罗殿之外的一处毫不起眼的地方,开始安安静静的等待。

她的目光,看向森罗殿。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森罗殿之内的氛围,也已经冷凝如冰。

帝千绝的耐心已经耗光。

这些人来了之后,分明在这些人身上查不出什么,却说什么也不肯走!

他们不走,他自然也走不掉!

听到洛青衡说,希望把剩下的长老都召唤过来,再一一查过的时候,帝千绝终于笑了一声。

这一声极冷,充满嘲讽。

他依旧斜斜的靠在椅背上,姿态慵懒而张狂,狭长的眉眼之中,又闪烁着毫不掩饰的不屑和轻鄙。

“洛族长,你们这是把我黑魔宗,当做你们自己的地盘了不成?嗯?”

尾音拉长,微微上扬,彰显着帝千绝即将爆发的狂躁情绪。

其实洛青衡他们也知道,这事情是有些过了。

可是如果不这样查个清楚,这条线索就彻底的断了!

下一次再想要查,可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何况,这一次来做交换的,可是他们洛族的神女洛夕颜!

洛青衡心中实在是搞不懂洛夕颜为何要答应这件事,可是事已至此,他只能尽量隐瞒。

在帝千绝发现人不是真正的慕清澜之前,一定要查到点东西!

不然的话,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洛青衡为难道;

“帝宗主,我们也不想这样,但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重要。而且…而且,我们已经答应了你的条件,你不是说好要配合到底的吗?”

帝千绝剑眉一挑。

不说这个还好,说起这个他就更是憋火。

如果不是因为小东西,他才不会答应这些老东西的要求!

他忽然心神一动,血色唇角缓缓勾起。

“既然诸位不肯放弃,也不是不行。”

说着,他便冲着外面慵懒的喊了一声:

“来人,去将小——将慕清澜带过来!”

洛青衡几人齐齐一惊。

“帝宗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帝千绝哼笑一声。

“按照之前约定,她现在已经属于我黑魔宗管了。本宗主想要她来,怎么,不行吗?”

虽然在笑,但是那架势,只要几人说出个“不”字,分明就打算要出手了!

洛青衡几人对视一眼。

虽然这样有点危险,不过正好他们几人也都在这里,料帝千绝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这么一想,倒还是好事。

几人也就没有再反对。

实际上他们反对也没什么用,外面的人早已经去飞虹殿请人了。



那被派遣的长老匆匆走出,随后却看到了红药,心中一喜。

“红药小姐,您怎么在这?”

红药心中奇怪,面上却是笑了起来。

“这不刚刚伺候慕小姐喝茶,才出来——”

“太好了!快去请那位过来!”那长老说道,“正好我还要去催一催那些还没到的人。”

红药一愣:“还没到的人?这是什么意思?之前不是已经喊了所有十年以上的长老过去吗?怎么还有没到的?”

那长老冲着她使了个眼色。

“这你还猜不出来?十大世家的人没查出什么,当然不肯轻易离开。这才提出要继续查。老夫这就是去催人的啊!”

红药心中诧异万分:“这样的要求未免也太过分了!宗主答应了?”

那长老嘿了一声。

“不然呢?”

她心中沉了沉:“只因为…那位?”

“那当然!不然还能是为谁?”那长老并未在意红药的模样,只感叹了一句,便匆忙的催着她快去,自己也很快离开。

红药只好应了,转身往回走。

只是她的脚步,却变得越发的沉重。

宗主这个时候要见慕清澜,是为了什么?

不,更重要的是,他竟然真的肯为了慕清澜,做到这一步?

让十大世家的人来到黑魔山,调查十年以上的长老,已经是非常过了,但现在竟然还要继续?

难道宗主不怕那些人将黑魔宗的底儿都摸个清楚?

可不管心里再多担忧,她也只能再次返回飞虹殿。

洛夕颜看到刚离开不久的红药,去而复返,再看看她的神色,就已经猜到了什么。

“慕小姐,宗主有请。”



红药返回,再将洛夕颜带往森罗殿,被慕清澜二人看的清清楚楚。

慕清澜无声的笑了起来。

“这猛然看上去,还真的是很像呢。”

怪不得能撑到现在。

云翊看了一眼,剑眉微敛。

“云泥之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